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不讓陽光失望──邱明媜
◎撰文/郭書宏 攝影╱顏霖沼
「這片小葉子,非常地幸運,
和煦的陽光陪它度過寒冬,強韌的枝幹也始終沒有拋下它。
感謝陽光與大樹的支持,所以它很努力地做好分內的事,
希望將來有一天回饋大家……」
邱明媜最教人印象深刻的是她的笑容,
而不是她天生失去的左手及八歲截去的右腳。
她慶幸擁有此時此刻,讓她能回報生命中無數的陽光和大樹……




南台灣豔熱的陽光,彷彿以一首協奏曲的姿態,拓落地灑在高雄美濃。如
此一幅可以入畫的鄉村風情,激起人們對生命的熱情。

順著美濃窯的指示牌,車子在崎嶇的石子路上顛簸,遠遠望見邱爸爸在巷
口揮舞著雙手,告訴我們邱家到了;一下車,迎接我們的還有邱媽媽與邱
明媜,邱家養了多年的小黑狗興奮地衝來我們腳邊繞圈。

「不要用手摸小黑的頭喔。」邱明媜擔心小黑可能會咬傷我們,在連聲歡
迎我們到來的同時,不時以拐杖示意小黑在門外等候。


小學三年級發現骨癌,我住進醫院很長一段時間,身體狀況猶如秋天即將
枯萎飄落的葉片;只是,這片葉子不死心,用細細的葉梗緊抓著枝幹。



民國七十三年十一月初的高雄旗山醫院,醫護人員一陣手忙腳亂中,一個
特別的女孩兒出生了!在眾多嬰孩堙A她並不可愛,皺皺的皮膚甚至讓她
看起來醜醜的,但她卻受人注目——她的左手少了大半截,只剩下三、四
公分的臂膀。

她,邱明媜,一個天生注定將引人注目的女孩。「從懂事以來,我並不曾
感到自己身上多了什麼或少了什麼,因為我天生就是如此了。」邱明媜說
,她早就學會用自己的方式打理生活,並且善用右手。

但上天在她八歲時,給了她更嚴峻的考驗。「明媜天生少了左手,我們作
父母的已經夠心疼了,誰知道沒幾年又是一場磨難。」邱媽媽說,當時就
讀美濃福安國小二年級的明媜常喊腿疼,檢查發現罹患的是骨癌。

「聽醫師說,存活率很可能只剩兩成。想到她還那麼小,我們實在很不能
夠接受……」就在父母都痛哭失聲的時候,邱明媜反而拍拍媽媽抖動的肩
膀說:「媽媽別哭,不管我得了什麼病,我都會加油的,並且永遠陪在你
們身邊。」

為避免癌細胞擴散,醫師建議截去右腳;邱爸爸、邱媽媽雖心疼愛女小小
年紀就必須受截肢之苦,但為了活命,還是不得不同意。

「為了要消滅病魔,我住進醫院很長一段時間。做化療時,不但抵抗力變
弱、頭髮掉光了,胃也像被車子輾過般吃不下任何東西。」好幾年後,她
回憶當時的身體狀況,寫下了這段文字:「有如秋天即將枯萎的葉片,彷
彿一陣西風吹來,隨即飄落;但這片葉子仍不死心地用細細的葉梗連繫著
樹的枝幹。因為不到最後一秒,它絕不允許自己認輸,也絕不讓陽光失望
。」

「明媜的生命是她自己爭取的,我們做的只是從旁輔助的工作。」邱媽媽
說,女兒的勇敢確實有別於一般小孩,「要知道,化療的過程不是一般人
可承受的,更何況是年僅八歲的小女孩!醫師與護士都覺得這孩子很特別
,乖乖配合所有療程,不用哄也不用騙。」

當邱媽媽敘述著明媜小時候為病痛所苦的往事,聲調有些許哽咽;敏感的
邱明媜一察覺到,便握著媽媽的手。

「自從截肢後,我一直嘗試以前做過的事,像騎腳踏車啊。」邱明媜說,
她每天還是快樂地騎自行車上學,跟鄰居小孩一起玩辦家家酒、捉迷藏,
「只差沒騎馬打仗啦!我以前就是『孩子王』,很訝異吧!」

若要說生活上的不方便,那就是搭公車。「最怕剎車,會站不穩。」有次
跟同學出去玩,因為動作太慢,來不及下車,車門就關了,只得等到下一
站,「只有走一站,好險不是坐火車……」

就讀中原大學物理系的哥哥邱兆章說:「妹妹很獨立,也很懂事,雖然她
身體不方便,但她常幫忙做家事,洗碗、洗衣服樣樣來,家人都以她為榮
。」

邱明媜說,從生活點滴來看,「的確沒有什麼做不到的。」也正如邱媽媽
說:「只要明媜肯,一定會做出她想要的東西。」


看到同學能自由自在地打球,總有幾分羡慕。但我想,單手單腳也可以跳
著打球,或當一個喊得最大聲的啦啦隊員,也很好啊!



「走出去」三個字,一直是邱爸爸、媽媽教育邱明媜的方式;雖然老一輩
的家人因為面子問題,認為殘缺的小孩待在家奡N好。「明媜的身體雖然
跟別人不同,但我希望她在心態不要跟別人不一樣,甚至還要更健全。最
直接的方法,就是帶她接觸現實生活中的人群與環境、親近大自然。」邱
媽媽說。

跟著全家人出遊的腳步,邱明媜的「單腳」足跡遍及台灣各風景區,像澄
清湖、太魯閣、阿里山、中正紀念堂……「我還嘗試過滑翔翼與飛行傘,
當時工作人員擔心我只憑單腳的力量無法煞車,降落時多位人高馬大的大
哥哥還圍了過來,深怕有意外呢。」

身體的殘缺,難免引來異樣目光;對於路人的「關心」,邱明媜早已習以
為常,甚至發展出成熟的想法。「有一次在路上遇到一群剛放學的小朋友
,他們問我為什麼缺了一隻手和一隻腳?我跟他們說:『因為我生病了,
所以才會這樣。你們要好好照顧自己、聽爸爸媽媽的話,才不會生病喔!
』」

「其實,我不會在意大家看我,就像我若遇到奇裝異服的人,也會忍不住
多看幾眼。」邱明媜學會不活在別人的看法堙A反而將注意力集中在自我
的成長上:國小以智育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國中時的功課依舊耀眼,每次
考試皆保持在前三名,還高票當選過模範生。

「她很會念書,獎狀多到數不完。」哥哥邱兆章滔滔不絕地說起妹妹的「
豐功偉業」,邱媽媽則是謙虛地代答:「她剛好有讀到考試的內容啦!」

「明媜可稱得上是『八全八美』。」國中導師黃生乾說,邱明媜除缺了一
手一腳外,各方面的表現都是可圈可點;不但功課好,對作文、繪畫、書
法也很有天分,每次代表班級、學校出去參賽,幾乎都能拿到佳績回來。

黃生乾說:「明媜最可貴的是獨立的精神,也從未以行動不便作為藉口而
缺席。」即使身體限制了她不能跟其他同學一樣跑步、跳高、打球,但她
從來沒缺過一堂體育課或戶外活動課。

邱明媜說:「每次看到同學們能自由自在地打球,心媮`有幾分羡慕。但
我想,單手單腳也可以跳著打球,或在旁邊為同學加油打氣,當一個喊得
最大聲的啦啦隊員,也很好啊!」

邱明媜克服身體障礙、進取向上、活潑樂群的表現,讓她成為二○○一年
第一屆「總統教育獎」國中組得主;前教育部長曾志朗還專程到美濃國中
關心她的學校生活。

「曾先生向班上同學說,當他看到邱明媜眼光充滿自信與希望,就知道她
本人不需別人照顧,反而希望她多照顧同學,帶領大家努力奮發向上。」
說到此,黃生乾仍難掩興奮之情。

事實上,邱明媜一直就是同學的標竿,師長們常以她勉勵學生——明媜行
,大家也行。

「畢業典禮上,當她撐著拐杖上台領獎,全場報以如雷掌聲,那是每個人
衷心的喝采、鼓勵與祝福。掌聲背後,有許多常人難以體會的困苦奮鬥,
以及許許多多細心照顧和扶持的手。」黃生乾說。

邱明媜的基本學力測驗成績優秀,可推甄直升高雄女中,「但因行動不便
,家人不放心我隻身住高雄市,而就近讀旗美高中。」邱明媜很釋懷:「
我能不能去雄女念書並不重要,學測的意義,是對我國中三年的學習,有
了一次真正的考驗。」


記者到學校拍攝時,會影響全班同學上課,讓我覺得對不起大家。但如果
我的故事能對別人有益,就不應該顧忌太多。



第一屆「總統教育獎」、高雄縣「中國青年救國團優秀青年」、美濃國中
模範生……優異的表現使她成為眾多記者筆下的勵志人物。

「說實話,我以前不喜歡記者。」邱明媜說,打從國小開始就有記者到學
校拍攝她的求學和成長歷程,「但是因為採訪常會中斷課程進行,影響的
是全班同學上課的權益,讓我覺得對不起大家。」

「明媜從小就不喜歡麻煩別人,對於媒體採訪造成的困擾,她很在意。」
邱媽媽說,「但是,我那時問她:『如果你的成長歷程能夠激勵別人向上
,難道這樣的事,你不做嗎?』」

「當下我立刻釋懷了,曾受太多人幫助,對別人有益的事,我不應該顧忌
太多。」邱明媜說。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她現在念的是慈濟大學傳播學系,「原本想念社工系
,希望以後能投入慈善事業,一度想重考。」經過幾天思考,她認為幫助
人有很多種方法,從事傳播業也可以傳遞真善美的訊息。「我想,這也許
是所謂的殊途同歸吧。」

離開生活了近二十年的家鄉,邱明媜隻身到花蓮求學。她凡事不假他人的
作風,可想而知地引起師生注意。

「明媜很容易引人注目,並不是因為她的單手單腳,而是她獨立自主的行
動。」同班同學邱如蓮說,常看到她騎著腳踏車穿梭校園,甚至騎到花蓮
市區的大賣場購買生活用品,很多事都自己來。

在她還是大一新生的時候,就被學姊選擇為影像傳播作業的拍攝主角,負
責影片拍攝的林鈺雯說,在校園中看到她騎著腳踏車,帶著微笑與人打招
呼,「這一幕讓我對這個學妹很有好感,想要去接近她、認識她,記錄她
的生活。」紀錄影片中,邱明媜跟著同學參加手語比賽、做資源回收、畫
畫……大家可以做的,她也都可以。

剛升上二年級,班上為新生舉辦「迎新宿營」,在任務分配時,邱明媜就
主動承擔生活組工作;她雖沒有參加晚會舞蹈節目,但同學排練時自願幫
忙,反覆播放音樂。同學楊雯婷說:「班上同學似乎也因為她的投入,變
得更有凝聚力。」

她與同學們的相處更是融洽,人緣特別好,幾乎全校都認識。楊雯婷說,
許多學弟學妹初到新環境求學,難免顯得緊張與不適應;她發現邱明媜常
面帶微笑,主動向學弟學妹噓寒問暖,溫暖他們的心。

「明媜很可愛,臉上永遠掛著甜甜的微笑,對於自己截肢,不怨天也不尤
人,也絲毫沒有自卑感。」邱明媜的國小同學鍾宜珊說,她值得學習的地
方很多。


看著病人身上的插管,我彷彿再次體受生病的苦;但我專心擠出最陽光的
笑容,為他們帶來快樂,使身上這件志工服產生意義。



「我那時也是一直狂掉頭髮,這是化療必經的過程,你一定要堅持下去喔
!」在花蓮慈濟醫院,邱明媜正與一位也是罹患骨癌、必須接受化學治療
的國中男孩,分享自己當年抗癌的經驗。

邱明媜的微笑,讓每個看到她的人如沐春風;同樣的,到慈院當志工的她
,也善用微笑,輔以自己身體的形象,帶來別具說服力的「成效」。「微
笑,是初為志工的我,唯一能做的事。」邱明媜說。

回憶初到慈院當志工的情景,「我起了個大早,心情很忐忑,不知道會遇
到什麼樣的病人?又該怎麼去面對他們呢?」當她一切準備就緒,穿上志
工背心的剎那,心中升起一股使命感。「看到志工服上淺得幾乎看不見的
字跡,陳舊卻洗得乾乾淨淨的布料,我不禁想著:究竟有多少師姑、師伯
穿著它,走遍醫院各處為病人服務呢?穿上志工服,我似乎也在心中穿上
了病人的期待。」

當她踏入病房,看見第一位傷患,腦海倏地浮現自己八歲時入院治療的畫
面,「病人身上插著導管、輸血的管子、呼吸罩——那些也曾經在我身上
插過的管子。我彷彿重新體受一次生病的苦,不論是身或心,真的是種難
熬的痛楚。」

「但我意識到,我必須強忍著奪眶的淚水,專心地在臉上擠出最陽光的笑
容;因為我知道,來到這堙A是要為人們帶來笑容與快樂的,若是跟著病
人、家屬一起沉浸在哀傷中,那麼我們穿上這件志工服,就沒有任何意義
了。」

「有一位阿姨,大約四十幾歲,卻中風兩次,全身可以動的地方已經不多
了,她的丈夫與婆婆,夜以繼日地輪流照顧她,我在感動之餘,能給予她
的也就是微笑。」

邱明媜說,跟在資深的慈院志工旁邊,學到了許多,比方說如何保護病人
也保護自己、說話的態度與技巧,如何避免傷害對方。「在醫院堙A看見
了人生百態,親情、友情與愛情一幕幕在我眼前上演,讓我更加體會生命
無常,一個不小心,就會失去所有……」





邱明媜說,以前大多是接受別人的幫助,「今天我很慶幸能有餘力、有機
會作一位『施』者。」她感恩上蒼、感恩父母讓她擁有「此時此刻」,她
覺得很幸福。而對於未來,她深信:「上天賜予我如此特別的身體,就一
定會有屬於我的特別道路;我會在藍天白雲下繼續往前走!」

直到今日,邱明媜仍沒忘記多年前自喻為一片樹葉;只是這片樹葉,並沒
有隨著季節更迭而枯萎、老去,反而更翠綠、更亮麗。

「後來的那片小葉子,非常地幸運,因為和煦的陽光陪它度過寒冬,強韌
的枝幹也始終沒有拋下它。很感謝陽光與大樹的支持,但不知如何回報,
所以它很努力地做好分內的事,希望將來有一天,能夠用自己的力量回饋
大家……」




認識我•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我是屬於最詭異的天蠍座。我認為我最符合該星座「沒有方向感」的特
質;不像的地方是,我的神經可能比電線杆粗。

。我的偶像是莊子,他與世無爭的特質最吸引我了。

。我最想去的地方是北極,因為那堿O冷笑話的起源地。喔,好冷喔!

。除了本名之外,我喜歡別人叫我「小涼」,原因是聽起來感覺溫度會下
降。

。做過最糗的一件事:第一天上小學迷路,明明教室就在轉身十幾步就到
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