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林碧玉:
二十年不變的初衷——搶救生命
◎採訪•整理/李委煌
《從後山到都會,愛的醫療傳承》


那是一九七九年,不少資深慈濟委員迄今還記得那一幕:證嚴上人為解決
「因病而貧」的現象決心建院,詢問大家是否願意支持?台下人人舉手,
心中卻猶疑著:「可能嗎?上人一無所有啊……」

目前擔任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的林碧玉,也是當時在台下舉手的慈濟委
員之一;二十多年來,她為花蓮、玉里、關山、大林與新店慈院的建設而
奔走,深刻體會到上人與全球慈濟志工推展醫療志業的毅力與奉獻。在新
店慈院啟用前夕,且聽林副總談過去、談未來,談慈濟始終不變「以人為
本」的醫療人文——




問:慈濟二十年來在全台建設了五所醫院,換言之您也為此奔走了二十多
年,記憶中有那些甘苦?


答:花蓮慈濟醫院啟業迄今十九年來,朝著「國際級醫療水準」發展,期
待免除東部民眾翻山越嶺外出求診的辛苦。最近一項統計指出,花蓮慈院
就醫患者中,來自東部以外的縣市居民,包括台北、台中、高雄等地,佔
了近百分之二十,較早年的百分之二大幅增加;由此可以看出民眾信任慈
濟的專業,所以翻山越嶺來就醫。

這些年來慈濟所做,都是發自「搶救生命」的初衷。當年,為了花東病患
的需要,我們點燃了滿腔的熱忱建醫院,即使在工程進行的同時,日日煩
惱著錢從那堥荂A也不引以為苦,每天就是為了這個夢想在奔波;好不容
易完成硬體建設,尋覓醫療人才時,才體會到什麼是真正的苦。

為了求才,那時我幾乎每天往台北跑,卻處處跌撞碰壁,找不到醫師願意
到東部服務;這樣的困難又不忍心向上人報告,可說是「打落牙齒和血吞
」。一次,請到的醫師因為個人生涯規畫要離職,上人得知了,想到明天
就沒有醫師為病人看病,流下了眼淚……

那時的我常感到茫然,面對種種不順遂,只能在夜深人靜獨處時,蒙著棉
被、以淚洗面。

直到啟業第三年,十一位台大醫院醫師集體來到花蓮,慈院終於有了希望


花蓮慈院啟業前,花東地區的意外死亡率高居全球第三位;慈院啟業七、
八年後,這個排名「退步」許多。顯示慈院在第一時間搶救生命,減少許
多意外往生的人口,是最令人欣慰的!

十九年後的今天,花蓮慈院早已躍升為醫學中心,醫療水準在台灣稱得上
是名列前茅。根據健保局資料顯示,目前全台十七家醫學中心收治病患的
疾病嚴重度統計指數,慈濟經常位居第一或第二,也就是求診病患中有很
高比率是「極重症者」,例如腦瘤、肝癌、肺癌等。以腦神經外科為例,
慈院每年腦瘤患者手術量,高達全台灣腦瘤手術病患的四分之一。

二十多年前,當我舉手響應上人呼籲建院的剎那,完全無法想像有朝一日
,花蓮慈院的醫療水準可以與國際接軌!

我永遠記得,當年我協助寫建院計畫書時,曾請教上人:「慈濟志業的未
來是什麼?」上人回答:「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

上人希望將來能夠引導懵懂的幼苗認識人生,能照顧長輩、貧病者……花
蓮慈院啟用後翌年,慈濟即開始籌辦培育護理人才的慈濟護專(慈濟技術
學院前身),算是從醫療邁向教育的初步。

曾有訪客請教上人:慈濟是如何擬定計畫、推動如此規模的志業?未來五
年、十年、二十年的願景是什麼?上人回答:生命就在呼吸間,我把握每
個當下。

從最初的花蓮,到玉里、關山、大林、新店和興建中的台中潭子慈院,這
段艱辛的歷程不是不談計畫,而是上人與所有慈濟人把握住當下分分秒秒
,逐步踏出「一步八腳印」的慈濟志業。


問:新店慈濟醫院未來在北部地區,將發揮何種功能?

答:這半年來,每天在新店慈院工地都可以看到很多志工,搶時間施做景
觀工程;大家都希望醫院盡快啟用、發揮救人良能。

每每想到他們的身影,我就有許多的感恩與感動;而其中還有不少是二十
多年前、響應上人建院的資深志工。那時我們都很年輕,一起追隨上人為
慈院打拚,大家各司其職,我忙著草擬建院計畫,他們站上第一線向群眾
募心募款,就這樣開始了醫療志業。

上人曾說:若是心血有形,慈院的每磚每瓦,都是無數志工與會眾心血砌
成的。的確!醫院啟用後,志工並沒有休息,他們繼續護持,把醫院當成
自己的家,翻山越嶺回來當志工,服務東部地區患者。

醫院在他們的血汗澆灌下逐日成長,在東部地區發揮了搶救生命的良能,
也成為東部唯一的醫學中心。然而,當志工本身或是親友遇到病痛,回到
花蓮慈院就醫,有時卻也一床難求。這讓我們相當心疼!因此亟思在台北
都會區蓋醫院,回饋長年支持慈濟在花東地區建院的北部會眾。

上人說:「病人的微笑最美。病人笑了,世界也跟著笑了!」常有國外人
士來花蓮、大林慈院參訪後很納悶,因為他們不僅看到醫護人員、志工們
臉上掛著笑容,連患者也會笑!醫病之間那分親和與關愛,令他們驚訝。

志工用愛膚慰病苦、用智慧解開病患的煩惱,讓慈院有著「家」的溫馨。
醫護人員抱持感恩心,感恩患者的示現,增進醫界對疾病的認識;也抱持
謙卑的心,向病人的生命學習。醫病之間互愛與感恩,這就是慈院提倡的
醫療人文。

慈濟醫療志業在台北,最重要的就是希望注入這分愛的醫療人文,不敢說
是帶動,但期望它可以成為醫界主流。

此外,將慈善與醫療結合,也是我們的目標。慈濟有四十年慈善濟貧經驗
,在貧困急難現場,總不乏慈濟志工關懷的身影;慈善工作若有醫療作後
援,能作更徹底的救助。

「守護生命、守護健康、守護愛」就是新店慈院的使命,我們期望落實「
社區健康管理」,醫護人員走出醫院、走進社區,推廣衛生教育;也結合
志工針對貧病孤老進行居家往診,正如上人所說:「苦難的人走不出來,
我們走進去。」

我們期待新店慈院,未來是一座國際級的醫院——不只具備高水準醫療專
業,更能發揮大愛良能,也就是融合醫療、科技與人文的堡壘。


問:當年在後山、如今在都會區建立慈濟醫院,有什麼不一樣的困難?

答:新店慈院建設上比較大的困難,在於土地與建築的變更。

覓得適合的基地後,經過長時間的申請與協商,工業用地才變更為醫療用
地;然如何在整個都市計畫的審議過程堙A通過所有委員的認同與支持,
又是另一個辛苦的過程。

新店慈濟醫院基礎工程一九九九年七月五日開工,不久後發生九二一地震
。上人認為遇到重大災難,醫院絕對不能受損,要肩負起搶救生命的責任
,因此決定暫停工程,全力尋找最好的隔震施做方法。

為此,我們遠赴日本、美國尋求專業,同時也在台灣尋覓專家,共同研究
新店醫院的隔震工程。一年後,透過三地的專家合作,克服了施工難題,
新店慈院變更設計,重新復工。

樓高十五層、地下三層的新店慈院,不但是全台唯一有「隔震」功能的醫
院,也是世界上採隔震系統設計興建的最大型建築物。

和建設花蓮慈院相較,新店慈院啟建之路艱辛不算少。但過去因為人力少
,我不免感到孤獨與無助,即使躲在棉被堶,但明天仍會天亮,我還是
得鼓起勇氣去面對;現在覺得很幸福,因為能夠一起投入的志工多了,即
使有些困難不足為外人道,但我知道會有很多人一起來面對。


問:偏遠地區專業人力難求,位於都會的新店慈院在這方面是否可以免除
困境?目前人員素質如何?


答:有專業、有愛心的良醫本就難求,偏遠地區的人力招募更是難上加難
;花蓮慈院迄今還是面臨這樣的難題,遑論更南邊的玉里、關山慈院。

以關山慈院為例,地理位置可說是「開門見山」——從醫院望出去就是層
層山脈。有多少深具愛心的醫護人員願意來到這樣的鄉間服務?所以過去
這幾年,有些醫院期望交給慈濟經營,或者建議慈濟在偏遠地方建院,我
們不是不顧及這些醫療需求,而是專業人才實在招募不易。

新店因為地利之便,延聘醫護專才的確順利多了;且令人感動的是,應徵
者多是懷抱理想而來,希望在慈濟找到醫療新希望、一個復古的新方向—
—即回歸到「以人為本」的醫療本懷。

在現有制度下,醫護人員從事醫療行為時,難免必須考量成本效益;即使
有很好的創意與想法,也會受到許多束縛。換句話說,有志來到新店慈院
服務的人,多是希望在這兒找尋一個實踐理想的可能,回歸他們行醫宣誓
那一刻的救人初心。

在薪資方面,他們多能體恤慈濟經費來自十方,點滴匯集不易;甚至有主
任級人才應聘時說,他的薪水與一般同仁一樣即可,他寧可將管理職的薪
資平均分配,讓更多人一起來慈濟為醫療理想打拚。

我清楚記得,在和胸腔科醫師及呼吸治療技術組長面談時,他們對我說,
現在很多病人都依賴呼吸器存活,他們希望來慈院教導這些人如何呼吸。
原來,類似病人出院後,大多得送到安養中心,每人一台呼吸器,身不由
己地殘喘著;如果他們有辦法自行呼吸,就可以回到家。

醫師們還說,即使這類病人返家後仍得依賴呼吸器,也希望能定期探望、
教導呼吸器的調整與使用,直到有一天他們不再依賴呼吸器……

我聽了這樣的理想,實在很感動,像是找到了理念契合的同伴。

我也與他們分享慈濟多年的慈善賑災、國際醫療經驗,以及慈院新療法、
尖端科技等方面的願景,希望大家是因理念一致而結合。

這次慈濟在斯里蘭卡海嘯賑災中,即有新店醫護人員自費自假、主動報名
參與災區義診。我感覺大家都好有愛心,正如經典所說「諸上善人,聚會
一處」。

因為這分心,我相信新店慈院將為台灣醫療帶來新希望。


問:花蓮慈院以醫學中心的角色與經驗,未來和新店慈院會有什麼樣的交
流或傳承?


答:新店慈院最重要的,是傳承「以人為本、以病為師」的慈濟醫療理念


慈濟不問患者是否有保險,考慮的是他當下最需要什麼治療;慈濟也不以
效益來計算生命,因為「生命無價」。

早年,花東地區交通不便,只要有人腦部受重傷,幾乎等同宣布了死亡;
花蓮慈院啟業後,組成了神經外科專業團隊,能夠進行精密的腦部手術。
有次,一位腦下垂體長瘤的病患求診,院方缺乏相關治療器械,評估購置
需花費八十餘萬元;當時外科醫師有些顧慮,認為這種病症在花東地區很
少,設備買來後很可能幾年間都不會再使用到。

然證嚴上人卻鼓勵醫師:「為了搶救生命,不能讓病患無助地迢迢送往台
北;只要我們有能力,還是該買這個設備。」

在台北,一部心導管設備一年可能就有超過數百甚或上千位患者使用;但
在花蓮,可能需要三年、五年才累積這麼多患者。慈濟在花蓮、大林、玉
里、關山的醫院,目前營運全都處於虧損狀態,不是因為管理不善,而是
在購置設備時,並無考慮投資報酬的問題,只著眼在病患的需求。

我們不可能因為東區人口少,便提高收費標準;若是純粹以成本、利益做
考量,很多儀器就不會購入了,而這也違背我們建院的初衷。

「搶救生命」是慈濟醫院的「本分事」,在早年沒有勞健保時代,慈院不
計盈虧收治病人,一年的呆帳就有五、六千萬元;而去年,慈濟在健保短
收部分就超過十億元。雖然想起來也會擔心,不過看到那麼多病人獲得醫
療照護而康復,更有一分欣慰;而慈濟醫護人員了解如此的醫療理念,也
會更放心而專注地投入搶救生命。


問:談談新店慈院在空間設計上的「人性化」考量。

答:簡單說,就是「站在患者角度思考」,讓他一進醫院,就會有一股溫
馨的感受。

花蓮慈院啟業後,我們發覺許多動線設計,其實是方便醫護人員作業,而
非方便患者就診;因此在興建大林慈院時,設計上同時體貼到病患的方便
與心靈感受。而新店慈院的設計,融合了慈濟十九年來累積的醫院建設經
驗。

我們設計了六個空中花園,營造出「宛如在花園堛v病、養病」的心理感
受,讓住院患者仍有機會親近綠地、陽光。以復健科患者為例,夏天時不
一定非在冰冷、封閉的室內復健,他可以走到戶外花園空間,在輕風麗日
下扶著牆壁練習走路;也有方便待產媽媽多散步走動的空中花園。

不僅是空間的設計,軟體的搭配也很重要。如何讓一位癌末患者來到醫院
,有「宛如在家的安心感覺」?是我們思考的重點。不只是癌症患者,我
們希望所有來慈濟的病人,都能有身處家堛熒韁x感覺,也就是要營造一
個「視病如親」的環境,而非道貌岸然、嚴肅不可親的醫療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