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朱張玉唱出歡喜人生調
◎撰文╱賴怡伶 攝影╱林炎煌
跟著廣播哼唱歌仔調和流行曲,
是少女時代時興的趣味;
這十多年來,她口中吟誦的正是身體力行的:
「十全十美是環保,同心疼惜咱寶島!」
「今天工作今天做,明天還有新工作。」
「透早賺世間財、中午賺功德財、
晚上看大愛電視台。」
朱張玉,能說能唱還能做,
口中珠玉滿串,句句串成滿足歡喜的人生。




歌仔戲調,毋須拍子打和,鑼胡全免,曲調不用規定,只要專心看那——
朱張玉闔眼微皺起眉,捏起手來,開口便唱:「一做環保身體好,二做環
保智慧高,三做環保沒煩惱,四做環保是非無,五做環保最惜福,六做環
保是修行,七做環保減垃圾,八做環保消災禍,九做環保子孫好,十做環
保心淨土。十全十美是環保,同心疼惜咱寶島!」

台北市長安西路的一家電器行,門外下著滂沱大雨,風掃進清涼水氣,跟
歌詩一樣驚喜人心。朱張玉在載完回收物的此刻,身上的雨衣溼漉漉,一
張素臉瞇眼笑紋紋,隨口編念好歌詩,與人結好緣。

「我年輕時就愛唱歌啦!一直唱到現在,不論去收善款還是做環保,我都
會唱歌給人聽。雖然有時候音調不準,大家還是聽得很歡喜,這樣就好啦
!」

能說能唱,五十八歲的朱張玉講起自己的生命像在吟長篇雜劇,字字串成
句,句句串成滿足歡喜的人生。



騎車送貨,歌謠伴我行


是那樣一個年代,生活中只有黑白電視與廣播歌曲,綿綿唱著青春歌謠,
伴著朱張玉度過少女時期。出生於彰化田尾典型的大家族,家中九個吵鬧
毛頭堙A她排行老四。「阮那個時代,八歲就要幫忙煮飯、帶弟弟咯!」
性格不嫌事、樂觀的她,也就這麼快樂地什麼活兒都做,直到十八歲上台
北幫人家煮飯、做工。

「唱歌真快樂,阮作小姐的時候聽很多歌仔戲,很愛念四句聯。」憶起當
年剛出社會,行李簡單便要上台北,隨口唱起:「手拿皮箱要起行,聽到
阿母說三聲,叫阮出外愛打拚,不通變心得壞名聲。」

朱張玉在工廠作裁縫工,一個工寮大鋪睡滿十八人,早中晚三班人都在這
兒吃喝生活,作息規律平淡。喜歡楊麗花歌仔戲的朱張玉,常在值晚班時
,泡一壺濃濃的茶,腳踏著裁縫車、手忙著縫衣,「收音機在上,工作服
在下,邊聽邊工作,喝了茶就不會想睡了。」她又咧著嘴笑唱:「透早吃
飯要復工,手拿筷來腳踏板,老師傅不用爽,卡早恁也是師仔工(意即一
大早飯還沒用完卻要上工了,我手媮椪陬蛝_子,腳堳o踩著縫紉機踏板
。資格老的師傅不必太得意,因為以前你跟我一樣是學徒)」。」

從歌仔戲與廣播說書中學到許多人生道理,朱張玉認為謙虛上進才能學到
好東西。她後來進入養樂多公司,透早五點多起來送貨,一做就三十年;
她隨身帶著收音機,送貨路上,嘴、耳沒閒著,「總是有人好奇阮一邊騎
車,一邊嘀咕著什麼?其實阮是在學唱歌啦!」

雖然工作很忙,她還是很「趕流行」:「我會唱『初戀』、『嘉慶君遊台
灣』、『台東人』……只要有看連續劇都學得很快!」



隨時隨地說好話,贏得好人氣


朱張玉愛哼歌仔調、四句聯,對一些勸世諺語的記憶力也好,自自然然口
中珠玉滿串,隨口祝福,加上她天生熱情開朗的個性,總是討得人們笑臉
盈盈,無限歡喜。這張玲瓏淑世的嘴,在婚慶場合尤其受歡迎。

「人家若是娶新娘,我就唱:『檳榔切開有兩半,新郎娶新娘是來作伴;
第一孝順是婆家,第二和新郎同心肝。』現場長輩聽到都笑得好燦爛!若
是過年,我就唱:『百花盛開在春天,勤儉努力在少年,希望友情永遠甜
,祝福大家快樂過新年。』這樣即時的對聯,大家聽著也高興!」

曾有一次,她在公車上看到司機與一名乘客因票價起了爭執,趕忙過去對
生氣的司機念了一段「莫生氣」:「別人生氣我不氣,氣出病來無人替,
我若氣死誰如意,況且傷神又費力……」司機聽了她逗趣的話語,竟也就
釋懷,乘客態度也緩和了,及時化解了一場衝突。

「安心睡、快樂吃、歡喜笑、健康做……」證嚴上人的開示、靜思語,後
來也成了朱張玉口中的珠寶,她將自己的好音律、好記性,融合靜思語勸
人向善的本意,編成朗朗上口的口訣,更容易打動人心。

「師父的話像寶一樣,我都會收起來,看人應變著說。」她常以靜思語為
人勸解心結,「常有人驚訝地說:『唉唷,你沒讀什麼書,學問怎麼這麼
高!』我就會拿《靜思小語》跟他結緣,跟他說:『我都是聽師父的話啦
!』」

時常受邀到處分享的她,被人讚為「歡喜菩薩」;「常常我上台不用說什
麼,大家就笑翻了,我也不知道為什麼!」



做環保甘願歡喜,不計寵辱


能唱愉快的歌曲,必要先有顆開朗善良的心,朱張玉這顆活潑的心,在十
六年前上人呼籲做環保時被感動了,而且身體力行至今。

做環保,使她每天的行程都充實滿滿——每天清晨五點多起來先準備好孩
子的便當,然後從板橋到台北的公司開始送養樂多,做到中午。下午便推
著自己的推車,在中山、大同區沿街做資源回收,一直到日頭西偏。晚上
則帶著菜回家煮,一邊揀菜還一邊看大愛電視。

規律的生活日復一日、從不間斷,她說:「今天的工作今天做,明天還有
新工作。每天都要有恆心。」這是她的生活哲學。

做環保一點也不輕鬆,但朱張玉不畏天氣炎熱、也不覺得累,不曾午休,
唯恐環保做不完。尤其農曆過年前,她總能在滿滿一堆的資源回收物堙A
清出幾大包錯放的垃圾;當她與人說明垃圾與資源物的差異時,甚至遭受
惡言對待。

「有人覺得我辛苦,但我覺得很幸福!」朱張玉著眼於環保對生活的正面
影響,不與人起衝突,「上人的靜思語很好用,像『是非當教育,讚美當
警惕』,做環保就是行忍辱道,所以我會好好地跟對方說明,久了以後他
一定可以明白。」

她又說:「我跟許多師兄師姊一樣,在做環保的時候是歡喜心、不計辛苦
的,長期下來才能有成果。做環保還要以人帶心,人家對你有質疑時,辯
解沒有效,要親自做給他看。」

環保,成了她與人結好緣的妙法,「我笑瞇瞇地一邊唱歌一邊做環保,讓
人家覺得『這個人做成這樣,還這麼快樂』,甚至願意過來跟我們一起做
,那我就成功了!」



敬婆婆、疼媳婦,笑臉迎接幸福


一張巧妙的嘴、一個不間斷的環保行動,朱張玉活躍的身影堙A是一顆大
而化之卻體貼善解的心。

「記得我十八歲剛上台北,每天要幫人家燒柴煮飯,工作雖多、雖累,但
老闆娘把我惜命命(閩南語,疼愛之意),讓我非常感恩。那時我就體會
到,以後要對身邊的人好,人家也會對你好。」

她還說,當年嫁去夫家當媳婦,新婚第二天透早就要起來煮飯給十幾個人
吃,簡直要昏倒!「可是我沒說什麼,趕緊把事做完就對了。雖然很累了
,吃飯時還是很高興地說:『唉唷,趕快來享受一下!』婆婆聽了好氣又
好笑,說:『這款女人,做成這樣還笑成這樣……』哈哈!」

「上人說要善解。所以當我年紀大了,婆婆老了、媳婦也嫁進來了,就更
會去為別人設想。」朱張玉說:「老人家年紀大了,其實要求不多,晚輩
嘴巴甜一點,他就很感動;不要跟老人家的孩子脾氣計較。而媳婦有她自
己的生活習慣,我也不會強求她一定要怎樣,如果真的有什麼地方做不好
,笑笑地講也就好了,不要用罵的,用罵的只會讓人更不想聽啊!」

不論在洗澡、晒衣服還是煮飯,朱張玉總是在哼著唱著。為什麼這麼愛唱
歌呢?「唱歌的人心比較寬闊啦!」她笑著一張臉,滔滔不絕地說:「要
快樂,就不要皺著一張臉!憂頭鬱面的,厄運會一直來。每天有笑容,煩
惱不見了,福報才會來!」






「上人說,拜經不如行經,經者道也,道者路也。所以不只要說,還要做
出來。」話說完,環保車來了,朱張玉身上的雨衣也乾了,她拖著回收來
的資源垃圾,笑笑地說再見,「有空再唱歌給你聽!」

環保路上,朱張玉每天都哼唱著歡喜的歌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