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題特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把握福德因緣
◎撰文╱倪銘均
以行動傳承


師公誕生在戰亂,卻著作等身,字字句句要安定人心。
他好比黑夜堛熔臚@盞明燈,劃破千年闃暗。
如今,這盞燈未曾熄滅,在更多黑暗角落點燃光明,
愈來愈亮,要銜接黎明的光輝。




「佛教界一代宗師,也是慈濟人口中最敬愛的師公,印順導師,今天早上
十點七分,也就是兩個小時前,在花蓮慈濟醫院圓寂。」六月四日中午十
二點整過十七秒、大愛午間新聞,我一字一句念完這四十九個字,實在很
沉重。

師公住世一百零一年,影響佛教與華人世界深遠,我相信很多觀眾看到這
則快報的同時,都會落淚。

之後八天,我和陳竹琪負責轉播花蓮護靈移座、新竹福嚴精舍迎靈接駕、
追思讚頌法會等儀式。這也是有史以來,全球首次同步進行的追思法會。

師公圓寂當天,板橋區慈濟志工南下福嚴精舍,徹夜釘製觀禮平台。隔天
,我到福嚴精舍做午間新聞的現場連線,看到這群專業木工在大太陽下揮
汗工作,短短兩天就完成會場布置。他們說,師公的事就是自己家堛漕
,讓我深深感動。

八日晚間,我和妻子資菁前往新竹福嚴精舍瞻仰,見師公非常安詳,就像
睡著一般。我們從靈寢前經過,和師公很近很近——想到去年帶著家人到
福嚴精舍,當時兒子還親了「師太」;這次再來,師公已離開人間,我們
再也聽不到他的鄉音,無限懷念。

福嚴精舍山腳下燈火通明,然而五十二年前,這兒卻是一片荒蕪。師公披
荊斬棘,為佛法振衰起敝、振聾發聵;師公誕生在戰亂,卻著作等身,字
字句句要安定人心。他好比黑夜堛熔臚@盞明燈、第一根燭火,劃破千年
闃暗,不但指引方向、更給人溫暖和希望。

如今,這第一盞燈熄滅了嗎?沒有。反而在更多黑暗的角落點燃光明,愈
來愈亮,要銜接黎明的光輝。



八年前八年後,笑容更加燦爛 


十七年前,在師公創建的「慧日講堂」,我了解正信佛教與民間信仰之不
同;還沒接觸慈濟前,也已讀過《妙雲集》,對師公無限景仰,心想,如
果得見一面就是莫大福報。

心願,在一九九七年九月實現。因為在花蓮參加人文營,正好師公到精舍
小住,初見剎那,我還有些難以置信。

二○○二年到花蓮拍婚紗照,一下飛機就遇到上人陪同師公進入機場。我
們請求和師公、上人拍照;其中一張黑白照片,師公笑得好開心、好慈祥


婚後到華雨精舍拜見,師公一看到我就跟明聖法師比了比書櫃,原來是要
將兩年前,我訪問師公時的合照拿給我。那年師公九十七歲,記憶力真驚
人!有人請示佛法問題,師公會指導他去翻閱《妙雲集》第幾集、第幾頁
,或是那一部經典。

兒子剛滿月時,我們請師公在五個名字當中挑選命名。師公非常慎重,看
看寶寶、看看名字,最後選定「吉宗」。今年三月,女兒滿月,我們同樣
帶她到靜思精舍恭請師公選名字,師公挑選了「吉辰」,女兒正好是辰時
生。

八年來,見過師公十多次,這是我最後一次見到師公。一百歲了,師公的
笑容比我第一次見時更為慈祥。



請回「法身舍利」,力行人間佛教


師公承續太虛大師,推動「人間佛教」而使中國佛教脫胎換骨;師公在佛
學上有著仰之彌高的成就,但是身段比任何人都要低,比任何人都和藹可
親。

有人形容,如果把師公的著作抽掉,當代佛教文化資產就所剩不多了。而
上人開創慈濟世界,將大愛從台灣擴展到全世界,這也是佛陀時代以後少
見的。

太虛大師、印順導師與證嚴上人,是三個一大事因緣的匯聚。身為慈濟人
,身為這個殊勝法脈下的佛弟子,我深深感到榮耀和福報。他們為法奉獻
的精神,更值得學習。

太虛大師中風,師公則是七個月的早產兒,差點活不過一歲,一生體弱多
病,一百七十六公分高,最瘦時只有四十二公斤;至於上人有乾眼症、心
絞痛,多次痛昏過去,幾次行腳還要打點滴。但是師徒三人,為佛教為眾
生,拖著病體,解決眾生的身病和心病。

我雖沒有見過玄奘法師,卻得以親近印順導師;我雖無緣生在佛世,卻已
身在慈濟世界。我們懷想兩千五百年前的佛陀時代,相信兩千五百年後,
一定也有人會羨慕此刻的慈濟世界。

師公荼毘,燒出許多舍利子,大家都想請回供養;但其實請回「法身舍利
」更有意義。

法身舍利就是師公的精神、思想還有著作。師公說:「佛門弟子應該以佛
法義理來交往,不必拘泥長相見面的形式。能夠體會這層道理,那麼雖然
遠隔南北兩地,也像近在眼前。」

上人表示,他相信師公一定會乘願再來;福嚴精舍的法師也說,他們在不
捨當中更有一分期待,這期待沖淡了悲傷。

「只有緣起,沒有結束」是師公說過的一句話,希望以這句話迎接師公再
來人間。

我也發願,要用生生世世的福德因緣,護持佛法、護持師公、護持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