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苦瓜」變成「哈密瓜」
時時刻刻自我祝福

◎口述/欣慧(化名) 撰文/莊淑惠

賭博、暴力、恐嚇、外遇,
讓我不得不結束十八年的婚姻。
經歷過一生最煎熬的日子,
在參與志工中,我學會原諒別人、善待自己,
最重要的是,開始當一個懂得傾聽、放下的媽媽,
不只給孩子愛,更給他們無限祝福。



力求完美的我,從小功課名列前茅,疼我的父親,栽培我學鋼琴;商科畢
業後,更安排我到他公司上班。但從小到大,父親僅中午回家吃飯,晚上
及假日都回「原配」家堙C

我的母親在婚姻中並沒有實際的身分地位,讓我內心有些自卑;加上被阿
嬤嚴格教育長大,我期盼透過婚姻脫離沉悶的家庭生活。

二十二歲時,我在同學婚禮中當伴娘,對男方的伴郎有了好感。於是不顧
父母反對,嫁給常出入風月場所、還因一屋二賣而官司纏身的他……

婚後,父親給了我一筆錢買房子,先生也很認真工作,當上公司小主管,
每月薪水全部交給我,支付房貸與家庭開銷。先生常邀約朋友來家堨斯P
,說是賺點外快;我卻得忙碌穿梭在廚房與客廳,招呼牌友茶水與三餐。
兩次坐月子期間,很少看見他的身影,他說自己沾了新生兒的喜氣,即在
牌桌上廝殺開來……

小兒子未滿周歲,被診斷出「發展遲緩」;我哭到無淚後,全心帶著孩子
到醫院復健。此時,先生開始進出酒店、三溫暖,也發展外遇……心再痛
、再苦,為了家庭完整,我都隱忍下來。

他偶爾的外遇,我可以忍;讓我害怕的是,他除了打牌,也開始簽大家樂
、六合彩。十賭九輸,輸錢後,他跟同行進貨轉賣、賺取差價,或跟朋友
借支票循環使用,最後竟然挪用公款還賭債。

他曾發毒誓、寫懺悔書,甚至說要讓我剁手指;但過不了多久,又拿支票
要我幫忙周轉、變現,或是要我幫他借錢,從五、六萬到二、三十萬。一
次氣到不想幫他忙,卻被他踹了一腳,整條腿幾乎淤青。

我的個性規矩、務實,也很傳統,想離婚卻不曾付諸實行。就在他被公司
辭退後,他開出兩條路讓我走:一條路是賣掉房子還清賭債,一起到南部
重新開始;第二條路,要我給他五十萬元跑路,就可以離婚。

害怕一無所有,我選擇離婚,也不願給他錢。他開始恐嚇我與娘家,甚至
把我的電話給債權人,討債電話不斷,家堣j門也被人噴漆。我恨他將所
有債務與壓力狠心丟給我……那段日子苦不堪言,我一度想跳樓;但想到
兩個兒子,我放棄了。

我向社工人員和公益律師求助,之後錄得先生恐嚇我的話語:「你不賣房
子、不給我五十萬,我就放瓦斯,全家人同歸於盡……」我申請了家暴保
護令、訴訟恐嚇及離婚。他不想吃上官司,答應無條件離婚。

回想這半年來,我出入婦女中心、警察局與法院,這一幕幕像似別人的故
事,卻真實發生在我身上;更無法想像的是,被他視為弱女子、無知可欺
的我,卻有勇氣結束十八年的婚姻。

離婚後,我雖然鬆了一口氣,卻也不是開心的,帶著兩個孩子獨行,我未
來該如何?一直陪伴我的妹妹,建議我看慈濟大愛台,也希望我能加入這
個團體,多接觸善良的人,對我和小孩會有幫助的。

「比我苦的人,世間何其多」,是我看大愛劇場的心得;一幕幕人生真實
故事,感動了我投入環保志工。忙碌的生活讓我沒有時間回想往事;我不
斷吸收佛法的智慧,學習慈濟人的大愛……

參加慈濟委員培訓那一刻,我終於懂得證嚴上人「普天三無」:天下沒有
我不愛、不信任、不可原諒的人。我不再埋怨我前夫,當下體認到——原
諒別人,也是善待自己。

說真的,若沒有經歷婚姻失敗,我或許看不到自己的缺點:是一個不懂得
噓寒問暖的妻子、不懂傾聽的媽媽……

以往,先生有些好的轉變,我不曾讚美過他;而我沿用原生家庭的模式教
育大兒子,只要求學業成績優秀,卻忽略了他的心靈感受,甚至讓他出現
憂鬱症傾向。

在慈濟當志工,開啟我不少好的信念。如今,我學會信任大兒子,不再用
學業成績衡量他的能力,讓他自由發揮。我也放下對小兒子的憂心,把他
看成是我人生未來的伴;現在,我最想給他的,不僅是愛而已,還有許多
許多的祝福——同樣的,也給我自己無限祝福。



................................................................................................................................


以欣賞眼光看當下擁有

◎口述/溫秋蓉 撰文/黃秀花 攝影/顏炯彬

十二年來,女兒從宛若植物人,
到能張口吃飯、直立走路,每一步都得之不易。
她雖然智商有限,但很單純貼心、還會口說好話……
用欣賞的眼光看待她的一切,
我很滿足,也不再脆弱。




我作夢也沒想到,才十三歲、正值青春年華的女兒,有天會突然倒下。

「腦部動靜脈畸形」是我沒聽過的醫學名詞,它卻差點要了女兒的命。雖
然搶救成功,但因出血時腦部破壞太嚴重了,手術後仍陷入重度昏迷,一
度生命指數就僅一、二。醫師說,女兒不是死亡,就會變成植物人。

面對突如其來的狀況,我措手不及、憤怒且傷心;我無法接受,心中有股
為女兒找尋出路的信念。當西醫治療到一定程度,沒法再有進展後,我開
始求助於民俗療法。只要聽說那種方法有效,我都盡量去學、去嘗試。每
天一早起床,就為女兒展開全日的復健行程,連夜晚也不敢離開半步,就
怕稍有不慎,女兒會出事。

就這樣一點一滴慢慢灌餵營養品、按摩揉捏,總算盼到女兒有了進展——
從拔掉鼻胃管、改由口餵食;到她體力恢復,漸漸能張口吃飯、直立坐起
……過程中每一步,都是那樣地得之不易,也很令人振奮。

無奈的是,女兒能坐起後,嚴峻的考驗又來了!客人來到我們的園藝店,
看到她癱坐在椅子上、口水直流,而議論紛紛;我們夫妻也為了照顧的問
題,而起爭執……

不管別人的想法如何,我們不願意把女兒鎖在家中。面對接連的事件襲來
,我腦海中湧現的是上人的法語——遇逆境,要「鎮定」和「冷靜」,用
智慧去克服一切。

這段時間,我依然做慈濟、做環保,看到參與的志工愈來愈多、回收量愈
來愈高,感覺心靈有寄託,而且很有成就感。

就這樣傻傻地照顧女兒,從沒想太多,終於有一天等到奇蹟出現了!當看
到她跌跌撞撞地走過客廳、來到書房時,我不禁喜極而泣:「她居然站起
來走路了!」

從女兒發病至今,十二年過去了,病情一直反反覆覆,讓我的心像洗三溫
暖一樣。不過轉念一想,我苦,女兒比我更苦;而且她從小到大,都不曾
讓我操心過,唯獨生病這件事……

我常想,若不是生病,今年二十五歲的她,應該會出落得更標緻亮麗才是
!有一回,我和先生開車從新竹女中經過,看到一群女孩談笑風生,突然
覺得心好酸:「如果女兒也能像她們一樣上學,不知該有多好!」

但回歸現實,女兒現在的智力仍停滯在十幾歲、記性明顯減弱、視力也變
差,遑論要去上學;不過,我們轉換心情面對,會想起碼她還有很多功能
存在,就很珍惜她還擁有的,而不去想她失去了什麼。像她雖然眼睛看不
太清楚,卻可以用「耳朵」去「看」世界、用「心」去體會。

女兒很善體人意。每當我和先生工作煩累時,她就會靠過來說:「爸媽,
我超愛你們!有你們做我的父母,真是超讚的!」而當我們夫妻有爭執時
,她也會發言:「不要再爭論了,把握當下趕快做,不然就來不及了!」

她這麼貼心,讓我很安慰。她何止是我的善知識,更是我最珍愛的心肝寶
貝啊!



................................................................................................................................


此路不通,換條路走

◎口述/梁寶蓮 撰文/賴怡伶 攝影/林炎煌

在「八大行業」的日子,看盡人生百態,
我發現,心境是最難轉換的,
氣不過、熬不過,往往就會做傻事,重複相同的錯誤。
現在我常勸以前的朋友——
如果這條路走不通、很痛苦,那就換條路走;
心開,一切就開了!




我是一個很渴望愛的人,或許跟我的成長環境有關吧。從小在暴力家庭長
大,因為父親工作不穩定,常常酗酒,而且喝醉酒就打人,母親和我常在
夜半時分,被毆打得相擁而泣。

升上國中後,我開始抽菸、打架,用這種方式來發洩心堛漱ㄔ倍禳F後來
還蹺家、接觸毒品,好在時間並不長。

雖然這樣,但我個性很雞婆,喜歡去關心別人。我會用同理心想:同學的
家庭是不是也像我一樣不幸?如果人家這樣關心我,我會很高興。

高中畢業後,我離開台北,隻身到中部工作,也因此認識了我的前夫。他
是國中老師,我們才認識七天,他說要結婚,我就嫁了。當時覺得有人愛
我,像找到一個避風港,只希望能組成完美的家庭。

期望愈高,失望也愈高。我生孩子時,前夫毫不關心;照顧孩子,我無怨
無悔,卻怨懟前夫的自私漠然。

我成天想著自己的委屈,鬧著離婚,對安眠藥的依賴愈來愈重,身心逐漸
出現狀況……後來,我彷彿聽到耳邊有聲音說:「為什麼要活著這麼痛苦
,為什麼不去死一了百了呢?」於是開瓦斯、吃安眠藥一心尋死。前夫嚇
到了,答應離婚。

離婚後,我把自己關在房間半個月,不吃東西、不跟人接觸。我很矛盾,
想死,但怕對不起身邊關心我的人。後來轉念想,好死不如賴活著,我一
定要快樂,要堅強。

從死亡蔭谷走出來的我,卻選擇放蕩自己。我踏入「八大行業」,也就是
政府列管的酒店、護膚店之類的地方,擔任會計和領班。在那種場所,你
會看到形形色色的人。男人,到那種地方多半是心情不好,尋找發洩;女
人會在那種地方的,則有太多太多比我辛苦的故事了。

我很好強,事業愈做愈大;但我還是很雞婆,常會聽小姐訴苦。大家都是
離鄉背井到這堣u作,難過時陪伴很重要;那時候像是相互舔傷口,卻都
還在「怨恨人」的心情中打轉。

喜歡幫助別人的我,在社區遇到劉滿足師姊,便加入慈濟。後來離開八大
行業,參加的第一堂課就是社區志工培訓課。

參與培訓課不久,我們這區開始負責整月的香積,我擔任香積志工,很快
的跟大家都熟了。師姊們知道我愛烹飪,尤其擅長做西點,便給我出了更
多「考題」,激勵我去考廚師執照。

本來希望把自己的雞婆性發揚光大,結果是師姊的關心先幫助了我。她們
的鼓勵與讚美,是我一直進步的最大動力;特別是知道我過去的人生之後
,對待我並沒有差別心。

師姊很疼我、關心我,看到我瘦了便問:是不是工作太勞累還是健康不好
呢?只要人家關心我一句,我就會開心三天。

師姊對我無條件的愛,影響我很大。回顧我以前的人生,總是我在關心別
人,卻覺得沒有人關心我,自己很逞強。現在別人給我的愛就像充電一樣
,我會把師姊給我的愛,再給出去。

過去在八大行業中,看到了許多比我更苦的人,卻一直在犯同樣的錯誤。
心境是最難轉換的,有的人為情緒所苦,氣不過、熬不過,就會做傻事。
我聽上人的法,學到很多,現在也常輔導以前的朋友。我常說:「這條路
若是走不通、很痛苦,那就換條路走嘛!心開了,一切就開了。」

如果跟人家分享我的故事,能讓受苦的人知道自己不是最苦的,有人陪伴
,那就好了。



................................................................................................................................


讓細胞開心地笑

◎口述/李麗華 撰文/劉鳳娟 相片/李麗華提供

經歷喪夫之痛,我深深體會:人生不能重來,
有緣做夫妻,要相互尊重、容忍,更要惜緣。
罹癌後,我不抱怨,也不讓自己成天煩惱,
而在身、心、靈下功夫;首先要把心放開,
從心底笑出來,愛自己也愛別人……




我先生當警察,長年和我聚少離多,對我卻很體貼,常會說:「你去做慈
濟,我做家堛熒O誠隊,幫忙顧這個家。」但他從警界退休不到一年就罹
患攝護腺癌,治療後狀況穩定,還能料理家務、載我出門收善款,怎知後
來病情加重。

兩年半前,我和兒子陪先生到大林慈院住院化療,自己順便做身體檢查。
沒想到,當我的檢查報告出來,醫師竟說我得了肺癌,且是末期!

隔天,我進手術房開刀,先生卻因為擔憂過度,住進加護病房;三天後,
也是我們結婚四十二周年那天,先生竟往生了!那一刻,我腦筋一片空白
,一聲都哭不出來。

從小我就是人家的養女,但養父母都很疼我。初中時認識了先生,他當年
沒考上大學,婆婆歸咎於我,對我成見很深;雖然還是讓我們結婚,卻對
我百般刁難,生活簡直是度日如年。我曾經吃安眠藥自殺,還好被救了起
來。儘管如此,我並不怨婆婆,畢竟她是長輩,過去就過去了。

先生對我很好,婚後不久,怕我煮飯辛苦,當時電鍋才新上市,就買一台
回家給我用;也會幫我做家事、下廚……只要我開口請他幫忙,沒有不答
應的。當他往生後,只要一空下來,我就會想他,心堳傶纗L。

還好,每當我掉入喪夫之痛的萬丈深淵,一起做志工的姊妹們張雁寒、劉
錦雲、黃隆惠……就來關心。尤其隆惠常跟我說,先生沒有離開我,只是
他在世間的功課做完了,我要祝福他,重要的是要照顧好自己。

接觸慈濟後,我許多觀念漸漸改變,也體悟到要學著把心放柔、看得開,
不要執著計較。而且,我覺得自己已經很好命了,還有什麼不滿足的?

雖然生病了,我想,該做的事還是要做;等稍微有元氣,便恢復慈濟委員
組內各項香積、值班、募款、環保、量血壓、義賣等工作。因為做化療,
頭髮掉光了,就用頭巾包住頭,用雨傘當作拐杖出門。會員們很體諒,要
我不用每個月都來收善款,免得太累,也有人表示要把善款寄給我。

我也參加印度洋海嘯賑災募款,捧著功德箱站在街頭。還有一次雖然過馬
路摔跤、跌斷手,還是包著三角巾去新店慈濟醫院報到當香積志工。

儘管我抵抗力和體力都大不如前,但只要做慈濟,精神就來了!曾經有朋
友說:「枉費你做慈濟這麼久,也捐了很多錢,還是生病了!抱著病居然
還在做慈濟,你做不膩嗎?」我回答她:「慈濟又不是保險公司,做善事
是人的本分,如果沒做慈濟,說不定我還更嚴重呢!」

生病沒關係,生病就是要去治療;能醫好就醫,醫不好,就是我們的命了
。生病的人,心一定要放開,不要整天都在煩惱自己的病。意念最重要了
,相信身體會好起來,自然就會慢慢健康,像我現在都和一般人一樣了。

總之,病要好,得在身、心、靈方面下功夫;平常要讓細胞活化,讓細胞
開心地笑!所以我常常開心大笑,而且愈笑愈開心呢!


(以上篇章,節錄於慈濟道侶叢書最新出版的《柳暗花明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