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書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只留一泓清澈
◎撰文/蘇芳霈
慈濟道侶叢書.《路且徐行——藥師蘇蘇的繪事本》


我願心中裝著一張濾紙,
時時過濾掉人生中的貪、瞋、癡,只留下一泓清澈。
願這顆心永遠真摯、虔誠、單純、謙卑,才能看清楚這個世界,
其實處處充滿溫暖與美麗。 




小時候,放學回家第一件事,爸爸規定我要練習寫一張柳公權的毛筆字。

我磨著墨汁,攤開宣紙,用毛筆一撇一橫一豎,慢慢地描摹,心堳o在嘀
咕,為什麼非要學古人寫毛筆字?

後來才明白,爸爸是希望我做任何事情都要有耐心,不要嫌煩。

國中時候,美術老師為我準備了畫架、畫紙、塗料,指定學校的某個地方
,要我寫生結束,才能回家。

那時,我心堹u怨啊!不清楚是因為自己沒畫好,所以要接受這種懲罰?
還是老師認為我是個人才?只是很羨慕別的同學都可以早些回家休息。

現在想來,當時的耕耘,已默默為我播下繪畫的種子!

爸爸四十一歲就告別了這個世界。那是個下雨天,隔日就是期末考,媽媽
說:「這兒我會獨自處理,爸爸生前最高興看到你的微笑、最喜歡你凡事
貫徹到底,所以,你現在回去好好把學期完成,不要哭,要帶著微笑!」

於是,我在雨中奮力騎著單車,眼淚止不住直掉!

我體驗到人生的無常,它可能在某個下一刻,在某一個轉彎處,讓我跌倒
,讓我想追逐的心願到不了。

於是,我開始不放過分分秒秒!想做的事就盡全力去追逐,縱然在那個追
逐的過程,我受傷、我挫折、我悲痛,可是那些傷口卻為我鋪陳了人生不
同的顏色和板塊。使我意識到少了這些,我的人生會是多麼單調!

加入慈濟人醫會,深入偏遠地區,接觸過許多孤苦無依的靈魂,當他們從
我手中接過藥包,緊緊摟在懷堛漕漱@刻……其實最感動的是我自己。

因此,我願自己的內心裝著一張濾紙,時時助我過濾掉人生中的貪、瞋、
癡,只留下一泓清澈。願這顆心永遠真摯、虔誠、單純、謙卑,才能看清
楚活著的這個世界,其實處處充滿溫暖與美麗。


................................................................................................................................


南加州從不下雨


山堙A有茂密的草原,還有細細淺淺的溪流。義診,讓我這個大門不出、
二門不邁的土包子,發現到自己居住的土地有多麼美麗!

她真的很瘦,高高的個子,簡單的短髮,山居歲月讓她看起來一身靈秀!

看著醫師開給她的處方,我不禁把眉頭微皺,怎麼全都是抗憂鬱的藥?

「你喜歡閱讀或寫作嗎?」我抬頭微笑輕聲問她。

她淺淺的嘴角一抹笑意,對我點點頭;我想,這應是她展現最友善的表情
了。

「你看起來就不像我們這樣庸庸碌碌的,氣質很寧!」為了打開她的話匣
子,我開始搬出姊姊那套說辭:「中國自古以來就有乾清宮、坤寧宮,乾
代表男性,坤代表女性;也就是說,男生要讓人感覺到清,女生則在於寧
。你有一種寧的氣息。真的!」

她對我溫和的表白和真誠的發聲,有了比較放下武裝的輕鬆。

「幾年前,我因為婚姻破碎去了加州……」她輕輕緩緩地道來——

「原來兩個好人在一起相處,卻不一定就是好的結局。戀愛的時候,個性
上不能忍受的部分,好像都能相互包容體諒;可是結婚之後,它們像滾雪
球般,不但讓熱情降至冰點,還刺得彼此滿是傷痕!」

「後來,我去加州姊姊家住了很長一陣子,讓彼此冷靜,也解除了對彼此
的枷鎖。」

「姊姊家附近有一大片溼地,偶爾還能看見幾隻小鹿散步其間,溼地上的
天空好清、好藍!我有時也會想,應該要讓自己的心像天空一般的清朗,
思維像這片溼地堛漱p水流涓涓滴淌,或像那幾隻小鹿無邊無際地奔馳跑
跳!」

我忍不住輕拍雙手,然後拿著那包藥遞給她:「唉!醫師根本不需要大費
周章開這麼多藥,我覺得這堛漱j自然和加州很像,你的心就是自己的解
藥了。你真的很棒!失去你,他一定已經開始感到十分扼腕!」我對她做
出一個調皮的表情,她也忍不住回我一個。

小時候常聽一首英文歌曲,曲名叫作「南加州從不下雨」;雖然南加州從
不下雨,卻有一塊拯救人心的溼地。


................................................................................................................................


在恨中尋找愛


李媽媽催著趕快拿到藥要離開,急得都尖了嗓門!

「好了,好了,你今天怎麼了?」從來不曾見過李媽媽如此躁動不安;看
她眼眶急得都紅了,想不通她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我媽媽突然打電話要我陪她掛急診!我自己人都還很不舒服,我弟弟什
麼事都不管!」她激動的聲音,讓身旁白髮蒼蒼的老媽媽好奇地望向她。

「你平常信基督信得如此虔誠,不就是知道『能承擔是有福的』嗎?」

「媽媽在爸爸離開之後,把我丟給阿公、阿嬤,沒有給過我一點點的愛。
從小,我承受別人的冷嘲熱諷,好不容易才走出自己,現在媽媽老了,卻
什麼事都找我,一定要隨傳隨到!弟弟卻什麼事都不管,我每次去幫忙,
他太太也只會坐在沙發看電視,沒瞧我一眼,連招呼也不打一個……」

「我跟主懺悔,不斷懺悔,我怎麼可以沒有度量去容忍?」李媽媽的眼睛
酸出了淚水,連白髮蒼蒼的老媽媽也紅了眼眶!

志工取來面紙,順便把藥給了李媽媽。

「我是凡人!自己身體也不舒服,有一個兒子要結婚,另一個兒子卻正要
離婚!先生什麼都不管,只管自己享受就好……」

我忍不住抱著李媽媽,不斷地安慰她。我真想自己就像一個媽媽,給她從
未有過的溫暖!從未有過的擁抱!從未有過的疼惜!

她在我懷堶得像一個小孩,我在她耳邊輕聲地呢喃:「我們要在不快樂
中尋找快樂!在不平衡中尋找平衡!在恨中尋找愛!在最不可能的地方尋
找可能……」


(摘自最新出版的慈濟道侶叢書《路且徐行——藥師蘇蘇的繪事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