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慈濟四十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老委員,話慈善源頭
◎撰文/邱淑絹
社區展場,愛的時光隧道



之三•花蓮

「此生什麼最高興?
一個是能做慈濟事,
一個是慈濟蓋醫院。」
——六號慈濟委員•李時

「師父出去訪貧,我就對出去。
看到可憐人,師父就流目屎……」
——十二號慈濟委員•劉秀蘭

「那時感覺師父真感心,
講經乎阮聽了介入耳,
阮都認真對師父走……」
——十九號慈濟委員•林蘇阿色




柔和的燈光、開放的空間,一幀幀發黃的照片貼掛在偌大的牆上,向人訴
說四十年前的分秒;因時、因地、因人而成就的歷史畫面,泛黃著昔日的
瞬間,也閃亮出今日的點滴回顧。

倚望著舊時的情景,雙鬢已白的眾人,或是悄聲顧盼,或是招手寒暄。舊
時情誼今日再見,有的是訴說不盡的過往回憶。



聽經、訪貧、募款——
阮對師父行



民國五十五年農曆三月二十四日,「佛教克難慈濟功德會」成立,上人帶
著幾位弟子在普明寺後方修行,清苦環境下仍堅持要做濟世工作。經口耳
相傳,獲得三十位家庭主婦的支持,以每天存五毛買菜錢的「竹筒歲月」
,扭轉台灣婦女只能在家相夫教子、操持家務的傳統角色。

「早期,師父講經,一天兩遍。」身材福態、頭髮斑白的林蘇阿色說:「
每天早起六點多,靜慈都用計程車載阮去聽開示;回來後,下晡(下午)
一點她擱來招,兩點多阮又去聽……」

「那時感覺師父真感心,講經乎阮聽了介入耳,阮都認真對師父走……」
夫家開店賣煤炭、木柴,林蘇阿色獲先生支持,出外勸募不受阻礙,成為
十九號慈濟委員,法號靜航。

「卡早的人攏愛用偷走的,但是阮厝內的人攏嘸反對。阮先生介幫忙,伊
若是聽著電話著叫我:『你緊去,人咧叫啊哦!……』」林蘇阿色說。

這些話聽在後輩委員吳玉鶴心堙A心有戚戚焉:「我媽媽偷跑去聽《法華
經》回來,厝內的工作就惦惦緊做。」

她口中的「媽媽」,是委員編號二十號的靜健,她也是三十位家庭主婦之
一,如今已不在人世。想著與自己僅有三年緣分的婆婆,吳玉鶴說:「伊
若精神好,都爬起來看經書,功德會的簿子拿著就要出去募款。」

今年八十二歲、委員號六號的李時,強撐著虛弱病體訴說著勸募時,只要
人家願意,就讓他們帶竹筒回去,等他們投滿了錢再拿來交。「那時陣去
招,說:『你卡省一點,一天省五角菜錢,就會用救人啊!』一天省五角
,一個月存十五元,十個一百五,一百個一千五百元也不少……」不過,
李時會叮嚀,雖然每天省下一點買菜錢,但菜要買足,不要為了捐錢而讓
家堛漱H吃不飽。

一直到去年底,李時仍在花蓮靜思堂旁的竹軒擔任志工。問她此生最高興
的是什麼?她笑著說:「一個是能做慈濟事,一個是慈濟蓋醫院。」

回想那年她四十一歲,早晚為家業奔波,每天經過花蓮門諾醫院前面,總
會想到基督教行醫濟世的志業做得很好,「為什麼佛教沒有呢?所以當師
父說要蓋病院時,我是高興甲哭了。」

李時盡最大的心力,四處奔波勸募,那些經歷現在說來簡單,但三十幾年
前,要這些社會經驗不足、家中經濟並不寬裕的家庭主婦,拋頭露面、四
處勸募,其實是困難重重。

林阿蘇色說:「卡早勸募真困難,說好的嘛有,說壞的嘛有。」如此有甘
有苦的心情,委員號十二號、法號靜仁的劉秀蘭也有同感,當時她因聽經
因緣,在普明寺皈依上人,走入勸募行列。

「師父拿一本簿子給我,回去了後真煩惱……」她想自己沒有人際關係,
該從何開始呢?不過,有疼愛她的先生幫忙承擔,「我先生介隨和,伊說
:『簿子給我,我去甲同事募。』我自己就從父母、姊妹募起。」

募款是為濟貧,劉秀蘭說:「師父出去訪貧,我就對出去。看到可憐人,
師父就流目屎;看到艱苦人住的厝不好,師父心肝就艱苦。」

「像那種厝,冬天風吹來,不知會多冷!」訪貧途中聽上人這麼說,劉秀
蘭心中生起要「幫助師父」的念頭。曾經,她們在訪貧路上遭遇車子卡在
溪中,眾人赤腳推車,卻也不曾阻退信心。

劉秀蘭回憶:「那條溪,溪底都是沙,同行還有一位家住鳳林的老阿嬤。
天色愈來愈暗,師父真煩惱。」幸好,一輛鐵牛車噗噗駛來,正要前往鳳
林,上人託其載送阿嬤一程,並請劉秀蘭同行照顧。「那時阮媽媽住鳳林
,師父愛我做夥去,回去燒一些熱水給阿嬤浸腳。」

二十五號委員、法號靜雯的許彩雲也記得:「阮請計程車載去水尾訪貧,
司機是一位剛退伍的年輕人,開一輛新車。以前路不好,他載阮一段,看
頭前的路不好,他不甘(捨不得)那台車,就不甲阮載。」

荒郊野外被放鴿子,一行人沒有回頭,繼續徒步向前行;回程走到市區已
是下午三、四點,大家吃了麵才散去。「以前的路攏黑草,牛車路兩邊攏
是溝,大家只好走在路中央。」「也不是每戶攏有電火,暗晡仔(傍晚)
四界(到處)攏暗暗……」



仁愛街義診所十五年——
眾人愛牽成



一次訪貧,她們來到一戶人家,身體不適的屋主沒錢看病。「師父問大家
『有帶錢麼?』有的人拿出十塊,有的出二十塊,師父就拿錢給隔壁,拜
託他幫忙請醫師來……」

親見許多「因病而貧」的個案,讓上人有了蓋醫院的構想。當時省立花蓮
醫院外科醫師黃博施,回想自己曾經勸阻上人:「要蓋醫院有『兩難』。
蓋一座現代化的病院要花很多錢,可能要幾億,錢從那堥荂H醫院若蓋好
,要找誰來建教合作,人才從那堥荂H」

然而,上人發大願心,任何事都不當成困難,感動了黃博施,也開始勸募
建院基金。「我每月交兩百元,厝邊頭尾一人五十、有的一百;從花蓮募
到西部……」

早在建院前,民國六十一年農曆九月初十,慈濟開辦首次義診。此舉獲精
舍德慈師父養母黃阿奶認同,提供花蓮市仁愛街二十八號的屋子作為義診
場地。

「那時真困難,有人向院長報告,說我在外面營業……」響應義診的黃博
施說,對於該項負面傳聞,院長並沒有表態;一個月過後,院長了解了緣
由而讚歎黃博施的作為,號召院內醫護同仁響應,使得義診所有更堅強的
陣容。

慈濟委員林碧芑當時是省立花蓮醫院護士,她說,義診所於每週二、六中
午十二點半至下午兩點為人看診,為了趕赴義診及消毒器材,十五年來她
們常常沒有時間用中餐,「器材用便當盒裝著,拿去花蓮醫院高壓消毒。
感恩醫院免費讓我們使用院內的消毒器材。」

消毒有醫院發心,包藥的紙張由印刷廠捐獻,藥品則由藥局幫忙。同樣也
是花醫護理人員的慈濟委員鄧淑卿,示範當年包藥的狀況:「紙頭、紙尾
撿起來利用;藥劑師將藥一盤盤排開,一個盤子就是一包藥,處理起來不
會混亂,也不會佔空間。」

「義診所沒有藥庫,病人要用什麼才買什麼。」林碧芑說:「那時上人和
師父們也常來幫忙包藥。」

黃阿奶的媳婦、慈濟委員吳月桂說,由於當時義診空間不大,為了發揮最
佳的使用良能,空間設計做了「智慧型」的安排,便於義診或共修時使用
——活動式的藥局可用輪子拖出,義診時就有空間可以配藥;候診椅同樣
是是活動式的,把椅面掀起,可以讓病患坐著候診,共修時把它推進去,
可以兼顧禮佛、拜佛。

因地利之便,吳月桂成了義診所的當然志工,「每次義診前先打掃、供佛
;之後協助掛號、包藥;義診結束後還要收拾現場。這些我都有參與到。




海內外義診雛形——
見證人醫之愛



義診後來擴大舉行,每年照顧戶冬令發放時都兼做義診,北區醫護人員也
前來支援,到貧苦人家往診,觸角伸及玉里、台東等地。鄧淑卿說:「台
北的醫師、護士較多,他們一路搭乘夜車趕到台東。直到花蓮慈院啟用為
止,義診從沒間斷。」

聽林碧芑說起義診而加入看診行列的張澄溫醫師,也是當時趕路的成員之
一。民國五十七年,他擔任省立花蓮醫院小兒科醫師,「去台東義診時,
我太太還挺著大肚子。」除了夫妻同心,亦是醫師的張爸爸也加入救人行
列。

全家發心參與,乃因慈濟人公私分明的印象讓人信任。張澄溫說:「志工
感冒不會順便看免錢的,就算不跟他們收錢也不要。」

義診所整整運作了十五年,直到民國七十五年八月,花蓮慈濟醫院啟業,
義診所提供原有病患義診券,請他們轉往慈濟醫院看診,當年十二月義診
所功成身退。

「我七十四年加入,到七十五年剛好一年,資歷很淺。」李武寬醫師因大
嫂是慈濟委員所以加入義診。他淺笑著說,自己沒能湊上早期義診歷史,
然而,慈濟醫學院成立後,他將診所開放給學生實習,從第一屆至今,每
年都有學生到他的診所報到實習。

從早期的「慈濟貧民施醫義診所」到巡迴義診,若遇上大問題無法解決,
便將病患送往大醫院治療,此即是今日慈濟人醫會海內外義診的雛形。

「三十多年前,能啟動偏遠地區有心的醫護人員組織起來,為貧困苦難人
義診;至今義診模式已經隨著慈濟志工的腳步,擴展到全球各地。人醫之
愛真的很溫馨!」鄧淑卿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