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負債上億的日子
◎撰文/葉子豪
潘明輪的經驗談

二十九歲,與先生背負上億債務;三十九歲,發現罹患癌症……一度陷在
「為什麼是我」的悲觀想法中。後來慶幸自己及早面臨考驗,還有機會東
山再起。

遇到逆境時,正念很重要,可以將逆境轉化為最好的增上緣,面對它,總
有雨過天青時。




「有時候想想,我的人生還真精采——二十九歲,碰上了家族的財務危機
;三十九歲,罹患癌症……該碰到的逆境大概都碰到了。」潘明輪娓娓道
出她人生的重大轉折——

由於夫家親友以公司資金投資失利,欠下了超過兩億的債務,擔任家族企
業負責人的先生,成了諸多債權人眼中,責無旁貸的承擔者。「先生一下
子沒辦法接受,整整一個星期沒有講話……」

為了躲避風頭,一家人搬離了原來的住所,來到先生同學安排的住處。在
那小小的避難所堙A老同學們商討對策,有人建議她和先生辦「假離婚」
,也有人要安排夫妻倆「跑路」到大陸。但是最後,兩人選擇面對,毅然
扛起數以「億」計的債務。

這一記人生變化球,是潘明輪怎麼想都想不到的。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的生
活環境,莫說「一億」,就連「一百」,也是個天文數字。


從幸福天堂墜落谷底


「我爸爸只有『一分五』的田地。」在潘家小小的田地堙A微薄的稻米收
成無法養活一家老小,辛苦的爸媽還得充當「農工」,幫別人做農事才能
賺錢養家。而身為長女的潘明輪則帶著弟弟妹妹幫忙放牛、摘野菜餵豬。
儘管生長的故鄉,就是以豬腳聞名全台的屏東縣萬巒鄉,但是清苦的潘家
,卻難得把肉端上桌。

「你帶她出去『呷頭路』吧!」潘明輪國中畢業那一天,母親請大舅安排
她到台北找工作。由於家貧無力升學,潘明輪和南台灣許多農民子弟一樣
,早早就出社會。北上之初,她先在工廠擔任作業員,然後上夜補校,半
工半讀學習商業技能,畢業後就到貿易公司擔任業務助理。

「那時月薪才三千五百元,光是繳房租就用掉一千元。」潘明輪記得有一
次病得很嚴重,卻因為怕看病花錢而拖延,後來一位遠房親戚趕緊帶她就
診,診斷的結果是胃潰瘍引發出血,險些喪命。

貿易公司的半工半讀小妹工作,讓潘明輪累出一身病;也因為做生意的因
緣,遇到了經營紡織事業的另一半。

「我們交往三個月,他說買房子要登記我的名字——這就是他的求婚,完
全不懂得浪漫。」談起與先生相識到結婚的經過,潘明輪臉上流露了對另
一半的了解與心疼。

出身於彰化縣和美鎮紡織家族企業的先生,有著高大帥氣的外貌、顯赫的
國立大學學歷,以及富裕的家境,是許多女孩心中理想的「黃金單身漢」
;相對於潘明輪的家境,真的是天差地別,也讓雙方家長倍感訝異。

婚後,潘明輪辭去工作專心顧家,先生則全力衝刺事業。但幸福的日子才
過了一年多,家族企業就爆發財務危機,高達兩億元的債務,逼得潘明輪
走出家庭,與先生一同面對紛至沓來的催討。

在買賣契約書簽下名後,兩千坪廠房的所有權轉眼間化為烏有,賣得的一
億多資金填入了兩億的債款缺口,像沙漠中的一滴水,瞬間蒸發。一九九
四年底,風光一時的家族企業成了過眼雲煙。


右手賺錢 左手還債


為了還債,潘明輪與先生排除萬難另外設立新公司,召回以前的老幹部一
起打拚,用得來不易的營收,點滴償還債款。

「當你展現誠意和對方討論還債的方式,我想大部分的人都能夠接受。我
們可以再站起來,全是因為先生的誠懇。」面對債權人,先生總是罵不還
口,任憑債主發洩不滿;若公司有庫存,就讓債主搬去抵債;真的付不出
來,便和對方坐下來談,擬定計畫,約定在期限內償還。誠懇的態度,多
少讓氣急敗壞的債權人軟化,雖然拿不回全部債款,卻總比一毛錢都討不
回來得好。

在債務大致談妥後,兩夫婦努力工作來償還債務。為了維持生產線正常運
作,確保營收不致中斷,除了常趕「銀行三點半」之外,兩人還曾經半夜
跑去敲染整廠老闆的門。

「我們家沒有在借人家錢的,從以前就沒有!」

「我們不是要向你借錢,只希望你幫忙,讓我們開時間長一點的票期。」

經過一番誠意溝通之後,原本心懷戒懼的老闆爽快地承諾:「你去接訂單
,我挺你!」

合作夥伴的善意回應,解決了不少事業經營的難題;但是暴力討債的恐嚇
,卻是潘明輪永難忘記的惡夢。

一九九七年到一九九九年,是討債集團威脅最嚴重的兩年,當時有一筆兩
百萬元的債務,在對方恐嚇下,他們給了三百八十萬元才解決,不只多付
了一百八十萬元,也因為討債衍生的糾紛和對方鬧上法院。


小女人變成河東獅


潘明輪除了照顧一雙兒女、幫助丈夫管理公司之外,也經常進出法院和警
察局處理債務糾紛,甚至到了半夜一、兩點,還得打起精神發電報給國外
客戶。

龐大的精神及生活壓力,讓潘明輪從一個對丈夫、對孩子和顏悅色的好太
太、好媽媽,變成脾氣暴躁、誰也惹不起的「河東獅」。

「為什麼我要和你一起擔這麼多債務?錢又不是我們花掉的!我是前世欠
你……」焦頭爛額的潘明輪,把怒氣一股腦兒傾洩在先生的身上。先生一
言不發,任憑妻子的怒氣像洪水般爆發。

「好啦,你早點休息吧!」先生的隻字片語,兩三下打發了妻子的「獅吼
」,但是男人的煩惱能向誰傾訴呢?

「有一回先生心臟病發作,正好我帶公司員工到日本,他便自己開車去醫
院,開到一半身體受不了,只好把車子停在路邊,改搭計程車,到醫院時
已經口吐白沫了!」回想幾年前先生的情況,潘明輪直覺和壓力有絕對的
關係,否則幾次體檢,為什麼都沒查出來呢?

「我以前不打孩子的,但出事那一年,兒子被我打到縮在角落發抖,他從
來沒看過媽媽打人。」在最艱苦的那幾年,潘明輪不僅在人際、親子關係
上呈現緊繃狀態,也數度生起輕生的念頭,幾次想從住家的七樓陽台「飛
」下去,一了百了。

「如果我走了,孩子該怎麼辦?」憶起那一段夜不成眠的日子,潘明輪不
禁紅了眼眶。深夜堙A孩子熟睡的臉龐,牽繫著她為人母親的求生意志;
而丈夫無怨的陪伴,則讓她堅定了「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信念。

「有一天,我和先生說想吃一頓好的,因為每天都是吃便當、泡麵果腹!
」在兩人決定去吃大餐時,其實身上僅剩一千塊,而第二天要支應的錢卻
還沒有著落。兩個人、一千元,走在繁華的台北街頭,潘明輪感到一股「
貧賤夫妻百事哀」的無奈;回想小時候,常見父母為了小錢吵架,今天自
己卻在欠債上億的情況下,向丈夫提出「奢侈」的要求,是不是太不切實
際了呢?

「沒關係,吃完再說吧!」先生果真帶著她吃了一頓「好料」——一客兩
百元的經濟套餐,讓潘明輪感動不已。她在心中許下了對先生的承諾:「
再怎麼辛苦,我還是要跟你一起熬下去!」


病痛中汲取智慧養分


突如其來的變故,讓一家人感受人生無常。潘明輪、先生和親戚們轉而尋
求宗教的解答,舉凡算命、改運等想得到的方法,潘明輪幾乎都試過。為
了尋求神明的庇佑,她不惜舟車勞頓,從台北跑到新竹、甚至台中的宮廟
去參拜。

「聽到好的就安心,聽到不好的又開始很緊張!」談起過往求神問卜的經
歷,潘明輪感嘆當時的自己實在太愚癡了,浪費了許多時間、金錢;及至
先生的姊姊引她參與慈濟之後,她才找到人生的出路。

九二一地震後,潘明輪除了定期捐款給慈濟之外,偶爾也幫大姑跑腿收善
款。二○○○年,她加入了慈濟台北快樂兒童精進班擔任班媽媽,她思索
著:「大家平常在上班,還利用假日來陪我的孩子上課,為什麼我不能呢
?」大姑鼓勵潘明輪更上層樓,接受慈濟委員培訓。不料就在培訓前夕,
潘明輪意外發現潛伏在身上的癌細胞。

「我去醫院的時候,醫師都很懷疑,因為他用超音波機器,很用力才壓到
那個硬塊,而我竟然自己摸到了。」潘明輪罹患的是乳癌,但因為發現得
早,醫師切除局部乳房組織,隨即進行化療。

「如果再拖個一、兩年,就不得了了。」潘明輪慶幸道。

突如其來的乳癌,彷彿上天開的玩笑,也像是菩薩課程的考題。有一次,
潘明輪在星期五接受化療,但週日便是培訓上課日,顧不得先生的勸阻,
她還是打起精神參加。

「我和菩薩講,希望祂給我智慧,讓我熬過去。結果那一天我順利過了,
可是回到家,我就吐了兩天。」而在第二次的培訓課程前,大量出血讓她
近乎虛脫,可是最後還是憑著意志力撐了過去。

「後來慢慢會錯開喔!像我每次培訓上課都會碰到化療,可是又因碰到某
些事情把化療時間延後。」談起帶病培訓的過程,潘明輪感到冥冥中有一
股力量在幫助她。

經歷了六次化療及二十一次放射線治療後,她的乳癌已經獲得控制,現在
只要定期追蹤即可。

「遇到事情時,『正念』很重要。」潘明輪認為逆境讓她增長智慧,更感
恩慈濟善知識對她的啟發:「我若沒有接受培訓,可能現在還是混混沌沌
,陷在『為什麼是我』的悲觀想法中吧!」

依照目前公司的營運狀況,潘明輪和先生距離還清所有債款,還有一段長
路要走,但是他們卻不願減慢行善的腳步:「平常先生也鼓勵我出來參加
活動,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我晚上盡量在家堻重臚l。」

作為一個「資歷豐富」的債務人,潘明輪也對現今社會為債所苦的「卡奴
」們,提出中肯建議:「去面對它,你會有雨過天青的舒適感。好好和銀
行談如何償還,然後將卡片剪掉——貪念一定要斬斷。」





「我、他、你,我愛你;我、你、他,笑哈哈……」近百位慈濟志工走進
了敬老院,讓老人家們感受到陪伴的溫暖。在猜燈謎的活動中,老人家們
一掃平日的暮氣沉沉,踴躍地舉手搶答。主持活動的潘明輪,適時站出來
控制場面:「阿姨,您已經回答過了,把機會讓給別人好不好?」在「返
老還童」的長者面前,她就像小老師一樣,和顏悅色地安撫「老頑童」興
奮的情緒。

笑容可掬的潘明輪,親切地招呼長者們,旺盛的活動力贏得讚賞。

走過風風雨雨,嘗盡挫折磨難,四十出頭的潘明輪,慶幸自己及早面臨考
驗,還有機會東山再起,她已經學會放下無謂煩惱,轉而以正向態度面對
難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