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霧峰環保站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霧峰清晨最美景——
鄭林水錦與小推車
◎撰文/廖素梅、賴怡伶
向「老班長」致敬


做環保的最初,有人笑我頭殼壞掉、憨大呆;
有人看我這麼老,勸我享清福就好。
我只跟他們說:「會做才是福,要活就要動。」
我老了,但不服老,多少學一點,
還要乘著能動時多動一點,
我天天打掃社區,
人家說:「自己門前掃一掃就好了,何必那麼辛苦?」
但我想風一吹,別人家垃圾,
不就會飛過來成為自家的?
我感恩有環保可以做,我很快樂幸福。

——鄭林水錦




春天的清晨,天際還懸著夜星,正是透涼的時刻,大地一片寂靜,八十六
歲的鄭林水錦已經起床。

「我三點醒來,就不敢再睡了。」精神奕奕的她,打扮整潔便到佛堂報到
。煙香燃燒,佛音繚繞,她虔誠禮佛;念佛一個多小時後,也才五點,「
阿彌陀佛念完,我就卡緊出門了。」

霧峰起伏的坡地上籠罩著水氣,田地水色朦朧,溼潤而清新。她走到院子
堥荂A溫暖的風吹拂著她柔白的頭髮,粉秀的面容雖然上了年歲、起了皺
紋,但白晰的膚質襯著滿面的笑容,任何人初見她,都會覺得她是位溫柔
和藹的好命婆婆。

她推出小推車,深吸一口氣,慢慢走在柏油路上。到了家戶門口,緩緩地
彎腰將地上的雜物搬上推車,然後再往前走;動作雖慢,卻很專心。

每天清晨就是她的環保時間;從家中到慈濟霧峰環保站短短的路程,彎腰
、前進,就像信佛已久的她日復一日「禮佛、繞佛」的必經之路。挨家挨
戶收取可用資源,原本不到十分鐘的路程花了四十多分鐘,但每回都是滿
載。雖然熱心的鄰居都沒現身,卻都是她的「環保知音」,「街坊鄰居每
天晚上會把資源事先放在家門口,或固定的回收點。」鄭林水錦說道。

但這樣的「環保知音」得來不易。「最初,有人笑我頭殼壞掉、真是憨大
呆,有人則看我這麼老,勸我該享清福;甚至還有人說,慈濟給你多少錢
啊?」鄭林水錦不多辯解,只跟他們說:「會做才是福,要活就要動!」

為何這麼堅持做環保呢?她的理由很簡單:「多撿一些資源,可以給師父
做更多救人的事情!」



持之以恆 自然成專業


鄭林水錦到了環保站,將所有東西都分類放好後,拿起小電鑽,坐在小椅
凳上,開始拆解廢棄的電扇。以往,這工作都是男性志工做的呢!

「我最近學的,轉一下就拆下來了,很好玩呢!」年紀大了,有些小地方
看不清楚怎麼辦?「我就摸摸摸,摸到一個凹槽,電鑽打下去就起來了,
都很準啊!」

接著她細碎念著拆解的原因:「拆下來之後,白鐵的比較好賣;像這些電
線,也是把銅抽出來價格比較高;然後電扇的馬達價格也不錯……」她又
隨手拿起一塊黑色圓形塊狀物,往地上抹抹,「這樣用磁鐵吸,就不用在
地上找螺絲了。」而這塊磁鐵,來自某件電器用品的馬達。

拆完了電器,鄭林水錦拿起小刀開始分解錄音帶盒。「這個上面是塑膠,
堶惘陳,要把它拆開拿出紙來,分類才徹底。什麼都要學啦!我老了還
不服老,多少學一點!」

「她樣樣第一名。」尊稱鄭林水錦為「老班長」的志工梁雙華說:「她對
回收價格瞭若指掌;對環保初學者更是悉心教導。」於是,「環保知識大
寶庫」成為鄭林水錦的另一個名字,「環保老師」之名也不脛而走。

「我也不是什麼老師啦!做久了,自然就會記得什麼可以回收、什麼不能
。」比環保站標示的看板還要更熟識各種分類材質的鄭林水錦,在隨著時
間漸晚、志工通通來到時,被熱情地詢問著:「阿婆,昨天怎麼沒有看到
你?」「阿婆,你是班長,以後有事情要請假喔!沒看到你,大家都很煩
惱呢!」

鄭林水錦被大家的問答逗得笑開了,說:「我只是去掃墓啦!好啦,以後
我會請假啦。」



一心一意 時時都幸福


七年前的九二一地震,霧峰鄉災情慘重。地震裂痕從鄭林水錦家附近通過
,依山而建的房子倒得滿目瘡痍,作為房屋基柱的鐵條暴露出來。在這種
非常時刻,鄭林水錦身為環保志工的自覺卻湧現出來。

「我想,這些鐵條以後也不能用了,如果收一收,可以賣很多錢捐給師父
!」年紀一大把的她,竟然冒險到倒屋處,企圖「拔」出鐵條回收。沒想
到一個重心不穩,她從山上翻滾到山下!

「我當下求菩薩:若要帶我『走』,就讓我安心地走,不要讓我斷手斷腳
、要死不活。」一心念著「阿彌陀佛」的她,滾至平地後,竟然毫髮無傷


鄭林水錦回想起這一段,笑著說:「以後我不會再做這麼危險的事情了。
不過這也提醒我,慈濟還做不夠,所以佛菩薩不讓我走!」

為了帶動更多人加入環保,鄭林水錦見人就分享:「一雙筷子易折斷,十
雙筷子握在一起就無法折斷。大家合心力量大,黑土變成金,垃圾就變黃
金;若不合心,就賺沒三塊錢好買燈芯。」她也以俚語鼓勵人人善用時間
做環保:「三天早,補一天。拖午拖晚,就飯桶空。」

她充滿赤子之心的笑容、身體力行的歡喜,更教晚輩們由衷感動:「不和
她一起做環保,還真難。」

媳婦賴素珍說,婆婆每天就期待天亮,腦海堨u想著做環保。剛開始家人
怕她高齡負荷不了勞動而反對,但如今他們卻是她最大的幫手和後盾。「
看她健康快樂,我們就放心了。」孫女鄭書盈也說:「阿嬤雖然老了,但
很有心和毅力。」

鄭林水錦不僅做環保,還學手語。過去受日本教育的她,現在勤練中文和
英文字母,是活到老學到老的最佳典範。看著她把二十六個英文字母一字
不漏、一口氣念完的可愛模樣,後生晚輩都自嘆弗如了。

孫子鄭喬智讚歎阿嬤不懂就問:「她把英文字母標示成日文,一再練習寫
、練習念。」兒子鄭明和也表示:「媽媽雖八十六歲了,可是一點都不覺
得自己老了,學東西一定學到會為止。」



走中正路,人生有價值


「走正道、不計較」是鄭林水錦給子孫的傳家寶:「錢賺多賺少沒關係,
只要是『中』『正』路,一直走下去準沒錯!」她表示人若因迷途而遭遮
頭遮臉、銬手銬腳,一生就枉然了。

「做慈濟之後,我就不出國了。」鄭林水錦說。兒子鄭明和補充:「她一
心一意做環保,而且想把旅費省下來捐給上人蓋醫院。」

「很感恩阿鸞,有她,我才能快樂幸福地做環保。」鄭林水錦對提供霧峰
環保站用地的林秀鸞和徐樹蘭夫妻讚歎有加:「對老人來說,有個寄託之
處,是很大的福報。」

鄭林水錦愛環保站,視環保站為家,當林秀鸞出去做慈濟時,她會留下來
巡頭看尾;林秀鸞說:「阿婆是大家心中的寶。」

這顆發亮的寶石,年輕時也度過一段艱苦歲月。「她賣木瓜維生、勤儉持
家。聽到上人要蓋醫院,發心捐出十二萬。」林秀鸞佩服地說:「要賣多
少木瓜,才有這些錢?」

八十六載歲月,她將彩筆用心一揮,人生的價值和意義亮麗無比,生命的
深度、廣度也從此無限延伸,慧命之光光采閃耀。





八點早餐時間,林秀鸞好不容易將所有志工都喚入廚房用餐,鄭林水錦仍
然在逐漸縮小的垃圾山中慢慢分類。「我不用吃啦!老人吃的又不多,在
家堣]吃過了。大家趕快吃完飯才有力氣上班!」她繼續彎著腰四處搜尋
,如忙碌的工蜂。

志工匆匆地吃完早餐,向大家告別分頭上班去,只剩下一兩位奶奶級志工
清掃環境,算是結束了今日的環保站工作。鄭林水錦還是被請入了廚房,
喝一杯米漿,然後一邊揮手一邊推著小車,踏上回家路途。

「以前這條路沒有這麼寬,只是田中大圳旁邊的小路,現在改成可以讓車
通行的路,但是很少車走。所以,路是專門為我做環保開的啦!」鄭林水
錦走在這條必經之路,左手邊有芭樂、火龍果林子,右邊則是潺潺流著的
溝水,空氣中飄浮著炒咖啡豆的氣味,「這邊有咖啡工廠,每天都能聞到
香味,好幸福!」

行經一大片翠綠盈眼的水稻田,鄭林水錦放下推車,面對著稻田吐納著,
豁然就將腰給彎下,手掌貼及地面——做起健身操了。

「我以前骨頭也很硬,結果做環保之後,每天都會來練習,不知不覺就拉
成功了。」做了幾個拉筋動作後推著車又向前走,到了一個三岔路口,往
一戶有廣場的民宅前進。「這不是我家,我是要去禮佛。」

走入廣場,往窗框堿搳A真的有供奉三寶佛,鄭林水錦合掌虔誠默禱之後
,又推著車前行。一條上坡路,旁邊栽滿了各式各樣的春花,正茂盛得向
人吐信,但鄭林水錦更著眼於地上的枯葉,一邊上坡、一邊垂首將枯葉撿
起。

終於回到家,放下了推車,一名鄰居熱情地來找她聊天。她一邊回應著,
一邊將堆在門口的回收物依序綁上車;綁好後,將車塞入路邊的隙縫中。
以為要休息了,她卻又從家堮野X掃把畚斗,開始打掃街道。

「乘著能動的時候多動一點,我也喜歡家堜M社區乾乾淨淨的。」鄭林水
錦認真地將一片卡在水溝蓋上的葉片掃起,一點細節都不放過。「等到掃
完之後,就回家休息了,早早睡覺,明天再來做環保。」

鄭林水錦的這個早晨,如同她每日的早晨,簡單、單純,充滿了付出的心
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