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美拉坡 尋常生活不尋常
◎撰文╱劉雅隉@攝影╱顏霖沼
大愛進南亞•真情膚苦難——印尼亞齊


帳棚區的人們,正努力尋回災難發生前的種種;
尋常生活的步調有些緩慢,但哀傷氣氛淡了許多,
偶爾還有些意外的喜氣──
蜜絲達的寶寶健康出生,菲緹洋蒂和所愛的人共組家庭,
男孩們依照傳統接受割禮、象徵了成長。

在失去了那麼多之後,平淡而平凡的生活多麼可貴。
美拉坡,正準備迎接期待已久的幸福重新來臨。




美麗的四月天,再度回到印尼亞齊省美拉坡(Meulaboh);迎接我們的依
舊是熾熱的烈陽、美麗的海灘,及市區逐漸蓬勃的朝氣。

街頭的熱絡比起上個月我們到訪時又升溫了幾分,人們臉上的笑靨也更加
輕盈,生命的活力充盈著各個角落。

不論是由印尼政府主導、或是NGO(國際非政府組織)興建,安置海嘯
災民的每一處臨時居住區,最終在這個月都有了人氣。

從三月起陸續遷進慈濟帳棚區的一千多戶居民,也漸漸在屋簷下尋回災難
發生前的平常生活;雖然步調有些緩慢,但哀傷的氣氛明顯淡了許多,每
一個人都在努力呼吸著未來的可能。

蜜絲達(Misdar)就是在這樣富有生氣的氛圍下,迎接她的第四個孩子
Suchi Karmila——小慈濟。



在慈濟帳棚婼洏耵滿u聖潔」


四月十四日上午,我被緊急通知前往距離義診中心一公里外的慈濟帳棚區
,那埵釵W婦人即將生產。

媽媽是二十八歲的蜜絲達,正因陣痛而急喘呼號。我是一名醫師,必須馬
上替她接生;但是,我是內科醫師,不是婦產科。

雖然這不是我第一次替人接生,但卻是第一次在設備如此不足的帳棚堛
接新生命;其實我也有些緊張,只能憑著經驗來安撫、緩和產婦的呼吸頻
率。

在眾人「呼、吸」一致的加油聲中,終於在十一點四十五分,蜜絲達平安
產下一名女嬰,體重三千克、身長四十七公分,有十根手指,腳趾也是;
宏亮的哭聲透露了,她應該是個健康寶寶。

我建議蜜絲達為她的寶寶取名為Suchi Karmila,因為印尼文Suchi是「聖潔
」的意思,而讀音正似「慈濟」——為了紀念,也為感恩。

我很榮幸,能夠參與其中。


——阿布都高傑記錄於美拉坡




去年底的那場災難,奪走了蜜絲達摯愛的丈夫和一雙兒女,甜蜜的家也一
併葬送海底。「要不是還有一個五歲的女兒和腹中未出世的寶寶,早就沒
了活下去的勇氣。」她挺著肚子、帶著女兒住進慈濟設於美拉坡隆登村(
Rundeng)的帳棚區,在此迎接小慈濟的誕生。

我們跟著阿布都高傑(Abdul Khoja)醫師前往探視蜜絲達母女。產後三
天的蜜絲達看來精神還不錯,小慈濟正酣甜地睡著。阿布都輕聲詢問母女
的身體狀況,也觀察寶寶睡得安不安穩、有無異狀。

「我跟寶寶都很好。」蜜絲達滿心喜悅地說,母親和鄰居法蒂瑪(
Fatimah)太太會來幫忙看顧,連五歲的女兒愛蒂瑞(Aderi)都很乖巧懂
事,替她分擔不少。

志工們問她還缺生活和嬰兒用品嗎?她笑著直搖頭說:「不缺、不缺!」
她還說,寶寶出生時,志工便帶來嬰兒衣服、被子、枕頭、香粉、白樹油
等,也送她包裹腹部的布巾、繃帶、沙龍。

「我不知道要怎麼表達我對慈濟的感謝。」蜜絲達說,失去親人和家園的
她,在慈濟帳棚區堭o到志工的關懷、醫師的照顧……她相信自己會在這
堶奐s建立起一個家。

「我現在可有兩個未了的責任呢!」未來的路還很遠很長,身旁乖巧的女
兒和懷中安睡的新生兒,是鼓舞蜜絲達前進的力量。



兩天後,同樣的時間、同一個地方見


對於美拉坡海嘯後受創的村莊,慈濟醫療團隊的關懷至今不曾停止;為了
更妥善照顧慈濟帳棚區及附近居民的健康,計畫停留當地至少半年,醫護
人員更增加為兩組六人——每天除了一組人員固定於義診中心看診之外,
另一組人員每週至少提供三次巡迴服務。

如此不間斷的用心付出,難怪慈濟醫療團走到那堙A總有人像遇到老朋友
般地熱情招呼。

看著醫療人員忙碌的狀況,我玩笑似地問阿布都醫師,除了一般看診、接
生,他們還有沒有其他「新鮮事」?

「我們還幫男孩們行Sunat。」阿布都說。

「Sunat?」

阿布都先賣個關子,要我們隔天跟他前往薩瑪迪卡村的另兩處慈濟帳棚區
義診,就會明白。

當帳棚區的孩子,遠遠地看到慈濟救護車便招手跑了過來,慈濟醫師的「
魅力」,我再一次見識到了。

在每個慈濟帳棚區的一隅,都有一個類似涼亭的建築,那是信仰伊斯蘭教
的居民集會、禱告的場所;而慈濟義診也在此進行。不必特別告知、也無
須大肆廣播,需要看診的居民自動在這個時間過來;看診、拿藥後,有時
會跟醫師們聊幾句;也不必預約,因為慈濟醫師兩天後會再來。

幾位兩天前剛接受過「Sunat」的男孩,在醫療車旁排隊等待換藥。阿布
都為我們解釋「Sunat」就是穆斯林必須遵行的一項宗教儀式——割禮,
相當於天主教、基督教的洗禮,同時也是出於衛生與健康考量。

在這堛漕k孩,多半五到十二歲就會行割禮。慈濟醫療團體恤住到帳棚區
的居民都是海嘯災民,身邊一定沒有多餘積蓄讓男孩接受手術,因此貼心
地提供這個免費服務。

「這個手術很簡單,幾分鐘就可完成,而且只要按時換藥,傷口約兩週便
可癒合。」阿布都說:「這可是穆斯林孩子的大事,我們很高興有機會替
他們服務。不過,割禮要先預約喔!」原來行割禮的日子集中安排在週六


我替阿布都醫師算了算,他們在美拉坡已經接生了一個孩子、幫五位男孩
行割禮,每天為近百人看診……

「這個週末還有三個孩子預約行割禮,至於懷孕九個月的媽媽有一個、八
個月的兩個、七個月的一個……」聽著阿布都醫師細數,彷彿也聽到了生
命的聲音。



新人的眼淚,親人的祝福


這天,我們來到薩瑪迪卡魯薩克村(Reusak)的慈濟帳棚區,參加一場婚
禮。

新娘子是二十一歲的菲緹洋蒂(Fitriyanti),正等著父親薩爾馬(Salma)
和丈夫索尤伊(Solyui)從清真寺回來。

在他們的習俗,新娘可以選擇是否要到清真寺接受長老的祝福,「如果新
娘害羞、不敢出門,由父親或其他長輩代表也可以。」菲緹洋蒂的父親說
,印尼是母系社會,迎娶當天新郎必須住在女方家,「之後,再由新人自
己決定住在那兒。」

菲緹洋蒂和索尤伊端坐在「Kasap」上──一種以金線所製的傳統手工織
品,身邊各擺上一個也是以Kasap織成的枕頭;雙方的長輩拿出以Kasap織
品布置的圓盤,上頭盛裝有摻著稻殼的白米、清水和紮成一束的青草,以
草點水、將米輕灑在新人身上,象徵祝福。

此時,菲緹洋蒂豆大的淚珠成串落下;對她來說,除了出嫁的不捨與惶恐
,在海嘯中遇難的母親和幾位兄弟姊妹無法參加自己的婚禮,更使她感到
遺憾。

「要是她母親還在,該有多好。」菲緹洋娣的姑姑希堤(Siti Ariya)嘆息
地說。

原本是五十多口人的大家族,今天來參加婚禮卻只剩十八人;因為沒有多
餘的積蓄,連用來布置婚禮以增添喜氣的Kasap,也只能借到幾件……雖
心疼姪女的婚禮辦得簡簡單單的,姑姑希堤也欣慰她尋覓到一個好人家。

婚宴最終,是由親家準備豐盛的佳餚宴請親友;慈濟帳棚區堛漁a家戶戶
,也都齊聚慶祝,喜悅傳遞在每個人臉龐。

我問菲緹洋娣未來跟先生有什麼打算?小倆口對望一陣、靦腆地笑了笑,
索尤伊說:「應該就是和以前一樣做點小生意吧。」

「兩夫妻要互信互愛。就算有小摩擦,只要好好溝通,什麼難關就一定能
度過。」薩爾馬給了女兒女婿這樣的叮嚀。

從菲緹洋蒂帶著笑意的眼中,我看到了淚水逐漸遠離、幸福準備降臨。眼
前所見人們欣喜的表情、洋溢的快樂,「原來」的平常生活,似乎已經褪
去悲傷、慢慢地回到身旁……





慈濟在美拉坡建設的千戶帳棚區,分別坐落在帕黨村(Kota Padang)、隆
登村(Rundeng),以及薩瑪迪卡鄉(Samatiga)的魯薩克村(Reusak)、
賽美隆村(Cot Seumeureung)。

由美拉坡市中心通往薩瑪迪卡的道路,在海嘯過後被蹂躪得一片混亂──
被海水浸泡、被泥沙掩埋、被浮木巨石掩蓋;這樣的路面偏偏是通往兩地
必經要道,所以各國救難人員對它是又愛又恨。

或許是接連著幾天午後及晚間的大雨吧,原本有些狼狽的路途變得更加崎
嶇,路基流失、超大窟窿不時出現,稍一不留神便處處是危險。

車行在顛簸的泥路上,阿布都醫師聚精會神地開著車。才安全通過一座以
木頭臨時搭建的便橋,下一刻我們的車子卻又深陷在泥沼中、動彈不得。

猶記得上回曾因為其他國際救援組織的車輛深陷泥沼而翻覆,導致整個道
路塞車幾小時,我們不得不緊張起來。

只見負責駕駛的阿布都醫師老神在在,對於路途中充滿的「挑戰」更是見
怪不怪,幾個打檔、催踩油門之後,車子終於「上岸」,繼續駛向前方,
不讓下一個帳棚區的人們久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