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安心回家
◎撰文/鍾閣明
癌症末期的人,對醫療依然會抱著期望;
但我們最大的需要,是把疼痛控制好。
我不會要求醫師一定要把我的病醫好,
可是想真正了解病情,
才不會整天提心吊膽,
而能盡量把握時間,做該做的事。




我是口腔癌患者,做完兩次化療後,身體狀況沒有進步;醫師為我做斷層
掃瞄後告訴我,癌細胞已經蔓延到頭部,不能開刀、也不能電療。

我問醫師有什麼辦法?他建議我轉到「心蓮病房」。當時我嚇了一跳——
病患家屬間傳說,心蓮病房只進沒有出,住到那堨u有等死;大家的想法
都是如此,沒有人敢到那堿搕@看,甚至不敢從病房前走過……於是我馬
上跳了起來跟醫師吵:「我還沒有死!」之後就辦出院,打算從此不到醫
院。

回家後,太太勉強幫我的傷口換藥,痛得我分不清是暈過去還是死了;三
天只喝一點水,體重從七十六公斤降到六十公斤,一直瘦下去。

後來,醫院居家護理師和心理師到家堿搷琚A還是建議我住進心蓮病房,
等疼痛控制得比較好再回家休養。我實在痛得沒有辦法,只好跟著他們去
心蓮病房。

我很感謝他們,如果不是他們鼓勵我進來,我可能活不下去,早就離開這
個世界了……



一個安心靜養的地方

住進心蓮病房的這一個月,我不再痛得暈倒,還可以和家人一起去外面走
走,累積一些回憶;我變得開朗,不再想要尋死,全家人也因此有了笑容



剛住進心蓮病房的前兩天,我還是痛得不能動,整天躺在床上,彎彎的像
蚯蚓一樣,沒有辦法吃東西。但在醫師、護士和志工的照顧下,第三天就
可以下床走動;經過一個多月,氣色愈來愈好,體重也增加五公斤。醫師
說,等我好一點就可以回家了。

醫護人員做好疼痛控制、症狀處理,讓我不再痛到暈倒;甚至可以讓女兒
帶我探望親人,或和家人一起去外面走走,累積一些回憶,家人也有笑容
了。

以前只要身體痛到沒辦法,我就會想要用什麼辦法自行了斷。住進心蓮病
房後,心理師和志工來輔導病患、家屬,協助我們調適,更了解自己、對
自己更有信心,我變得開朗,不再想要尋死;可以跟志工打成一片,晚上
也睡得很好,體力逐漸恢復。

我太太是乳癌患者,我吃不下,她也跟著吃不下;在家時,看我痛到在床
上蠕動,她很難過,幫我換藥時,更是嚇得流汗。我不想要一個倒下後,
另一個也跟著倒下去;醫療人員、志工和我太太談過以後,她開始會笑了
;看到護士幫我換藥好像吃飯一樣容易,她也很滿意。

心蓮病房的護士助理每天用洗澡機幫我洗澡,洗得舒舒服服,精神放鬆,
也比較好睡覺;家屬可以在廚房媯N好吃的菜,志工也很關心我們,常準
備熱騰騰的點心,或是煮咖啡與大家分享,就好像在家堣@樣。

我看到很多病友剛開始是被輪椅推著進來心蓮病房,後來卻可以走著出去
回家靜養,心中的恐懼一掃而空。



給我真正的答案

醫護人員很誠懇地告訴我目前的身體狀況,我才不會像在海底撈針一樣,
不知道什麼才是當下最重要的,一天到晚提心吊膽、迷迷糊糊。



以前我很孤僻,在醫院堿搢麈f友,心想反正就是「你病你的、我病我的
」;我講話難聽,不喜歡和別人交談,對人也很不客氣。但現在我的心態
、想法、生活方式改變很多,我會去關心病友,想要了解對方,會聊天、
開玩笑。

過去在一般病房的病友看到我,都說我的臉色好看多了,每天好像很快樂
的樣子。我告訴他們,因為疼痛控制得好,我還可以到處走來走去,有時
候連護士來換藥都找不到我。

「阿昌班長」是我在醫院婸{識的好朋友,他也是癌症病患,原本不敢踏
近三樓一步,但自從我轉入心蓮病房後,他常常來看我,慢慢地就知道這
堛熒蚥U方式。他說,如果他的病情到達這個程度,也要到三樓來。我告
訴他,你放心好了,等你到了這堙A每天都有專人幫你洗得香噴噴的。

生病之後,多多少少都還有一些事情要做,要交代太太、兒女,要處理財
產……癌症末期的人,對醫療依然抱著期待;但如果沒有辦法繼續做化療
,也不知道是不是該告訴家人準備後事。我們想要一個真正的答案,才不
會不明白狀況,迷迷糊糊,一天到晚提心吊膽。

心蓮病房的醫護人員對病情講解得很清楚,他們很誠懇地告訴我目前的身
體狀況,我也不會像在海底撈針一樣,不知道現在要做什麼才是最重要的


我了解自己的病情,不會要求醫師、護士一定要把我的病醫好;我最大的
需要,是將疼痛控制好,可以自在地離開醫院。對一個重症病患來講,能
夠這樣,我已經很滿意了,還要求什麼呢?



面對人生自然之事

志工陪我念佛、開導我;再看到病友們閉上眼睛、不再受病痛折磨,我心
堣騆不害怕,也知道生死是很自然的事,「就是人生路已經走到終點,
該回去了!」



為了不讓病患痛苦,能平靜、開朗地離開,心蓮病房的醫師、護士都很盡
責;我進來一個多月,看到七、八位病患都走得很自然,家屬很滿意,也
很感恩。

在心蓮病房,病患即使離開了,臉上好像都帶著笑容,不會有很難看的樣
子。他們閉上眼睛、離開病魔,去他們該去的地方,跟平常人差不了多少
;我看他們不再受病痛折磨,心堣]很高興。

志工陪我念佛、開導我;我慢慢學,再看到往生的人是那麼自然地走,就
知道「啊,這就是人生路已經走到終點,該回去!」所以現在比較不會害
怕,知道生死是很自然的事。

我知道自己的時間有限,就盡量做我該做的事。目前我的心願就是能夠將
我的「新家」準備好,現在已經找好師傅在趕工了。

我沒有什麼可以留給家人,人離開之前,該講的就是一些感恩的話。我對
心蓮病房的醫師、護士、志工很感謝,他們細心照顧我,我跟我太太都十
二萬分感恩。

那天我走了,一定會把你們記在心堛滿K…


˙心靈小語˙

知道自己時間有限,就不再迷迷糊糊,盡量做該做的事、說感謝的話。

我在心蓮病房可以睡得很好,所以體力逐漸恢復。志工會煮點心給我們吃
,扶我們起來走走,陪我們聊天。我真的很感謝,也希望有能力跟他們一
樣。

心理師跟我談,也跟我太太、女兒談;我和太太因此知道現在要準備到什
麼程度。對一個重症病患來說,這樣已經很滿足了。


................................................................................................................................


心理師觀點

期待下一站心靈風光

◎撰文/石世明

對病患而言,臨終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每天都在改變——
身體、心理、人際關係等。
隨著這些變化,有機會看到不同的心靈風景。




如果將有限的生命比喻成一段旅程,那麼臨終將是此生最後一站。在這旅
程中,病患會一站一站地經過,每一站也各有不同的風景。

有些病患被告知重病後,以為自己就要到站了,其實不然;有些病患認為
既然沒有辦法挽回,那就請菩薩快帶我走。這樣的想法也無濟於現況。重
病發生後,還要經歷一段身體衰敗的過程。

剛開始,病患嘗試治療,覺得終站離他還很遙遠。但車子繼續往前開,病
患發現治療沒什麼顯著效果,副作用難以承受,還必須要放棄很多原來承
擔的社會責任。當醫師建議可以考慮選擇安寧病房的幫助時,病患可能對
生命失去希望;也有人頓時鬆了一口氣,因為不必再接受痛苦的治療。

大部分的病患都知道,當身體放棄治癒之時,來到安寧病房,就是來到自
己生命的最後一站。如果只是將眼光放在身體、醫療處置,我們不得不承
認,對病患來說,臨終病房只是一個減少身體痛苦的地方,是「生理身體
」等待死亡的生命終點站。

安寧病房如何成為「不是」等死的病房?照顧者必須要了解到,病患的身
體沒有未來,但在靈性上卻有未來。在安寧病房堙A有著人情的和善與溫
暖,臨終者和照顧者的「人性」被恢復了,雖然病患的身體會消逝,精神
上的連結卻可以不消逝;也就是說,雖然病患的身體在「不死」及「康復
」上是沒有希望的,但是在精神層面、靈性上,卻是可以有峰迴路轉的生
機。

隨著身體變化,病患看到不同的生命景色:「以前我最喜歡大口吃雞排,
現在能喝下一口水而不嗆到,就感到很滿足」、「生病讓我發現我的孩子
長大了、懂事了」、「活到現在,我才開始學習接受人家的關懷」……

對病人而言,臨終是一個「動態」的過程,是毛毛蟲羽化為蝴蝶的過程。
毛毛蟲是「身體」,在臨終過程中,身體不斷地衰敗;蝴蝶是「心靈」,
在臨終過程中,心靈不斷地成長。病人的身體、心理、人際關係等,每天
都在改變;或許他此刻的內心還不能接受死亡,身體狀況也沒有控制好;
然而這不會是「全貌」,以為臨終就是充滿了悲情。

「暫時悲慘」的狀況是會改變的,畢竟它只是旅途中的一站,當火車開往
下一站時,病患還有可能看見不同的心靈風景;就如同當家屬因病患受苦
也跟著難過時,我們會告訴他們:「不要擔心下雨,下雨過後會出現彩虹
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