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走出疾病幽谷,向心靈靠近
◎撰文/石世明(花蓮慈濟醫院家庭醫學科臨床心理師)
疾病可能改變一個人觀看生命的方式——
健康人掩飾無常,
將注意力放在往外追求上,活在社會成就中;
醒悟的病人接納無常,
把握當下,
看到以前看不到的東西、聽到以前聽不到的聲音,
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發現。




一位二十六歲、經歷過骨髓移植的血癌病友分享——

「以前去玩,和生病後去玩,很不一樣。以前覺得很多東西都是理所當然
的,心堳靰霾瞗F想要利用去玩、買東西來填補空虛,但一兩天效果就過
了,空虛感又來了。

生病之後,我以感恩的心情過日子,感謝今天還有時間、體力可以去玩,
還讓我有機會去一些地方,吃一些我想吃的東西。很珍惜那種心情,連吹
到風的感受都很不一樣……做什麼事都覺得很幸福。」

疾病改變了一個人觀看生命的方式。許多病患很珍惜病榻中還能好好地喝
下一口水,能對人家笑,還聞得到花香,還可以去海邊吹吹風……這些過
去看似很微不足道的事情,卻是患者扎扎實實的「享受」。

一般人多將注意力放在往外追求上,活在社會成就中,生命看來充實又豐
富,也充滿興趣和滋味。重病之後才發現,努力工作、熬夜、想吃什麼就
吃什麼、想去那奡N去那堙B隨心所欲的生活……這些習以為常的能力,
不再理所當然;從前所構築的自我現實(ego reality),原來是要有好的
身體才算數。

無法回到常態、被迫離開原先所承擔的社會角色,往往是患者所必須經歷
的大痛苦。

有一天,一位癌症病患前來尋求心理諮商,原來,他將一生的積蓄都裝在
小包包堙A每天隨身攜帶,小心翼翼地保護著,就連睡覺也不例外。他感
慨地告訴我:「沒想到一生所追求的東西,竟然這麼沒用……現在這些東
西不僅幫不了我,還害我連覺都睡不安穩!」

當身體撐不住,財富、名利都將變得虛幻而不踏實。

然而另一方面,當人的心思與生活不再被社會情事所佔據,不再往外追求
事業與社會成就時,這也意味著他正慢慢往內心靠近——

有人會思索:「我是什麼?」「我一輩子到底在追求什麼?」「如果生命
有限,那我怎麼辦?」……



瀕臨感,讓生命真實了起來

體會到死亡並不遙遠,會讓人思索生命,不會將時間投射到無限的未來,
而能把握當下,重新觀看生命。



身體的疼痛、症狀對生活的干擾,的確為病患帶來巨大的受苦;但另一方
面,身體的敗壞卻也帶動病患去看到過去健康時所看不見的東西。

當人願意面對生命有限時,人生的優先順序就開始改變——以前認為工作
很重要,現在身體最重要;以前朋友很重要,現在是家人最重要……

有位四十多歲的肝癌病患分享,她就讀高中的兒子利用假期來陪病,竟讓
她連續兩晚都沒有入睡——原來,她是為「欣賞」兒子熟睡的臉龐而不捨
闔眼。她還驚訝地發現:「以前被抱在懷堛漱p嬰兒,現在怎麼突然像個
大男生!」

「以前我只注重兒子的功課,現在才猛然發現,好像錯過了很多的東西。
」原來,健康時的媽媽充滿社會成就的心,而重病的侷限,卻讓她看見兒
子長大的臉。

健康的人掩飾無常;醒悟的病人學習接納無常、把握當下,看到以前所看
不到的東西、聽到以前聽不到的聲音,有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新發現。那
樣的當下即充滿了真善美,生命因而立體、真實了起來。

「其實死亡並不遠」的瀕臨感,或許讓人不舒服,但也有積極正面的意義
,它會讓人自問:「到底我要什麼樣的生命?」

帶著瀕臨感的人,往往不會將時間投射到無限的未來,而是:「明天的事
,明天再說。因為我沒有把握明天是不是會到來,我唯一能夠好好把握的
,就是現在。」



從「心視界」,發現「新世界」

患病的人不只有生「病」,也生「智慧」。老天為每個人安排了不同的功
課,能認真面對、向自我內心察照,將能體會慧命成長的喜悅,甚至活得
比健康人更真實、更幸福。



有一位患者,在三年之內罹患三種不同的癌症;在第三個癌症發生後,她
領悟到原來癌細胞是和她心中的怨恨糾結在一起的。

「『悟』這個字,是心和吾的結合;『醒悟』就是要去了解自己的心。」
因此,她的心境逐漸由「怨恨」轉化為「感恩」。

外在身體的受苦,反而帶來內在心靈的開闊;重病讓她卸下了「社會自我
」,也讓她赫然發現另一個真摯的「我」存在著,不因社會角色被剝奪而
失去,反而因為內心的察照與徹念,活得很真實、很幸福。

生病前,她汲汲營營要多賺一些錢給孩子當作教育經費,但現在決意只留
給孩子兩「ㄧˋ」——回憶和記憶。

當現代醫藥無法有效治癒疾病時,癌細胞恣意擴散到全身各處,病人氣息
微弱、逐漸步入臨終……從身體的角度來看,這是受苦的過程。因此許多
人面對生病的人,常會心生可憐。

但事實上,生病的人並不可憐。癌症患者的經驗告訴我們,病患不只有生
「病」,也生「智慧」。不可避免的病,卻是讓「轉識為智」的動力。

美國安寧療護的大師Kubler Ross,把罹患重病到臨終看作是「生命成長的
最後階段」。老天為每個人安排了不同的功課,能夠認真面對自己功課的
人,總會體驗到慧命成長的喜悅。

記得剛進醫院工作時,我很不能理解為何病人往生後,病歷會被蓋上「
Expired(過期的)」。人的生命應該是很尊貴的,怎麼過世之後就只得
到這一個字?

陪伴病患一段時間後,才發現每個人來到這個世界,就好像帶著一個「空
瓶子」而來,隨著人慢慢長大,各種能力和成就也裝入瓶子堙C

因為社會自我是有「使用期限」的,隨著人身使用權的到期,所有外在有
形的物質也都將過期。臨終生命成長的功課,就是把瓶子堛漯F西一樣樣
取出來。

有的人從瓶子堮野X東西還蠻容易的;有的人卻是轟轟烈烈,萬般不能接
受。許多病人和家屬都說,有形的物質容易捨,無形的親情卻是很難捨。

人生在世有愛也有怨,有親情也有心結。結怨的夫妻,臨終的功課是如何
「說抱歉」;恩愛夫妻的功課是如何「說再見」。如何割捨和完滿這個有
限存在的人間情愛,也是生命成長的重要功課。



幽谷伴行,參與心靈祕境

在疾病幽谷中從事伴行工作,照顧者唯一可做的就是「沒有跑掉」——我
們一直都在。陪伴讓照顧者有機會參與病患的心靈祕境,同時也深入自我
的心靈祕境。



對心理師而言,「病人」這個名詞並不存在,只有「需要成長和改變的人
」。

許多癌症患者身上雖然插著管子,但是心堥癡S有插管——身體的疼痛雖
然為他帶來受苦,但另一方面,他也藉由身體的帶動,脫離原先的自我,
去經驗內在心理的轉化。

在疾病幽谷中從事伴行的工作,面對他人受苦,我們唯一做的就是「沒有
跑掉」——我在(I am here),我們一直都在。當你哭泣的時候,我們在
;當你疼痛的時候,我們在;當你恐懼的時候,我們也在。這是陪伴者對
受苦的人最大的允諾。

三年來,非常感恩許多志工願意和我一同陪伴癌症患者和家屬,我們每週
維持一次固定的聚會,分享彼此的心情,也談個人的困惑與成長。志工不
是用技巧,而是用「生命」來陪伴或幫助受苦的心靈;我們努力付出關愛
,但也深刻明白:每個人有自己的功課,我們無能承擔他人的病痛和受苦


然而,許多患者卻深刻感受到,真正抗癌的不是化學藥物,而是這樣深廣
的愛。

不少志工也在陪伴中體會到特殊的經驗:「來到病患身邊,我覺得好舒服
。」這是因為病患經歷了「卸脫」社會角色的過程,所散發出來的是一種
純然的清淨與清靜。這樣的狀態,經常是人生活在社會堣@輩子都很難體
驗到的。

曾經有一位患者,在往生前一週告訴我:「很奇妙,我不知道原來會這樣
……在一呼和一吸之間,還有很多東西跑出來……真的,我從沒有想到,
竟然有這個步驟會發生……」他感受到時間變得緩慢,在平常人不去意識
到的「呼」與「吸」之間,似乎有很多的影像或記憶從心中升起。

生命很奧祕,陪伴讓我們有機會參與到這樣的祕境;這樣的祕境,也是「
照顧者自身」的心靈祕境。

一位志工說,其實是病患的靈,守護著她的靈;當她看到患者坐在床上,
是那樣的孤獨時,她哭了!「我彷彿看見自己內在最深的孤獨……」

在人性最深層的領域中,表面受苦的「你」和一旁陪伴的「我」,其實是
相通的;每個人不是獨立的個體,患者不是,陪伴者也不是;每個人都是
宇宙的一部分,是跟更大的「我」聯繫在一起的。

志工在陪伴患者時,或許會因為患者疼痛難止而感到無助;但志工將自己
締結到更大的團體力量上,以傳遞愛的能量。這分源源不絕的動力,並不
來自於外在的肯定和成就,而是來自「自充電」(self-empowerment)—
—回到自己的內在,感恩有機會能透過陪伴受苦的人,增長自己的慧命。

曾經有位資深志工,花了兩個多小時幫一位癌症病患理頭髮。當時病患的
脖子已經被癌細胞侵蝕一半,不僅血管外露,傷口還發出濃濃的味道。然
而,志工在專心理髮的過程中,竟然沒有聞到臭味——她頓時了悟,原來
《金剛經》中:「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正是她在陪
伴中所修行的法。

在幽谷伴行的路上,我們一同進入彼此的心靈祕境,領受這股生命的力量
,領受單純的幸福感,領會愛的傳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