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心一刻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我家的念佛機
◎撰文/林孟茹(美國洛杉磯)
我家有台念佛機,
會行動、會呼吸,
「他」播放著好話、使人心開意解,
「他」將佛法入心、應用在生活中,
「他」就是我先生……




「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念佛機傳來沉穩緩婉的佛號聲,在
夜深人靜的病房媗巨荅S別清涼靜寂。志工們正在為一位剛往生的癌症病
患助念,周圍沒有親人哭泣,只有莊嚴的念佛聲。

念佛機一遍又一遍的「南無阿彌陀佛」,可以念八分鐘、八十分鐘,甚至
八個小時,只要電力充足就不會走音、變調。這讓我聯想到家中也有一台
念佛機,但這台念佛機會行動、會呼吸,他就是我先生——上人的所有著
作,都像是他的「電池」,讓他電力充沛,源源不斷與人分享上人的法語
智慧。



內心千言萬語 卻發不出任何聲音


很難想像,我家這台念佛機以前是台無聲收音機。

先生從小在父母感情失和的環境中成長。由於外公嗜賭,常來家埵V母親
要賭本,一旦被父親得知,兩人就會大吵、甚至大打出手。母親除了負擔
全家家計、照顧七個孩子的生活起居,還得應付兩個男人的戰爭,在身心
俱疲下,將恨意全出在大兒子身上。「你看!你就跟你爸一樣沒用。」

我先生就是長子。每當公公、婆婆吵架後,婆婆便會數落先生沒出息,長
期累積下,先生幼小的心靈媬v起了一道高牆,他變得孤僻、沉默不語,
內心千言萬語卻發不出任何聲音,每天上學前,他以床為出氣對象,在上
面跳啊、哭啊,發洩內心的情緒……

每次先生回述這段往事,仍可深切感受到這對他而言是多麼得痛啊!

先生謀職不順、屢換工作,有天在一家新任職的公司開完會議,拖著沉重
的腳步出去跑業務。「您好!我是某某公司的業務員。請問……」那人耐
不住被打斷看電視的怨氣:「你要幹什麼啦!」

面對如此難堪的場面,先生只好留下資料後準備離去,只聽見那人不悅地
說道:「拿走!不然就丟掉。」先生匆匆離開時,眼角見那些資料應聲被
丟入垃圾桶。

「我是一個好人,我到底那堸翕糷F,上天為什麼對我如此殘酷?」

心中糾結了很多的「為什麼」,先生不知不覺走到了書局,決心要找出答
案。從《業務疑難一百問》到《消費心理學》,都無法打開心結;最後來
到了宗教與哲學類區,打開《靜思語》一書……一個大男人,就這麼躲在
書局角落一頁頁讀著,感動得淚如雨下,多年的心頭死結也一個個解開了




好話滔滔不絕 撫平我心海巨浪


有了靜思語的智慧提示,生活中所遭遇的各種情境,只是被先生用來應證
上人說法的工具;一遇到心埵陪W的人,他就會滔滔不絕地分享上人的法
,宛如念佛機。

尤其我容易心隨境轉——遇順境時就心花怒放,遇逆境時心海生起狂風巨
浪,所以常常讓自己陷入痛苦中。此時,「念佛機」就彷彿按下了「播放
」鍵,播送著上人的靜思語或佛經小故事,清涼我布滿無明的心田,給我
靠岸喘息的法船。

先生將上人法語運用在生活上,我常問他:「同樣聽法,為什麼我不能將
佛法入心呢?」有次他便「播放」上人闡釋《三十七道品講義》時所說的
一段小故事——

有一天,阿難跟隨佛陀外出托缽。阿難問佛陀:「我是您的弟子,每天跟
隨在您身邊,為何我還未能成佛呢?」佛陀並沒有回答,自顧自地用餐。
佛陀用完餐後問阿難:「阿難,我已經吃飽了,你呢?」阿難說:「我還
沒吃飯,怎麼會飽呢?」佛陀說:「與此同理。我修行是我得,你用心是
你得,我不能幫你修得啊!」

先生提醒我,這就是上人常說的「我做我得、你做你得」。





先生是吃苦長大的小孩,而我從小父母恩愛、家庭和樂、不愁吃穿。這也
就是為什麼他能讓上人的妙法入骨入心,而我卻不能;原來,我吃的苦還
不夠啊!

當年,我手牽兒子、肚子懷著女兒,和妹妹一同參訪靜思精舍,也有緣坐
在第一排面見上人、聆聽開示;但卻不如未曾見過上人的先生,在心田中
深植著法語與願力。

感恩上人的智慧法語,讓先生心開意解,讓我家的無聲收音機變成了孜孜
不倦的念佛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