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把握因緣會合的剎那
◎釋德
◆六月十二日《農五月•初六》


靜思小語

緣不具足,無法成事;緣不把握,無法成就。



一生悠遊法海

「前天入殮時,看師父身體完好、臉容莊嚴,彷如生前;感覺是在睡眠之
中,多麼安詳啊!卻在昨日……」沉默之中,復聽上人一聲長嘆:「昨日
在獅頭山,就這樣火化了……人生,不過如此……」

上午九時在福嚴精舍舉行「舍利奉安大典」,此為師公圓寂之最後法事儀
節。厚觀師伯捧著師公蓮位、慈忍法師捧著舍利罈,隨主法長老登上福慧
塔院;上人及法眷代表隨行護送師公舍利入塔。

儀式圓滿,上人回到新竹聯絡處未久,專程從大陸趕來參加追思大典的一
誠長老等人來訪。

上人說起師公最後一段時日的種種。「師父這幾年來長住花蓮,甫度過一
百歲嵩壽,原本希望明年能為老人家辦一百零一歲壽誕……現在籌辦的卻
是『瞻仰』……」

上人提到,師公臉上常有笑容,即使睡眠中也還是在笑,所以覺得老人家
「雖有病但不苦」。「在其意識中,似乎是悠遊在法海堙A身心輕安、自
在、喜悅;當心跳停止,亦不見任何掙扎;及至圓寂了,臉容很是安詳;
將入殮之際再去探望慈容,亦是莊嚴如昔似在睡中……」

長老盛歎導師一生弘法利生,積極提倡「人間佛教」;一生大慈大悲,行
誼風範高山仰止。「導師人間佛教思想已開花結果,留下無盡的福慧,令
人欽敬!」

長老慈祥慰勉上人,化悲傷為力量,貫徹、繼承、弘揚導師思想,使人心
和善、世界和平!



一切因緣生滅

午後,上人與新竹志工談話,感恩眾人在短時間內布置場地、趕製結緣品
、香積、接待……將追思讚頌法會辦得圓滿。「大家甘願做、歡喜受,實
為辛苦而歡喜有福,是為『幸福』。」

上人講述師公一生種種際遇,皆是緣生緣滅的循環——一九五二年因緣來
到台灣,一九五三年福嚴精舍於新竹落成,興辦僧才教育的心願從此生根
;一九五八年於台北籌建慧日講堂,陳列藏經,弘宣法要;一九六三年於
嘉義籌建妙雲蘭若,為閉關之計。

「記得正在建蓋妙雲蘭若的時候,發生了白河大地震。地震後我去嘉義天
龍寺探望師父,師父帶我去看妙雲蘭若預定地;那時師父五十九歲,還很
挺拔,步履穩健……」

一九六四年五月,師公在妙雲蘭若閉關。隔年春天,張澄基博士帶來中國
文化學院聘書,師公為使佛法走入校園,決定出關授課;就近駐錫在外雙
溪「報恩小築」。

「我曾到報恩小築見師父。師父知道我在花蓮的生活很清苦,要我到妙雲
蘭若,因為蘭若後方有個檳榔園,可以作為我自力更生的經濟來源。師命
不可違,所以我回到花蓮後就準備搬家。」

那時,上人住普明寺後方的小木屋,在慈善寺宣講《地藏經》、《普門品
》,與前來聽經的一些居士、老菩薩們結緣。她們捨不得上人離開,遂聯
名上書呈請師公緩調三年。

「一切都是因緣生!有緣,就離不開了。那時,看到地上一灘血,使我生
起救濟助人的念頭,也與三位修女就宗教教義作了辯論交流……種種因緣
交合,使我下定決心,告訴這些留我的老菩薩們:若要我留下,就要與我
一同做救人的志業。從此開始了日存五毛錢的『竹筒歲月』。」

上人說,功德會的成立,是許多因緣點點滴滴、環環相扣。「即使很想做
事,但『緣』若不具足,也沒有辦法做成;若當『緣』來到面前,卻沒好
好把握,也是無法成就。因緣會合,也要選擇做該做的事,對的因緣要把
握;不該做的,再如何都不要去爭。」



一生實踐真理

師公提倡人間佛教,不希望往生淨土,唯願再來人間宣揚正法;慈濟四大
志業正是落實「佛法生活化」,慈濟人聞聲救苦,實現「菩薩人間化」。

「『真理』在於人與事的會合,人與事能相對應。」上人表示,回顧慈濟
志業四十年,一路走來有說不盡的困難辛苦;但若無經歷過坎坎坷坷的路
途,怎會體會世間苦、領悟世間真理!「所以,即使再辛苦,我也不覺得
苦,度過之後,覺得這就是福。偶然回頭去看,仍覺美好!」

圓寂、移靈、入殮、追思、荼毘、奉安。數日來,藉著世間法事儀軌的進
行,師公於人間的色身譜下圓滿的句點。

「因緣,是那樣的真實,那樣的不可思議……人的一生,如一個故事,一
部小說,到了應有的事已經有了,可能發生的事也發生了,到了沒有什麼
可說可寫,再說再寫,如畫蛇添足,那就應該擱筆了……」

師公所著自傳《平凡的一生》就此擱筆。然其慈悲與智慧,卻化作不息的
火與光明的燈,薪火相傳、燈燈相續——「人間佛教」法脈永綿延,時時
度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