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膚慰看不見的傷 醫師不只是醫師
◎撰文╱葉文鶯
〈斯里蘭卡〉


寬闊的海平面上,重新出現漁舟點點,
一如往常被大海的母親盪在搖籃堙A平靜而安詳。
過去,這堛漱H們將心中一切熱惱交給大海撫平,
如今,由巨浪翻生的哀傷與憂愁,又將交予誰?

除了善用聽診器,
醫師也聆聽病患內心的聲音,因為他們知道,
內心創傷比看得見的傷口更加深刻、痛楚……




吊掛樹梢的破衣布片隨風飄盪,像招魂的旗幡;殘破的屋牆上,留有倖存
者暫時安身處的地址、電話,希望牽起失蹤親人的消息;在被夷為平地的
廢墟前,有人茫然地,不知在找尋什麼;也有人搭建矮小帳棚,開始克難
度日;還有人因受傷或生財工具毀損而坐困愁城……

海嘯重災區漢班托塔(Hambantota)、災後第十八天,六十歲的退休公務
員杜爾(Doole)來到慈濟醫療站求診。面對陌生人,他表情平靜,覆蓋
了所經歷的無情風雨及人生驟變。





「喔,天呀!」當花蓮慈院骨科醫師吳坤佶拆開杜爾腿上的紗布時,吃驚
叫道。

這是一道很深的傷口。海嘯來襲,杜爾的小腿被一片鋼板撞傷,因為傷口
沒有妥善處理,已有感染現象,必須刮去不好的組織。不過,這不是他最
大的痛處。

杜爾在海嘯中失去摯愛的妻子與六名子女,現與最小的兒子暫住親戚家。
志工林翠蓮等人在他就診後,陪他重回臨海故居憑弔。

他所居住的社區有兩百二十多個家庭被這場濤天巨浪沖毀,遍地瓦礫尚未
淨除,車子只能停在遠處。杜爾下車後,走在最前方引領,腳步飛快,似
乎忘了腳傷,並不時以手拍打頭頂,像要揮去這場可怕的記憶。

杜爾說,伊斯蘭教葬禮中,遺體必須以白布包裹下葬,然而他的妻小不得
不草率掩埋,是他畢生最大的遺憾。

憑著三棵椰子樹,他指認曾經擁有的兩棟平房,手臂懸空比畫著:「這是
我們的廚房、客廳……」二十六年前結婚,承襲岳父的房子,奮鬥了大半
輩子營造溫馨的家,如今卻不再擁有。

杜爾不願長期寄宿打擾親友,但興建一棟房子至少三十五萬盧比(約台幣
十一萬元),他自公職退休,每月僅領有政府六千五百盧比津貼,重建家
屋是個遙遠的夢想,甚至還得擔心兒子的教育費。

「這是天意!」所幸,杜爾為災難找到一個自己能夠接受的理由,他相信
真主阿拉將他的親人帶走,是提醒他往後要多做好事。

一只時鐘被大水沖擠,卡在一戶人家的破窗間,指針停留在九點二十一分
;一位小男孩在被夷為平地的「家」流連不去,留下孤單落寞身影;杜爾
的鄰居太太伏在林翠蓮肩上哭訴她失去十四位親人……

「時間彷彿靜止了,但有多少人的世界從此不再安寧?」林翠蓮感慨說道



失去老伴,擊潰了蘇西拉瓦蒂的生存意志,
她不吃不喝不睡,不願走出屋子。
張茵琇醫師走進她陰暗的起居室,對著垂頭喪氣的她說:
「你這樣不吃不喝,不但兒子擔心,
你的老伴在天之靈知道了,也一定捨不得……」



由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美國、加拿大等地慈濟人醫會及志工組成的
斯里蘭卡賑災醫療團,自去年十二月二十九日第一批出團,至二月三日第
五梯次接力完成任務;三十五天診療,超過兩萬七千名傷病患者受惠。

慈濟醫療站設有諮詢服務,志工詳細訪談受災民眾的家園受創情形及需要
,並篩選亟需進一步關懷的孤寡長者進行居家訪視。

當慈善與醫療工作一同展開,醫護志工的身影不僅周轉於窄小診間,他們
帶著簡易醫藥箱居家往診,實地了解災民的處境,聆聽心聲、膚慰他們惶
恐哀傷的心,幫助他們儘快振作。

六十歲的蘇西拉瓦蒂(Susilawathi)先生在海嘯中喪生,她鎮日鬱鬱寡
歡。向志工求助的兒子說,母親不願走出屋子,幾乎不吃不喝,晚上無法
入睡。

穿過門前雜貨店的狹窄通道,志工走進陰暗的起居室。蘇西拉瓦蒂垂頭喪
氣坐著,身旁放著一幀先生的遺照,見影卻不見人,擊潰了老太太的生存
意志。

花蓮慈院小兒科醫師張茵琇略加詢問蘇西拉瓦蒂的身體狀況後,溫柔地拉
起她的手說:「能不能站起來?」見她順從指示,張茵琇接著說:「能不
能往前走幾步看看?」

張茵琇善巧引導老太太走到門外,讓陽光為她帶來溫暖,也讓熟悉的街車
人聲敲一敲這封閉多日的心扉。

店門前擠進幾位好奇的孩童。張茵琇靈機一動:「去,去找你們的伙伴一
起來,這位奶奶會發糖果請你們吃喔!」

張茵琇經常接觸兒童,知道糖果對孩子的「魅力」強大,而且每當她看到
孩子吃了糖心滿意足的笑容,她就覺得開心,相信這一招能逗老人家開心


她趕緊收集志工帶來的糖果,交給蘇西拉瓦蒂發送。這招果然見效!看著
孩童排隊領取糖果的歡喜模樣,蘇西拉瓦蒂臉上緊繃的線條拉開許多,散
發長者的慈祥。

張茵琇告訴蘇西拉瓦蒂,在台灣,與人手指打勾勾是表示「約定」,「我
們約定明天在慈濟醫療站見面喔!」老太太同意了!

次日上午,蘇西拉瓦蒂由兒子陪同如約前來,憂傷面容堹B現禮貌性的微
笑。張茵琇摟一摟她,林翠蓮也摟著她,說了許多安慰的話——「你這樣
不吃不喝,真教孩子們擔心。再說,如果丈夫在天之靈看到,一定也會捨
不得……」

安慰遭遇喪親之慟的人並不容易,特別是蘇西拉瓦蒂看起來情感表達含蓄
,不知她獨自承受了多少心事;但在感傷之餘,她還是接收到志工真誠的
關懷,時而眼眶泛紅,或者笑而不答,似乎不斷在整理思緒。

蘇西拉瓦蒂一度將心中僵持的悲傷釋放出來,不但她哭了,連擔任翻譯的
在地志工也紅了眼眶,暫時離座平撫心情。

蘇西拉瓦蒂有失眠等問題,張茵琇將她轉介給花蓮慈院院長林欣榮看診,
相信笑口常開的林院長能帶給她多一點「陽光」。

林欣榮向老太太介紹診間幫他翻譯的在地志工,他們的家也遭災,卻走出
來幫助自己的鄉親,發揮自助互助精神。林欣榮開藥後,祝福蘇西拉瓦蒂
早日恢復健康、走出悲傷,並邀請她:「我們一起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九歲的木山失去了媽媽和姊姊,
常獨自到海邊被毀的老家前徘徊;
他白天很沉默,一到傍晚就反覆問:
「媽媽在那堙H姊姊在那堙H」
洪佑明醫師為他治療傷口,並將他抱在膝頭,
摟著他的肩說:「把我當作你的哥哥好嗎?」



四十五歲的蘇門特拉(Sumanthra)是一名鹽商,家族中包括他的太太、
三個女兒共十一人在海嘯中喪生。九歲的兒子木山(Mushan)幸運抱住
木頭漂流,兩天後被人發現救起。由於房子被沖走,這對父子借住在兄長
家。

蘇門特拉談吐舉止相當紳士,曾到過馬來西亞,也諳英語和馬來語;新加
坡志工林翠蓮以馬來語與他閒話家常,彼此覺得熟悉而親切。

「我最擔心木山……」蘇門特拉說,太太和三個女兒往生,卻只找到十八
歲女兒的屍體;木山白天很沉默,每到傍晚就反覆地問:「媽媽在那堙H
姊姊在那堙H」

木山想知道的,豈止是媽媽和姊姊的行蹤!又有誰忍心告訴他「生死」是
怎麼一回事?

端詳面容清瘦的木山,志工突然憶起,他就是徘徊在杜爾家附近海邊的那
位小男孩!

那天下午,志工見他穿著襯衫、短褲,戴了頂白帽,獨自徘徊在一間毀屋
前;時而望著地面,時而看向海邊,像在尋找什麼東西,神情相當落寞。
他的手奡今菑@張撲克牌,不多久便將它撕成碎片。

此刻,發現木山雙腳的傷口尚未結痂,花蓮慈院內科醫師洪佑明拿出醫藥
箱替他敷藥包紮後,將他抱在膝頭,摟著他的肩說話。

已為人父的洪佑明,性格活潑、長相稚氣,聽聞木山到海邊找媽媽,他的
眼淚幾乎湧上;然而想到「安慰別人的人不能哭!」所以提醒自己應設法
逗木山開心。「你可以把我當成你的大哥哥啊!」

眾人集關愛於木山一身,卻見他眼睫低垂沉默不語,孩童的天真不知失落
何方!

「你喜歡什麼東西呢?」林翠蓮不忍問起孩子的傷心事,果然這個問題讓
木山眼睛為之一亮,臉上浮現一絲笑容,毫不猶豫地從球類說到了彈珠盤


當下,志工真希望立刻送給木山一個彈珠盤,讓遊戲幫助他忘卻憂傷。

向蘇門特拉說明如何使用慈濟家庭醫藥箱為兒子敷藥後,志工起身告別;
蘇門特拉拿出一瓶檀香油相贈,並逐一塗抹在每位志工手上,象徵祝福。

再揮手時,木山爬上圍牆,以清澈而專注的眼神目送志工離去。志工對他
寄予無限的祝福,靜待時間撫平他喪親的創痛……


懷著八個月身孕的亞莎娃蒂失去了丈夫,
也失去初為人母的喜悅;
緊鎖著眉頭,臉上烏雲一片。
李宜恭醫師為她檢查腹中胎兒時告訴她:
「這是寶寶的頭,你知道嗎?
為了肚子堛澈臚l,你一定要堅強!」



亞莎娃蒂(Yasawathee)挺著八個月身孕,陷坐在客廳一張椅子上,兩眼
無神,眉頭緊鎖。房堥咱X一位年長的女人,臉上也一抹陰鬱。

亞莎娃蒂的先生與公公在假日巿集售貨,海嘯來時不及逃生,家中兩個女
人頓成寡婦!婆婆老來喪偶又喪子,更是情何以堪!

「這是寶寶的頭,你知道嗎?」大林慈院急診科主任李宜恭得知亞莎娃蒂
從未做過產檢,與護士陳妙文撫摸她隆起的肚子做簡單的檢查;見她沒有
初為人母的喜悅,試圖提醒她雖然失去先生,但至少擁有下一代,肚子
的孩子非常需要她。

「你的先生和公公一定很希望你順利把孩子生下來。請好好保重,知道嗎
?」林翠蓮摟著亞莎娃蒂,安慰她說:「如果你哭,肚子堛澈臚l會跟著
你哭;如果你開心,他就會跟著你開心。我們相信你一定會是個好媽媽!


亞莎娃蒂臉上的烏雲化作淚水,悲傷情緒得到釋放之後,浮現難得的微笑
,感謝志工為她打氣。

「你的家人愛你,我們也愛你,你不是孤單的!」志工臨去時,送給亞莎
娃蒂奶粉和營養餅乾,並告訴她慈濟將在本地發放食物,不必擔心生產期
間糧食無以為繼。

甫走出亞莎娃蒂家門,在急診室見過太多生死憾事且自稱「鐵漢」的李宜
恭,竟潸然淚下!

亞莎娃蒂的遭遇,讓李宜恭想起自己的母親。他說,父親在他六歲時去世
,「我知道這位媽媽將來一個人撫養孩子會有多辛苦!她的孩子在成長過
程中也會很辛苦。因為我經歷過……」

有過同樣遭遇,深知其中苦處,對人情冷暖更加敏感。亞莎娃蒂與慈濟志
工雖素昧平生,但李宜恭了解雪中送炭的拜訪,對這位年輕寡婦別具意義






李宜恭利用看診空檔到醫療站對面的佛寺參訪,寺內有壁畫描繪佛陀自出
生至涅槃的故事,他特別用相機拍下「佛陀問病」與「菩提樹下悟道」兩
幅圖。

「醫療團出發前,上人叮嚀眾人要『傳法』,今天真正了解何謂『傳法』
——在這個災難時刻,人人的良善本性完全展露出來,人人都可以幫助別
人、關心別人。」

「佛陀在菩提樹下悟道,那麼醫師在那堮往D呢?」李宜恭肯定地說:「
在災難現場!」

台灣九二一震災後,李宜恭參與緊急醫療,這幾年來持續關懷中部復建消
息,期盼那些與他在災難中相遇的朋友們,都能夠走出困厄、迎向光明。

儘管漢班托塔距離台灣數千公里,李宜恭也期待再踏上那片土地時,看見
他所關心的這群朋友,過著幸福安定的日子……


................................................................................................................................


慈濟醫師的「魔法」

◎撰文╱葉文鶯


尊敬的慈濟醫師與志工們:

如您們所見,海嘯帶來的影響,讓數萬名斯里蘭卡人失去了生命、財物以
及食物,到處都是墳墓及收容所。

在如此災難之下,慈濟為災民設置醫療中心、安身之處。很感恩你們真心
的幫助,並且與我們分享你們富有道德人文的智慧。

海嘯毀不掉這個世界的人道。慈濟的醫師們非常愛護病人,先用魔法般的
舞蹈來安撫病人的心,病人們也拍手表示開心與歡喜。醫師們詳細地問診
,不像我見過的有些醫師,經常是一副嚴肅的臉孔。我聽到很多朋友稱讚
:慈濟的醫師不只是人,是神!

在斯里蘭卡看病要自己買藥,沒錢的人得賣掉房子及土地來救自己的生命
。我受關節炎的困擾已經五個月,在醫院持續拿藥,病情卻還是持續下滑
。慈濟的醫師免費給我藥,兩週內就完全痊癒了!也謝謝你們幫我補牙。

最後我祈求上天保佑慈濟基金會!

虔誠的李拉斯納(Leelasena)



慈濟醫師的親切獲得良好口碑,無論是否在海嘯中受創,從外地聞風而來
甚或拖著痼疾的居民紛紛求診。儘管緊急救援的需求隨著時間遠去已漸漸
式微,但透過醫療行為,人們更能彼此關愛與了解。

在吳坤佶的外科診間,就出現多幕與病人溫馨互動的場景。



帶著女兒的託付飄洋過海


一位母親帶著女兒走進診療室。

「七歲,跟我女兒同年!」吳坤佶看著病歷表,臉上流露出為人父親的慈
愛。

女孩胸前和小腿上有幾顆小肉突,吳坤佶起先懷疑是天生的,但察看母親
的手腳沒有同樣的症狀。詳問之下,媽媽說,女兒長了天花後,出現了這
些突出物。

經過詳細診斷,吳坤佶請這位母親放心,這是天花留下的結痂,不會妨害
健康。

不過,母親在意美觀,希望能去除這些突起;因此吳坤佶準備在突起部位
施打針劑,可望在幾天後自動消失。

一知道要打針,小女孩哭喪著臉、緊抓住媽媽不放。這時,吳坤佶慈愛地
將她摟過來放在膝頭,像平時任由女兒在身上撒嬌一樣。

他學著小女孩溫柔抗議的聲音逗她開心,並從提包拿出小玩偶任女孩挑選
——比起糖果、餅乾,這可說是個珍貴的禮物。

當小女孩抱著一個猴子造型的布偶,神情仍顯不安。吳坤佶不希望太勉強
孩子以致受到驚嚇,所以繼續陪她玩了好一會兒。

扎針前,吳坤佶請護士鄭麗娟不要將女孩的身體抓得太緊,只要注意不讓
她的雙手揮動而被針頭刺傷即可。女孩雖然哭了,但一點也不反抗。

打完針,吳坤佶疼惜地摸摸小女孩,連珠炮似地稱讚:「你好乖、好棒!
」並且真情流露地補上一句:「我好愛你喔!」女孩也主動向醫師道謝。

此行到斯里蘭卡義診,吳坤佶的行李箱只有兩套衣服和六件小玩偶。出門
前,他和女兒一起觀看大愛新聞——一個沒有穿衣服的洋娃娃躺在爛泥巴
中的畫面,令他印象深刻。「我藉機告訴女兒什麼是『海嘯』、什麼是『
災難』?後來女兒主動挑了六個心愛的玩偶,讓我帶來送給災區小朋友。


事實上,吳坤佶代替女兒送出的第一個玩偶,對象不是小朋友,而是一位
二十七歲的大男生。他的家人全在海嘯中罹難,留下他孤伶伶一人且受著
傷。

送他玩偶時,吳坤佶安慰著:「它是你的朋友、跟你作伴,有什麼事可以
跟它說。現在開始,你不是一個人喔!」頓時,躺在診療台上的年輕人笑
了!



為病人洗腳,換一朵微笑


有一對姊妹的身體與手腳關節僵硬扭曲,二十二歲的姊姊奴姿拉(
Nuzrath)情況尤其嚴重,無法步行且仰賴家人照料生活起居。

這天,美國慈濟人醫會醫師紀初薌為奴姿拉做穴道刺激按摩。在看診完等
候返家時,吳坤佶無意間看到她腳上的傷口招來許多蒼蠅,不假思索便決
定要將那雙細長、無力且髒污的腳洗乾淨,不讓蒼蠅跟著她飛來飛去。

午後的大太陽下,吳坤佶和志工吳維祥找來清水、生理食鹽水、棉花棒、
剪刀等工具,蹲下來刷洗奴姿拉腳上沉積的層層污垢。偶爾,奴姿拉臉上
出現痛苦的表情,洪宏典醫師在一旁輕聲安慰。

半個多小時後,腳上污垢褪去、藥也敷好了,奴姿拉終於面露微笑。最後
,吳坤佶用小鋸子修剪奴姿拉又硬又厚的腳趾甲,從她趾甲的長度看來,
這應是家人也難以替她做到的服務吧。

「如果我們早十年來,她今天可能會站得很好……」吳坤佶說,儘管錯失
治療的適切時機,但是當一個人不能正常彎身洗自己的腳,那就是「苦」
,所以「今天幫她洗腳後,她應該可以好好睡一覺,會覺得舒服一點,就
會露出美麗的笑容吧!」

為確定奴姿拉姊妹罹患何種病症,吳坤佶除了安排她倆到鄰近醫院照X光
,也與志工於家訪時收集她們的生活照,試圖從病程的演變,解開疾病之
謎。

同時,志工從首都可倫坡買回兩部輪椅,親送到家且教她們操作。有了輪
椅代步,可以想見她們未來的世界將更寬廣。





外科醫療診間,病人所遭遇的傷痛易見。吳坤佶說,海嘯來時,人們驚慌
逃命,有人來不及穿鞋,腳底被利物刺傷;有人被大水沖落,在水中與石
頭、重物相撞,甚至被拖行,身上出現很多可見肉、見骨的傷口。

從傷口的狀況足以想見災難多麼可怕、受傷的人有多痛苦。然而,在診間
解除人們病痛,又是多麼快樂,「病人問我的名字,我就說是慈濟醫師(
Dr. Tzuchi)!」


................................................................................................................................


超齡「小兒科」

◎撰文/張茵琇(花蓮慈濟醫院小兒科醫師)


當志工潘敏男向蘇西拉瓦蒂阿嬤的兒子介紹我:「這位醫師可以治好您的
老母親,請放心!」儘管我很關心老奶奶的健康、也很想幫忙,但腦筋一
片空白,直覺告訴師兄:「什麼?我是小兒科醫師,她好像超齡了!」

但我畢竟是一位醫師。於是我蹲下身來,進入到阿嬤的視線,說:「您看
看您的孩子們,您不吃,他們也吃不下;您不睡,他們也睡不著……」阿
嬤抬眼看了身旁的五個孩子,想開口,眼淚卻先掉下來。我忍不住把她抱
得緊緊的。

離開阿嬤家前,與她勾勾手約定隔天要來醫療站做檢查、拿藥。她只是靦
腆地笑著。

第二天,看診到一半,聽說阿嬤來了,我衝出去一把抱住正在發糖果、被
孩子圍繞的阿嬤,「你來了,我好高興喔!」還用臨時惡補的斯里蘭卡話
「La-se-ney」(你好漂亮)逗得她笑開懷。她的兒子說,昨天我們走了
之後,媽媽心情不錯,吃了一些東西,還提到了我幾句。

突然有人拍我屁股,轉頭看,原來是阿嬤!她把我當作孫子嗎?這讓我心
媞′O溫暖。「阿嬤,A-yu-bo-wan!」我祝福她長壽,她也同樣回應。
真教人感恩!

會來到斯里蘭卡,是因為從新聞報導和第一批醫院同仁口中得到的訊息—
—災區孩童很多、有醫療需求。我便和同仁們調班,爭取前來服務的機會


斯里蘭卡真的美得像天堂,但愈深入災區,怵目驚心的災情愈教人沉重。
開診後,接觸許多可憐且無助的孩子,受了傷卻因為父母往生而無人照料
;更多的是各種先天疾病、不明原因、當地無法治療的問題,他們聽說慈
濟免費看診,不論遠近,通通跑過來看病。

病患太多,我一個小兒科醫師應付不來,因此,各科師長前輩們都來幫忙
。像骨科的吳坤佶老師要我:「只要認為是骨頭方面有問題的,全轉過來
!」事實上,外科診間已經夠忙的了;甚至當被我懷疑是「舞蹈症」或先
天腦部異常的小孩,而去對面診間請教林欣榮院長,他都說:「我馬上過
去幫你看病人!」我想,只有慈濟人才會把事情全攬到自己身上吧!

剛到災區,面對似乎看也看不完的病人,心情一時還沒調適過來,想著自
己一定是發神經了,才會自願來這堙B累得半死。但是,完成任務後回到
台灣,回想這幾天發生的一切,深深感覺自費付出的錢和所獲得的心靈成
長比起來,真是少之又少;而且在災區雖然身體很累,一碰到床馬上就睡
著,可是心堣@點也不累,只有感恩與歡喜,連做夢也會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