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花蓮慈院院長林欣榮:
以人為本,團隊醫療作後盾
◎撰文/陳美羿
《從後山到都會,愛的醫療傳承》


「最困難的、被放棄的、最弱勢的、孤苦的個案,
就是慈濟醫院要努力的。」是上人對慈濟醫院的期許;
新店慈濟醫院不僅將傳承花蓮慈濟醫院的醫療研究技術,
更重要的是「人文相傳」——
讓病人一走進醫院,就能感到安心,
再加上醫療團隊「以人為本,以病為師」的同理心服務,
必能給予患者「身、心、靈」全方位的照顧。




剛剛年屆五十,林欣榮自稱是「半百老翁」,但這位「老翁」卻是精力充
沛,活力十足。

身為神經外科醫師,林欣榮要看門診、開刀、巡房;身為教授,要研究、
教學;身為花蓮總院院長,要開會、做決策、關懷各分院;身為慈濟人,
要參加各項活動。「臨床是我最基本的工作、研究是我的目標;再怎麼忙
,我都不會間斷研究工作。」林欣榮說。

有人為了工作廢寢忘食,林欣榮則是為了工作「日食一餐」。早餐喝喝水
,吃幾顆維他命;中餐通常還在門診或開刀房忙而省略了;唯一正常進餐
的就剩下晚上了。「一天吃一餐,這個習慣已經維持二十多年了;來到慈
濟後,祕書師姊中午一定逼著我吃,我只好吃一點菜。」

「曾經開過一個非常複雜的腦部的刀,連續站三十八個小時,手術完畢,
兩隻腳都皮下出血了。」極耗體力的工作,林欣榮用運動來培養,他每天
去跑操場,每個月帶領院內同仁,從醫院跑到精舍,十公里的路程只要一
個小時。

許多人都看過林欣榮打鼓、舞龍舞獅、表演手語、音樂劇,為照顧戶打掃
、粉刷房屋,上街頭募款、海內外義診、賑災……

笑臉迎人的林欣榮,不論走到那堙A總是親切主動地跟人點頭、微笑、打
招呼。這樣的人格特質是原來就有的嗎?林欣榮說才不呢,並形容過去的
自己是「很硬」的。

「像硬邦邦的樹枝,來到慈濟之後,才開始學習柔和忍辱、縮小自己,付
出無所求。」林欣榮笑道:「經過慈濟人文的洗禮,如今樹枝似乎孕育出
柔軟的新芽,也幫助我在看診時,用心聆聽病人心堛爾隉A用心為病人再
多做些什麼。」



一九八○年,二十六歲的林欣榮以第一名的優異成績自國防醫學院畢業,
成為三軍總醫院神經外科住院醫師。「學醫」源於他對生物科技的喜好;
「外科」更是他雄心挑戰高難度醫療的選擇。

在三總六年的住院醫師養成之後,林欣榮以國科會的公費赴美,三年時間
完成紐約州立大學生理哲學博士學位,再回到三總擔任主治醫師。

「拿到博士之後,應軍醫局為了培養更多管理人才的目標,我又拿了一個
美國杜蘭大學的醫院管理碩士。想不到後來我會到慈濟擔任院長,正好派
上用場。」

在三總,從主治醫師、科主任到部主任,林欣榮一直在神經外科的領域進
行臨床、研究及教學。「赴美取得博士學位後,我就鎖定三個研究目標:
惡性腦瘤、腦中風、神經肌肉退化性疾病。」

神經肌肉退化性疾病包括巴金森氏症、舞蹈症、脊髓損傷等,而林欣榮是
台灣將胚胎幹細胞成功移植在巴金森氏症患者身上的第一人。

巴金森氏症,是中腦黑質組織中的多巴胺細胞退化死亡,導致患者肢體顫
抖、僵直、動作緩慢、舉步維艱、甚至臥床、死亡。

林欣榮將流產胚胎的組織植入病患腦部,使多巴胺細胞再生,讓原本臥床
、吞食困難的巴金森氏症患者,三個月後逐漸改善;一到兩年後,不但能
走、能跳,還可以爬山!

「晶片植入」是另一種治療巴金森氏症的方法。將晶片埋入腦部視丘下核
,靠電極通電原理,讓局部神經細胞失去功能。

「就像把汽車的煞車鬆開一樣,病患的肢體活動就會比較好;晚上睡覺時
關掉動力,病患的行動就回復到巴金森氏症狀態。」林欣榮說:「電影『
機器戰警』的情節,已部分實施在病人身上了。」

二○○一年十二月一日,林欣榮從三總退休,到任花蓮慈濟醫院,也帶來
這些最新的神經外科治療技術,造福花東地區腦神經病變患者。


使用全球首創的「鑰匙孔手術」,
為父親夾除腦血管瘤。



多年神經外科手術的訓練,林欣榮冷靜、剛毅、果決、膽大心細、動作迅
速,勇於接受挑戰,甚至能為自己的父親進行高難度的腦血管瘤夾除手術
,一時傳為佳話。

「我的父母住在台南老家,每當我到大林慈院門診時,他們都會來看我。
」那是在二○○二年父親節前夕,忙於看診的林欣榮無暇跟父母多說幾句
話,只是母親不經意地提起父親「曾經暈倒幾分鐘」的一句話,引起林欣
榮的注意。

他立刻為父親掛號,做磁振造影檢查。果然不出所料,父親腦前交通動脈
長了一個直徑約兩公分的血管瘤。這個瘤隨時有破裂的危險,林欣榮立刻
安排父親到花蓮慈院進行手術。

為父親動手術,林欣榮坦承,心情的確不一樣。但是父親上了手術台,就
是他的病人,一切按照標準程序來,順利地在八小時內完成手術。

林欣榮用的是全球首創的「鑰匙孔手術」,他在父親的眼皮上方,顳葉、
額葉交接處開了一個約三公分的口,透過顯微鏡將器械進入顱內,順利夾
除血管瘤。

經由小孔在腦神經密布的腦深部進行手術,就像透過鑰匙孔看房間內部一
樣;這樣精細的技術,當時只有德國一位醫師和台灣的林欣榮能做到。

「腦血管壁變薄,當血壓升高時,就會在腦血管交叉分支處,膨出一個凸
起的血管瘤。」林欣榮說:「這個手術,必須先找出瘤的位置,小心地分
出來,把膨出處夾起來;血管瘤很薄,隨時會破裂,一旦破裂,鮮血會噴
出來,那就很麻煩。」

千鈞一髮之際,醫師必須步步為營,做出毫無差池的判斷,屏氣凝神地夾
除血管瘤;稍有個差池,血管瘤破裂,造成大量出血或不能迅速止血,將
造成患者永久不可復原的傷害。

「萬一大出血,醫師不能先昏倒。」林欣榮說:「有的醫師開這種刀失敗
後,從此再也不碰這樣的患者了。」


以群體醫療解決病患困擾、
出診減少病患奔波之苦。



在慈濟服務三年來,林欣榮一直記得上人對他的叮嚀:「若要提供優質的
急重症醫療品質,不能單打獨鬥,要帶領團隊。」

林欣榮整合了神經內外科、放射科、核子醫學科和精神科,成為「神經醫
學科學中心」;由一群醫師組成團隊,聯合門診、集體診療。「舉凡巴金
森氏症、腦瘤、癲癇等患者來到慈院,不必操心應該看那一科,只要說是
那一種症狀,都會有陣容堅強的團隊,為病患做最好的檢查和治療。」

林欣榮說明,例如治療巴金森氏症有內外科不同的選擇,包括服用藥物、
燒灼切開術、植入晶片等,但患者的疑惑在於:「我要看內科還是外科?
」慈院為患者解決問題的方式就是採取「群體醫療」、「以病人為中心」
來設想,開辦巴金森氏症聯合門診,由內外科醫師會診評估,並有護理人
員進行衛教。

「一般的醫師習慣獨立看診,比較自由自在;但在慈濟講究團體之美,這
個精神也在醫療志業中發揮了。」林欣榮說,在慈濟不是英雄主義式的「
因為有我」,而是感恩「因為有你」才能一起完成任務;而罕見病例愈來
愈多,唯有集合團隊智慧,才能克服日新月異的挑戰。

林欣榮的團隊六、七人每個月到大林慈院一次;每週也到關山慈院門診,
一次看一、兩百人。「台東的病患到花蓮,一趟要三、四小時,到關山只
要半小時。上人體恤患者舟車勞頓,指示醫師跑過去,不要讓病人跑過來
。」

有位巴金森氏症患者,每次到關山慈院,都會帶來一大壺熱騰騰的咖啡請
醫護人員喝。林欣榮說:「他給我們暖呼呼的愛。」

一位台南的陳先生,因為曾任麻豆某國中家長會長,所以人稱「陳會長」
,他的兒子從國防醫學院畢業,視林欣榮這位傑出的學長為「偶像」,老
爸也因此成為林欣榮死忠的「粉絲」。三年來,從南部帶來給林欣榮診治
的患者不下一百位。

一位頭部外傷的患者,昏迷了兩個多月,南部的醫學中心已判定為植物人
;「陳會長」開了七、八小時的車,送X光片到花蓮給林欣榮。之後,林
欣榮開具證明,患者得以搭飛機來花蓮慈院;經過手術,在一週後醒來。

此後「陳會長」幾乎每個月都會來,有時甚至每週都來;他多是開車載患
者來檢查或治療,病情嚴重者就搭飛機或用救護車送來。

有一次林欣榮問他:「您送那麼多患者來,自己最近好不好?」「陳會長
」說:「有點頭暈。」檢查之下,發現腦部有一條血管阻塞,如果不處理
,可能會造成中風、一手一腳偏癱。「陳會長」回去跟太太說了一聲,兩
人立刻收拾行李,到花蓮來開刀。

林欣榮升任慈院院長時,「陳會長」和其他病友合買了一幅王王孫的「馬
」字送給他。「我常常凝視這幅字,懷想這分溫馨難得的友情。」林欣榮
說。


除了治療疾病,
還要研究「為什麼生病」。



這一兩年來,透過國際慈濟人醫會的安排,慈濟醫院救治了一些特殊困難
或被放棄的國外案例;為此所組成的跨科跨部醫療團隊,也建立與加深成
員之間的合作默契與核心技術。

二○○三年,醫療團隊成功完成一對菲律賓連體嬰的分割手術;二○○四
年,顏面腫瘤長得比頭還大的印尼男童諾文狄,也是經由十科會診,安全
切除腫瘤、重建容顏之後,歡喜返回家鄉。

「新加坡潘氏兄妹,罹患遺傳性腦神經系統退化疾病,導致肌肉張力不全
,全身緊繃疼痛不堪、四肢扭曲無法行走,甚至難以言語。五年來父母輪
流抱著,新加坡的醫師也束手無策。」林欣榮說。

經由慈濟志工安排,潘氏兄妹跨海來到花蓮求醫。慈濟醫院組成了神經醫
療團隊,在患者的大腦蒼白球處植入晶片;經過兩、三個月的復健,兩兄
妹的病情慢慢趨於正常穩定,並可學習走路。當他們回到新加坡時,引起
社會各界的關注,媒體更是爭相報導。

在後基因時代,除了治療疾病,還要找出「為什麼生病」?檢驗患者的基
因、細胞蛋白質是否產生突變,這是目前全世界尖端科技的目標。

「這種都是研究單位例如中研院在做的事,其他醫院很少見,就是有也是
分散的。」林欣榮說。

兩年前,慈濟成立了「合心基因實驗室」,專門研究基因、蛋白質和細胞
。「一般人的認知應該是『核心』才對;但上人說,我們的團隊是『合心
合力』,所以定名為『合心』才更恰當。」

林欣榮說:「除了基因療法、細胞療法,我們還做新藥開發,這是很高很
高的門檻。」

所謂的「新藥開發」,除了新化學藥物的開發外,就是「幹細胞」和「基
因」的「製造廠」。慈濟建立符合cGMP(現行優良製藥規範)的兩座無
塵、無菌室,已成功培養出品質穩定的骨髓及臍帶血幹細胞株,可大量生
產、製造,提供研究及臨床治療之用。

例如林欣榮先前以流產胚胎之多巴胺細胞治療巴金森患者,但由於胚胎組
織取得不易,因此帶領團隊培養出多巴胺細胞,已可源源不絕生產提供移
植。

「基因(DNA)藥物更困難,從骨髓取幹細胞,並放入基因藥物,使之
大量複製生產。這些幹細胞移植到病人的腦、心臟、肝臟……會產生蛋白
質,刺激身體的免疫細胞,把腫瘤殺死。」林欣榮說:「全世界製造基因
給人用的並不多,工研院試產的是給動物用;目前慈濟是台灣唯一具備生
產技術的醫院。」

有些家族性遺傳疾病,若能從基因找出原因,用細胞、基因去校正,就可
以解除「家族魔咒」。

「壞什麼,就修什麼!」林欣榮笑著說:「就好像一部快報廢的汽車,零
件換一換、修一修,又可以上路,多跑個好幾年。」


讓梅約醫院「以病人為尊」的精神,
在台灣開花結果。



這兩年來,礙於健保「總額給付」的管控,許多醫院為了生存,產生限號
門診或開刀的情況。「但是上人說,我們建醫院就是要搶救生命,為了救
人,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林欣榮慶幸在慈濟醫院服務,「我們的醫師都
做得很『安心』!」

身為院長,林欣榮更不必去計較每年有多少「營業額」、有多少「營利」
。做好守護生命的磐石,不必去煩惱「投資報酬率」。

「梅約醫院(Mayo Clinic)是我們學習的標竿。」談起慈濟醫院未來的願
景,林欣榮毫不遲疑地以美國明尼蘇達州羅徹斯特小鎮的醫學中心作為學
習的對象。

創立於十九世紀的梅約醫院,是全球最大的醫療體系之一,擁有八家醫療
機構、五所醫學教育學校,它的工作守則是「一切以病人優先」。

「美國的醫療制度,必須先看過家庭醫師,由家庭醫師再轉到其他專科醫
師看診。常常要等上兩、三個星期。」林欣榮說:「更糟的是,等了半天
,還未必知道自己的病況。」

創辦人威廉沃爾梅約醫師首創「醫師集體診療制度」,一次滿足病人所有
的需求,過程極為迅速、有效率;這是該院成立百年來,魅力不減的原因


在臨床、研究、教學的相互激盪下,梅約醫院吸引菁英前來,創造許多「
世界第一」的成績,其中有兩名醫師在一九五○年獲得諾貝爾獎的殊榮。

此外,梅約醫院不以賺錢為目的,空間的設計極為貼心,候診區像咖啡屋
,提供雜誌和飲料,舒服又有私密性。由專業人員聯繫病患,回答各種問
題,甚至有國際服務部門,協助不諳英語的外國人士。

梅約醫院所在地跟花蓮極為相似,也是一個約三十萬人的小城鎮。梅約醫
院形塑了小城的風格,每年從國外及美國各地前來的觀光客中,有半數是
來梅約就診的。

林欣榮表示,慈濟提供了研究的好環境,團隊的力量也造就了驚人的成果
,各國頂尖的醫學中心和研究單位紛紛前來交流,例如哈佛、西雅圖腫瘤
中心,一位教授來參訪之後,驚呼「這就是我要的!」

「慈院透過尖端醫療的發展及富有愛心的人文醫療團隊服務,相信總有一
天,會讓梅約醫院『以病人為尊』以及上人慈示『以病人為師』的精神,
在台灣開花結果。」林欣榮信心滿滿地說。


最困難的、被放棄的、最弱勢的、孤苦的個案,
就是慈濟醫院要努力的。



花蓮總院為慈濟醫療發祥地,林欣榮義不容辭地以總院院長身分,投入新
店慈濟醫院的啟業事宜,他謙遜地說:「醫院的負責人是陳英和院長,常
住的是曹昌堯和張耀仁兩位副院長,大家合心合力來經營。」

林欣榮讚歎:「這是一所『六星級』的『花園醫院』。」他細數護理站、
病房的風格溫馨如家;戶外走廊的設計除了減少日照、節約能源外,還可
以作緊急疏散之用;醫院外就是一個大花園,綠地佔全院區的三分之二。

舒適的空間之外,更有最尖端精良的設備。例如正子掃描和電腦斷層掃描
雙機一體,可以快速正確地檢查出零點四公分以上的腫瘤與位置;心臟超
高速電腦斷層攝影,一秒鐘可以拍六十四張影像,檢查時在靜脈打個藥,
一呼一吸間就完成,比起過去的心導管檢查,要麻醉、切開動脈、置放管
子、檢查完要平躺八小時……真是不可同日而語。

「以後心導管是治療用,而不是用來檢查。」林欣榮說:「這麼方便的檢
查是患者的夢想,如今夢已成真。」

微創手術和器官移植都是新店慈院的近程發展目標,也有心蓮病房、兒童
發展復健中心提供服務,並搭配有慈濟的慈善關懷。林欣榮說:「上人一
再慈示——最困難的、被放棄的、最弱勢的、孤苦的個案,就是慈濟醫院
要努力的。」

「新店慈院期望未來幾年,能從地區醫院升格為區域醫院,再成為區域的
教學醫院;而當臨床、教學、研究都達到一定的水準時,希望升格為醫學
中心,為醫界及社會大眾做出更大奉獻。」

在與總院的聯繫上,林欣榮說,醫療研究技術將得以相傳,但更重要的是
人文相傳。「人文就在志工身上,他們讓病患或家屬一走進慈院就感覺安
心;能安下心來,病就好了七分,再加上醫療團隊的努力,一定很有希望
。」

林欣榮期待新店慈院立下一個愛的醫療人文典範,簡而言之即是以人為本
、以病為師,醫護團隊用同理心為患者考量。

然而,如俗諺「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醫療不是百分之百的成功,一定
會有風險存在,「但我們要常想那如意的一二,用歡喜的心態來解決八九
的困境,並以團隊的力量鼓勵病人,解除他們的痛苦。」

林欣榮也提及:「當然,病人對於醫療的要求也愈來愈高標準,我勉勵同
仁接受這個挑戰。」

新店慈院啟業,將不只開啟慈濟醫療志業新的扉頁,更冀望為台灣醫療「
文化」注入一股新的「變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