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因深緣遠,忽焉在即
◎釋德
◆六月五日《農四月•二十九》


靜思小語

有「生」必有「滅」,自然的法則何其自然!



遙想四十二年前

「我與師父『因』很深,『緣』卻似乎遙遠,然忽焉在即,近在分秒一念
間……」早會時間,上人沉重慨嘆生死無常,追憶往昔師徒因緣,語多哽
咽。

「此刻若問我心情如何?只能說:『很沉重且不捨。』但是,自然的法則
何其自然!這就是人生。雖然以最恭敬的心,恭送了師父有極限的身體;
但是,我們應該要用歡喜心,迎接永恆的人間導師再來人間!」

「我思我師。我常常思考我與師父的因緣——過去我總覺得我們的因很深
,緣卻似乎很遙遠……」上人溯及四十多年前,拜師的那一刻,時為民國
五十二年;因為沒有皈依師父,上人遠從花蓮來到台北戒場卻無法受戒。
「戒場中有幾位法師告訴我,可以就地擇師。但我認為,慧命依止師如何
能就地選擇?所以寧願先不受戒。」

因為想請一部《太虛大師全書》,回花蓮小木屋好好研讀,上人在菩提講
堂慧音法師引導下,來到慧日講堂,適巧師公駐錫在此。

「慧音法師問我要不要見導師?他一句話的引導,我一念心生歡喜,就到
了師父的會客室。」頂禮後,慧音法師告訴師公:「他是要來受戒的,但
是現在要回去了。」「還沒有受戒,怎麼要回去呢?」「因為他還沒有師
父。」幾句簡單的問答後,上人與慧音法師就出來了。

「當時掌理圖書的常覺法師拿了書庫的鑰匙引我們到書庫取書。打包妥當
,正要離開時,卻下起雨來,監院印海法師要我們稍等,他去叫車來載這
些書。時間、空間、人與人之間,其實都有因緣;就是這一場雨,讓我自
問:『我就這樣回去嗎?』我心生一念,央請慧音法師代問能否皈依在導
師座下?慧音法師說不太可能,因為導師不太喜歡收弟子。我請求他去說
說看。『若有緣,我就拜在導師座下,沒緣的話,我就回去了。』」

「也就是一個『緣』。那一刻師父剛好從會客室走出來,慧音法師上前去
問,師父就看看我,微微笑,點個頭。見到慧音法師招手,我就趕快過去
了。」

「那時將近中午十二點,戒場快要關門了,師父說:『時間也快到了,你
就在佛前磕頭吧!』於是我趕緊禮佛、就地向師父頂禮。師父說:『你我
因緣很殊勝,既然要出家,就要發心『為佛教,為眾生』。」

「是的,『為佛教,為眾生』。在這人間路上,不做事便罷,真正有心要
做事,不免困難重重;皈依三年後,我成立慈濟,如今將屆四十年了,一
路走來,不論遇到何等艱鉅的難關,我的腦海都會浮現『為佛教,為眾生
』六字。」

自從皈依、受戒,上人就回到花蓮了,從此兩相遙隔,無緣時常親近師公
。「過去我常想:我與師父有這麼深的因,為什麼緣這麼遠呢?」



最後一刻的啟發

「近幾年,師父年紀大了,法體衰弱。一九九九年九二一大地震的前幾天
,他的腸胃病症嚴重,來到花蓮慈院住院治療,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有福
緣能照顧師父。」

上人感恩醫療團隊盡全力照顧老人家,讓他能放心地推展慈濟。慈院每天
清晨固定以電話向上人報告師公的情況,昨天早上得到的訊息是與前天情
況相同,所以上人照常進行志工早會、處理事務。九點多,突然接獲慈院
來電說師公的心跳降低了,上人立刻從精舍趕到醫院,幾乎是半跑著進入
加護病房。

「從進到床邊站穩了,一直到師父最後的一口氣,只在分秒間。」上人表
示他到的時候,看到師公心跳是四十二下,「我彎下腰來跟師父說:『師
父,請您安心,我們都在這堙K…』才說完,看到師父臉上出現一個表情
,緊接著聽到嗶嗶的聲音,儀器顯示心跳歸零了。」

「那時候我突然感覺——原來我跟師父的緣是這麼近!近在那一念間,近
在那分秒間;是不可思議的緣,也是不可思議的因!我永遠都不會忘記這
一刻。感恩師父等我,這是名副其實的『送終』……」

上人表示,雖然很不捨,但他相信:「我師是人間導師,他捨報了,還會
得報,因為師父發願再來人間,我相信他會如願乘報而來。」

「昨天我進到更衣室時,正在為師父套手套。我牽起師父的手,想讓雙手
交疊在腹肚上,但其中一手總是垂下來。我突然領悟——這右手垂手外翻
、左手放在肚腹上的姿勢,不正是『佛陀灑淨圖』中,佛一手持缽、一手
灑淨膚慰地球的形象嗎?這讓我很震撼!」

佛陀灑淨圖的意境,就是淨化地球、度化人間,也是所有慈濟人共同的理
念及世間人人所期待的。「這是師父最後給我的教示。後來我再把手牽起
來說:『師父,我們的手就是要來度化人間、撫慰人間。』再把它交疊在
一起,就安放相疊了。」

今天在慈大追思堂開放瞻仰一天,明天一早將恭送師公回福嚴精舍;上人
為免全台會眾湧向新竹,造成交通困擾,且福嚴精舍場地不大,因此指示
全球慈濟人就地設追思堂,用虔誠的心,在當地念佛追思。



恭敬追思與守護

早會開示完,未及聽取志工分享,上人即刻動身至慈大追思堂瞻仰師公。

靜思精舍常住師父們陸續分批來到,大眾頂禮三拜後,依序右繞瞻仰台悽
然凝視師公慈容,深深孺慕思念之情,化為眼中迷濛的淚水。上人亦在追
思瞻仰後,隨眾端坐念佛。

八時二十五分,真華長老步入追思堂,偕中台禪寺見燈法師及見肯法師前
來瞻仰。長老在師公慈容旁站定,望著親炙數十年的恩師,傾身依依談說
片刻。蒼顏送別故人,那情景委實感動人心。

稍後,於靜思堂靜思書軒,真華長老、印海長老與厚觀師伯等人商論師公
後事。上人則於另一隅與王端正副總執行長、姚仁祿總監等話談種種;些
時過後,昭慧法師及林欣榮院長等醫療團隊亦加入。

「因深緣遠,忽焉在即」,上人複述早會言及與師公的因緣感受,語末慨
然而言:「今日早會,螢幕上播放幾年來與師父相處的畫面——或是在我
出門行腳往謁師父之時,或是師父在精舍及花蓮慈院留下的身影……我真
的非常感恩醫療團隊的用心照顧,讓我能放心於全台奔走……這些日子,
師父法體欠安,我不敢出門;而在師父最後那幾秒鐘……我永生難忘!」

午膳後,上人再至追思堂,於門口遙向師公合十作禮,略視大眾依序瞻仰
之整齊行伍後,暫返精舍。

四時四十分,上人再次赴慈大靜思書軒,與長老們討論明日護靈移座大典
流程;長老們並參加儀式彩排。

偌大的校園涼風習習,空氣堿y動「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佛號聲,長老
們年邁的身影漸行漸遠至校門口處,用心腳下、步步恭謹。不知不覺光陰
匆匆消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