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知與行,代代相傳
◎撰文╱陳美羿
以行動傳承


師公說:「淨心第一。」

上人說:「『改變自己』。更進一步還要去『影響別人』。」

師公說:「利他為上。」

上人說:「『無所求的付出』。付出的同時還要『心存感恩』。」

師公說:「從利他中完成自利。」

上人說:「做中學,學中覺。」

師公的思想,在上人的踐行中落實並發揚光大,

更要在每個慈濟人身上,生生世世地傳衍下去。




一九八六年夏天,我還在小學任教,因為祖父中風,學生家長介紹我到山
上佛堂求大悲水,初次接觸佛法。

那時,性廣法師在汐止慈航堂為常住眾開講《成佛之道》,我請求旁聽,
過了一個法喜充滿的暑假。廣師父常感恩地提起《成佛之道》作者「印老
」。對素未謀面的老法師,我們充滿無限崇敬。

同年底,在收音機媗巨魽u慈濟世界」節目而進入慈濟,次年皈依在證嚴
上人座下。

不可思議的因緣,仰之彌高的「印老」竟成了我的「師公」!



震撼——本來就是應該要做的事


第一次見到師公,是在一九八八年,隨師行到師公避暑的南投永光別苑。
我們分批上樓頂禮後,上人指著我向師公報告:「她最近寫了一篇慈濟醫
院個案的文章,得了獎。」

師公笑著問:「你叫什麼名字呀?」

我慌忙跪了下去,恭敬地回答。下樓後,激動得淚流滿面,又忍不住歡喜
得笑出來。

隔一年、慈濟二十三周年慶那天,靜思精舍來了很多中外記者。《時報周
刊》記者吳鈴嬌看到上人一邊打點滴一邊開示,心堳雂ㄖ唌A淚汪汪地對
上人說:「師父!您不能蠟燭兩頭燒啊!」

上人知道吳小姐車禍後開了十幾次刀,還是要拿拐杖,於是介紹了當時慈
院骨科主任陳英和,請他倆談一談。因為人多,他們只好到書房前面去。
吳小姐談著談著,一時情緒失控:「我……我恨死了骨科大夫……」說罷
,號啕大哭起來,驚動了在書房的師公開門出來。

師公一出來,上人也趕來了。吳小姐立時發揮記者本色,收拾起淚水、把
握千載難逢的機會,對師公做了個簡單的訪問。

吳小姐問:「導師啊!您有證嚴法師這樣一位傑出、有成就的弟子,您有
什麼感想呢?」

師公氣定神閒,悠悠地回答:「這,本來就是他應該要做的事啊。」

輕輕一句話,不知別人作何感想,對我來說就如石破天驚,震撼得無以復
加!上人捨命為眾生做了這麼多事,師公認為只是「應該做的事」;而這
也是上人常說的「本分事」。

既是「本分事」,又何必計較,何言辛苦,何來誇耀啊!



讀經——常看,就認識


一九九五年間,師公到靜思精舍小住,上人特別慈允常住眾和志工,每天
晚上分組上樓去「承歡膝下」。

晚間八點,師公看完電視新聞,大家屏氣凝神上樓;頂禮完,坐在地板上
,師公對著我們笑,我們也對著他老人家笑。後來,有人會準備歌曲、手
語表演,也有人把握機會請法。

記得有人問師公:「人不都只有一個心嗎?為什麼我常會有兩個心呢?」

「你說說看,怎麼的兩個心?」

「有時一個心打妄想,另一個心會跑出來責備原來的心,教它不要打妄想
。」

「那不是兩個心,是念頭。」師公說:「心只有一個,念頭卻是剎那剎那
生滅的。打妄想的是前一念,覺察的是後一念。」

提問的師姊聽不懂師公的浙江口音,下樓後找我轉述。我恭喜她:「後一
個念頭是覺察前一念的不是,能覺察是好現象啊!」

又有一次都沒有人發言,德和法師鼓勵大家:「看《妙雲集》有問題就問
啊!」

師公笑著說:「你們也看《妙雲集》嗎?」

「可是看到中觀就看不懂了。」我衝口而出。

「哦——」師公沉吟了一下,慈藹地說:「我以前也看不懂。常常看,多
買幾個版本,這本看不懂換那本。久了,熟悉了就看懂了。」

師公又說:「就好像我們吧!你們不認識我,我也不認識你們,你們常常
來,日子久了就會彼此認識。不是嗎?」



聞知——事事關心


有一次我請問師公:「學佛要學對境不起心,但是很難耶。光看報紙,就
會讓我情緒激憤!」

師公笑問:「比如什麼事?」

「比如韓國卸任總統相繼被起訴判刑,他們曾經貴為國家元首,怎麼行為
竟是如此不堪!還有以色列總理拉賓一直致力於和平,卻還是遭人暗算,
那和平不更遙遙無期了?」

「這要觀他們的緣起……」師公接著分析韓國近年來的情勢、以阿之間的
世仇關係,令我們瞠目結舌。原來師公不只是佛學巨擘,更是一位時事觀
察家,他對世局的了解、分析,是這樣的透徹和精闢。

手不釋卷,每天讀報紙、看電視新聞,是師公數十年來不變的功課。師公
曾說:「對於無邊佛法的義理,不能隨分隨力的聞思修學;對世間知識太
欠缺,要想弘法利生確實是件難事。」

有一次上人外出,大夥兒跟隨師公在精舍散步。走進上人書房,見書桌上
整齊地擺著兩本書,師公拿起上人的眼鏡戴上,看了書名哈哈笑道,原來
是國外童話繪本與歷史人物傳記吶!

師公和上人,人間事、天下事,事事關心,自然不會「對世間知識太欠缺
」了。



淨土——實現在人間


「好奇怪喔!師公為什麼叫我們不要念『阿彌陀佛』?」精舍德宣法師道


有一天,答案終於揭曉。

師公說:「有時候人家給我寫信,開頭就寫『印順導師,阿彌陀佛!』不
知道這是他自己念呢?還是叫我念啊?」

「『阿彌陀佛』何等神聖莊嚴!要念就要攝心、恭敬地來稱念,怎麼隨隨
便便拿佛號來打招呼呢?」

原來如此!師公不是教我們不要念「阿彌陀佛」,而是要念就要恭敬地念


這時德善法師進來,頂禮後問候了一聲:「師公!阿彌陀佛!」引起哄堂
大笑,善師父莫名奇妙,不知道那堨X錯了。

師公對念佛的看法是要「攝心」、「恭敬」,但不主張花太多時間去念,
更不提倡「往生西方」,因為師公還要再來人間。

在《淨土與禪》一書中,師公說:「現在只聽說『往生淨土』,而不聽說
『莊嚴淨土』,豈非是偏向了?」

有些人認為娑婆世界是五濁惡世,要厭離它,因此努力念佛,希望將來往
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師公說,彌陀淨土被誤會成「等死」、「逃生」,
這那堿O阿彌陀佛淨土的真義?

師公強調,應該是「菩薩在因地修行時,修無量功德,去莊嚴國土。」「
菩薩淨土,不離眾生。惟有在眾生中,為了利益眾生,才能實現淨土。」

讀到這堙A腦海堿藒M浮現了一句話:心蓮萬蕊造慈濟世界!

在上人的領導下,慈濟人隊伍浩蕩長,大家齊心合力,打造出一個「人間
淨土」,才是「淨土」的真實意義吧!



踏實——菩薩人人可學、可修


師公曾說,他讚仰菩薩常道,不急於求證。「然而從此以來,過著平淡安
定的生活,不知別的,只是照著我所選擇的,坦然直進。」

一生平凡平實,讀書著述,師公與常人一樣,要吃飯睡覺;因為身體不好
,還經常要打針吃藥。上人也是,每天忙忙碌碌,分秒必爭。

有人問我:「證嚴法師有沒有『不倒單』?」

我說:「沒有。」

「有沒有『過午不食』?」

「也沒有。」

其實師公和上人,跟你我一樣,都是血肉之軀的「人」,他們不故弄玄虛
,更不眩惑神奇。一步一腳印,踏踏實實的走,踏踏實實的做。

而「菩薩」是什麼呢?師公的詮釋是這樣的:「菩薩遍及各階層,不一定
是烜赫的領導者。隨自己的能力,隨自己的智慧,隨自己的興趣,隨自己
的事業,隨自己的環境。真能從悲心出發,但求有利於眾生、有利於佛教
,那就無往而不是入世,無往而不是大乘!這所以菩薩人人可學。」

「不論在家出家,男眾女眾,大家體佛陀的悲心,從悲願而引發力量:真
誠、懇切,但求有利於人。我相信,涓滴、洪流、微波、巨浪,終將匯成
汪洋法海而莊嚴法界,實現大乘的究極理想於人間。」

這不就是慈濟世界嗎?上人常說:慈濟的美,美在參差不齊。

慈濟世界有老人、有小孩;有市井小民、有大企業家;有高知識份子、有
文盲老婦;有家庭主婦、有學生、受刑人……

上人又說:慈濟的美,美在非常整齊。那就是愛心整齊。

慈濟的「人間菩薩」落實了師公的「菩薩」理想。





有人說,師公的思想好像一鍋「飯」;演培法師將它熬成「稀飯」,比較
容易「入口」;上人將「飯」做成各種糕點,適合各類人輕鬆享用。

師公說:「淨心第一。」

上人說:「『改變自己』。更進一步還要去『影響別人』。」

師公說:「利他為上。」

上人說:「『無所求的付出』。付出的同時還要『心存感恩』。」

師公說:「從利他中完成自利。」

上人說:「做中學,學中覺。」

慈濟人深深體會到:「本欲度眾生,反被眾生度。幫助別人,原來都在成
就自己啊!」

師公的思想,在上人的踐行中落實並發揚光大。一知一行的完美結合,不
但是當代甚至後代的一段佳話,嫡傳的法髓血脈,更將在每個慈濟人的身
上,生生世世地傳衍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