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樂證言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單純的力量
——劉濟雨掌握心的方向
◎撰文/邱淑絹
十八年前,
他是在馬來西亞創業成功的台商企業家;
從最初的九分事業一分志業,
慢慢轉變成九分志業一分事業。
二○○一年更把最後且唯一的一分事業捨掉,
千餘坪廠房捐作慈濟幼教中心及義診中心等,
自此嘈雜的機器聲,
變成孩子的歡笑聲以及病苦者的感恩聲,
他也成為「全職志工」。

相較於年輕時事業有成,生活周旋在享樂氛圍堙A
而今年過半百,
行動上呈現的是繁忙紛雜,心境卻常保輕盈自在,
「走到那堙A心就到那堙F
平常生活過得簡單,到災區就不會不習慣。」
他的祕訣就在於「單純」——
心地單純、目標單純,一心一志勇往直前,
人生路就會愈走愈寬廣。




豔陽下,劉濟雨背著擴音喇叭,手握對講機對著四方呼叫。這天是二○○
六年四月十日,斯里蘭卡慈濟大愛村啟用,他身穿水藍色襯衫、戴著印有
慈濟徽章的深藍色領帶,忙碌地指揮著典禮前的準備工作。

身為慈濟新加坡分會、馬來西亞馬六甲分會執行長,劉濟雨的志業腳步卻
不僅止於新、馬兩地。二○○四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印度洋海嘯發生後第
四天,他在新加坡機場與首批台灣賑災醫療團會合,一路奔往斯里蘭卡。
此後,無論是勘災、研商援助事宜、參與斯國官方各項會議、聯繫新馬兩
國志工後續支援……一年多來,慈濟在當地的援助工作,在在都少不了他
的足跡。

運籌帷幄間談笑風生,一會兒跟著建築委員檢視工程成果,一會兒商請志
工協助各項事宜;來去間,他的腳步穩健踏實,絲毫不見忙亂神情,間或
捲袖加入工作行列,揮汗如雨也渾然不覺身外天地。

工作上的繁忙,只是幻化於身形上的動作;於心,他未曾沾染點滴風雨,
輕盈自在。


「這麼震撼的故事,怎麼從照片中看不出來?」喜愛拍照、個性雞婆的他
,決定自己上場,把訪視的感動「拍」出來。


濟雨——劉銘達,曾是個穿梭於商場、專營成衣外銷的生意人;一九八八
年趕搭台灣企業赴東南亞投資的熱潮,來到馬來西亞馬六甲設廠。

規模不小的製衣廠逐漸上軌道,接續而來的訂單,讓他穩坐董事長位置。
工作之餘,生活就周旋在應酬、打高爾夫球及把玩名貴相機、四處拍照的
享樂氛圍堙C

「那時我認為,一個人努力經營事業,好不容易賺了點錢,如果還不會好
好享福,這種人不如死掉算了!我認為自己『福報現前』,所以能過著這
樣幸福快樂的日子。」

一九九二年,太太簡淑霞回台灣時,在美髮院看到一份《慈濟道侶》半月
刊,她被慈濟志工的慈善行為所感動,隔天即到慈濟台北分會捐輸兩張病
床的錢給慈濟醫院。

返回馬來西亞後,簡淑霞參與當地慈濟志工行列,忙於貧病訪視工作,內
心感受滿滿;工廠內的員工也響應善舉,每月捐出部分薪資濟貧,並在工
作之餘參與訪貧。

簡淑霞也邀請先生加入,卻獲得他俏皮的拒絕:「我沒擋你做志工,你就
要很感恩了。叫我犧牲週末去做,我不要!」

馬來西亞貧病者眾,訪視過程中常可見殘障、長期臥床之個案,志工關懷
時也會拍照存檔,作為後續協助的評估。當擅長攝影的劉銘達,看到太太
帶回家製作檔案的照片、聽她描述所見所聞,總有意見:「這麼震撼的故
事,怎麼從照片中都看不出來?」個性雞婆的他決定自己上場,一句「我
來幫你拍」,就走進慈濟訪視行列。

親眼所見皆是悲苦眾生,惻隱之心促使他進一步生起「為照片寫圖說,才
能讓人了解」的想法;有時一張、兩張寫著,幾張照片累積下來,乾脆併
成一篇文章讓內容更豐富——

「鑑於陳家的生活品質如此惡劣,隨行的六、七位師兄當下決定先行動手
替他們清理……聾啞的么兒按捺不住內心的興奮與感激,數度欲外出買點
心與飲料慰勞大家,但為師兄姊婉謝;甚至在聽到美珍師姊咳嗽兩聲,么
兒立即衝進他的房間拿出一瓶藥水,咿咿呀呀,殷勤地要請師姊服用……
傍晚時分,打掃完畢,新的床墊鋪上由上橋製衣廠的慈濟人利用午休時間
縫製的床套與被套,整間屋子乾淨清爽了許多。」

喃喃念著自己所寫的文稿,劉銘達表示:「寫到自己都會流眼淚咧!」充
滿純真的赤子心。

寫出興趣的他,進一步用花花綠綠的厚紙做起慈濟文宣看板,當時電腦製
圖技術並不發達,得用粗筆一字一字寫著。他買來好多紙、筆,自得其樂
盡情地揮灑。「我待在董事長辦公室堻ㄕb做這些,桌上紙筆一堆,有人
進來時還得不好意思地先收起來。」劉銘達逗趣地說著。


本來自以為年輕有為、少年得志;和上人一席談話,他發現自己實在很渺
小。



見劉銘達沉浸在個案記錄上,簡淑霞希望他能進一步了解慈濟,於是提出
回花蓮「尋根」的建議。劉銘達問了相關行程,「十天行程,每天早上三
點半起床」的回答嚇壞了他。「不要。開玩笑!我每天十一、二點才睡,
叫我三點半起床,沒辦法。」

「一個企業家一年堜滮ㄔX十天去做件有益的事情,那麼他就不算成功的
企業家。」簡淑霞的話語激了他,於是劉濟雨呼朋喚友帶了二十幾個人,
於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來到台灣靜思精舍。

和證嚴上人座談時,為了得到心服口服的回答,他常不管三七二十一舉手
就發問;上人不慍不火、親切而善意的態度教他心服。

「我本來以為自己年輕有為、少年得志;當下覺得除了錢以外,個人實在
很渺小。」這一分頓悟,促使他提出皈依上人、接受慈濟十戒規範的請求


「很好啊!但是要記住:守戒容易持戒難。現在就開始。」上人開示完畢
,個性耿直的劉銘達驚訝問道:「師父,沒有儀式哦?」

一句「我這邊沒有儀式」的回答,讓劉銘達頓然了悟其中道理:「若只是
身體皈依,心沒有皈依也沒用,就像註冊了不讀書一樣。師父的方法讓我
覺得很實際。」

劉銘達獲得法號「濟雨」,回到馬來西亞後,更為積極參與慈濟工作。

每個月的發放,他利用工廠會議廳作為儲放物資的倉庫,由各方來的志工
協助運作。一段時間下來,看著廠房堆滿了準備發放給照顧戶的救濟物資
,以及發展中的環保、兒童班等會務,他興起在工廠旁空地興建慈濟會所
的念頭。徵得證嚴上人贊同,便著手找地、拍照、畫設計圖。

占地一千多坪的「靜思堂」,一九九六年二月動土興建,一九九七年五月
啟用。回顧這段歷程,印象深刻的是當他拿著修改完成的建築設計圖呈給
上人,上人問他:「劉居士,你知道為何能蓋會所嗎?」

「師父,若依我來看,現在不蓋的話,空間會不夠,一年後會務推動就會
碰到瓶頸。」劉濟雨直接而天真地說著。上人卻回答他:「不是這樣,是
因為你單純。」

劉濟雨說,當年自己才加入慈濟兩年,但意志堅定,一心想著上人的教誨
「取之當地、回饋當地」;上人那句「看你單純」寓意深遠,讓他迄今時
時刻刻反觀自省——唯有繼續保持單純心念,人生才會愈走愈寬廣。


事業只剩一分,還有九分煩惱;慈濟做到了九分,卻沒有煩惱……


因著一分單純的心念,劉濟雨偕同志工在馬六甲的周邊、甚至延伸到東馬
十幾個點進行慈善工作——訪貧、照顧流浪漢、為醫院媯L人認領的往生
者善後……日子總是馬不停蹄。

然而,每天穿梭於工廠和道場之間,劉濟雨心中有某種衝突在釀化著:「
在工廠動口不動手,在慈濟動手做卻不動口說;在工廠很嚴肅,在慈濟卻
很溫馨,很是矛盾。」

當時正值出口旺季,生意好到讓劉濟雨心生恐懼:「每家代工廠都滿了,
有訂單卻接不下,又不能不做。四個月後要出的貨,現在就知道出不了…
…」

進退無路的心情,讓他覺得自己宛如臨終的病人,「每天早上進到辦公室
,就好像要上絞刑台一樣,很怕客人催貨而不知如何回答……」

身心交迫下,劉濟雨頓悟:錢夠用就好,生意好與不好都痛苦,實在毋需
在商場上繼續翻騰,故萌生結束工廠的想法。當時,他發願即使賠錢,只
要貨物順利出口,他就將工廠捐出去。

該批貨為季節性商品,若晚幾個月出貨,就得花大筆費用空運;若再遇上
客人拒絕領貨,損失將不堪設想。自認已無生機的他,選擇誠意相對,竟
意外獲得客戶同意,讓貨品延期出貨;當時,適逢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
暴,馬幣貶值,這批貨不但沒讓劉濟雨賠錢,還讓他小賺了一些。

「本來是危機,結果竟變成轉機。」歷經此一心靈動盪,再加上二○○一
年美國九一一事件後生意大受影響,劉濟雨事業從九分降到一分,生活重
心逐漸轉移至慈濟志業,而引發他另一分思考:「事業只剩一分,我還有
九分煩惱;慈濟已經做到了九分,卻沒有煩惱,很奇怪!」

省思之下發現:「是因為事業有所求——有『事』就有『業』,求一分就
會帶來無盡的煩惱!而志業無所求,所以儘管身體再疲憊,但內心卻充滿
歡喜。」二○○一年年底,劉濟雨捐出廠房廠地給慈濟,原地興建義診中
心、靜思書軒、社教中心、幼教教室、倉庫等,真正落實以志業為家的志
願。

收掉工廠,並沒有遭遇離職員工的抱怨,反而獲得認同,加入助人行列。
「我們帶出的第一位慈濟委員,是工廠的會計;第一位慈誠師兄是司機,
工廠收起來了,他還在做環保車的司機呢!」劉濟雨說。

卸下事業重擔,仍處壯年的他和法號「慈露」的太太,計畫到美國陪伴兩
位在學的女兒,同時做專職志工。只是,新加坡、馬來西亞諸多志業仍待
推動,他們受上人請託留了下來,由簡慈露將重心放在吉隆坡,劉濟雨兼
顧志業推展已較穩定的馬六甲外,再將重心轉於新加坡推動志業。


見死要先救,不去考慮能力問題,考慮太多就會做不下去!


晴空萬里的午後,新加坡的天空匯聚著朵朵白雲。乾淨的街道交映著大樹
,車子有序地往來行走;進入交通管制較嚴的市區,車前擋風玻璃內的計
費器,即因自動扣款而「嗶」一聲響起來。

方圓六百餘平方公里的新加坡,約為台北市的二點四倍大,各項建設新進
,看不出城市的擁擠,也看不出人心的忙亂,似乎在世人眼堙A新加坡總
走在時代尖端,生活富足而寫意。

然,繁華的都會依然存在著暗角。劉濟雨說:「有一次,醫院打電話來,
說有位愛滋病人再過幾天就沒藥了,他們盡力協助尋找資源,最後找到了
慈濟,若再得不到幫助,只能任由這位病人自生自滅……」自此,新加坡
分會開始補助和關懷愛滋病患。

洗腎個案也是分會補助的項目之一。由於新加坡洗腎費用很高,病人若需
終生洗腎,在大醫院無法獲得補助時,便轉而到費用較低廉的私人機構治
療;再支撐不下去,慈濟所給予的補助就是一股即時的力量。劉濟雨將心
比心說:「將來我若老了、病了,也不希望因為得不到幫助,而讓未來沒
有希望……」

跨國醫療個案的援助,也是新加坡分會頗受注目的焦點。

人醫會志工在鄰近的印尼巴淡島義診時,發現罹患巨大型齒堊質瘤的男童
諾文狄,以及新加坡罹患罕見遺傳性神經系統退化症的潘氏兄妹等,都在
二○○四年間透過新加坡分會安排,遠赴台灣花蓮慈濟醫院接受治療。此
後,當地醫院便常聯絡慈濟,詢求個案的濟助合作。

劉濟雨以勇猛精神奔波於新、馬兩地,卻未曾想過能力問題。他認為從事
慈善工作,遇到情況緊急需要援助的個案,第一步要先接手,第二步再來
想辦法募款,「見死要先救,後面的問題再來解決,考慮太多會做不下去
!」

這天,劉濟雨才現身街頭為印度洋海嘯賑災募款,稍晚又前往市區參觀一
家幼兒園,作為推動幼教的參考。幾天前,新加坡發生兩起跳樓事件,帶
出一些埋伏在人們內心深處的隱憂;劉濟雨嗅出其中意涵,計畫推動心靈
教育的工作。「人們生活物資雖不匱乏,但心靈很空虛;我覺得除了進行
濟貧和醫療補助外,也要關懷到精神層面。」


活動前用心,投入才有信心;有信心就能胸有成竹,胸有成竹才能談笑用
兵。



二○○四年十二月底印度洋海嘯湧起,劉濟雨正在美國和女兒過耶誕節,
接到從台灣花蓮本會打來的電話,他篤定地回答:「新、馬志工將義不容
辭,全力以赴。」幾天後,他隨即投入慈濟斯里蘭卡賑災醫療團隊中。

抵達重災區漢班托塔,眼見海嘯災區怵目驚心,劉濟雨有一分深思:「原
本寧靜、清澈的海水,竟能產生這麼大的破壞力量,讓斯里蘭卡遭受幾世
紀以來最嚴重的創傷。」

他跟隨賑災小組前往海邊漁村勘災,途經一處被海嘯破壞阻斷的道路,幸
遇一架鐵牛車迎面而來,一行人在車主的協助下,才能順利完成勘災任務


端坐鐵牛車上,劉濟雨想起八年前跟隨慈濟志工前往柬埔寨賑災的經歷:
「也是坐鐵牛車賑災,是我的第一次。」他們一路搭機、乘坐巴士、貨車
再轉搭船,又坐上鐵牛車外加走路,才抵達目的地。「那一趟路,海陸空
各種交通工具,都坐到了!」

停留漢班托塔期間,劉濟雨參與緊急階段賑災及災後重建工作的總協調;
政府首次面臨海嘯大災,戶籍資料都被沖走,又得面對接踵而來的各個援
助團體,教當地官員束手無策,也讓慈濟志工面臨諸多考驗。然,秉著信
心和毅力,慈濟仍完成了醫療和物資供應、為災民搭建帳棚、興建大愛屋
……劉濟雨說:「救援時間很寶貴,我們要很積極和快速地解決各項問題
。」

「到災區救災,不只是給災民東西而已,還要給他們精神上的傳承,把大
愛和淨化人心的種子深植當地,一傳十,十傳百,從一生百千萬,而促成
大愛的循環。」劉濟雨說。

對於願意走出來幫助自己同胞的斯里蘭卡志工,劉濟雨認為他們的自然單
純和樂天知命,都是值得學習的。「斯里蘭卡是佛教國家,雖然受到海嘯
重創,但災民們的笑容還是非常燦爛。海嘯災民需要持續關懷,在地志工
也都有心;唯有本地人的努力,功能才會發揮更大。」

於是在各項救援工作暫告段落,一向動作迅速確實的劉濟雨,立即取得政
府同意,將漢班托塔臨時醫療站改建為慈濟辦事處。

改建工程中,可見他一會兒推著獨輪車倒沙;一會兒滿頭大汗在大廳婺
釘佛陀灑淨圖;一會兒又墊起了高椅,在牆面上敲敲打打裝置海報看板…


頸項間圍著溼透的手帕,手推著因汗而滑落的眼鏡,劉濟雨以身作則,談
笑風生地說著:「活動前要用心準備,用心投入才有信心,有信心就能胸
有成竹,胸有成竹才能談笑用兵。」


處事智慧:看重點、聽重點、說重點、做重點。


一年多來進駐斯里蘭卡,最長停留時間達一個月,劉濟雨不言悔、不言倦
。這天傍晚,他提著行李準備前往新加坡機場,再次啟程前往斯里蘭卡。

在一家自助餐小店堙A他就著一盤白飯疊上少許青菜,簡單地解決了這頓
晚餐。「走到那堙A心就到那堙F平常的生活若過得很簡單,到災區就不
會不習慣。」

劉濟雨和太太簡慈露全心全力投入慈濟志業,夫妻倆聚少離多。斯里蘭卡
大愛屋啟用前,簡慈露首次來到此地,卻也是隱身在志工群中默默地工作


證嚴上人曾讚歎他們夫妻:「天下一家親,何必分遠近?無論相隔多遠,
只要有愛,彼此就沒有距離。『慈濟雨露』——濟雨和慈露夫妻,同心同
道同志願,咸以『佛心師志』投入關懷、撫慰苦難人的志業。」

夫妻倆奔走於新加坡、馬來西亞吉隆坡、馬六甲和斯里蘭卡之間,劉濟雨
做了一首打油詩來描述夫妻相處之道:「慈濟路上考驗多,你知我知不用
說;海嘯過後又一坡,從此三坡作一波。夫妻一人顧一坡,同為慈濟來奔
波;相見時少離別多,所以沒空起風波。」

光是馬來西亞,當地會務關懷的範圍,最遠從吉隆坡坐飛機也要兩個小時
,如今加上新加坡和斯里蘭卡,劉濟雨為志業奔走的範圍,不是拿尺就可
以度量。他語帶自信地說:「我很正向!大不了人跟著長住在那奡N好了
。」

「看重點,聽重點,說重點,做重點。」劉濟雨認為自己是在做慈濟以後
,才有這樣的處事智慧。「以前做生意時,有總經理、廠長等著幫忙做,
不會這麼忙;做慈濟要自己投入做,愈做事情愈多,時間不夠用就得提綱
挈領,把資源跟時間用得最善、最廣。」

回顧這段歷程,劉濟雨說:「我不覺得有何挫折或困難,只是把握每一個
因緣,做該做的事;一路走下來,只有隨順因緣而已!」

在四季如夏的斯里蘭卡,陽光始終不曾怠惰它的職務,揮灑熾熱的光芒;
一如劉濟雨的腳步,未曾踏離過慈濟志工的範圍一樣,來去間忘了何謂忙
碌,時刻發亮生命的光輝。


................................................................................................................................


濟雨•妙語


•有很多人活在過去,經常用最好的記憶力去回憶最令人感傷的往事,以
至於「坐著吃不下」、「躺著睡不著」、「好事記不起」、「壞事忘不了
」。我們要努力學習的是「壞事記不起」、「好事忘不了」,這是最高意
境;如果不能達到,則退而求其次──「寧願記不起、不要忘不了」。

•每天我們都對生活中的大小事情做出判斷和選擇。小抉擇影響一天,大
抉擇影響一生。

•生活中如果「大錯不斷」,要自省是否經驗不夠;如果「大錯不犯」卻
「小過不斷」,就要警覺是否習氣使然。

•心地單純,才會一心一志、一門深入;目標單純,才能勇往直前、專注
有力。

•手腳髒了,我們會去洗乾淨,心靈髒了,可曾想過要去洗?愈去追求快
樂,快樂卻離你愈遠;就算追求到,其中也夾著苦惱。尋找快樂不要找錯
方向,真正的快樂,就在自己的心靈堙C

•修行就是修在用心付出後,還能隨順因緣。因為有隨順因緣的空間,才
能「前進後進兩相宜」、「提起放下皆得宜」。

•感覺到生命前進無路時,不妨試試「後進」,因為地球的後面跟前面一
樣大。「後退」會讓人有挫折感,但「後進」卻讓人對未來產生新機與希
望。

•當一個人在論人長短、搬弄是非的時候,嘴巴講出來的壞話,最先聽到
的是自己的耳朵。這些壞話久置心中,將成為心田中惡的種子。

•不怕生病,只怕沒有抵抗力;不怕惡念起,只怕正覺遲。

•扭轉命運的貴人不在遠方,內心的「正念」就是我們生命中的大貴人。


(摘錄自劉濟雨著作《心靈四神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