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掘出生命之泉
◎撰文/慈烘 攝影╱顏霖沼
慈濟志工說從頭


一戶人家是否富裕,
不看有多少農穫、農具或牲畜,而是看蓄有多少水。
近四千口「慈濟窖」,八年來在志工跋涉下完成,
讓人們的眉頭鬆開了,讓四千戶人家彷彿擁有生命之泉……




一九九八年起,慈濟在甘肅會寧、通渭兩縣援建三百多口水窖,由台南慈
濟委員張文郎等志工監造。一年後,上海慈濟志工承接這項任務,從此與
東鄉人結下深厚情誼。

東鄉人講方言,山堨瘜q不便,生活閉塞,教育又不普及,幾乎和外界脫
節。前後深入該地四次的志工林碧玉描述:「每次去都是冬天,眼前一片
黃土,看不到一根青草;放牧的羊群,只得吃些殘留的乾枯草稈和晒乾的
玉米葉。許多孩子爛頭癩耳,全身長癬斑,彷似象皮一節一節的,令人心
疼。」

屋內泥土牆糊著報紙,一個炕放些鍋瓢,就是全家人的生活空間。在黃沙
飛揚又缺水的環境下,居家卻能保持潔淨,桌巾、床單不染塵,甚至男人
頭上戴的伊斯蘭小帽,都能維持淨白;令人費解。

一般家庭只靠兩、三隻羊,或種些馬鈴薯維生;成年男人到外地打工由於
不識字,與外界語言不通,謀生委實不易,大多在蘭州做些建築粗活。窮
山堻q訊不發達,當先生外出,宛如音訊全斷;挑水、農事和教養孩子的
工作,全落在女人身上。

林碧玉說:「東鄉人生活實在辛苦,幾乎十戶家庭僅有一家可以吃到麥食
,其餘都是以馬鈴薯果腹;但是他們很堅強。」偶有醬菜配佐,算是美味
佳餚;只在客人來時才吃麵食,或由磨細的玉米和水製成的饃饃餅。



幸福水 致富窖


乾旱的黃土高原鮮少地下水,只得靠從天而降的雨水儲存於水窖,再慢慢
使用,一如賴以維生的「生命之泉」。

關於水窖的援建,志工邱玉芬表示:「慈濟免費提供材料,如磚塊、砂、
水泥、集水管等,施作部分由自家出勞動力。如果家中成員是孤寡、病、
幼者,則靠鄉親互助協力建造。平均每口水窖約台幣四千元,估計可使用
二十至二十五年。」慈濟自一九九八年到二○○五年,在會寧、通渭和東
鄉三縣共興建了三千九百五十一口水窖。

「慈濟窖」到底對居民生活,帶來多少影響?大陸「中華慈善總會」表示
,許多人因為不必再挑水,騰出時間和勞力出外打工,增加收入;同時,
水窖和集雨場多數在庭院內,居民得以建立衛生習慣,減少疾病發生。

東鄉縣有了水窖後,解決人畜飲水困難,更帶動畜牧業的發展。一位村民
說:「以前連人喝的水都沒有,那埵釵炡靰滿H」一九九九年,慈濟在北
嶺、高山兩鄉為四百三十四戶援建水窖時,當地只有一千一百八十一頭驢
與羊,每戶平均不到兩頭羊;兩年後統計,每戶平均豢養羊隻達七點六頭


所以當地人都將水窖喻為「幸福水、致富窖」。



受教育 綻希望


慈濟志工來到車家灣鄉水家村勘察,孩子們尾隨在後方;當從志工手中接
過糖果,凍傷龜裂的臉龐都露出了笑顏。

「為什麼這些孩子沒上學呢?」志工問。

「如果要上學,清晨三點就得出門,還得走五小時的山路,才能到達最近
的一所小學。」村長無奈地說。

林碧玉深信教育才有希望,總得替這些孩子想想辦法;有同樣看法的邱玉
芬也說:「當年我準備念初中時,三百多元學費成了問題,媽媽只得向親
友周轉,跑了一、二十個地方。因此我發願若有能力,也要幫助想讀書的
孩子。」

眾多志工支持建校,讓慈濟水家小學於二○○四年動土、落成。學校建於
全村最高點,慈濟志工喻為「好漢坡」,從七歲到十三歲近百位學齡兒童
,終能高高興興地上學。

林碧玉說:「如果有一百位孩子受教育,就有一百個希望在這片土地上綻
放。」



故事還在繼續


為了複勘完竣的水窖,了解工程品質和規格是否落實,慈濟志工在攝氏零
下四度、白雪皚皚中抵達蘭州機場。「居民有了水窖後,生活是否有改善
?水夠用嗎?是我們一直記掛在心堛漕ヾC」志工許娟娟說。

一趟三、四天的甘肅行,志工自付旅費,行程緊湊,舟車奔波,且黃土高
原地形起伏高峻,許多地方車子無法抵達,只有靠步行;而且空氣稀薄,
房舍分散,爬上爬下,教人氣喘吁吁,但還是要繼續往前走。

林碧玉談到她畢生難忘的經驗。一次四月天,遇到龍捲風,飛機無法降落
,暫泊江西,待風止,才降落蘭州機場,卻是漫天塵埃,人人灰頭土臉。
連夜雪花紛飄,清晨景象換成一片白色世界,眾人身上的夏衣難以禦寒,
趕緊購來棉毛衛生衣保暖。

「雪下得那麼大,車輪沒有加裝鍊子等防滑裝備,實在冒險,我建議不如
先回去,下次再來。沒想到邱玉芬鼓勵大家:既然來了,就要順著因緣完
成任務。」

年過六十的林碧玉,早年腳曾受過傷,仍和志工爬坡入山;一個下坡路段
,路更滑,卻沒有樹枝可供抓扶,就這麼走了一個多小時才來到另一戶。
她沿途上氣不接下氣,默念佛號;但是看到居民的熱情和感激的眼神,所
有的辛苦都忘了。

看到志工到訪,居民感激又開心,忙著招呼:「炕上坐!」隨即拿出夏日
收成自製的葵瓜子、烘熱饃饃餅,熱忱地款待客人。「那是他們家堻怞n
的東西,只是我們不能接受款待。」林碧玉說。

七年來,上海慈濟志工多次往返甘肅東鄉,過程艱辛。邱玉芬堅定地說:
「我們會持續下去。」

到底是為了什麼?

「體會到上人的那一分不忍和不捨吧!」許娟娟淡然地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