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天亮了,上學去!
◎撰文/何惠萍(大愛電視台節目部企編)
〈貴州〉

「我是一棵遠離溼地的小草,即將枯萎,
是您為我帶來甘露,讓我感到生命的可貴。
我是一葉遭遇狂風暴雨的小舟,即將沉沒,
是您為我駛航把舵,讓我揚起生命的風帆。
我是一個貧困的農村學子,即將輟學,
是您給予我無私的資助,讓我看到一絲希望的曙光,
使我重新鼓足了在知識路上跋涉的信心。」

貴州丹寨縣中學生潘炳江,以這首小詩送給慈濟基金會。
九年來在貴州,有許許多多和他一樣的孩子,
曾失落於失學的隱憂,在慈濟助學下重返校園。
天亮了,孩子們歡喜背起書包,
在高山稜線上、在黃土繁石間,邁步向上!




從水窖取回一桶水,李劍自米袋舀出三人份的白米,倒進裝了半滿水的鍋
堙A熟練地洗滌著。今天是爸爸媽媽回家的日子,他在鍋堜韙F平常吃不
起的肉,雖然說是加菜,但其實只是一點碎肉而已。

十二歲的李劍,住在貴州羅甸縣平岩鄉,父母去廣東打工,一歲半的弟弟
住爺爺、奶奶家,所以他是一個人生活,六歲就學會怎麼煮飯。他每天五
點多起床,劈柴生火燒飯,早餐少有變化,都是玉米粉混白米,再加點白
菜。

用完餐上學,跟當地許多孩子一樣,中午常是餓著肚子,撐到四點半放學
回家,才吃第二頓飯。睡覺前得洗衣服、打理家務,當然還要念點書,才
能安心上床。

李劍的家是用木板與竹竿拼湊起來的簡陋木屋,四面牆壁的縫隙,在春天
早晨,或許能讓和煦的陽光灑進屋堛漯d土地;但在冬天夜晚,刺骨的寒
風卻讓躲在冷硬棉被堛澈臚l,更加想念在外地打工的父母。

父母不定期寄錢回家,一百塊人民幣(約台幣三百九十元)可以讓他撐上
三個月,他低著頭說:「日子很辛苦。」手上那只二十塊錢的戒指,是父
親送給他的禮物。



窮中之窮的「孩子村」


在李劍居住的平岩鄉高蘭村,大人們為了掙錢養家、為了給孩子讀書,紛
紛離開這座石頭山;路旁常見駝著家當包袱的人們,買了幾百元車票,等
著擠上巴士,一路顛簸到沿海城市,用濃濃的思鄉苦換來微薄的餬口錢。
這樣的家庭在高蘭村佔五成,留守的子女平均年齡七到十四歲,這媗k然
成為孩子村。

村堣@堵土牆上斗大的標語寫著「再窮不能窮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
有錢,才能讀書,讀書才有機會擺脫貧窮;為了脫貧,這堛漱j大小小都
要忍受著難以承受的辛苦。但是,許多適齡學童因為家貧依舊沒有機會上
學,又必須分擔家計,輟學率高。

一九九七年,慈濟足跡首度踏上貴州丹寨,發放獎助學金及民生物資,接
續展開長期扶貧計畫;除了建房遷村外,在揚武鄉烏灣村援建慈濟完全小
學,也針對七個貧困鄉學子發放助學金,近九年來嘉惠貧窮學生逾三萬人
次。這當中也包括羅甸縣境內最貧窮的平岩鄉,以及鄉內最窮的高蘭村。

春節剛過、新學期開始,孩子們的身影點綴在崎嶇的山徑上,手上提袋五
顏六色;要住校的人,扛在肩頭上的包袱更沉更重。領頭的女孩是陸豔,
今年十六歲,有責任照顧同村的弟弟妹妹,手上提了二十斤米和一袋鮮紅
的辣椒,可以吃上兩星期;其他人帶豬油、青菜,也有人帶煮飯與取暖用
的木柴。

孩子們背上慈濟基金會贈送的新書包,亮眼的粉紅色成了山巒間最明顯的
標記。「平常我用另一個比較大的包包裝東西,至於這個書包,就好好地
收在家堙A只有在特別的時候才拿出來用。」陸豔這麼珍惜著。

平岩鄉有七所學校,包括九年一貫制的初中一所、完全小學兩所和四個教
學點。到學校大約要走上兩、三個小時腳程,對當地人來說,這算稀鬆平
常。大雪紛飛的日子,他們小心踩著泥濘雪地,摸黑快跑在崎嶇的碎石路
上,一起朝向象徵知識與希望的殿堂。

多年前,當慈濟基金會副總執行長王端正來到羅甸,構思將教育列為扶困
重點時,他曾鼓勵居民:「貧窮不可怕,可怕在於失去脫貧的勇氣;困難
並不可怕,可怕在於失去克服困難的毅力。山,或許可以限制人的生活,
但卻無法困住人的志氣。」或許這段話,會是孩子們奔向希望的最佳助力




難上加難上大學


沿山路走著,除了石頭,只見幾戶零星住家。老舊的木造窗櫺、房門上,
密密麻麻的大紅春聯燦爛惹眼。台灣年輕歌手的海報,取代了鎮宅驅魔的
秦叔寶與尉遲恭,成了現代門神。偶像跟春聯並排著,帶了點後現代的趣
味,並置成大山堛澈梏q圖像。

「這戶人家的孩子上了大學。」他們說的是二十三歲的李剛,家媮鶵a,
但靠著父母借貸與親戚支持,成為平岩鄉第一位受高等教育的人。

窮人家要讓每個子女都上學並不容易,李剛的兩個哥哥,小學一畢業就到
外地打工,成全給弟弟讀書;父親跑遍整個寨子,也只籌到二十塊錢,離
兩千多塊學費還有一大段距離,不得已只好向高利貸借錢補足。

李剛離家到省城貴陽就讀民族學院,課餘掃教室、賣包子,多少賺點生活
費,等到過年才捨得花錢回家一趟。他翻著小學課本,憶苦思甜——初中
時向父親要一張書桌,直到現在,書桌始終沒有出現在他床邊;可是一路
走來,父親拚命支持他念大學的影像,總在腦海中不停地播放。「這些往
事永遠忘不了。」他紅著眼眶說。

一進廳堂,方桌上的光碟播放機是李剛買回家孝敬雙親的,此刻他正坐在
小板凳上,陪著爸媽聽流行歌……

當年李剛考上大學的那一天,祝賀的鞭炮聲不絕於耳。這樣熱鬧的場景,
後來也出現在鄰縣丹寨縣龍泉鎮得綠村的韋家。韋永葵跟韋永菊這對雙胞
胎姊妹同時考上貴陽的財經學院,所有村民燃炮慶祝,規模不下任何一場
節慶廟會,親朋好友甚至包車陪著到學校註冊。不過,不像李剛,韋家姊
妹已經沒有機會陪著爸爸坐在小板凳上聽歌。

韋父是挖煤工人,十七年前某天礦場爆炸,三歲的雙胞胎失去父親,哥哥
韋永繁兄代父職,十五歲隻身去廣東,落腳在家具工廠打工。八年來忍受
著刺鼻的化學異味及惡劣的職場環境;承擔家計的代價是愈來愈虛弱的身
體,以及醫師開出的肺結核檢查報告。

袁家姊妹從小學五年級到高中,一直是慈濟的助學對象。雖然上了大學,
姊妹倆的經濟還是十分困窘。韋永葵說,比較有錢的同學可以吃一餐十多
塊錢的小火鍋,她和妹妹只能挑六角錢的清淡菜色。「因為手上的一分一
毫都是家人耗盡心力、體力換來的代價。」

問她們想參加那個學生社團?兩人異口同聲說「綠色環保」跟「愛心社」
。以前參加慈濟活動,慈濟人「把環境保護好,生活才有希望」幾句話打
開了她倆的視野。不過,開學半年了,卻還沒參加社團,韋永葵說,因為
付不起五十塊錢的社團費。



一無所有幸有希望


如同稍早拜訪其他村民一樣,免不了翻山越嶺,時而走在乾涸的河床、時
而踏過碎石小徑,個把鐘頭後終於走到王萬沖住的地方。

他的父親多年前到廣東打工,一去不復返;母親隨後改嫁,毫無音訊。命
運繼續跟他開玩笑,相依為命的奶奶去年病逝;而今年元月,房子因鄰家
失火遭到波及。現下,除了這棟鄰居幫忙搭蓋卻尚未完工的簡陋木房,王
萬沖一無所有。

建房有些木料是來自以前那個被燒掉的房子,勉強可用的焦黑木板,使得
整個空間看來黯淡。站在床頭,王萬沖微微顫抖拿著老師頒發的「三好」
獎狀——學習好、思想好、身體好,低著頭,對於我們的稱讚,沒有太大
的反應,遲滯的眼神似乎反映著他內心的徬徨;雖然年齡該就讀國中了,
卻還是龍塘小學五年級的學生。

煮飯、上學、砍柴、種田、自習和睡覺,是王萬沖每天一成不變的工作;
環境如此艱辛,但是他說:「很想跟同學一樣幸福,但是我沒有錢,所以
要更認真念書。就算要借錢,我也想念到大學。」

破爛的床邊有盞煤燈,王萬沖每晚讀書便把它點著。過去,深夜堨丰介
促睡覺的聲音,彷彿在耳邊迴盪,彎腰替他蓋被的身影也似乎還在眼前。
他或許如此想著:這熟悉的臉龐,會不會遲早跟著父母的容顏,逐漸從他
腦海媬あ漶H

累了,該睡了,但煤油快用光了,又得拿米賣錢去買啊!「生存」兩個字
像個石磨,重重壓在王萬沖的心窩上。吹熄微弱的燭焰吧,生長在這個貧
困山村,只要眼睛睜開,每天都得面對相同的困境。

但,希望是燦爛的,慈濟人的拉拔關懷,或將會成為這個苦孩子坎坷人生
路上,最溫暖的一雙推手。





位於丹寨縣城的慈濟中學,今年開始招生。教育局每年將從農村中學中,
選出一百名成績優秀的特困生,不僅減免學費、住宿費,還提供每學期一
百元的生活費,讓貧困不再成為就學發展的限制。

天亮了,村堛漣齞C、陸豔、王萬沖和許許多多孩子,都將背起書包,朝
著各自的學校走去;在城堣j學的李剛跟韋家姊妹,或許正不約而同地早
起讀書。不論炎夏或寒冬,即使石頭山阻擋著村寨的發展,但是孩子們的
上學運動,還會繼續堅持下去。

那山,不是沮喪失志的藉口;那石,不是無法打破的魔咒;那人,終將踏
出脫貧大步。孩子們的未來,我們祝福!


................................................................................................................................


麻山孩子的心聲



站在教室外聽課


◎撰文/龍明武•丹寨縣城關一小


我自小殘疾,家堣S窮,種的糧食還不夠我們一家五口吃。在一次車禍中
,爸爸不幸去世,媽媽為了讓我們讀書,到處借錢、幫別人洗衣服,她捨
不得吃穿,專吃我們剩下的飯菜。就在我三歲那年,她患上白血病死亡,
我成了孤兒,只得搬到外婆家住。

每天跟隨外婆去撿破爛,但我好想讀書啊!為了學知識,我想出好辦法,
我每天在教室窗外站著,老師講給同學們的每一句話我都聽到了;有一天
,我正在專心聽課,被值日老師看到了,把我的情況告訴校長,校長竟然
免費讓我讀書!

有一天,我聽老師說:「台灣慈濟慈善基金會的叔叔阿姨來資助我們了。
」那之後,每當天冷時,我就穿上您們發的棉衣;寫作業時,就用您們給
我的鉛筆;上數學課畫圖形,就用您們發給我的尺子。

叔叔阿姨們,在你們的幫助下,我取得了很好的期末考試成績。今後,我
會好好學習,團結同學,愛護環境衛生,報答您們在我最困難時候伸出了
援助之手。




重新回到課桌上

◎撰文/肖功維•丹寨縣興仁中學


我是大山堛澈臚l,家婼a,讀不起書;但當我看見其他和我同齡的孩子
背著書包、高高興興地上學,就拉著爸爸媽媽的衣服,哭著喊著要上學。
爸爸媽媽爭不過我,東拼西湊,終於湊足了學費讓我去上學。

我背著書包時心堳D常激動,我知道學費是爸爸媽媽用心血換來的,所以
我發奮學習,學習成績都是名列前茅。但讀到了四年級,家埵A也供不起
我上學了,能借的都借了、該找的也找了,還欠下一大堆的債。沒辦法,
我只好輟學回家負擔家務,讓媽媽有更多的時間去幫助爸爸幹農活。這樣
認真地過了一年多。

有一天,我和爸爸、媽媽在田媟F活,路邊走來一位叔叔,他對爸爸說:
「大伯,孩子還小,怎麼不送他上學呢?」爸爸嘆氣說:「這年頭窮,沒
錢給孩子讀書。」說完,爸爸又彎下腰幹活,那位年輕的叔叔離開了。

過了十幾天,那位叔叔又來了,他笑著對我爸爸媽媽說:「台灣慈濟資助
那些讀不起書的孩子,現在學校爭取到一個名額,讓你們的孩子去讀書吧
!」

終於回到夢寐以求的學校,我還以為我再也不能坐在教室媗它悎v講課、
再也不能拿到課本,只能遠遠地聽著同學在教室堣j聲的朗讀,只能看到
他們跑著、跳著、追趕著到學校去。

在我所認識的人中,我最感激的人就是使我重新回到課桌上的台灣慈濟的
叔叔阿姨們,他們給我一個重新獲得知識的機會,把愛心給了我;我長大
以後也要像他們一樣,把愛心獻給更需要幫助的人們。




醜小鴨與白天鵝

◎撰文/龍永蘭•長青鄉小學


我剛上學時,家堻h窮,加上爸爸重病在身,整個家庭失去梁柱,全靠體
薄的媽媽支撐。

面對那幾十元錢的學費,許多幸福的家庭無所謂,而我卻陷入了困境,媽
媽總是精打細算著,幾十元錢可供家媔}支半年油鹽費了,可買幾包化肥
種莊稼了……懂事的我對上學成了奢望。

後來,我連續三年得到慈濟資助,我不再愁交不起學費了,更加極力且滿
懷信心地去學習,這一切我不會忘記。

冬天到來了,我穿著叔叔、阿姨們送來的棉衣,感到非常溫暖,是愛的力
量溫暖了我,使我不再畏懼寒冷、不再畏懼困難。他們給了我面對生活的
勇氣,今日是醜小鴨的我,總有一天也會變成白天鵝。




渴望飛躍貧困

◎撰文/王應桃•丹寨縣雅灰中學


很小,我就對求知如饑似渴,但我家貧困,幸有眾多同情和關心我的人免
去大部分學費,才實現了我小學畢業的願望。

可是,當我手捧學費通知單時,又一次面臨著失學而苦惱。家堥漲鹵鴘k
繳這近兩百元的書費呢?在即將與書本無緣之際,慈濟叔叔阿姨們伸出援
助手,解決我的處境,使我升上高一級的學校。

他們來的那天,一系列活動使我難以忘記。這天我學會手語,懂得孝敬長
輩、團結同學、保護環境、愛護衛生……最難忘的是,一位知識淵博的阿
姨與我們互談理想時,提起助學金是義賣粽子而來的。我激動的心埵釩
多話要說,可是不知說什麼才好,又把它咽了下去。

我常想,叔叔、阿姨們的關愛,就是一條生命的河流,向那充滿希望的未
來流淌。我堅信,我要好好地學習,以後也能像他們那樣,把愛獻給周圍
的人。我誠懇地盼望他們能經常來我們學校,授予更多的知識和友愛,正
是這種無私的愛,啟迪我許多,使我懂得如何愛別人、如何享受愛。

我渴望生活、渴望創造,更渴望有一雙輕靈的翅膀,能擺脫這種貧困的生
活和現實,在無邊無際的藍天上自由地放飛,把愛灑到人間,灑到人們需
要的地方。




溫暖的冬天

◎撰文/楊明霞•丹寨縣興仁中學


窗外北風呼呼地颳著,大雪紛紛地下著。我在窗前靜靜地想:寒假結束,
新學期就要開始了,爸爸媽媽上那兒去掙這麼多錢來給我繳學費呢?現在
連吃飯都困難,我想這次可能真的上不了學了……

媽媽讓我先去和老師報名,看能不能拖延一下學費,過些天有錢再繳。到
了學校,我還未開口,老師就對我說:「學費的事你別管,只管好好讀書
就行了。」原來,我被台灣的叔叔阿姨們資助!我有說不出的高興,在我
家最困難的時候,我卻還能回到學校學習;以前我的父母總是愁眉苦臉,
整天為我學費擔憂,頭上多了不少白髮。如今,我又看到媽媽笑了……

以前我的成績很差,考試經常不及格,整天都在貧困的痛苦之中。可是,
從我得到慈濟資助後,我突然燃起了一股熱勁,很歡喜、很激動,很愛讀
書。

每當冬天到來,我總是那麼害怕寒風。可今年的冬天與往昔不同,大雪依
然下著,我卻一點寒意也沒有。因為慈善的叔叔阿姨們給我的幫助,溫暖
了我的冬天。




難忘助學金由來

◎撰文/陳琚E丹寨縣龍泉中學


丹寨城的寒風呼呼地吹著,清晨六點,老師帶著我們到發放地點城關一小
;台灣慈濟的叔叔阿姨準時到達,穿著簡樸乾淨的統一衣服。

當我接過紅包,手在顫抖、心在激動,因為我知道這些錢來之不易,是他
們放棄休息時間,在炎熱的天氣堨]粽子、趕在端午節拿去賣換來的。從
影片堿搊o出:有中年人、有和我們差不多年紀的中學生,也有花甲老人
。他們為了包粽子義賣,手都腫了,或被粽粑葉子劃破了,或長滿了老繭
。這些物資不知凝聚了他們多少心血、包含多少愛心啊!

叔叔阿姨也為我們準備豐富多采的活動,每一站都分享靜思語,讓你一下
子想行動起來。「做好事不能少我一個,做壞事不能多我一個」,我從中
受益匪淺。

就要分別了,叔叔阿姨們匆匆而來、匆匆地走,就連一頓像樣的飯也吃不
上;但他們的愛心溫暖了千萬個孩子的心,就像父母般的關愛;他們留給
我們許多做人的道理,以及一分真切的情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