▲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善哉!美達村
◎撰文╱劉雅
〈印尼棉蘭〉


海嘯幾乎弭平了亞齊省海岸線,
距離受創嚴重的班達亞齊僅數百公里的棉蘭,
幸運地毫髮未傷,
遂成為國際救援團體前進亞齊的中繼站,
以及大批亞齊難民暫時的棲身之所。

在這個遮風蔽雨的港灣中,
人們療傷止痛,
期待有朝一日重返家園;
其中,位在市郊的「美達村」,
一段動人的故事正蔓延……




棉蘭(Medan),一座正彌漫著期盼的城市。

它是印尼第三大城,集北蘇門答臘首府與經濟貿易中心於一身;瀕臨馬六
甲海峽,是印尼西部對外重要出入口之一。

「棉蘭」在印尼語中意指「平原」,曾經是德理(Deli)伊斯蘭教王國著
名的古戰場,今日仍能從蘇丹王宮和清真寺等具有歷史價值的建築中,一
窺其過去的輝煌與雄偉風采。

無論它過去有多少宏偉歷史,今日,它是亞齊人的希望所託。

海嘯幾乎弭平了蘇門答臘島西側的亞齊省海岸線;距離受創嚴重的亞齊首
府班達亞齊(Banda Aceh)僅數百公里的棉蘭,幸運地幾乎毫髮未傷,也
成為國際救援團體前進亞齊省的中繼站,以及大批亞齊難民暫時逃離苦難
的棲身之所。

在這個遮風蔽雨的港灣中,人們療傷止痛,期待有朝一日重返家園。尤其
,位在市郊的「美達村」,在災後紛雜的空氣中,有一絲期盼蔓延著……



逃難滋味,感同身受


溫瑞英帶著兩個孫女兒杵在角落堙A流露出一股無言的神情。以往的此時
,絢麗的夕陽總是伴著她,在自家門前滿足地等待著外出工作、上課的親
人歸來。

但是現在,她習慣的平常已不再平常。一場突來的海嘯過後,她帶著兩個
孫女兒,從亞齊辛苦地來到棉蘭;在這舉目無親的城市中,她們選擇落腳
在「美達村」——一個華人的村落堙C

一九六○年代,印尼境內爆發排華風潮,一群亞齊華人被迫遠離家園來到
棉蘭,在一片沼澤地上建立起美達村。經過長年的落地生根與建設,這個
占地十五公頃的村落,已經擁有四百多戶、三千多位居民。

四十年後,這媟N外成為亞齊地震海嘯災民的收容所。美達村賑災委員會
主任陳松茂說:「我們逃過難,知道那種滋味。他們是我們的同胞,一定
得幫忙。」

就是這股「將心比心」的胸懷,美達村互助會在災後立即聯合棉蘭印尼華
人總會,成立賑災委員會共同協助安置難民、代為登記協尋親友,或號召
各界捐輸物資。

災後一個月,我跟隨慈濟志工來到美達村。這堣揭洫e了兩千多位海嘯災
民,有的住在村民家中,有的住在村中開闢的收容中心堙F另有約七千名
華人在短暫停留後,隨即轉往他處投靠親友。

走訪村中一處收容中心,二、三十坪左右的空間擠了六十多口人。災民溫
清說:「這兒很好,什麼都不缺。」對他們來說,能有個安全的地方可以
遮風蔽雨,比什麼都可貴。



關於「死亡」這個話題


儘管生活在印尼好幾代了,華人的生活習慣、風俗民情,與印尼人難免還
是有所區隔。美達村賑災委員會工作人員黃廣政說:「至少,宗教信仰不
同,飲食就變成禁忌,住在一起難免會不方便。」

黃廣政舉例,印尼人大多信仰伊斯蘭教,穆斯林不食豬肉,但華人就沒有
這個禁忌;為免大家同居一個屋簷下產生不愉快,災後,各地幾乎都是將
印、華分開在不同的收容所安置。身為華人村落,美達村便成為亞齊華人
避災的首選之地。

「若有印尼人願意來美達村,我們也絕對歡迎!」黃廣政強調。

然而,經歷過此次大災難,不論先前是什麼樣的身分背景、做什麼樣的事
,大家在收容所堙A處境都是相似的。很多時候,他們會聚在一起,談天
氣、談過去;不過,觸及「死亡」議題,還是得小心。

黃廣政表示,幾乎每一位災民家中都有親人在海嘯中逝去,一開始那像是
個禁忌,大家都不敢提起;但現在慢慢地他們會談論了,「只是很多人還
是一提到就掉淚。」

就像溫瑞英,她至今仍不太敢在兩位十歲左右的孫女兒面前,提起她們已
經遇難的母親。海嘯捲走了溫瑞英的媳婦和才出生三個半月的孫子。一開
始,兩姊妹天天哭著要媽媽、要弟弟,現在卻沒有再提過一個字。

「我跟她們說,媽媽不在了,妳們要更乖。她們說好,以後會乖、會乖…
…」孩子從原本的天真無邪,一夜之間強迫長大,那懂事的模樣更教人心
疼。溫瑞英邊說邊紅了眼眶,卻小心翼翼地偷偷轉過頭拭淚,不敢讓身旁
的孫女兒瞧見。



幫助同胞是本分事


從班達亞齊來到棉蘭的十五歲印尼少年帝迪(Dedy),和弟弟住在一處
專門收容印尼人的難民營中。那一幢兩層樓高的收容所,其實是一座尚未
施工完畢的建築,屋子外頭還搭著鷹架,媕Y則堆滿了建材。

帝迪難忘海嘯的驚恐,他說現在只要能遠離家鄉,即使棲身環境再怎麼克
難,對他來說就是安心的地方了。

帝迪的母親於海嘯中失蹤,父親堅持留下來繼續尋找母親;他跟弟弟則被
安排帶到棉蘭,卻在人潮中失散。所幸後來阿姨先在車站找到他,又在一
所清真寺奡M獲弟弟,兩兄弟這才總算安頓了下來。

屋主巴哈拉哈原是亞齊人,災難發生的第一天,他即想辦法帶著亞齊同鄉
來到棉蘭避難,並張羅他們先落腳在這個興建中的屋子堙C而村民也全員
出動,熱心地幫忙安置、籌備物資與糧食。他們說:「在這個時候,幫助
同胞是本分事。」

雖然棉蘭開闢了不少收容所,但四處都已人滿為患;此處空間有限,卻收
容了一百多人。災民們表示,儘管這兒的條件不是很好,但至少不必餐風
露宿。



在這堙A重新思量下一步


溫瑞英的兩位孫女兒靜靜地就著枕頭溫習功課。災後近一個月,孩子終於
重返校園;雖然是一個不熟悉的地方,從前一塊念書的同伴也都不在這兒
,但至少是她們回歸生活常軌的第一步。

拿枕頭當桌子習字是克難了些,不過能夠重新念書,她們相當珍惜。姊姊
秀燕懂事地說:「在這兒上學,書本、文具用品都不缺,學校和美達村都
有人幫忙張羅。」妹妹秀琴則歪頭一想:「若有張桌子會更好,做功課比
較容易。」

問她們想不想回亞齊原來的學校?兩姊妹笑著點點頭。只是這個心願多久
才能達成?沒有人知道。

現在,無論是在美達村,或是在棉蘭的其他收容所中,都有愈來愈多的男
人陸續返回亞齊察看,家園狀況還可以的,就再回頭來將家人接回去;但
也有人還在猶豫,是否該就此在棉蘭待下來?每個家庭、每個人,都得重
新思量。

「真的不敢說以後會怎麼樣,也不敢想將來。可是我們啊,終歸是要回去
的!」溫瑞英說。

雖然對於未來,她還有太多茫然與未知,但是亞齊那片海洋、那片天空、
那曾經陪伴她等候家人的夕陽,才是他們的故鄉。


................................................................................................................................


慈濟棉蘭賑災速記

☉於十六所收容所、九家醫院進行慰問金與物資發放。包括發予一千九百
位民眾慰問金、共兩億三千萬盾(約台幣七十八萬);白米、奶粉等日常
用品計四百五十位民眾受惠。

☉致贈棉蘭市周圍十多家醫院點滴、消毒手套、消毒水、針筒、破傷風疫
苗等醫藥用品,包括軍人醫院RS TKT PUTRI HIJAU、公家醫院RS
PIRNGADI等受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