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看見未來的家——大愛村動工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斯里蘭卡〉


想像著在明亮的廚房,為家人做餐飯;
涼風拂過的傍晚,廊簷下、矮墩上閒坐話家常;
在屋外寬敞的空地耕種蔬果,自給自足……
興建中的家不只有家人的心血,
還將凝聚無數有心人的祝福,美景指日可待……




勁風飛揚的日子,漢班托塔的實梨布普拉(Siribopura)一望無際的廣場
上,斯里蘭卡國旗、佛教旗及慈濟旗飄飛著強力的身影。

豔陽下的氣氛,點綴著人影的鑽動;耀揚的樂音,帶動現場的熱力。擺弄
著桌椅、牽拉著線條,舞台前、樣品屋內,忙著布置的人員心情跟著被揚
起。

一場隆重的動工典禮就要開始。受邀的來賓們陸續抵達,魚貫進入樣品屋
朝聖未來的家。點滴的瀏覽,擴大成繁榮市鎮的遠景,久無方向的心,一
顆一顆踏實地被填滿。





實梨布普拉,斯里蘭卡語即「美麗的城鎮」。

前日的一場大雨形成幾處積水,大愛村預定地廣闊的大地上,偶爾蹦出活
潑亂跳的獼猴,或有悠閒的水牛咀嚼著乾草。附近有個生態保護區,金色
的陽光灑在水面上,波光粼粼;水面棲息的水鳥,忽高忽低地輕滑著曼妙
舞姿。大自然渾然天成的景象,教人感受大地的脈動。

半年前的印度洋大海嘯,摧毀了斯里蘭卡百分之七十的海岸線,造成沿岸
居民嚴重死傷和家園流失。南部海岸狹長城鎮——漢班托塔(Hambantota
)嚴重受創,近三千間房子全倒或半倒。

原本美麗的海岸風光,海嘯後教人不再嚮往;政府明令規定,海邊一百公
尺內不得建房,並計畫將漢班托塔的市中心轉移到離海岸約三公里的實梨
布普拉,於該地建造永久屋供受災及沿海居民入住。

斯里蘭卡總統古瑪拉屯格(Chandrika Bandaranaike Kumaratunga)女士,
元月十九日親自在此舉行造鎮計畫揭碑儀式,邀請國際慈善組織共同援建
兩千五百戶。慈濟認養其中的一千戶,將作整體社區規畫。



搭飛機來斯里蘭卡做小工


海嘯後,慈濟醫護人員和志工的腳步,不停歇地為這片土地、這方人民奔
走著。從兩萬七千人次的緊急醫療、嘉惠七萬人的物資發放、三百戶帳棚
搭建,到大愛屋完成招標、發包與動工,期待早日讓民眾受創的身心,得
到平靜與安置。

實梨布普拉為自然低緩的丘陵地勢,大愛村預定地是一塊自然叢林。今年
三月,當負責設計的台灣建築師郭書勝,連同菲律賓建築師帕拉佛克斯(
Arch Felino Fun Palafox)、斯里蘭卡工程顧問莫奇托(Monchito B. Gayos
)來勘驗基地時,即期望配合自然地形,將大愛村塑成優美的視覺軸線。

郭書勝在一百零五甲的建地上,構思以三個小社區來串連成一個千戶大社
區,期待不同宗教居民能和諧融聚與交流;帕拉佛克斯進一步豐富其中的
構想:「若就地興建一些便利商店或合作社,收入即可充作社區管理基金
。」

「在社區推動家庭工業或培育技能,也能落實上人期待的安生計畫。」郭
書勝附議著:「硬體設備只是一個基礎,社區的永續經營要賴居民用時間
累積,加上生活的提味後,產生凝聚力去建設未來。」

在多次拜訪漢班托塔省長、都市計畫局(Urban Development Authority,
UDA)及相關單位協商後,心中構想化為實際藍圖,一千戶社區整體規
畫將包括醫療、教育及商業等面向,有托兒中心,包含辦公室、圖書館和
集會所的活動中心,以及作為緊急醫療或轉介單位的健康中心等,還有職
訓所、購物中心、學校。

動工日期就在海嘯過後半年、六月二十五日,預計年底完成部分工程,讓
居民明年初遷入。

七位具建築、土木、水電等專門技術的慈濟志工,六月二十一日從台灣出
發前往,籌備動工典禮事宜,也考察評估未來如何提升施工品質。「大家
多曾參與慈濟建設和景觀園藝志工,經驗豐富。」領隊張世問說。

工地上,樣品屋正如火如荼地趕工著;這七位志工眼前最迫切的任務,是
在兩天內將典禮現場布置妥當。

他們搬除樣品屋四周散落的磚沙、屋瓦、建材;抓起了鋤頭,鑿坑種樹和
植栽;接龍鋪設樣品屋前的人行道;架起大型看板、以鐵絲捆綁遮陽棚舞
台支架……因為缺乏工具而進度緩慢,但矯健的身手依然沒被難倒。

現場雜草多帶刺,不小心便會刺傷皮膚;志工不畏艱辛地將時光拉回台灣
舊日農村生活,以簡單的工具或徒手除草、拔根。

「這埵酗E層塔,把它們留下來,就有香味。」俐落的雙手,卻有著柔情
的眼睛,他們將草割除後,還不忘把九層塔留在現場曝曬保留香氣。

六月的斯里蘭卡,每天都有攝氏三十六、七度的高溫;而工地位處曠野,
風沙飛揚吹灼,有時教人抬不起頭、挺不起身。志工們在大太陽下汗流浹
背,同心齊力趕進度。

「我有五十多年沒拿過鋤頭了。」已七十歲,但氣色紅潤、臉上總有慈祥
笑容的鄭邦完說。

建設公司老闆周基躉,笑容滿面地說著:「在家堿O嘴巴一講,人家就會
做了。」專精於建築工程的林萬來也開玩笑地附和:「通常都是一指神功
啦!」

從晨朝到日暮,一項一項工作在緊鑼密鼓而沉穩的合作下,伴著滿布的星
空完成。



漫長重建路上的良伴


動工奠基典禮中,都市發展局部長、佛寺法師、伊斯蘭教長老、教會神父
及當地政府辦公室(G.A. Office)人員專程與會;當初促成慈濟人來到斯
里蘭卡賑災的Leader Day 公司,由阿尼爾(Anil de Silva)及席若沙(
Shirosha Prithiviraj Guntiltake)領軍,帶了十三位成員共襄盛舉。

「我深刻記得慈濟人和阿尼爾先生,在海嘯後第四天傍晚,來和我討論需
要個場所從事各項賑災工作。」G.A.的皮亞西那(Piyasena)先生說:「
他們的敘述讓我感覺,這將會對災民們有很大的幫助。我們即時提供了一
間屋子,慈濟用來當成義診中心。」

G.A.是慈濟志工賑災以來最常造訪和請求協助的單位,他們總及時地伸出
雙手。回憶著一路走來的感受,皮亞西那說:「慈濟人在災區解決了好多
問題,也幫助幾位重症個案就醫,未來還有約一千戶的大愛屋在此興建。
全世界慈濟人的努力,令人感動與感恩。」

彌達威(Heenipelle Meadawe)法師則觀察到,在所有來到漢班托塔的國
際非政府組織中,慈濟人和災民走在一起,為他們分擔悲傷和憂愁。「從
國外來到這堣u作,難免會遇到很多難題,但慈濟一一克服,為我們帶來
了愛。」見慈濟人的努力逐漸成形,他感動得說:「我很感恩、也很高興
海嘯生存者可以得到房子,往後得以快樂地過日子了。」

從帳棚區到永久屋,慈濟援助的住戶不分宗教,伊斯蘭教長老阿哈吉有感
而發地說:「慈濟人工作和計畫的一切,是我們學習和平相處的榜樣。」

一路受慈濟人感動而投入志工行列的當地志工,無論大人或孩童,組成一
支手語隊上台表演,動作整齊畫一。

動工奠基時刻,眾人依序將奠基石崁入奠基坑而完成儀式。



樣品屋讓夢想更具體了


典禮現場亦備有物資發放,受邀參加典禮的三百多戶居民領取奶粉、糖及
毛毯後,在慈濟志工及建築師陪同下參觀樣品屋。

屋前突出的廊簷,是全家在清涼的傍晚圍坐聊天的地方;進入大門看見寬
敞的客廳,陪襯著兩旁的,是兩個方型房間,往內有寬敞的餐室;而後方
廚房堙A L型的流理台在穿過窗櫺的陽光下,發著銀白色的光亮。

「我最喜歡廚房了。」在樣品屋的客廳堙A二十九歲的康蒂(Kanthi
Weerasekara)看著空間設計,和身旁的友人說。

康蒂喜歡為家人烹煮食物,望著廚房念著:「我要買一些碗盤和用具來擺
設,並且時時保持它的乾淨。」

康蒂的家園被海嘯摧毀,目前住在慈濟的帳棚區堙C康蒂說,當他們處於
無助和失望之時,慈濟人到來,為災民所做的事讓他們見到快樂和光明的
一面,可以忘卻經歷的傷痛。

盧斯漢(Rishan Adahan)夫婦抱著兩歲女兒,齊享著盛情溫馨場面。「
我從來不敢想像有一天,可以得到如此美麗的房子。」太太微笑表示,海
嘯沖毀屋子,他們居住在惡劣的環境中;想像著未來全家將遷入新居,她
將盡心維護環境整潔。

三十八歲的瑪希拉(Mahira Wazeer),女兒在海嘯中罹難、兒子失蹤,與
先生住在慈濟帳棚區。之前志工家訪時,她總是流淚訴說心情,對於下落
不明的兒子,還存著會再重逢的希望。她也不願意搬到大愛村,她搖著頭
說:「我們不要搬家,我怕孩子找不到回家的路。」

經過志工不時地關懷和膚慰,今天她身著一身黑色伊斯蘭教衣裳出現在動
工典禮現場;參觀過樣品屋,她一改往日的愁容,帶著歡欣的笑容表示,
每項設計都教人太喜歡了。「我兒子若回來了,一定要帶他來看看我們的
新家。」





從班達格利亞(Badagriya)山上高聳的亞漢加拉(Yahangala)寺廟往下
俯瞰,整個漢班托塔的景觀一覽無遺;實梨布普拉造鎮工程的細小點滴,
在眼底的視覺神經上勤快地游動著——澄藍如海洋的蓄水池,迤邐如金黃
色地毯的稻田;蔥綠的樹林間,交映著紅瓦點點……

「大愛村的廣場位於高地,有學校供全市鎮的學生就讀;也為婦女規畫職
業培訓空間。是個很有希望的藍圖。」忙碌過後,於高地上俯瞰著工地的
志工張世問欣慰地說著。

將留駐漢班托塔協助工程監督的鄭邦完,有感而發地說:「剛來時擔心不
能如期完成動工典禮,完成後實在很欣慰。」

「從抵達首都可倫坡開始,就感受到人民對我們的友善。」專精於建築的
梁石祥說,半年來慈濟未曾離開過災區,因此連日來與居民的互動讓他感
覺「前人種樹,後人乘涼」。

慈濟計畫在營建期間,帶動當地志工推動「工地文化」、關懷勞工朋友;
而台灣、馬來西亞及新加坡等志工,亦評估組團進駐工地,協助四周的景
觀工程。

是眾人的心血,成就慈濟這一條賑災路。眼見完整的新市鎮,已啟動引擎
往前出發,擅長土木工程、也決心留駐漢班托塔和居民一起奮鬥的梁修銘
,簡單地在筆記本寫下——

人生最美的是那一分無所求的付出,這也是人生最難得的價值。


................................................................................................................................


從地「長」出的房子
——郭書勝建築師談大愛村設計理念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尊重傳統的住家型態,
使用當地工法與建材;
從人們實際需求做設計,
如此蓋出來的房子,就像從地上「長」出來的……




站在大愛村樣品屋前廊下,郭書勝建築師輕倚著梁柱,獨自沉靜地對著動
工典禮的舞台,望著穿梭的人群和工地的一切,思緒彷彿飄得幽遠。

「一想到居民下午或傍晚可以坐在這兒閒聊家常、喝茶,我就很高興。當
初就是為此而設計的。」郭書勝比畫了一下,他講的是廊簷下、柱子間砌
就的矮墩。

斯里蘭卡的住家型態,習慣在前門延伸出簷廊,原來是舊時社會為提防野
生動物、竊賊光顧,男主人夜晚多睡在廊下保護家人。現時雖不再有這項
疑慮,但簷廊已成為傳統,多少抵擋豔陽曬入客廳;郭書勝更貼心地在簷
廊兩旁加上了矮墩,可供閒坐、聊天。

再揚手遙指對面,郭書勝意猶未盡地說:「從對面到這堙A那距離的感覺
真好。」斯里蘭卡人習慣獨門獨院平房式的居住方式,這是建築師和志工
數次拜訪民家時得到的結論;斯里蘭卡政府同樣關心這樣的空間,在幾番
討論中提出。郭書勝說:「我們本來想設計成連棟式的建築比較經濟,但
發現當地生活習慣後,就不能以台灣的觀念去蓋房子。」

考量當地以農業為主的生活方式,大愛村每戶五十坪土地,只取其中十七
點五坪建房,其餘土地供居民栽種水果、菜蔬,以期自給自足。室內設有
一個客廳、兩個房間、一間廚房、一間餐廳和一間衛浴;餐廳跟客廳可連
著使用,加了簾子就變成一個房間,構成所謂「調整式的二加一房」格局
。「有些家庭人口較多,或者讓男孩、女孩有個分開的房間可用。」郭書
勝講解。



獨棟平房——通風、採光、隔熱


實梨布普拉地形為自然緩斜坡,順著地勢會產生小的河道或水池,郭書勝
說:「我們以人工順應自然地形去發展社區風貌。因此配合整個大基地,
將規畫幾個水道,比較低的地方做個水池,也就是人工滯洪池,在大雨來
時能蓄積用水。」郭書勝考量當地水源缺乏,滯洪池平常可作為景觀之用
,也能因應消防。

大愛村所在地的土質是不易透水的紅土,具黏性,風乾後質地堅硬。菲律
賓建築師帕拉佛克斯探勘後深覺:「它們適合作為建築材料。」

基於建材取得不易,就地開挖的紅土成了建屋最基本的材料,也符合環保
概念。郭書勝說:「用當地可取得的建材,那是最經濟、合理及對當地最
好的貢獻。我一直覺得那樣的地方蓋出來的房子,應該就像當地『長』出
來的一樣。」

而漢班托塔的建築技術,尚處於人工重於機械的狀態,習以紅土加水泥的
「水泥搗實」工法建蓋房屋,「這是當地傳統的工法,三百年前就這樣蓋
了,很適合一層樓建設,隔熱性比其他磚塊好,結構也沒問題。」郭書勝
說,因此大愛村也採用這種工法。

在梁柱方面,採當地工廠預鑄、鋼筋包含著小鋼筋的混凝土柱;屋頂使用
當地盛產的紅瓦,建構在木梁屋架上,具備一定的耐震度。郭書勝說:「
雖然歷史上當地沒有地震,但我們仍採用高標準結構。」

獨棟平房採光、通風、隔熱良好,更特別的是房屋四周都有窗,取當地常
用的空心花格磚為材,郭書勝在磚形設計上嵌入慈濟蓮花標誌形式,獨具
特色。



社區規畫——完善生活機能提高聚合力


郭書勝表示,社區規畫分為三區,以每三百戶成一個鄰里單位,社區功能
完備;值得一提的是職業培訓所。「這想法來自觀察到鄉村地區居民謀生
能力較差,尤其是婦女。透過社區組織,可做一些較沒有污染的小型輕工
業,幫助她們自給自足或貼補家用。」

為建立社區基本且獨立的生活機能,也規畫有購物中心,含兩個超級市場
及約二十間小店鋪。「一方面提供就業機會,一方面藉此服務機能提高居
民聚合性,社區型態也就較完整了。」

除民生設施外,基礎教育亦包括在大愛村的規畫堙F考量整個新市鎮將容
納一萬人口入住,因此慈濟在學校設計上採用兩、三千人為容納目標。

「我曾設身處地想:什麼樣的家園可以讓我安居樂業?」望著動工中的大
愛村工地,郭書勝說:「海嘯後,很多房子被破壞,我們盼望建設的同時
,也能給他們一個更多期待和更美好的未來——就讓大愛村成為居民參與
、維護和經營的一個大家庭!」


................................................................................................................................


愛的漣漪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教師、學生、家庭主婦……這群透過奉獻找到自我價值、重拾快樂的人們
,一傳十、十傳百地招呼親友同來當志工——走訪大街小巷,關懷悲苦人
民;在慈濟辦事處的空地上墾植苗圃,寄望未來以此綠化大愛村。愛如涓
涓細流注入海嘯災區,漸漸擴散成一片漣漪……




斯里蘭卡可倫坡(Colombo)的早晨,陽光一如往昔的熱情,正如席若蜜
的心情,發散著豐厚的圓滿;臉上慣有的微笑表情,開展在點了絳紅的脣
上,黝黑的臉龐透亮出燦爛。

乘坐於小型車廂堙A顛簸在車水馬龍中,席若蜜手握著個案資料,指引著
司機行進方向;車行的目標,是位於奇魯拉邦(Kirulapone)的一處民宅
,對象是三個半月大、心臟有缺損的卡薇莎;席若蜜一如已作母親的心情
,對小嬰孩的就醫,充滿了殷切的熱忱和期盼。





卡薇莎(Kavisha)的家是違章建築,不到五坪,僅一個房間和一個客廳
,擠著她和爸爸、媽媽及外婆一家四口。緊臨著屋後五十公分處,有半屋
高的鐵道,每日火車來回轟隆隆地響聲,讓這家人的生活難以安寧。

「我第一次來時,被那些巨響嚇到了,還以為是世界末日。」講話聲音柔
細,從未如此近距離看火車閃過的席若蜜(Shiromi de Silva),帶著驚懼
的口吻說著。

席若蜜是從報紙上發現卡薇莎的,醒目的標題「卡薇莎的命,在您手上!
」還有照片中小女嬰削瘦的面容,觸動了席若蜜,讓她和Leader Day公司
的同事們,按著地址尋到卡薇莎的家進一步了解。

卡薇莎出生時體重兩千六百五十公克;四天後,她無法吸奶,全身皮膚變
黃,體重急速下降,僅剩一千九百五十公克。經緊急送到可倫坡的兒童醫
院,被診斷出罹患先天性心臟病,心臟缺損合併瓣膜問題。

醫師判定卡薇莎得盡快接受手術治療。而以賣檳榔過活、一天只得兩百盧
比(約台幣六十多元)的爸爸尼努夏(Nilusha Perera),負擔不起這筆龐
大的醫療費用。

但尼努夏不放棄,他四處向朋友借錢,報社並免費登載廣告,助他收到民
眾捐款,政府也補助了部分醫藥費。然獲得的金額和實際所需的醫療費用
,仍有相當大的差距,這讓生起希望的尼努夏又陷入愁雲之中,直到席若
蜜來訪……

席若蜜將卡薇莎的困境,詳細向慈濟在漢班托塔的辦事處說明;慈濟評估
後,決議補足醫療費用,讓卡薇莎有進醫院接受治療的機會。



不論富有與貧困,同樣生而為人,
就應盡自己的可能,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席若蜜



Leader Day公司,是海嘯後協助慈濟醫療團緊急進入斯里蘭卡賑災的重要
成員。當時,老闆阿尼爾接獲台灣的生意夥伴、也是慈濟志工的朱章麟電
話後,迅速召募自願的員工組成志工團,分批前往距離可倫坡兩百四十公
里、車程六個多小時的重災區——漢班托塔,協助慈濟志工進行義診、發
放等膚慰災民的工作。

席若蜜是第二批來到漢班托塔的成員,當時身邊還帶著十七歲的女兒,在
慈濟醫療站的藥局堙A協助藥師們把用藥須知翻譯成辛哈拉語,並將藥品
和用藥須知一袋袋封訂好後,交給災民們帶走。

回到可倫坡,席若蜜也回到往日的生活軌道;然潛藏的慈悲心懷,卻教她
無法再對這世界漠視。

慈濟志工在漢班托塔賑災,陸續發現了需要長期濟助或轉介到可倫坡大醫
院就醫的個案,位在可倫坡的Leader Day公司即成為慈濟後盾。而身為阿
尼爾祕書、極想助人的席若蜜,便成為主要聯繫的人員。

慈濟在斯里蘭卡首位醫療援助個案,是住在漢班托塔的心臟病患拉可瑪莉
(Lakmali),在可倫坡就醫住院時,即由席若蜜全程協助。一得空,她
便到醫院關懷拉可瑪莉和媽媽,見母女倆人生地不熟、水土不服,為她們
送來愛吃的食物,在她們心情低落時給予鼓勵。

在上班和照顧家庭的同時,席若蜜撥出時間陪個案就醫、到醫院關懷、向
醫師了解相關事宜,做起來一點也不含糊,卻不覺得辛苦。「不論富有與
貧困,我們畢竟同生為人。所以我盡自己的可能,去幫助需要幫助的人。


可倫坡的斯里加亞瓦登那普拉醫院(Sri Jayawar Denapura Hospital)堙A
席若蜜穿著志工背心,一邊陪著卡薇莎家屬辦理住院手續,一邊忙著接聽
剛結束一場手術的小兒心臟科主治醫師亞魯納(Aruna Kapuruge)的電話


多次接觸慈濟志工,加上席若蜜的熱心聯繫,亞魯納醫師對於類似的援助
模式並不陌生。在慈濟志工陪同卡薇莎到來時,他才從手術房出來,就親
自為家屬解釋病情及醫療計畫。

辦好住院手續後,亞魯納帶領卡薇莎的家人到病房區,並向護理站叮嚀後
才離去,繼續下位病人的診治。亞魯納說:「我很贊同慈濟人的精神。在
這麼多的祝福下,我想卡薇莎的手術一定會相當成功。」

即使醫師已叮嚀過護理站,然席若蜜沒看到小嬰孩躺到病床上時,她說什
麼也捨不得離開。

母性的慈悲,充分展現在席若蜜的言行堙A一談起自己經手的個案,她可
以一而再、再而三地敘述而不感厭倦,臉上也總帶著笑容。回程於巴士上
,堪不住一天的辛勞,在車輛的晃動中,她漸漸地進入夢鄉。

這位為阿尼爾工作了二十一年之久、身經百戰的祕書,想必在夢堥S有身
心的疲累,唯有溢滿的歡喜,一如她總是帶著笑、對人說:「我不會累。




我喜歡大自然,也想保護環境;
環境好的話,就可以保護人類。

——烏迪尼



三十三歲青年烏迪尼(Udeni Kumara),海嘯前在馬爾地夫首都馬列(
Male)一所飯店從事倉儲管理的工作;海嘯摧毀了飯店,讓他失去工作;
而他遠在漢班托塔的家,也一樣不能倖免——父母、兩位兄弟、三位姪兒
罹難。

海嘯後第五天、十二月三十一日,他回到漢班托塔,觸景傷情讓他痛不欲
生。「我無法說出心中的悲傷,我只能求助佛陀,將心靈寄託於佛法中…
…人世間一切均為空……」

佛法的薰染,讓烏迪尼心情平靜下來。思及兩位姊妹、哥哥遺留的兩個小
孩、喪夫而身心受創的嫂嫂……一切都得有人照料,於是烏迪尼收起了悲
傷,擔負起照顧親人的工作。

烏迪尼也從朋友處得知許多慈濟事,「他們人很好,幫助了許多災民。」
工作暫無著落,於是烏迪尼加入志工行列。

烏迪尼家訪災民、感同身受給予膚慰,得空則協助救援物資倉儲和整理;
在跟著東奔西走的過程堙A他找到心靈的依歸:「慈濟人給我一個幫助災
民的機會。」

受到慈濟志工環保理念的影響,每天清晨,烏迪尼會先四處撿拾可回收資
源,再到慈濟辦事處報到;自覺生性害羞,但他勇於帶動,買來袋子分送
給鄰居;每週一天到鄰居家收取已分類的資源,送到慈濟辦事處後,再把
空袋子送回給鄰居,周而復始。

烏迪尼說:「那些資源若沒被回收,會損害地球。我喜歡大自然,也想保
護環境;環境若好的話,就可以保護人類。」



我想幫助別人,也樂在其中。

——伊諾卡



為了參加一場慈濟大規模的物資發放,家住在遠處、二十一歲的伊諾卡(
Inoka Rathnayaka),前一晚即夜宿朋友家中,以便翌日清晨準時出現。
如此的精神,伊諾卡只淡淡地認為:「我喜歡幫忙搬東西,再把東西發給
災民,那感覺很好。」

伊諾卡曾遭逢家庭變故。幼時,父親經營著一家不錯的雜貨店面,在她十
六歲那年,一些不良分子搶劫店鋪,致使父親喪生在槍彈之下。

伊諾卡的媽媽相當堅強,重新經營雜貨店,獨力扶養她和弟弟,也從不把
悲傷感染給孩子們。伊諾卡說:「媽媽希望給我們過好的日子,讓我們安
心於學業。」

伊諾卡剛自學校畢業、正等待工作,聽聞好朋友提及慈濟在家鄉幫助需要
的人,又思及自己曾有的遭遇,那顆想助人的心,讓她從家堥咫F出來。

所謂從家堙u走」出來,其實路程並不近。伊諾卡的家距離慈濟辦事處有
二十五公里,她每天清晨五點起床,騎腳踏車到一點五公里外的巴士站搭
車,到漢班托塔後再徒步走到辦事處做志工;傍晚,再依同樣路線回家。
她並不感到疲倦,總是笑笑地說:「我想幫助別人,而我樂在其中。」

一頭細黑長髮、纖瘦的身影,伊諾卡跟著家訪、送物資領據,內心充溢著
歡喜;結束志工服務回到家後,伊諾卡會把當日的心得和媽媽分享,讓忙
於店務的媽媽可以間接體會當志工的喜悅。「我喜歡慈濟幫助人的方式,
將來我若賺錢了,也要捐錢給慈濟,讓他們可以幫助更多需要的人。」





海嘯後,慈濟人來到可倫坡、在漢班托塔長期駐站,進行各項賑災工作,
半年來,涓涓不息的愛宛如漣漪般的效應擴散開來,且在當地循環。

教師、學生、家庭主婦、待業者……這群透過奉獻找到自我價值、重拾快
樂的人們,一傳十、十傳百地招呼親友同來,孜孜不倦走訪大街小巷,關
懷悲苦人民。

至今,在漢班托塔慈濟辦事處的空地上,他們依然蹲低了身子墾植苗圃,
寄望未來以此綠化大愛村。辛勞付出的背後,有著一分踏實而自在的甜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