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苦過深知甘甜味
——楊秀「做就對了」
◎撰文/劉對、賴怡伶
攤開雙手,扭曲的指頭是勞動的明證;
一生難有倚靠,她愁眉苦臉度日如年。
苦過大半生,她迄今仍然一直勤、一直儉,
但賺錢不為自己享受,
深信餘生能付出就是福氣。
撥雲見月,月光如此柔和,
看見希望,楊秀笑顏燦然。




楊秀家中掛著一幅顏色鮮豔明朗的畫,淺綠色的背景,兒童般樸拙的筆觸
,畫著兩個高大、桃紅色的人,手牽著手站在一起咧著大嘴笑。人物兩旁
工整寫著「對聯」——楊秀想要做慈誠隊、田昌明想要做慈誠隊,「上聯
」是——大愛台北。

今年三十五歲的昌明,神情憨直、體型略胖,眼神常是飄忽不定,好像有
蝴蝶在他身旁飛舞一般。「這張圖畫的是你跟媽媽啊?」聽人這麼一問,
他圓鼓鼓的雙頰突然往上提,終於凝神的眼睛彎彎地,點點頭應了聲:「
嗯!」隨即好像想起什麼,站起身來衝入房堙C

「他又要獻寶啦!」楊秀百般憐愛地看著兒子。

昌明小心翼翼地把慈濟人文志業中心模型放在桌上,投下零錢,隨著響起
的「大愛讓世界亮起來」歌聲一起唱。微弱的燈光下映照著他圓圓的臉、
楊秀圓圓的笑。



我是艱苦底,做慣了


今年六十二歲的楊秀,在中正紀念堂擔任清潔工二十年,去年退休。

同事們說,楊秀總是笑瞇瞇的、人緣很好,她不與人計較,寧可自己吃虧
。「同事家埵釣ヾA她一定主動關懷;有差事,她總是跑第一、搶著做。
二十年如一日,真的很不簡單。」清潔隊隊長鄭霖法說。

她利用工作之餘做環保,帶動了不少同事;退休後,同事們繼續回收資源
。鄭霖法讚歎她的環保精神:「她利用空檔做回收,錯過吃飯時間也不在
乎,看了很感動!」

「環保只是順手做啦!」楊秀早就在生活中落實環保觀念,家堥S有太多
擺飾,浴廁的洗手台旁放著一桶略濁的水,這是拖地、洗菜過的水,收集
起來還有用途——沖馬桶。

楊秀也在自家樓下的騎樓設一個回收點,歡迎鄰居把回收物拿來,每天整
理好載去慈濟環保站。昌明平常在汽車修理廠幫忙,一到環保日就來當志
工,即使忙碌一整天,也是樂憨憨的。現在他還參加慈誠隊的培訓課程。

「我,隨傳隨到!」楊秀笑得燦爛。為了家計,她繼續做打掃工作,但是
時間安排有彈性,一切以慈濟任務為主,可說是全職的志工。「常常一通
電話來,隔天打掃的行程就配合修改!」

她不僅是板橋志業園區的「熟面孔」,新店慈濟醫院啟業前的景觀工程、
打掃、香積通通都包。「做事難不倒我,因為我是艱苦底,做慣了。」



感謝過去的「磨鍊」


楊秀的家鄉在花蓮鳳林,她在九女一男中排行么女,父親因長年胃疾無力
謀生,只靠母親在台糖工廠做臨時工,勉強維持一家開銷。

「人說『細漢仔呷無奶』,我十二歲就開始負擔家計了,到田媥艄抻念Y
、地瓜回來養豬餵雞,到溪邊撿浮木……我都做過。」楊秀常常為了家務
而耽誤了上學,有次被老師責罵後,不再踏入校門,差兩個月就可以拿到
畢業證書,至今引以為憾。

楊秀十八歲那年父親往生,三週後,身心俱疲的母親中風倒下。身子單薄
的她,得負責賺取母親的醫藥費和么弟的生活費,輾轉在糖廠、造林場、
公路局工作,還到台北幫傭五年。做粗工細活的辛勞,鍛鍊出楊秀強健的
體魄,「年輕時用盡力氣工作,換得今日難得生病的身體,也值得啦!」
楊秀笑說。

親戚作媒,二十六歲的楊秀與長她十八歲的先生結婚。「本來我不想接受
,但人家說,他是榮民隻身在台,有兩棟樓房,開計程車為業,是不錯的
對象。最重要的是,他答應讓我在家照顧生病的媽媽。」

原以為「老尪疼某」,婚後的楊秀,才發現先生的大問題:「他開計程車
,一天做十幾個小時,能賺幾千元,但錢就是留不住。」原來先生好賭,
常常一出門就好幾天不見人影,不輸光不回來;原有的兩棟樓房,在楊秀
生產前後,也相繼被輸掉。

「先生不僅從不拿錢回家,還把家堶錢的東西拿去當,像電視、時鐘、
西裝。有一次他突然回來將瓦斯桶搬上車,我愈追,他跑愈快……」



母愛,戰勝厄運


生下兒子昌明後,楊秀重拾女工生涯,足跡遍及台北縣市,一天三十元工
資,讓母子倆得以糊口。

怎知惡夢如影隨形而來——「昌明四歲時,醫師說他是重度智障兒。」

先生是賭徒,已然不幸,看著踮著腳走路、好動、靜不下來的兒子,楊秀
可說是萬念俱灰。然而又想想,自己若是一死了之,孩子何其無辜?

母愛的天性,教楊秀毅然堅強面對命運的挑戰,把孩子帶大。

民國七十三年,楊秀到中正紀念堂當清潔工,除了打掃,又兼做園藝組的
花卉栽種工作,每天從清晨六點忙到半夜一、兩點,「延平北路、中山北
路那幾條大馬路的圓環、安全島上的花,我都有種過喔!」

雖然勞動辛苦,但穩定的工作使她的心情踏實許多,而且可以開始存錢,
買間屬於自己的房子。「一直租房子、一直搬家的日子,我已經怕了,我
只想要個家,颳風下雨不用怕……」

背負著生計與房貸壓力,楊秀工作更加勤奮、吃用更節省,白飯摻鹽配菜
脯,連吃好幾頓。她記得有次昌明鬧著說不想吃飯,因為菜脯吃膩了。「
我問他,吃地瓜葉煮湯好不好?他說好,我才把同事送給我的菜煮給他吃
……」一個女人家帶著孩子,日子便是這麼苦過來。



心美,沒什麼不如人的


「有天,朋友送我一本《證嚴法師的慈濟世界》小冊子,說這位師父在花
蓮蓋醫院救人。我翻開第一頁,見到師父的相片,並沒有什麼感覺。」楊
秀心想此時賺錢最重要,遂將小冊子放進抽屜堙A一放就是四年。

四年後的某一天,昌明指著電視喊著:「媽媽!愛心喔!師父喔!」楊秀
看到電視上的法師很面熟,趕緊找出那本小冊子,一遍遍仔細地看。

楊秀回憶道:「上人不接受供養,精舍常住師父一日不做一日不食。我深
受感動,就打電話到台北分會詢問。」

幾天後,資深委員靜姝前來拜訪,一談就是一個下午。「以前我常為自己
的家庭不如人而自卑,靜姝師姊鼓勵我:『心美最重要,你這麼單純、善
良,當然是上人的好弟子。』要我隨分隨力做志工,不要有壓力……』」

即使加入慈濟找到了心靈的平靜,家庭經濟的動盪仍讓楊秀筋疲力竭。她
小心翼翼收藏的血汗錢,難逃先生「賭掌」;甚至愈賭愈大,賴以維生的
計程車數次進出當鋪,全靠楊秀贖回;兩度進出監獄,先生仍無法戒賭…


靜姝還記得楊秀有一回提著一包東西給她,然後號啕大哭。原來是地下錢
莊上門來要錢,楊秀因此崩潰,準備和先生「大車拚」、同歸於盡,所以
把房契、存摺和金子打包好給靜姝,請她代為照顧昌明。

靜姝安慰她,也協助她想辦法解決問題,終於免去一場災禍。



餘生願做有意義的事


先生帶給楊秀的考驗接踵而來。

一次,楊秀買了金子準備送給出嫁的養女,以補償當初沒能給嫁菄犖p意
。當她發現金子不見了,心也冷了,帶著昌明到中壢一家寺廟住了十多天
,準備就此遁入空門。

那是民國八十五年,賀伯颱風在中部地區造成嚴重災情,楊秀在電視上看
到慈濟志工冒著風雨,把民生物資送進災區,那股助人的熱忱撼動了她,
「我好驚訝,為什麼慈濟人可以做到這樣!」她不再想要為了個人的安樂
而隱居,即使生活不寬裕,她也決心掙錢捐款助人。

靜姝卻不贊成。她看到楊秀省吃儉用,身上穿的、家堨峈滿A都是回收物
,所以請她不要給自己太大的壓力。

但楊秀助人的信念十分堅定,「或許我前輩子沒好好種善因,這輩子才過
得這麼苦。今生得遇良師,有慈濟這塊大福田,應該把握因緣、努力耕耘
!」因此,她更賣力工作,在中正紀念堂兼兩個班之外,還為人清掃大樓
,一天工作至少十六個小時,賺來的錢幾乎全部捐出去。

記得第一次在台北分會見到上人時,楊秀激動地直掉淚,並且請示上人:
「昌明該怎麼辦?」上人慈祥地安慰她:「認真做就對了,不用煩惱昌明
,你是有福報的人。」

訪貧的經驗讓她知足於昌明雖是智障,生活能自理,還常跟著做環保;先
生雖然好賭,但如今高齡八十卻不需要人照顧,也給她完全的自由做慈濟
,還會幫忙料理家務,煮好三餐等她回家。

「她是個好女人,沒有她,我早就死了。」先生感激地說,他患有糖尿病
,好幾次昏倒,都幸有楊秀及時挽救。

櫃子媥蒚蘌\著母子倆的慈濟榮董證、證嚴上人法照,小小的佛堂內清淨
明亮,楊秀不再愁眉苦臉,而是如沐春風;生活依然清苦,但心情不再「
鬱結」;要做的事情還是很多,卻覺得自在、沒煩惱。

現在的她,不再悲憐自己的境遇,只想到上人的話:「認真做就對了!」
走過人生最失望的一段路,楊秀說:「一想到能在餘生做有意義的事,不
但不覺得辛苦,還愈做愈歡喜!」





天空跑著厚濃卷雲,板橋園區前的草坪上,志工們面著風,嗶嗶剝剝地從
潮溼的泥地堜犍X雜草。

楊秀清臞的面容有著一雙清亮的眼睛,乾淨的灰髮紮成小髻,手腳快速地
一抓就是四、五叢。久久蹲著會累嗎?「不累!」她笑著說。

昌明一手鏟子、一手是草,大步奔來,兩、三顆牙在笑容外招呼著,「媽
媽!你看我拔了這麼大一棵!」

楊秀抬頭說:「昌明好棒!你不要亂跑,跟著媽媽用鐵絲從土塈滽颾瓻
出來,像這樣……」

遠遠望去,楊秀和昌明像兩座彼此依偎的小丘,靜靜地在一碧綠野上;現
實生活中,母子倆一起走過艱辛人生路,在慈濟道上相互加油打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