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蜿蜒在黑暗大陸的清流
——南非祖魯族慈濟志工
◎撰文╱蔡力薇、黃淳楷 攝影╱黃淳楷
〈南非德本〉


耀眼卻柔和的黑皮膚,
配上深藍色與白色的制服,
這樣的色彩組合,
彷彿就是非洲大地的縮影——
藍天、白雲,
以及孕育了許多生命的深色土壤。

社會的動盪不安與難以擺脫的貧困,
並沒有擊垮祖魯族志工志在奉獻的信心,
他們腳步不停歇地
走入比自己更貧窮的人家,
送上食物、為病患服務;
還以親身經歷鼓勵受助者——
人人都有機會,
從一個伸手「接受」的人,
變成一個能「給」的人。




天色未亮,幾位年過六旬的婦人走上街頭;她們是祖魯族慈濟志工,等候
「慈濟二號」車到來,好深入鄉間關懷與發放。

等待期間,她們也不會空過,和路人分享慈濟見聞,邀請他們同行;曾有
人就因此引起興趣參加,漸漸地成為固定的志工。

車子抵達,志工們熱情擁抱,然後一起擠上車;拉著扶桿,彼此扶持穩住
身體,以免轉彎時不小心被甩出車外。車子滑上道路後,大家開始唱起最
近新編的慈濟歌:「iTaiwan iTaiwan, Wayeshilo uMaster, Wathi 
Sohlangana Khona Le iTaiwan(台灣,台灣,跟隨著上人,我們的心聚集
在台灣)!」

他們的歌聲飄送在柏油車道、草原綠地,直到進入廣闊的貧民區……



屋簷下、暗室中,隱藏病苦


位於德本(Durban)南端的馬陸卡滋鎮(Malukhazi),是慈濟固定的關
懷點。這堶嚄搹L度區,逾半個世紀的種族隔離政策廢除之後,祖魯族裔
才漸漸遷入。

貧民區堛漫衁棳媄混雜,有鐵皮屋、磚頭屋、小木屋,也有祖魯族傳統
式的圓形屋。無論何種形式,都是既小又悶,由泥土、木板、破布、鐵皮
組成,屋頂以石頭與舊輪胎壓著,所謂窗戶就是打幾個洞,也沒有錢裝上
玻璃,冬天擋不住冷風,雨季更遮不住雨水。

每一棟都是簡陋、破舊得教人痛心,許許多多照顧戶就是住在這樣的環境
中,日復一日與貧病糾纏著。

志工們下了車,分配好發放路線後,將裝著食物的桶子奮力一舉,頂在頭
上,排成一縱列,邊走邊唱:「uTzu Chi hamba ge genzinje……」,意思
是「慈濟一直向前走,一直向前走……」

炎熱的天氣和破損的路面,絲毫不影響他們穩健的步伐,清朗哼唱著祥和
旋律;一輛車從對向呼嘯而來,傳出震耳欲聾的電子音樂,與這支如涓涓
清流的志工隊伍交錯而去。

走過一戶又一戶,看到的全是貧窮與疾病交織的苦狀。才七個月大嬰兒,
罹患肺結核,四肢細得像竹枝,疲軟無力地在沙發上昏睡著;被車撞傷的
小學生,正等著爸媽籌錢醫治,看診一次的費用約合台幣一百五十元,家
中收入卻只靠賣一包約台幣五元的餅乾維持;二十出頭的年輕媽媽,大熱
天蓋著毛毯,氣息微弱地躺在床上,消耗她生命的元凶是愛滋病……

七歲的小妹妹麗姿(Liza Mbatha)蜷縮在床上,病因無他,是這奡飪M的
傳染病肺結核。她害羞地看著志工,靦腆接下餅乾,安靜吃著。鐵皮屋頂
經太陽一晒,屋內像烤爐,唯一的窗戶緊閉,空氣不流通,悶熱得快令人
窒息。

「可以讓窗戶開著,這樣妹妹才能呼吸到新鮮的空氣,對她的病情會有幫
助。」對於志工的建議,母親無奈地說:「這堛v安很差,怕東西被偷被
搶,才會將窗戶鎖上……」



槍響難測,悲劇沉默上演


志工們在密集的房舍中穿梭,搬著米袋爬上爬下,把歌聲和溫暖帶到貧戶
家中。

不遠處吵吵嚷嚷,一陣騷動。志工瑞金(Regine Moloe)氣喘吁吁跑來,
左手抱著電腦、右手提著投影機,一臉驚魂未定,「我們的車子(慈濟二
號)遭竊了!是兩名中年男子,還好我們幾個及時發現,在他們逃跑前把
東西奪了回來!」

資深慈濟志工潘明水看瑞金平安、東西失而復得,感恩地說:「還好有你
在,真是太好了!」我們也輕拍她的肩膀說:「你是今天的英雄!」

稍晚,葛蕾蒂絲面色凝重地說,剛才逃跑的那兩個人,襲擊了一名婦女,
搶走她的包包,不過還沒邁開幾步,就被附近居民逮個正著,毫不留情地
對他們拳打腳踢。「一個受重傷,另一個被活活打死了。」葛蕾蒂絲低聲
道。

驚聞此事,人人心情沉重。在此,人命不被法律保護,生死的抉擇似乎是
依照另一種不成文的暴戾法則執行。人們不容許犯罪,卻以極端的暴力方
式譴責犯罪行為,以達到某種程度的嚇阻效用。人命似乎遠遠不及螻蟻,
不需要什麼理由,就可以幻滅於瞬間。

潘明水感嘆:「就是這樣的社會,更需要慈濟努力耕耘,以愛消弭暴戾之
氣。」

德本北部夸馬修區(Kwa Mashu),是祖魯族人口最多的一區,約有六十
萬人,有個十分驚悚的祖魯別名——「殺到死為止」,源於多年來層出不
窮的掠奪謀殺事件。

受害者以外來的居民居多,他們或是被看成肥羊,成了覬覦的對象而喪命
於槍口下;或毫無任何原因就被奪走生命。總之,夸馬修區彷彿處於無政
府狀態,槍,代表一切權力。

沒水沒電的窘狀,普遍存在社區各角落;數年前,慈濟志工就想要進入這
一區關懷。二○○五年起,發放行動終於成行;當地警局得知後,擔心志
工安危,特別派了警車保護。

一次,慈濟志工帶去輪椅發放。一戶人家有兩位婦人需要輪椅——五十多
歲的老婦人中風,右腿癱瘓;另外一位女士車禍後殘障,流浪街頭,老婦
人收留了她,即便這樣做會讓拮据的生活更為吃緊。

她們非親非故,卻像家人般住在一起;家中沒有電視或書籍,平時沒有訪
客、沒有人氣,日子幽幽而空洞。看到志工帶著輪椅到來,老婦人激動地
說不出話,眼眶盈滿淚水;志工朵絲(Doris)溫柔地拍著她的肩頭,像
是哄小孩般地要她別哭。

兩位相依的婦女淚水還沒乾,就坐著新輪椅到家門外呼吸新鮮空氣。放眼
望去景觀遼闊,一落落的房子斑駁狹小,也許悲劇正在某個角落上演;但
是對她們來說,行動上的重生,讓現實生活的衝擊在當下變得不那麼明顯
了。

在德本南區,祖魯族志工設立了四十個供食點,志工們自行採購、在自家
煮好後,分送到社區中有需要的人家。他們許多人沒有工作,每個月領取
政府補助金六百八十斐幣(約台幣三千元),可以想見要維持一處供食點
有多麼困難!

在一次的居家關懷後,志工麥卡茲(Mkhize)哽咽地說:「看到這些病人
,我的心好像快碎了。」身邊的志工說:「真的好可憐!但我們心碎是沒
用的啊。」麥卡茲馬上挺胸說:「是的。我們要把悲心化為力量,努力邀
請更多人參與,一起為社區付出。」





年輕高瘦的辛亞班加(Siyabonga),在一群媽媽級志工堶情A頗為顯眼
。一身灰舊的衣服、踩著快要開口笑的鞋子,露出那個缺了一顆牙的微笑
,跟著志工賣力地搬運物資、輕聲地關懷愛滋病患。

在七月底舉辦的第十屆志工研習會上,他穿上了藍天白雲制服,歡喜在他
臉上匯聚成一道光芒。他生疏地拿起麥克風說:「之前,罹患愛滋病的我
像是被貼上了標籤,總是要躲躲藏藏、萬般掩飾;後來慈濟人的關懷,打
開了我的心胸,讓我坦然面對自己。」現在他要以「過來人」的身分,用
「同理心」服務生病的人們。

祖魯族志工鮮少有機會接觸慈濟刊物、收看不到大愛台,遑論親身聆聽上
人的開示;但是他們透過一年兩次的志工研習會,以及台僑志工的分享,
發現心底深處最真誠的一分情,與上人的慈悲理念是如此契合。他們慎重
穿上藍天白雲制服,以嘹亮的歌聲伴著膚慰眾生的雙手雙眼,在社區走出
一條愈拓愈寬的菩薩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