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疾風勁草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昂首的太陽花
◎撰文╱凃心怡
我曾經在雨中哭泣。
雨停了,我領悟到我必須像天空一樣堅強:
要像破雲而出的陽光一樣,
以燦爛笑容面對人生。
先生的遺言,要我當個堅強、發亮的太陽花;
師姊們常跟我說,我比別人更富有。
如今,我終於懂了;
擦乾淚,我要走出去。

──蔡鄭寶珠




在冷冽氣候下隨著送葬隊伍前進,蔡登賢雙眉皺緊,揉了揉脖子。

「喉嚨又開始痛了嗎?」妻子蔡鄭寶珠眼尖地問。

幾星期來,蔡登賢的喉嚨痛與日俱增,原本排定去醫院檢查,卻因一場車
禍帶走了父親的生命,他顧不得一切趕回家鄉處理後事。

來不及回應妻子莫需擔憂,一陣痛伴隨著鮮血噴出,從鼻從口,血流不止


緊急送醫,切片報告尚未出來,醫師就對蔡鄭寶珠說:「這極有可能是癌
症,你們要有心理準備。」檢查報告證實,蔡登賢罹患口咽癌第四期。



富家女下嫁黑手漢

這一切都是緣分,遇到了,就是天注定。
──蔡鄭寶珠



寧靜舒爽的夜晚,月光從窗外透入。婦人露出愁容,皺著眉翻了個身,「
讓寶珠嫁給那個阿賢咁好?」她放心不下家中唯一女兒的幸福。

鄭家農產豐饒,孩子們上學時總會多帶幾個便當分同學享用,回家更呼朋
引伴,拿出竹櫃堛漲~糕分食;吃穿從不是生活中煩惱的項目。但,女兒
想託付終身的男子家中生活拮据,本身又只是修理農具機械的黑手,未來
生活可過得去?

面對妻子的擔憂,鄭家男主人剛毅的臉上不以為意,但一早起身便繞著村
堥哄A悄悄打聽。「阿賢誠懇又孝順,安啦!」一位認識多年的鄰居這樣
拍胸保證。

「囝仔他們互相意愛,這個男孩子也很誠懇,咱們不用煩惱。俗語說得好
:『歹命孩子卡會出頭』,安心把阿珠嫁給他吧!」男主人一句話,這樁
婚事就這麼定下來了。

新娘鄭寶珠拜別父母時,娘家親友人人臉上都是不捨的淚水。「不要哭,
我是要讓她好命的。」新郎蔡登賢一句話霎時安撫人心,更向妻子許下諾
言:「我雖然沒有賺很多錢,但我一定會盡力。」

婚前,蔡鄭寶珠每天都有新衣穿,洗頭就到髮廊去,家事從不用動手;婚
後,也不必煩惱家堣j小事,只要一張嘴,蔡登賢就會幫她處理好。

雙手修理著客人拿來的收割機,家堥茪F電話,「阿賢,今天有客人要來
吃飯。」話筒以肩夾著,蔡登賢的手並未停下,「好,我等一下買菜回去
煮。」面對不擅廚藝的妻子,他也樂當家庭煮夫。

蔡登賢的薪水,足以支付家計與三個孩子的學費,蔡鄭寶珠閒暇時就接些
家庭代工來做。就這樣,兩人攜手走過二十年幸福的婚姻生活。



爸爸病倒後

書以後還可以念,爸爸的健康不能再拖了。
如果我不這麼做,會遺憾一輩子。
──蔡淑惠



二○○○年,診斷出口咽癌,蔡登賢病倒了。

病情起伏不定,一天兩、三次跑醫院掛急診是常有的狀況;化療、放射線
治療、住院費用……林林總總的花費很快就消磨掉所有存款。經濟重擔突
然落到蔡鄭寶珠肩上,不但壓得她快喘不過氣來,連三個在念大學的兒女
也無法安心念書。

台上,老師書寫著課程重點,學生們埋首晃筆,惟獨蔡淑惠眼神空洞地盯
著書本。下課鐘響,她下了個重大決定。

一進門,見母親正收拾衣物急著要趕去醫院看護父親,「媽,我想休學去
工作。」身為長女的蔡淑惠明白家人絕不會同意,但還是把這個決定說出
來。

蔡鄭寶珠搖頭拒絕:「就算家堛洩p再差,也不能誤了學業。」

為了讓母親同意,她跪了一個多小時,「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蔡鄭寶珠看了雖心疼卻無法心軟:「就算你這樣做,你爸爸也不會開心的
。」

兩人沉默地對峙著,蔡淑惠低頭流著淚說:「書以後還可以念,爸爸的健
康是不能再拖了。如果我不這麼做,一定會遺憾一輩子……」滿滿孝意,
讓蔡鄭寶珠不得不點頭應允。

經教授介紹,蔡淑惠在會計師事務所工作,薪資勉強維持一家五口生活,
但若是要應付醫療費,還是天方夜譚。

忙著照顧丈夫、忙著照料孩子,手邊卻已無餘錢,又拖欠了四個月房租,
蔡鄭寶珠慌了,整個人形容枯槁。里長眼見這情況,趕緊安慰她:「聽說
有一個慈濟功德會,會幫助需要的人,我去幫你問看看。」



一家之主的痛】

慶幸我生命中有這群人,不然我很難想像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蔡鄭寶珠



慈濟志工第一次到訪,並未見到男主人,第二次、第三次也依舊沒見到。
原來在他們來臨前,蔡登賢叮嚀太太:「等一下你跟他們談,我躲在廁所
聽聽看他們到底有何居心。」

蔡登賢時常這樣告誡妻兒:「我們不能隨便去相信一個人,也不要胡亂答
應人家什麼事。要深入了解後才能接受。」因為他認為,跟自己無緣無故
的人,怎麼可能會沒有目的地來幫他,這是連親戚都不見得做得到的。

除了對外人的不信任感,身為一家之主卻無法照顧家庭,也是他抗拒與志
工接觸的原因。

夜堙A蔡登賢淚水不止。驚覺自己發出了微微啜泣聲,咬著牙、握緊拳頭
,就是不想讓枕邊人發現他懦弱傷心的一面;卻克制不住眼堛熔\逐漸沾
溼床被。

一場病,剝奪了他的健康,也挫了他的自尊;這般無奈的心情,志工其實
也注意到了,這個家最需要關懷的對象,是這個因病而苦、因病而傷的男
人。

林德和與周金環、李瑾萍三名志工,從未因為蔡登賢的漠然而放棄,即使
沒有到蔡家探望,也會打電話慰問。

一天,林德和提著一袋蘋果,走進未上鎖的蔡家。蔡鄭寶珠最近覓得一份
洗碗的工作出門去了,蔡登賢一人在家看電視。熱切的一聲問好,男主人
未有寒暄招呼,林德和逕自找張椅子坐了下來。「最近身體有比較好嗎?
有沒有需要什麼?」一天下來,得不到隻言片語的回應……



臨終前的欣慰

每到「爸爸時間」,下棋、唱歌,
這家人的歡樂氣氛就好像在辦同樂會!
──醫護人員



蔡登賢的癌細胞逐漸轉移至肺部,必須立即手術。進開刀房前,他突然拉
住太太的手說:「這一關很難熬,幫我念佛。」自己也閉起眼默念佛號。

手術相當成功,術後,身心爽朗的他逐漸與志工有些許互動。這年中秋,
被癌症侵襲顏面的他,雖無法開口說話,仍能比手語表達歡喜。

志工們為他按摩腳,撫著他變形的臉,膚慰他的不安。「你放心,寶珠跟
孩子有我們照顧。」

除了志工的關懷,支持他活下去最大的動力,還是這三個孩子。

「爸,我這一手下得好吧!」面對孩子的驕傲,蔡登賢鎮定地思索了一下
,提起一顆棋落在盤上某處。「哇,還有這招!」病床邊驚呼連連。

除了大姊休學工作外,老二與老么也都兼了幾份工讀,多少貼補家用;除
了上課、打工,還是會騰出「爸爸時間」,下棋、唱歌、按摩、餵牛奶、
散步,歡樂氣氛總惹來醫護人員的驚歎:「好像在辦同樂會喔!」

臨終前幾天,或許是知道自己即將告別人世,蔡登賢寫下心願:「賢妻,
將來有一天我走了,如果師兄師姊肯讓你跟的話,一定要好好學習走菩薩
道。慈濟救助我們的那些錢,算是我們暫時跟人家借的,那天有能力了,
一定得還。」

一天,蔡登賢以手勢示意要太太扶他站起,不知那來的力氣,定定站穩,
手伸進她那因擔憂不安而日漸消瘦、略顯寬大的衫,在她心口輕拍三下─
─這個動作是他生病前,每晚睡前必會做的。

抿著脣、流著淚,炯炯之眼盡是歉意,望著這一生最愛的妻,這是他最後
一次的甜蜜,然後再也長眠不起。



看人生百態

師姊們常跟我說,我比別人更富有。如今,我終於懂了。
──蔡鄭寶珠



二○○二年,和癌症抵抗近三年的蔡登賢往生,蔡鄭寶珠臉上的淚未曾乾
過,而三個孩子無論再忙,都會留一個人在家陪伴母親,就怕她會做出傻
事。

李瑾萍跟周金環輪流跑蔡家,除了幫孩子帶來食物,也安慰精神狀況不佳
的她;等她哭累了、睡了才離去,時常已是半夜一、兩點了。

「帶她參加慈濟活動!」李瑾萍與周金環決定用這方法,把沉浸在喪夫之
痛中的蔡鄭寶珠拉出來。

抓攏了裝滿寶特瓶的袋子,壓縮出多餘空間,袋口以手肘靠壓,身子壓在
上頭往下推,雙手迅速從空隙中綑綁著,綁緊袋口後,一個使力扛起推上
環保車。勞動中,蔡鄭寶珠整個心思全在眼前的瓶瓶罐罐上,這個瓶子該
往那兒丟?那個罐子是分那一類?一旦分心就很容易分類錯誤。

漸漸地,眼淚已不在她臉上徘徊。她也隨志工訪貧,看盡人生百態。

那天,蔡鄭寶珠將及肩的髮挽起,著一身素色衣褲到木柵,隨著訪視志工
越過一座座墳墓,山頭一角,赫見一幢隨意搭建的房子。尚未走近,難聞
的氣味隨風飄來,數十隻雞鴨狗貓同處一室,環境髒亂也無水電。

屋堛漲悒丰丑A兒孫不是意外身亡、就是精神狀況不佳或入監服刑,獨留
她生活於此。但是老奶奶不曾抱怨,開朗的笑容及豁達的生活態度,讓蔡
鄭寶珠好是震撼。

到榮民之家陪老人們聊天、為他們剪指甲,也教蔡鄭寶珠唏噓不已。

「原來世上有人比我更苦。我有一個舒適溫暖的家,有人卻有家歸不得;
我有孝順的兒女,有人辛苦把孩子拉拔長大,晚年卻形影孤單。師姊們常
跟我說,我比別人更富有。如今,我終於懂了。」



坦然面對

過去的就已經過去了,放下吧。
──蔡鄭寶珠



一場病和一場意外,接連帶走眼前這位阿嬤兩位摯兒,丈夫也在今年辭世
,她難過得每天以淚洗面……蔡鄭寶珠拍著阿嬤的肩、牽著她的手,娓娓
道出自己經歷過的苦,鼓勵她要勇敢踏出來。

「人生本來就是來學習跟磨練,如果將傷悲永遠放在心堙A那痛永遠都在
。不如勇敢地把它踩過去。就像傷口化膿很不舒服,只要咬牙將膿擠出來
,傷口就會慢慢結痂癒合了。」

蔡鄭寶珠說:「雖然我很不喜歡回憶這段過往,但說出來與大家分享,不
僅是給大家一個勇敢面對困境的實例,也是時時提醒自己:『都已經過去
了,放下吧。』」

這幾年來,蔡鄭寶珠和三個孩子努力賺錢、存錢,總算以蔡登賢的名義捐
款慈濟,圓滿先生回饋助人的遺願。經濟步入常軌,大女兒也重回大學繼
續學業;今年初,蔡鄭寶珠開始參加慈濟委員培訓。

有回在慈濟醫院當志工,聽見一位老阿公大聲斥罵,蔡鄭寶珠隨即趨前詢
問;阿公指著身旁一臉蒼白的老伴,抱怨著等候檢查的時間太久。

「對不起讓你們等那麼久。阿伯,我去幫你問一下,要等我喔。」她先安
撫老人家,再趕緊向護理人員請教;原來是一位緊急病患臨時插入排程,
醫師應允再十分鐘就可以輪到老太太檢查了。

蔡鄭寶珠誠懇地解釋始末,並握起阿公的手說:「你們這樣等於是救人喔
。」這番話讓阿公寬心,連身體不舒服的阿嬤也打起精神說:「人家比我
們更需要,就讓他先,我們等一下又何妨。」

蔡鄭寶珠說:「我也曾是病患家屬,所以特別能感受那種焦急與不安,知
道他最需要的是什麼。」






偌大的廣場,鮮少有樹蔭遮蔽;上午十點多,太陽炙熱難耐。蔡鄭寶珠戴
著斗笠、著白手套,在這片廣場搖動手中的竹掃把。

心疼她做這份清潔工作的辛苦,她卻搖著手、揚起笑容說:「辛苦就是幸
福,掃地就是掃心地,掃得愈乾淨就代表心愈淨,這樣的工作是在讓我修
行呢。」

不計較任何事,總是盡心去做、從不抱怨;戴起塑膠手套,擰乾手中的抹
布,她按膝緩緩站起。雖然兒女挑起家計、生活已無虞,但過往的經濟壓
力,依舊教她刻骨銘心,「現在能做就做,誰知道以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總有人問她:「過去這麼苦,你怎麼走出來?」

「就像上人所說的,人可以回憶過去,但一定要活在當下。」蔡鄭寶珠帶
著丈夫的愛成長茁壯,從溫室堛漯嶆楚A逐漸變成一朵照亮大地、堅忍不
拔的太陽花。


................................................................................................................................


愛的循環

◎撰文╱凃心怡



蔡登賢的病況時好時壞,蔡鄭寶珠在醫院陪伴已兩天了,么兒信志很想媽
媽,但為了讓媽媽全心全意照顧爸爸,這樣孩子氣的想法只能埋藏心中。

自小,他最喜歡跟在媽媽身邊,撒嬌、說說在學校媯o生的趣事。這天颱
風夜,他把自己關在家,盯著氣象主播不斷播送防颱訊息,窗外的風雨似
乎也在呼應著。門鈴突然響起,「這時還會有誰來?」

眼前這位師姑他認得,是父親生病後常來關懷的李瑾萍,沒隔幾天就來家
堻酊邑講話,電話也是兩、三天就一通;即使對她有滿心的感謝,卻不
甚熟悉。

「信志,怎麼沒有開燈?」看這孩子因家中生變而缺乏照顧,李瑾萍心好
疼,趕緊遞上手中那碗麵,「肚子餓了嗎?我幫你煮了碗麵線,趁熱快吃
。」

李瑾萍全身被淋得溼透,冒著大風雨騎機車來,只為端一碗熱麵線給他;
看著師姑,信志流下眼淚,是感動,是感恩。

自此,蔡家三個孩子都暱稱李瑾萍是「最美的師姑」。曾經,聽到李瑾萍
車禍造成腿骨碎裂,本來準備出門旅遊的孩子們,馬上放棄行程,到醫院
照顧師姑。

「以前是她在幫我們,現在她有不適,我們理所當然要關心她。」蔡鄭寶
珠說,幾年來的相伴相依,就如一家人般的親密;雖說付出不求回報,但
一定要熱烈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