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亞齊需要的,不只是眼淚
◎Ari Trismana(大愛電視台記者)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賑災筆記


每過一日,我更醒悟——
重建亞齊是一個任重道遠的工作,
要像拼圖一般把各界的愛心結合起來,
成為一股堅強的力量。
為了亞齊,毋需再難過,因為我們能夠付出,
辛勤勞苦的汗水,比起淚水更有意義。



去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我正在中爪哇度假。深夜突然收到慈濟印尼分會同
事發出的簡訊:「在亞齊及一些國家發生了地震及海嘯。聽說亞齊已被夷
為平地,有幾萬人喪生……請盡快返回雅加達準備,我們隨時要出發賑災
。」

我覺得慚愧且過意不去。因為我自享假期,沒有注意到重要新聞。過了焦
慮的一夜,清晨起身後打開電視,果然全是災難的消息;但由於亞齊的電
訊交通設備全部癱瘓,一時尚無法獲知最新的現場狀況。

二十七日,我站在平日候車前往會所的火車站,搶購以亞齊災難為頭條的
各種報紙——人群圍住那間售報亭,就像一堆螞蟻蜂擁在糖果四周,渴望
知道災區現況。

一路上,車廂內的人們都在閱讀相關新聞,或者討論這場災難。此情此景
,一時之間教我感到茫然。

會所堙A只見繁忙的來往。電話響個不停,從一線傳到另一線;志工紛紛
到來,討論賑災事宜。我們急於前往災區,但仍必須耐心等候行程安排與
籌備救濟物資。

電視新聞報導著災民人數急速增加,以及種種悲慘畫面……我們都看得清
清楚楚,使我們如同身受地成為受難的一分子。雖然我們人在雅加達,但
我們的心、我們的思緒,早已飛至亞齊。


災後,來往亞齊的航空非常忙碌,
有救援人員、也有尋親的民眾,
我身旁的女孩就是……



二十八日凌晨,分會副執行長郭再源等幾位慈濟志工已組成勘災小組抵達
亞齊省首府班達亞齊,傳回災區實況與災民所需的物資。

兩天後,我站在二十位慈濟志工行列中,準備前往棉蘭轉機至班達亞齊。
我們也帶了超過一噸重的援助物資,其中以醫療器材與藥品為大宗,因為
慈濟將在災區設立醫療站。

雅加達機場內,身著整齊制服的我們成為人們的注目焦點;在場民眾料得
出我們將前往賑災,其中幾人還向志工們問候,悲憫災民之心交融在一起


航站人員幾番發布,由於棉蘭波羅尼亞(Polonia)機場非常忙碌,班機將
延後起飛。等候啟程的時刻對我來說,是一種折磨;而一位乘客表示,他
從昨天就開始等候飛往棉蘭的班機,要去接從班達亞齊逃出來的親戚。

原訂早上八點起飛的班機,延至九點十二分啟航。當我找到座位時,鄰座
一位女孩看來很焦急,我也感染到那氣氛而感到緊張。她頭戴花樣圖案的
棕色頭巾,時時往窗外眺望,雙手緊握白色手帕——我看到她好幾次用手
帕擦去淚水。我猜測,她的家人一定受災了。

飛機起飛幾分鐘後,我們開始交談。我的猜測果然是對的,她在日惹念大
學,而住在班達亞齊的父親、母親及兄弟姊妹全被災難殃及。她雖然不停
落下淚水,但還能夠清楚地述說。聽完後,我沉默一陣子,不知所措。也
許是要讓氣氛緩和,我給她一瓶礦泉水,而她微笑接受。

距離亞齊還有幾千公里,但是傷痛已在我眼前。


災民身無長物,只帶著傷痕與傷痛;
有些人雖然逃了出來,卻無親無戚、無處可宿,
他們的眼神空虛而茫然……



下午一點半,飛機降落在棉蘭機場。

對於班達亞齊災民而言,棉蘭是距離最近的一個安全市鎮,因此成為避難
目標;機場繁忙的救災工作顯而易見。在我們等候轉機前往班達亞齊的同
時,也與棉蘭志工分發礦泉水、麵包、拖鞋等物資給災民——很多亞齊災
民逃離家園時來不及穿鞋子,或是半路掉了鞋子,只能赤腳。

傍晚五點半,我們搭上飛往班達亞齊的F-50民航機。碧藍的天空、飄浮的
雲朵和金黃的夕陽,構成一幅美麗的畫面,但此刻的我無心欣賞。

終於在晚間七點二十分,飛機降落在班達亞齊Sultan Iskandar Muda機場。
夜幕中,燈光燃亮整個機場,飛機只能停在一個角落,暫時無法卸下物資


等候時間,我與幾位同仁在機場周圍走走,看見航站擠滿了想要逃離的群
眾,他們臉上寫滿擔憂;在另外一個角落,我看到了不尋常的情況——幾
十具不同尺寸的棺木。這是一幅可怕的畫面。

當我們卸下援助物資並搬運至軍隊的卡車上,已是一個多小時後的事情了
。慈濟服務站就設在空軍基地的飛機跑道上,而此處已搭建了來自各國軍
隊與救援團體的幾十個帳棚。

這是在班達亞齊的第一夜。我們睡在機場的帳棚內。


班達亞齊街道上往來車輛頻繁,掀起飛揚塵土宛如濃霧;
不是載運救濟物資和人員,就是清運遺體。
在災民收容所,見到一張又一張痛苦而絕望的臉孔……



清晨天氣寒冷,草地還點滿露水,我們已經起身展開賑災工作。

軍隊與各救援組織的卡車整齊排列著,我們獲得軍人和義工幫忙,將泡麵
、礦泉水、餅乾、床單、帳棚扛上車。看到大夥們努力的工作,實在很感
動,雖然對他們來說,這些日子以來忙於賑災,滿身大汗已是家常便飯。

前往災民收容所發放的路上,觸目所及都是倒塌的樓房;曾經清澈的河水
,現在堆滿垃圾,其中也可能埋著屍體;沒有倒塌的公家機關和清真寺,
此刻全部充作救濟站或災民收容所;路上車輛繁忙,每有大型車輛經過,
塵土四處飛揚宛如濃霧;廢墟下,來不及搬遷的屍體發出了陣陣臭味……

我們造訪的災民收容所,幾乎都是類似的情況——由簡陋的帳棚搭成,淨
水設備有限,廢棄物堆積,造成疫病或腹瀉蔓延,災民生活非常艱難。慈
濟在此發放食品、藥品及日常用品,也提供醫療服務。

在華基納醫院,病患源源不絕而來,由於床位有限,許多病患就躺在走廊
上。缺乏足夠的醫療人員與清潔人員,讓醫院處於困境;因此在此駐診的
慈濟醫療團,也幫忙打掃環境以保持清潔。





我在班達亞齊停留一個月,每一天,慈濟志工都做著例行的工作——在半
夜或清晨搬運堆積如山的物資、出發探訪每個災民收容所;在炙熱的太陽
下沿路發放物資,皮膚曬到發燙……

然而這一切辛苦,遠遠比不上亞齊災民受到的痛苦。對志工們來說,這些
都只是小困難;當我們站在亞齊人民之中,我們不該埋怨。

每過一天,我更醒悟——重建亞齊是一項任重道遠的工作,需要各單位誠
心的援助。要像拼圖一般把零星的愛心結合起來,成為一股堅強的重建力
量。

為了亞齊,毋需再難過,因為我們還有力量;而辛勤勞苦的汗水,將比起
流下的淚水更有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