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思想博大,學術精湛
◎撰文╱葉文鶯
言教與身教


導師是佛教思想界的先驅,
研究佛法「專宗」有成已屬不易,導師卻是全面性的,
思想博大,學術精湛,
論述深而廣,
而每個廣度又都展現出深度。




導師著作《妙雲集》全套二十四冊皆由正聞出版社出版,一九八七年特別
發行一本薄薄的小書,書名《怎樣讀妙雲集》,作者為宏印法師。

既非導師弟子也不是他的學生,一九七二年進駐慧日講堂聞法,閱畢全冊
《妙雲集》之後,他從此以弘揚導師著作為志,三十年不輟。





宏印法師念小學五年級時,二哥撿到一本《大唐西域記》,從此開啟他對
佛書的興趣。初中開始,原本跟同齡男孩瘋著看布袋戲的孩子,鎮日沉浸
佛書,大門不出,鄰居稱奇。

鄰居大哥一位友人為出家眾,聽說這個奇怪的孩子,將他帶至皈依師父台
北吉祥寺續祥老法師那兒。聽說法師有意創辦男眾佛學院,這男孩初中畢
業後也不升學了,直接住進吉祥寺。不滿二十歲出家,準備在佛學院飽覽
群書。

「一遇到佛書,閱讀興趣就那麼高,大概是宿緣吧!」宏印法師說。只可
惜到吉祥寺三年多,師父的佛學院沒辦成。

當兵退伍,佛學院依然無著,過去所閱讀的各宗派思想在他心堬ㄔ竻x惑
,打聽到慧日講堂經常舉辦講經。在續祥老法師往生後,一九七二年夏天
,求法若渴的他進駐慧日講堂,協助出版流通和圖書館事務。



讓大專生認識純正的佛教


「當時很多人來買書,問我書籍內容,我都不太知道。我想這樣是不可以
的。」由於講堂不趕經懺,常住擁有較多時間精進用功,宏印法師儘量抽
空閱讀,兩年內就看完全套《妙雲集》。

就在那一年,講堂住持印海法師應淡江大學邀請講演佛法,因忙於法務不
克前去,由宏印法師代為出席。

宏印法師將閱讀《妙雲集》的心得分享出來,題為「妙雲集的精神與特色
」。這次演講,成為他宣講《妙雲集》三十多年的第一步。

之後,宏印法師將當天的演說內容整理成一篇八千多字的文章,投稿至《
菩提樹》雜誌。數月後,導師來慧日講堂,特別召來宏印法師,嘉許他的
用心,慈祥地詢問他何時出家、讀過什麼書?並勉勵他:「年輕人想看書
,要多用功、深入。」

繼淡江大學演講後,又有輔仁、文化大學社團邀請宏印法師講演。他介紹
給大學生的主題依然以《妙雲集》作為佛學入門。

一九七七年起,宏印法師陸續在各佛學院講授佛學,主題不離導師著作;
一九八八年,到圓光佛學院擔任教務主任六年,之後又有因緣應嘉義彌陀
寺住持邀請,擔任寶華佛學院院長,終在嘉義落腳,現為海印精舍及自在
講堂住持。

「把印順導師的思想介紹給大專生,宏印是開墾的第一人。」在《印順導
師傳》一書中,作者潘宣(造字「火宣」),對他作出這樣的評語。



「深而廣,廣而深」的思想體系


宏印法師當兵時,讀了導師編輯的《太虛大師年譜》,對他產生相當的影
響。

「這本書等於一部中國佛教近代史。太虛大師看到明、清佛教的腐敗,以
及民初佛教地位的卑微,和尚變成消極的、社會的寄生蟲,因此提出『人
生』佛教。導師之後便根據其精神,提倡『人間』佛教。」

說起當年弘一大師出家,吳稚暉說:「李叔同竟然不當人,去當和尚!」
佛教地位被貶低、看輕至此,宏印法師感到痛心。

在看了太虛大師、印順導師著作之後,他生起一股愛教、護教的熱忱,鼓
發他弘揚大乘佛法積極入世的精神。

特別是導師思想,宏印法師以「思想博大,學術精湛」形容。他指出,導
師思想深而廣,而每個廣度都展現深度。

像是《中國禪宗史》——一九六九年間,專家學者對《六祖壇經》的作者
問題辯論不休之際,導師提筆寫就《中國禪宗史》一書,流傳到日本佛教
學界,一九七二年被日籍學者牛場真玄翻譯,翌年導師因該書榮獲日本大
正大學博士學位。

關於原始佛教的研究,如《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雜阿含經論會編》
和《說一切有部為主的論書與論師之研究》這三本書,無論漢傳佛教系統
或華文文獻,應無出其右者。

宏印法師又舉《我之宗教觀》一書,導師在其中一篇「修身之道」談到儒
家。「他以『大學』次第配合佛教修行,糾正宋明理學、否定朱熹的格物
致知,見解獨到。」

宏印法師表示,中國佛教從隋唐八大宗以來,沿襲至宋、元、明、清,大
家因循舊說;只有導師超越傳統學說,回到印度佛教的源頭,原原本本地
詮釋佛法。

「傳統法師即使『專宗』有成,已經不簡單,何況導師是全面性的;導師
是佛教思想界的先驅。」宏印法師說。





二○○二年,宏印法師赴福建泉州崇福寺拜訪導師早期弟子常覺法師,常
覺法師當時為導師書寫一幅對聯,宏印法師認為這幅對聯完全展現導師的
風格——

演性空持中道,學宗龍樹,教門尊泰斗;

處時變立高標,德比彌天,濁世導清流。

宏印法師表示,導師的思想核心就是龍樹中觀、性空的思想,他提倡佛教
的中道,不愧為當今佛教界泰斗;德比「彌天」,也就是東晉道安法師,
導師僧格高超,乃導引佛教界的一股清流。

「導師僧格高潔、淡泊平實。他的舉止不表露、炫耀自己,無我、無求、
無爭,平凡而不惑眾,具有文人高僧風格,其德學與行儀,的確足以媲美
東晉道安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