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偏遠鄉村的地球村
◎撰文/孫賢斌(花蓮慈濟醫院外科主治醫師)
醫護團隊•心靈點滴


在這個小小的偏遠鄉村,全世界的愛心,
打破了種族和地理的隔閡,匯聚在一起;
讓我深刻體會到,
生活在地球村的每一分子相互幫助,
就可以讓災害的痛苦減到最低。




九二一震後一個月,我到日本開會,在東京街頭巧遇了為九二一賑災勸募
的日本志工;即使是佐賀鄉下餐館的老闆,在知道我們來自台灣後,也急
忙比手畫腳地表達關心之意。在不流暢的肢體語言交流中,那種受到陌生
人關懷的奇妙感受,讓我非常震撼,也深刻體會到,地球村如此之小。

在這個資訊傳遞快速的時代堙A世界任何角落發生的事情,很快就能在人
們的心中激起漣漪,而引起不忍和同情。尤其曾經捱過那段缺水停電、擔
驚受怕的日子,更能體會災區居民不安和渴望協助的心情。因此在得知有
親赴日惹災區的機會,趕緊報名參與。

在造訪的重災區中,有個村落幾乎被夷平,一眼望去是散亂堆積的磚頭、
破碎的屋瓦和家具。唯一比較完整的屋子,據說是村堻怞鹵的人住的,
在跟屋主接洽後,他毫不猶豫地借給我們作為臨時醫療站的根據地。

看診的村民多半是外傷,加上缺乏醫療照顧,很多已經有發炎潰爛的狀況
。由於天氣炎熱且早晚溫差大,拉肚子和感冒也很常見,幸好帶來的藥品
能應付各種狀況,真虧了準備這些藥品的人呢。

有位小朋友小腿骨折,原先固定的石膏斷了而被送來醫療站。治療結束後
,媽媽突然透過翻譯問我,能不能把石膏卷中間固定的那根塑膠棒,送給
她的小孩?

我正納悶時,翻譯的師姊說,小朋友想拿來當玩具。在這個物資缺乏的災
區,小朋友的確沒有太多所謂的玩具;一陣鼻酸的感覺,突然湧上心頭。
我也只能仔細地把上頭的石膏洗乾淨,又翻出袋子堭`住師父送的香包和
糖果一起送給他們。看到小朋友驚喜的表情,我不知該高興還是難過。

在定點醫療站兩天後,看診的災民似乎有減少的趨勢,因此我們留下少量
人力駐守,其餘人分成二路,沿著村中小路尋找需要醫療服務的人——所
謂的路,其實只是在斷垣殘壁的瓦礫堆中清出的走道。

沿著參差錯落的帳棚深入村莊,進到的是另一個世界。

災民在棚外升起了爐火,大鍋媯N著稀飯和一些菜乾,這就是他們果腹的
糧食;到處飛著蒼蠅和蚊蟲,衛生狀況很差。鑽進一個又一個窄小昏暗的
帳棚後,赫然發現媕Y還有好多問題存在著。

有些年長的災民受傷後,因為行動不便,只能躺在帳棚,沒法出來接受診
療;經過我們的治療和衛教,減少了褥瘡的危機。也有災民因為骨折,到
醫院接受初步的石膏固定後就被送回帳棚,卻不知要回診,差點延誤治療
的時機;我們趕快協助他們回到醫院繼續治療。

雖然言語不通,但是由他們用力的握手和親吻手背的舉動,我們感受到那
分真誠的感激。

印象最深的是位每天由爸爸背來清創和換藥的小女孩,她失去了左腳的大
腳趾,手術的傷口有明顯感染。在我們離開的前一天,她沒有依約出現,
大家著急地四處尋找,沒想到居然讓我們找到了。再次仔細清理傷口後,
我們詳細地叮嚀,同時給了她不少藥物和敷料。

女孩的傷口如果沒有好好處理,截肢的高危險性實在令人放心不下;還好
,這幾天盡心盡力幫忙翻譯的印尼黃泗英師姊,允諾將追蹤關懷,讓我能
夠安心地踏上歸鄉的路。

上人常常教導我們:「前腳走,後腳放。」我想我終於懂了:其實讓我們
能放下的最大原因,就是有更多人間菩薩勇敢的承擔,讓我們在這條行善
的道路上,無憂無懼地向前走。

這次在印尼救災,我們遇到了新加坡、伊朗、法國、美國、澳洲、日本等
國家與聯合國組織的救援團體,在這個小小的偏遠鄉村,全世界的愛心,
打破了種族和地理的隔閡,匯聚在一起;讓我深刻的體會到,生活在地球
村的每一分子相互幫助,就可以讓災害的痛苦減到最低。

九二一大地震時,我們曾經接受國外團體的協助,現在有這個機會,我也
要很驕傲地說——我們代表台灣。

那位失去腳趾頭的小女孩,因為我們一分發心且適時的付出,也許免去了
截肢的危險,能夠充滿笑容與自信地迎向未來,不必面對拄著拐杖的痛苦
——想到這一點,我法喜充滿而且自豪地說:這一趟,真是值得!


................................................................................................................................


等待與無法等待的


八十歲的莎沃麗(Amat Savoli)阿嬤靜躺在門前的草席上動彈不得。她的
家園全毀,兒子要撫養五個幼子,實在籌措不出醫藥費;每天,她身旁上
演著人群來了又散去的戲碼,直到慈濟志工出現,事情有了轉機。

行醫四十年的洪宏典說,他們穿梭在瓦礫間,見人就問那邊有病患需要醫
療,總能得知傷者所在位置;若停下腳步就地診療,附近傷病者也會聞聲
而來,形成小小的醫療站。在巴烏蘭村的葛布拉克(Ngablak),洪宏典
蹲在莎沃麗阿嬤身旁,目測她左右腿長度不同,判斷應為壓傷造成的股骨
骨折,建議接受手術。取得家屬同意,志工聯絡車輛送醫開刀,也結束阿
嬤無語問蒼天的苦難日子。

洪宏典也遇見一位大叔呆坐在樹下,指著右臂訴說疼痛;他拿出災後第一
天照的X光片,原來右手臂斷成五截,但因為沒有安排治療,只能等待…


洪宏典說,在塑膠棚內看診極為炎熱,走在戶外又烈日吻身,但搶救生命
無法等待,一直抱著一顆急迫的心,鞭策自己加快腳步;偶回頭望,發現
同隊志工也急起直追,想必大家都有著共同的理念——在異鄉行菩薩道。

(撰文/謝華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