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捲起衣袖,抹去塵埃 巴姆加油!
◎撰文╱徐錫滿
〈伊朗〉


距離那場驚天動地的震盪已經十七個月了,
瞬間掩埋四萬多人的巴姆市鎮,
塵埃還未落盡,哀傷猶有痕跡,大地卻悄然換上新綠。

娜吉斯校長在學校重建動工典禮上,朗誦著自作的詩歌:
「巴姆人請努力把袖子捲起來,
把沮喪、難過的塵埃從臉上抹去……」
她鼓舞著大家的信心,因為八個月後,
這堭N是學校重新奮發的起點。




二○○三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清晨,大地震動,瞬間帶走了伊朗卡曼省巴姆
地區四萬人的生命。

倖存的人們失去了家人和財產,八成以上建築物倒塌,矗立了兩千年的巴
姆古城也低下了頭,只剩下滿地破碎的泥磚和黏土塊。

震後四百多天,巴姆瘡痍依舊,滿城的破磚散瓦曝曬在攝氏四十七度高溫
的陽光下;但已少見帳棚林立街頭,取而代之的是貨櫃屋──或為住家或
為小商店,政府並配送水冷式冷氣,減去酷暑的折磨。

政府機關、學校和圖書館等公共設施已動工,但民宅大多如一年多前躺臥
不動,似乎傷口仍在疼痛;新砌的圍牆矗立著,詭異地圍擁著這片傷心地
,掩住了觸景傷情的難堪。

當夜幕低垂,滿街的貨櫃屋亮起了五彩的霓虹,青少年紛紛往撞球間與電
玩店走去,餐館、花店、五金雜貨都重新開張了。從巴姆的夜生活,更能
看出轉變的氣氛與生機——此處已不再黑暗與闃寂。

熱情有禮的伊朗人,習慣上會邀請訪客入屋小坐,親自奉上茶點招待。然
,在民政局工作的阿里(Ali)卻尷尬地對我們這群遠來客說:「很抱歉
各位!我真的非常想請你們來我家坐坐,但是,我現在住在貨櫃屋堙A什
麼都沒有,非常寒酸,不敢邀請你們……」

他說,災後政府給了人民重建家園的材料,也提供復建貸款,然而貸款的
行政流程緩慢,拖慢了重建的腳步。

阿里和他的父親,過去是有名望的士紳,幾乎沒人不認識他們,如今風華
不再。阿里說,地震前他沒有一絲白髮,現在鬢髮漸白、步伐老邁……



從崩毀到重建

我們的古城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悠久的城堡,
接納來自世界各地的旅人,
他高聳的頭,曾觸上了天頂,
如今,卻低下了頭來……

——娜吉斯•Najmieh女子高中校長



四月下旬,來自台灣、菲律賓與約旦的慈濟志工,第五度踏上這塊受創的
土地,關心六所「希望工程」援建學校的進度。

正值期中考週,學生們行列坐在戶外地上,用書本當作桌子墊著考卷,低
著頭用心作答。陽光穿透了片片綠葉間的縫隙,焦熱了試題,室外的溫度
已高過體溫,頭巾包裹下的女學生沒有選擇不流汗的權利,不算茂密的樹
蔭,給予她們不太完整的呵護。

阿里佇立在校園廢墟旁,兀自啜泣了起來。「我只要看到孩子們求學如此
困難,便會悲從中來……」這也使他想起地震奪走了他五十二個親人的生
命,其中兩個是他的孩子。抹乾眼淚,阿里說:「感謝各國的NGO(國
際非政府組織)來到巴姆,你們積極的幫忙,將助我們度過難關。」

據卡曼省(Kerman)教育重建委員會主席康雅(Kamyab)表示,都市重
建是刻不容緩的工作,教育重建更是重點項目;巴姆有一百一十四所學校
、共七百八十九間教室等待重建,政府承擔了其中三分之一,其餘則由各
國NGO援建。

康雅也說,目前僅有日本、捷克、荷蘭、土耳其、紅十字會、慈濟等六個
單位,仍持續給予巴姆中長期協助。

慈濟援建四所女子中學、一所男子小學共四十三間教室,還有一所幼兒園
等待政府確定土地;重建工程由國際名建築師帕拉佛克斯(Palafox)設
計。四月二十八日聯合動工典禮後,預計在九月二十一日新學期開課前先
完成兩所,而在年底之前完成另三所學校工程。

一年來,孩子們在夏熱的帳棚與冬冷的貨櫃教室中上課,如今學校從廢墟
變成了工地。我們造訪慈濟援建學校之一的Adab男子小學,烈陽曬得人
皮膚發燙,孩子們正在沒有冷氣的貨櫃教室堣W課,「現在很熱,但是冬
天的時候,又跟鐵皮一樣冷!」

志工鼓舞他們:「學校蓋好後,你們將會是最幸運的學生了!」這群不到
九歲的孩子們聽了歡呼起來,又跑又跳地,好似抒發壓抑已久的情緒。



劫後餘生,勇敢以對

這個清冷的早上,
猛鬼發威了,
大地因猛鬼的呼吸,
砰砰作響,
土地因此晃動,
到處充滿死亡與害怕的氣氛;
這個清冷的早上,
孩童還在深睡,
虔誠的老人們已在禮拜……

——娜吉斯•Najmieh女子高中校長



我們拜訪了一位朋友──十歲小女孩歐茉.芭妮娜(Onmol Baninah)。

她在地震中受了傷並失去親人,曾接受慈濟義診,那時的她必須拄著拐杖
行走。現在她不用拐杖助行了,也升上小學四年級。

歐茉笑著說,老師對她很好。她的笑容讓我們不忍勾起她對地震的回憶,
本想問她是否想念死去的哥哥,話才想出口又吞進了嘴堙C

「上課成績如何呢?」

「還不錯,平均九十多分。不過,傷腿的鋼釘移位,必須去省城開刀,走
路有一點不方便。」

「你看起來好像瘦了。」

「我吃得不少,只是發育比較慢……」

歐茉不斷地拿著頭巾遮掩,不像過去那樣大方地說話。

我們拜訪當天,是伊斯蘭教先知穆罕默德的誕辰紀念日,全國放假,歐茉
的父親外出不在家,她很懂事地當起了小主人,親自端上餅乾與果汁招待
我們。

她瘦小的身驅、彎腰屈膝的身影中有一分羞澀,卻更多了一分懂事的成熟
氣質;或許是地震後一年來刻苦生活與失親的傷痛所致。

傍晚時分,我們倚著夕陽而歸,歐茉與表妹、同學以一首學校做健康體操
時唱的歌歡送大家:

我們像沙漠堛漱@朵花,
很快就會凋謝,
所以要珍惜光陰、
多做運動……


歐茉手舞足蹈地高興唱了起來,笑逐顏開。

巴姆公共合作委員會副主席塞迪(Seddighi)向我們表示,地震後約有兩
千個家庭的經濟因為主要生計者受傷、死亡而出現問題,NGO協助了九
百多個家庭,但還有一千戶待援,而這直接衝擊孩子的養育及教育。例如
家堻h窮、食物缺乏,使得孩子營養不良;或者親人把時間心力投注於工
作養家,而忽略了與孩子相處、教育的重要。

巴姆東南方、巴拉瓦特市的Motahari女子高中校長哈琪娜(Hakinah Askari
)表示,學生到課率不差,但在家中卻遇上困難。以前,他們普遍擁有自
己的房間,震後卻變成一家五、六口人擠在一個小小的房間堙A非常狹小
局促,又有許多家事打擾,要專心念書似乎不大可能。

此外,災前學校有活動中心與體育場,可供學生舒展身心;但現在這些地
方充滿了貨櫃屋與廢墟,孩子們活動的時間和空間減少了,壓力難以紓解


根據巴姆教育局統計,巴姆地區約有七百名孩童在地震中失去雙親;有些
失親的青少年得適應「隔代教養」,多有焦躁的情緒,嚴重的甚至有攻擊
性。學校設有兩位心理顧問負責輔導,症狀嚴重的學生就得送去卡曼省醫
療中心治療。

這一年來,家庭、教育和整個大環境的改變,導致學生心理扭曲、偏差,
也出現「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倖存的孩子們,在成長過程中必須斷斷續
續面對殘酷現實,除珍惜生時的美好外,更要勇敢面對劫後餘生而帶來的
恐懼與不安。

這讓人想起在巴姆市郊茫茫荒野的萬人塚中,一塊繪有幼童肖像的墓碑上
,有段教人不捨的詩句:

我曾是生長在花園堛漱@朵花,
在含苞待放時,
便將我連根拔起;
我還年輕,
離開的時候還沒有到……





希望工程,落地生根

世界上不同國家的人,
從陸地、海上而來伊朗,
用各種方法找到來巴姆的路。
他們同心統一地、真誠而有益的人道援助,實在美好。
如果我們曾流淚,那麼,
我們過去難過的眼淚
與今天高興的眼淚,
已經融在一起了。

——娜吉斯•Najmieh女子高中校長



「不論要花二十塊還是三十塊的車資,我們都願意來!」五所慈濟援建學
校在Najmieh女子高中舉辦聯合動工典禮,離會場有一段距離的Pavin
Etesami女子高中學生表示,只要老師答應,她們一定會來參加。隔天上
午不到八點,這群學生們興高采烈地出現在典禮會場等待。

會場伊朗國旗、佛教旗與慈濟旗隨風飄揚;圓形土堆上插了五面慈濟旗,
前面更插上一面伊朗國旗,代表了慈濟五所援建學校在伊朗落地生根,也
期望政府官員能帶領加速學校的建成。政府官員、援建學校師生圍在巨幅
的學校重建示意圖前,仔細看著、興奮地討論著。

典禮中,師生們朗誦《古蘭經》「SHINE」章節:

我以追隨太陽的月亮發誓,
我以顯耀太陽的白晝發誓,
我以遮蔽太陽的黑夜發誓,
我以蒼穹及其創建者發誓……
凡培養自己性靈者,
必定成功;
凡戕害自己性靈者,
必定失敗……


震後上任的巴姆市長說,他原本不打算發言,但見到慈濟人從過去到現在
的付出非常認同與感動,他想說說話:「災難帶來痛苦,但我們也見到了
來自世界的援助,不僅是硬體的幫忙,最重要是精神上的撫慰與關心。」

Najmieh女子高中校長娜吉斯(Narges Jahanbin)女士則上台朗誦親作的詩
歌:

清晨的地平線上,
晨曦乍現,
陽光從大地的胸膛中湧出;
這個清冷的早上,
猛鬼發威了,
大地因猛鬼的呼吸,
砰砰作響……


娜吉斯表示,巴姆人民感覺到有人關心他們,包括伊朗人民及不同國家的
人們,「我記得,我們的孩子沒有了學校、老師,有的人還失去了父母。
一想起這些,我就會難過得流淚、想要大聲哭喊!有一陣子,我們在很冷
的帳棚與很熱的貨櫃屋堳袡L……如今我們看到,有人遠渡重洋而來,為
我們蓋學校!」

「這奡蕈g失去了六位老師和三十二名學生,他們都進入了大地的胸膛
;如今我們感謝所有幫助這所學校的人士,並拜託他們再花精神與時間盡
快完成這學校,讓我們在面對阿拉時不致丟臉,也幫我們下半輩子存一些
信用功德與成績。希望走過巴姆地震的師生們,能將身心好好安頓下來。


帶著期待,娜吉斯念出她的最後一段詩:

巴姆人努力地把袖子捲起,
希望把沮喪、難過的
塵埃從臉上抹去……



................................................................................................................................


【設計理念】

波斯風味 現代工法


「大愛使我們團結在一起——來自台灣的佛教慈濟功德會、菲律賓的基督
教建築師,再加上伊朗伊斯蘭教的工程人員,一起為孩童們的教育、巴姆
的建校而努力。」學校動工典禮中,建築設計師帕拉佛克斯說,巴姆古城
擁有歷史榮光,他極為有幸參與重建,期待透過不同國籍、不同宗教人士
的合作與努力,「把笑容帶回人們的眼角及臉上吧!」

帕拉佛克斯的建築設計團隊,成立於一九八九年,在全球十五個國家地區
參與都市規畫、商場及社區建築等設計;二○○四年獲《世界建築雜誌》
評比為全球排名第一百二十七名,堪稱東南亞業界首位。

帕拉佛克斯走遍世界多國,他在菲律賓蓋過世界級的高樓建築,也在中東
地區十多個國家參與建設。慈濟則在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後,有援建五十所
學校的寶貴經驗。「我們一同規畫、建設完美的教育環境,緩和巴姆大地
震生還者的貧窮和痛苦,給予未來一個美好的願景!」帕拉佛克斯抱持著
如此高度的期許。

帕拉佛克斯觀察到巴姆特殊而古老的建築文化,依氣候、材料製作出因地
制宜的建物,多以泥磚泥塊敷頂禦寒,也因此難以抵禦芮氏規模六點六的
強震。其實巴姆地震前四天,美國加州也出現芮氏規模六點五的強震,卻
僅造成兩人傷亡。因此在工法上,他採用歐美的現代建築技術來施作。「
建築講求現代化與實用性,更強調安全性。因此在伊朗建校,首要目標即
是提供一個安全的環境,讓孩子們安心學習。」

伊朗史稱「波斯」,經歷西亞游牧民族、希臘等民族入侵統治,文化呈現
多元;因此帕拉佛克斯採用了融合歐洲、阿拉伯、西亞等地域色彩的「波
斯式建築風格」,「期待對伊朗的文化、傳統和歷史獻上讚美;也藉此培
養孩子們的能力與塑造他們的想法。」

學校建築體皆為兩層樓,配置有教室群、廁所、貯藏室、警衛室、育嬰室
、開放式活動區及庭園造景。校舍採用具本土特色的風塔設計,增進空氣
的對流循環,冷卻室內溫度,亦增加光線的擷取,提供最大的舒適性。

另外,校舍坐落方向是設計時的重大挑戰。例如公共交誼廳也是學生的祈
禱室,務須朝向伊斯蘭教聖地麥加;教室不僅引進冬陽,在夏天也要擋住
烈日。「我們希望這個美麗、機能性高的建築,是個擁有巴姆文化與歷史
風格的建築,能帶給孩童、家長與老師們希望與激勵。」

值得一提的是,慈濟的八片蓮花瓣標誌,在伊朗正是尊貴的象徵,蘊含好
運、興旺的意義,一向被用在錢幣上;如今也出現在帕拉佛克斯的學校設
計上。慈濟的「人」字形屋頂及「大愛手」的標誌,則融入風塔的設計中
,不僅具實用性,更有藝術效果。帕拉佛克斯說:「援建學校,是思想與
感情的融會;表現在建築上,即是文化與美學的藝術交流。」

帕拉佛克斯說,在災難中看見了人與人相互幫助、分享的那一面,「慈濟
協助巴姆重建的義行,減輕倖存者的痛苦,鼓舞了那些受苦、氣餒的人,
是國際關懷及交流的楷模,令我景仰!」


................................................................................................................................


【建築工法】

在差異中 取得共識


羅斯達米(Rostami)出生在伊朗,在菲律賓擔任建築工程師二十一年,
此次回到家鄉負責慈濟希望工程監工。

「不可能!在伊朗從來不是這麼做的!」工程人員穆罕默德(Mohammad
Fayzollom)看著設計圖,第一次見到這樣的力學計算與施作工法,直呼
不可思議,而與羅斯達米起了意見上的磨擦。

羅斯達米一進入到工地,立即遇到了工程人員的抵制與不信任;更被教育
重建單位質疑而延緩了工程進度。因此,如何使第一線的施工者與政府監
督者了解、信任這現代的工法,以順利推動進度及品質,是他首先要面對
的課題。

文化及認知的不同,除了施作工法的差異之外,也出現在人的因素堙C「
來到巴姆,最大的問題在於——人!」羅斯達米發現,當地一般建築工人
習慣傳統的施作方式,不但不了解、也不願意採用新的技術。「我們得不
斷重複地訓練,直到他們將之當成習慣、達到標準,才能安心地放手讓他
們做。」

「這梁柱結構比我們想像的還要強固!」穆罕默德後來與建築同業花了一
週時間去計算梁柱的結構,終於做出這樣的結論。他說:「過去伊朗的建
築,柱子上下都必須被保護、鞏固。但你們的工法,不但上下左右,甚至
連斜側面都計算進去,這樣的力學設計非常完美!」

他也向羅斯達米抱歉:「謝謝你們帶來這樣的工法技術,讓我們從中獲得
很多!相信對伊朗會很有幫助!」

「身為伊朗人,能參與重建工程,把自己的能力在自己的國土上發揮,很
有成就感!」羅斯達米興奮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