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福鼎,桑美颱風後
◎撰文/李委煌
〈中國大陸•福建〉


福鼎市,
位於福建省東北的閩浙之交,
是個擁有
一千六百多年歷史的古市鎮。
由於地處東海之濱,
海域面積是陸地十餘倍大,
捕撈、養殖是海邊常見風景;
山區居民則以傳統農業維生,
栽植的四季柚、檳榔芋、
白毫茶普受好評。

八月十日,
桑美強颱挾帶二十一級瞬間陣風
從海上東來,
成為近半世紀以來
襲擊大陸東南沿岸最強悍的颱風,
造成閩、浙、贛三省沿海
死亡、失蹤者以百千計,
倒房一萬六千多戶。
其中福建重災區福鼎,
逾七成人口受災,
影響所及高達四十三萬多人……





美強颱過後兩週,災區仍是一片殘破,但福鼎居民努力從受災陰霾中,
回歸生活常軌。

店下鎮八十二歲的老婦人,耳聰目明地運用靈巧雙手進行茶葉加工;黃岐
村一群婦人,聚精會神夾著小白菜苗添補家用;在沙埕鎮,退潮時一群大
人小孩搶挖蛤蚌為災後生活加菜;紫菜養殖是一家生活命脈;年輕的學子
在開學前借窗光讀書、溫習功課……尋常生活中,展現柔韌生命力。


................................................................................................................................


福鼎市龍安港灣,海面上一艘艘衝鋒舟和漁船來回穿梭、搜尋著。這是桑
美颱風過後第四天,碼頭上烈日當空、驕陽似火,一雙雙無助的眼睛凝視
著遠方,茫然等待,年邁的父母盼著兒子、婦人們候著丈夫,苦盼摯愛親
人的屍首被尋獲,得以「歸家」。

每當聽到有人吆喝,人群便一湧而上。一位中年婦女從渡船頭上來,情緒
激動地大叫:「找到了!找到了!」在福鼎,民間習於在人往生後放三聲
鞭炮;因此,碼頭邊苦候的人群中,等到家人屍首的,就放一串鞭炮回家
;有人連續幾天遍尋不著,悲痛欲絕,蹲下身用衣服包了一把泥土,權當
骨灰帶回家……

福建沿海自古即有俗諺「行船走馬三分命」,道盡險惡海象中,人命的無
常。對福鼎這座依山傍海的老市鎮來說,強颱肆虐過後,往日水上漁寮的
繁華盛景不再,港灣內少了辛勤工作的漁工,只剩漁排(人工養殖魚箱)
殘骸片片;正應了這句古老諺語……



避風港成葬身地

沙埕港自古即是良好的避風港口,桑美來襲時港內泊有逾萬艘漁船;孰料
強風大浪湧進,漁船竟像骨牌般或傾或沉,船毀人亡……



福鼎市位於福建省東北,與浙江溫州毗鄰;地處東海之濱,沿海有十二個
鄉鎮,海域面積是陸地的十餘倍大,自古即是漁業貿易興盛之地。

其中,位於閩浙海岸之交、四面環山的沙埕港,早在清代即是茶商、生意
人匯聚之所;更是國父孫中山先生「建國方略」中的天然深水良港,位居
當時中國十大名港第三位。

今年八月十日桑美颱風輕輕掠過北台灣;卻挾著十七級的陣風直撲大陸,
在浙江蒼南登陸後,又回轉到福鼎停留了五個小時。

桑美的瞬間陣風最高達二十一級,每秒風速相當於波音七四七飛機的速度
——就像兩百五十公斤重的力道,撞在一片榻榻米大小的面積上;破壞力
比重創美國紐奧良的卡崔娜(Katrina)颶風還大。

市區水泥電線桿攔腰折斷、百年老樹連根拔起、鋼板廠房擰扭變形;那麼
大的破壞力,讓寺廟堛瑰J龍泥柱塌了,人們傳說:「連龍也嚇得飛走了
!」

當時沙埕港內有逾萬艘漁船停泊避風,大浪湧進時,逾九百艘漁船像骨牌
般或傾或沉了下去,還有一千五百多艘船隻受損,港灣內七萬口「漁排」
被擊得支離破碎,殘骸片片。

桑美颱風何以造成人員重大傷亡?當地書記表示,颱風期間,依規定漁排
上的人員必須上岸避難,船隻則要入港避風;特別是大型鐵殼船上必得有
人留守操作引擎、調整船隻位置,以免因風吹掃而碰撞到其他船隻或堤防


此地一向是良好的避風港,過去每遇颱風皆安然度過,怎知桑美風力甚強
,使得船隻翻覆,留守在海上防災的漁工隨著沉船失去了蹤跡;還有許多
漁民趁第一波風雨稍歇時,返回漁排察看,卻在第二波風雨來襲時逃避不
及、命喪大浪。

大型鐵殼船造價昂貴,尤其是設有特殊燈光以吸引魚群的燈船,費用更高
達數百萬人民幣。災後不久,政府即協調上海地區派遣特殊功能船前來協
助打撈沉船。

「漁船就是我們的命呀!」漁民們表示,如果沉船毀損嚴重無法再修復使
用,只能當廢鐵賣。一艘大船,通常由數位漁民或家族合資貸款購買;如
今船毀人亡,不但讓漁家失去謀生工具和經濟支柱,更將面對債留子孫的
窘境。



巨浪摧毀水上社區

原本廣大的內海有許多養殖漁排,如今只留保麗龍碎片沉浮著。漁家生計
大受影響,龐大債務更將令他們難以翻身。



福鼎地區海岸線總長超過四百三十二公里,具有得天獨厚的漁業生產條件
,適合魚類棲息生長;漁民們在每年八月進行「漁排養殖」,總養殖面積
超過十二個足球場大;經濟能力普遍優於農村地區。

原本廣大的內海有許多養殖漁排,如今九成受損,海上只留殘骸,漁民生
計大受影響。

就讀福建泉州攝影學院的鄭昊是福鼎本地人,在隨著慈濟賑災腳步進入沙
埕鎮小白鷺村發放時,一位婦人訴說漁排遭毀、舉債六十萬民幣,鄭昊鼓
勵她要振作向前;當婦女傷心地抱住鄭昊痛哭時,壓抑數日的他也忍不住
哭了起來……

鄭昊曾和父親同住於漁排上,他說,漁民們將木條圍成四方,下方綁上大
保麗龍球漂浮水中,中空處再裝上大網養魚,這就是所謂的「網箱」;幾
個網箱搭在一起就成了「漁排」,漁排結合成「漁寮」,上方搭建木房,
便是一個頗具買賣規模的「水上社區」。

漁排的養殖動輒花費數十萬元人民幣,說是投資,其實是一種「賭」。因
為魚苗養殖並不容易,通常餵養一萬條小魚苗,僅有四分之一可以長大販
賣;只要一個大浪或颱風來襲,排毀船翻、魚苗流失,漁民不但血本無歸
,更會因此負債累累。

鄭昊坦言,此次風災,家中漁排也受毀損,負債五十萬人民幣;開學在即
,家中根本籌不出他的學費。

另一位志工楊德釵,十多年前和先生也曾投資過漁排養殖,深知水上生活
的刻苦。當年與她合夥的友人,不斷將漁排規模擴大,資金累積達兩百多
萬人民幣;無奈此次強颱重襲沙埕港灣,朋友多年心血瞬間消逝。

風災前夕楊德釵曾前往沙埕探訪慈濟個案,當時只見海港美麗、漁民生活
安定,滿是笑臉;災後再往關懷,卻見人人愁容滿臉。「他們或因親人隨
船沉入水底而悲痛,或因一家生計盡損毀於風災中而憂心,許多人的未來
,恐將無以為繼……」

據估計,桑美颱風在福鼎造成的總損失高達三十多億人民幣,全市五十六
萬人口有四十三萬多人受風災影響生活。福鼎市長鄭其桂表示,損失若均
分給所有市民來承擔,相當於每人損失六千元(約台幣兩萬四千八百元)
;以當地每人年平均收入四千元(約台幣一萬六千五百元)來計算,「即
便不吃不喝,也得拚命幹上一年半!」



雨聲掩不住漁家哭泣聲

失去房舍家當,也沒有財產可擔保貸款重建;即使保住了漁船,捕撈起的
漁獲也沒人敢吃;喪親之痛更難撫平……


八月十四日一早,海邊的打撈工作持續進行,十七位慈濟志工抵達龍安碼
頭。這群在福鼎土生土長的志工,親眼目睹鄉親遺體被小艇一一拖上岸,
深感震撼……

志工聯繫當地政府,選擇路旁一排新建的房舍作為物資供應點,將全是碎
木屑的空屋清出一塊空地後,放置兩個煤氣灶,開始為救難人員及焦急等
候失蹤親人消息的家屬,烹煮涼茶和綠豆湯。

風災過後,龍安地區曾創下一天之內湧入一萬多人尋找失蹤親人的紀錄。
許多家屬因為連日在高溫下苦苦等候,導致中暑、虛脫,心靈也遭受極大
的創傷;福鼎市醫院醫療小隊在龍安碼頭管理處設置小型醫療站,發揮急
救功能。部分罹難者是外地漁工,家屬遠道趕來,不僅人生地不熟,心中
苦更無人可傾訴,志工便挺起肩膀予以依靠。

慈濟志工連續四天在碼頭關懷、發送冷飲、協助清理環境,直到認屍家屬
漸少才撤離,轉往其他災區勘察發放。

在領導協助下,志工足跡踏遍福鼎市前岐、佳陽、沙埕、龍安、秦嶼、白
琳、貫嶺、店下等八鄉鎮,物資發放廣達三十一個村。接連幾天上山下海
、探勘各村災情,躲不過炙陽烈晒、陣雨來襲,不少志工因此中暑。

在死傷最多的沙埕鎮南鎮村發放白米、食用油時,遇到落雨,志工便將米
袋塞藏進雨衣堙A以免米糧潮溼而發霉。儘管雨勢滴滴答答,仍難掩行進
兩、三戶便傳來的哭泣聲……

搭上木船從南鎮村轉往後嶴村勘災。此地村民以紫菜養殖為主,可說是「
百分百」受災;提到災後重建,村民說,最簡單的一棟磚房,即使只有骨
架而不去計算門窗,少說也要人民幣兩萬多元。

失去家當,也沒有財產可擔保貸款;即使保住了漁船,災後油料昂貴,捕
撈起的漁獲也沒人敢吃。總而言之,生活捉襟見肘。

村衛生所毀損,駐村的年輕醫師林孝雲,每天將藥箱放在機車上,全村走
透透、看護村民健康。風災當天,有村民遭玻璃刺傷,傷口深達五公分;
由於對外通訊、電力全數中斷,無法外送醫院,林孝雲緊急處理,連續縫
合了兩層肌肉才完成。

後嶴村書記王傳生為重建事宜奔忙多日,更積極備齊受災資料,引領慈濟
志工實地勘查評估重建事宜。他左臂遭炙熱的船馬達燙傷,起了大片水泡
卻無暇理會;他說,後嶴村共有四十二艘船,其中三十五艘受損,連養殖
紫菜的工具都被強風颳走,掏苗時節將屆,現在大伙兒連買養殖工具的錢
都沒有……



感同身受,關懷鄉親

志工多出生或成長於農漁村,對農漁人的心情感同身受。因此災後暫時放
下工作、家庭,一心一意為鄉親奔波……



受災的不只是漁村,農民的經濟損失也很嚴重。離開福鼎市區十來分鐘,
車往黃土路盤旋上駛,未久即來到貫嶺鎮松洋村。天氣炙熱,村幹部高素
玲忙得滿身大汗,就讀福鼎六中的兒子江敏也來幫忙搬桌椅,因為慈濟志
工即將來到村媯o放。

災後,高素玲二十四小時待命,村民有事便輪番找她。即便疲於奔命,花
去好幾天為全村受損戶造冊,但她臉上不顯困窘不耐;身為虔誠基督徒,
高素玲知道心出自無私,自然會有力量。

松洋村特產檳榔芋,多已被水泡爛;另一項特產四季柚,也被強風打得落
花流水,損失一樣慘重。遠望稻田一片翠綠,然趨近一看,便發覺稻穗多
是虛有其表的空苞。此處多是一季稻,今年收成已無望。

村農的心情,志工都能感受,因為他們多也出身農村,幹農活是再熟悉不
過的日常事務。

生長於福鼎農村的王念蟬,小學課業尚未及完成,便開始幫忙農務,砍柴
、放牛樣樣在行,也曾在碾米廠工作,十七歲時學做裁縫。每天,他早起
務農、午後製衣,晚間稍涼又回到田堙A晚飯後則點起煤油燈繼續縫衣服


婚後貸款蓋了房子,仍日夜操勞以還清債務,後經營成衣買賣,生活轉趨
穩定。他參與慈濟志工福鼎醫院病房服務,從許多貧病無奈的個案身上,
體會出更深刻的生命價值;於是投入慈濟志工行列,頻頻下鄉關懷,讓平
凡的人生有了助人力量。

曾幫人看管店鋪的林春真,參與慈濟志工服務已有十年。八月十日颱風來
襲,她獨自在家,瞥見窗外廣告招牌飛揚,不一會兒天井竟被擊破,大雨
隨之進入屋內;停水停電,她燃起蠟燭,邊念佛號忍不住邊掉淚。

後來接到志工鄭專生來電:「鞋帶綁緊點,明天我們要外出勘災!」忘了
那夜如何度過,翌日清晨五點,她收拾好淚水,跟著大家行走災區,接連
一個半月。

鄭專生年輕時在工廠上班,生活穩定卻總覺得人生空乏;十年前跟著太太
參與慈濟賑災發放,將棉被交給貧困老人時,他的內心被震動到了。「能
夠將愛心透過雙手傳遞出去,感受很不一樣。」看到慈濟人的笑容,期待
自己有朝一日也能笑得如此開懷。在下鄉訪貧、義診、醫療個案服務中,
他找到生命的意義在於付出,人生的富足在於知足。

在福鼎山區擁有八百畝茶園的林有希,廠房設備在風災中毀壞,損失百萬
元;但身為慈濟志工的他,簡單安頓事業後,每日早出晚歸關懷鄉親。

此次在福鼎共有一百二十餘位慈濟志工動員賑災,福鼎市立醫院、前岐慈
濟中學也派出四十多位醫護人員、師生參與物資發放。



遮風蔽雨是當務之急

災後幾波米糧發放,勉強可以糊口;只要土地還在,就有生機。最急迫的
,還是為災民張羅遮風蔽雨之處。



物資發放現場少見壯丁。腳有殘疾的謝品樹說:「災後損失大,勞力不能
停的。」壯丁多是家庭支柱,災後一樣得外出打工,否則豈不坐等斷炊。

謝品樹家住秦嶼鎮日嶴村,以養殖跳魚維生,但養殖場全遭大水沖毀了;
前幾年才拚命還清一筆債務,如今正想重新起灶,誰知又來了不速之客桑
美。

志工前往小白鷺村訪視發放,男丁大多前往外地捕魚或打工,一去就是一
年半載,村中只剩老弱婦孺;災後蔬菜、糧食價格不斷上揚,為了增加食
物來源,婦女和孩子全聚在沙灘上,利用退潮時來到海邊挖拾蚌殼。

官員表示,民政單位曾有幾波米糧發放,因此吃飯尚可;農民們雖然也受
了很大的損失,但所種的地瓜與水稻總會剩下一點,土地也可以再利用;
最急迫的是為災民張羅遮風蔽雨之處。

在福鼎,除了主要街道的水泥屋外,農地附近的房舍大半是瓦蓋之木屋或
磚房。村民們攢了點錢便先蓋一層磚房,等日後有了餘錢,便增建第二層
;若再有資金,才會繼續為屋子內外鋪上磁磚和裝潢。觀察房子的外觀,
便知各人財力。但即使是磚房,磚塊間少糊了水泥,仍難禦強颱襲吹。

災區倒房估計約有一萬六千多戶,志工所到之處,皆可看到折斷的電線桿
及樹木,房舍屋瓦幾乎都被風吹走;有些房屋倒塌,村民用竹編簡單搭蓋
就又重新生活;一旦下雨,日子更加難堪。

秦嶼鎮彭坑村位處山區,居民以種茶為主。七十二歲的老農民莊習平說,
房子倒了,只好到處投親靠友,這住一天那住一天的;沒下雨時也會回到
倒破的老屋堣睡。

彭坑村六十五歲的郭心信,帶著志工前往他家看視;屋頂全毀,要七、八
千片瓦才能修復,災後瓦片價格上漲,他的錢只夠整修部分房間及廚房上
方的屋頂,至少讓一家七口可以同桌吃飯,其他的等以後再修了。

不難想見,沒錢也缺男丁的家庭,只能放任屋子風吹日晒雨淋了……





九月中旬,慈濟志工再次進行災區深度訪視——赴秦嶼鎮關懷孤寡老人,
並前往沙埕與南鎮村,訪查災民子女教育現況等;並擬先以助學、冬令發
放、敬老院援建等方案協助災區復原。

災後一個半月,步入災區,迎面而來多是笑容藹藹的災民,也可見到少數
重建中的房舍,成堆磚瓦擱置屋旁。經歷一場天災,人們更深刻體會當地
俗諺「上有瓦、下有地」的幸福。

福鼎人的生命韌性,就像農村田堛熊f薯,災後仍處處可見其青綠蔓生;
一如潮退時,迎著夕陽,村民踩著厚泥一字排開,摸拾著野紫菜和蚌殼。

一時的災難終究會過去,不自棄的生命力,才是重建最大希望……


................................................................................................................................


港灣旁的生命課程——訪視筆記

◎撰文/林芳、鄭宣峰、殷桂芳、林峰


氣象台預測八月十日下午將有強颱來襲,但一直到中午前後,仍沒有跡象
。下午三時許,風力忽然加大;四時桑美正面襲擊福鼎,風力最強為晚上
五點至七點,全城停電。

晚間六點半,志工王念蟬就接到長期照顧戶潘露花的電話,告知房子倒塌
,公公當場被壓死。當時天色已晚,風大雨大加上停電,已無法下鄉關懷


隔天上午八點,志工們陸續來到福鼎醫院志工室會商,決定先去探視。志
工夏小寧家堳帠貌漸豸驤Q吹掀,淹水來不及清理,仍是與眾同行。



淚眼伴在返鄉路上

十天前才去溫州打工的潘露花,決定今天趕回家;我們和她相約在前岐碼
頭等船。

潘露花的先生江為發行動不便,前不久臀部化膿,擠出很多膿水和瘀血;
為了支撐家計,她離鄉打工,從上午七點半做到晚上十點才能休息。

「平時只有爸爸和阿發關心我,我出門後家奡N靠爸爸在支撐,現在爸爸
出了這樣的事……家堻s一個會賺錢的人都沒有,好苦啊!」潘露花形容
自己壓力大到就像一個氣球,說不定那天就爆炸了……

志工往常來訪視,在船上遠遠就能看到江為發的房子孤伶伶地立在岸上;
今天卻沒有看到,志工的心埵n像都缺了點什麼。臨近岸邊,潘露花站了
起來,定神望著陸地,俯在志工林春真的肩上哭了。

踏上回家的路,泣不成聲的潘露花斷斷續續說著:「每次爸爸都會來接我
,這次沒有來……我每天都會打電話回家,只有昨天沒打,就發生這樣的
事情!為什麼颱風不把我一起帶走!」

生活的重擔全壓在今年才二十歲的潘露花身上。志工安慰她不要太傷心:
「現在爸爸走了,家堶n靠你了,阿發和孩子還需要你照顧……」

江為發坐在躺椅上,看到妻子返回,抱在一起痛哭失聲。江先生說,昨天
下午四點,看著雨愈下愈大,一家人轉往山後舊屋避難,大家的衣服淋得
溼透;江爸爸說要回家拿衣服,大家勸他別去,沒想到不知什麼時候,江
爸爸拿了雨具一個人悄悄出去了……

江爸爸的遺體還停在宗祠大廳。家人說,現在公路不通,殯儀館的車來不
了;原本可以叫些人幫忙抬著遺體翻過山,到達可以通車的路段,「但現
在大家都受災了,沒有辦法幫助別人。」

王念蟬代表給予慰問金,鄭專生則請家人先把後事辦了,至於日後生活,
慈濟人會繼續關注、陪伴他們。



傾聽哀傷,給予依靠

八月十四日早晨,志工到達龍安渡頭,借到一間空屋清理出一塊乾淨的角
落,架上煤氣灶。夏小寧到鎮上買煤氣、香積組清洗餐具,關懷組則分頭
撫慰遇難者家屬,有的志工開始做資源回收。

當聽到有人在港邊吆喝時,所有家屬都湧過去,看看拖上來的是不是家人
。遺體一具一具被撈上岸,但多因浸泡時間長而全身膨脹,家屬難以辨識
,哀淒的心情、悲傷的哭泣,隨處可以感受到。

關懷組志工阮玉清,先生剛往生三個月,只見她一邊拿著扇子幫家屬搧風
,一邊用手輕輕拍著她們的背,傾聽他們訴說心中的苦處。

志工站在海邊,每看到遺體撈上岸,就祈禱:「快有人來認領,不要讓他
成為無名屍。」看到家屬期盼的眼神,亦默禱:「請你們趕快浮上來,親
人在等待。」

親眼見到面目難辨的遺體、家破人亡的痛楚,志工們體悟要珍惜幸福,不
應為小事計較。

鄭專生說,雖然給罹難者家屬的物資微不足道,但付出的愛是無限的。「
那怕我們用肩膀讓他們靠一靠、那怕只有一會兒的時間,對他們來說都是
一種安慰。雖然我們不能拔出他們心中的苦,但我們能讓他們傾訴苦處。


為了讓焦急等待的家屬與辛苦打撈屍體的工作人員補充水分,香積志工特
意將綠豆湯熬得稀些,另用三種青草熬成涼茶,讓眾人解暑。

儘管大桶大桶地煮仍然供不應求,有家屬不忘感謝:「你們真好!」「謝
謝你們!」悲傷之餘仍能說出這樣淳樸的話語,著實讓志工感動。「我們
並不是想聽別人感謝才去做某件事。但這次的感覺很不一樣的,說明我們
是做對了。」

當地居民在災後第三天就自發地煮食給家屬食用,江先生就是其中之一。
他說渡頭這堨u有一家館子,家屬沒有地方吃飯,只好跟民家問問有沒有
東西吃;他知道後就開始每天免費供應稀飯,能煮多少就煮多少,用三輪
車拉來渡頭請大家食用。



熱食、搭棚,盡心盡力付出

龍安港口,午餐時間,只見志工周健整張臉都塗上黃色藥膏。

原來她不會用大的煤氣灶,這天原本負責的夏小寧沒來,她只好親自上陣
;沒想到煤氣開得太大,打火機一點,整個火苗往上竄,把她的眉毛都給
燒了,臉也被輕輕燙了一下,幸好無大礙。

吃過午飯,大家稍做休息,聽見有嘔吐的聲音,原來是劉少華在大太陽下
關懷家屬因而中暑了。於是大家七手八腳幫忙,刮痧的、給正氣丸的、遞
水的。見她好轉之後,大家才安心。

在龍安四天,總計七十八人次志工投入服務,供應冷飲共四千份。因為遇
難者家屬人數已少,其他地方尚有災情需要勘察援助,八月十七日我們和
醫療站的醫護人員及政府工作人員告別。他們很希望我們留下來一同做到
最後,「因為感覺看到你們特別親切。」

另一組志工,在八月十六日,前往佳陽鄉勘災。陪同我們奔波的民政辦張
為民主任是佳陽鄉人,災後首次回到家中,還未進門就叫了一聲「爸!」
看到父親不禁流下淚來。

老家的房子二樓瓦片被掀開,老爸爸的手也被玻璃割傷,他理解兒子工作
忙,不介意他沒空回來看。張主任內疚地說,父親有困難時,自己不在身
邊,很不孝……

在長田下自然村,拜訪了種蠶豆維生、六十三歲的雷春榮。由於房子倒了
,他暫時住在公路旁一處小山坡的空地上,僅有一張木板床與一個用石頭
搭成的灶;民政局分給老人一個帳棚袋,但他不會搭。志工決定幫忙。

鄭專生看著說明書指揮:「一號杆!」「用五號連起來!」張主任也和志
工一起動手。眾人正搭得起勁時,遇到了困難——原來是接頭的方向不對
。大家於是趕緊調整。

終於架子搭起來了,要將棚布罩上去,可帳棚有兩米高;於是志工找來長
竹竿,合力撐上屋頂。帳棚還有四個小窗戶和一個門,窗戶內側有紗窗,
大家細節加工一下,同時請老人拿來鐵錘將鋼柱釘進土堙A再將帳棚上的
繩子繫緊,就大功告成了。

張主任跟雷老爺說:「這可比你以前的房子強多了!」

當我們離開佳陽時,全鄉仍未恢復供電。


................................................................................................................................


十年累聚 愛的行動力

◎撰文/李委煌


一九九六年七月三十一日,八號颱風「賀伯」挾其猛烈威勢橫掃閩省,造
成嚴重災情。

風災過後,慈濟人前往閩東福鼎市、寧德市、福安市、閩西長汀縣、永定
縣六縣市賑災;又因援建福鼎前岐慈濟中學及教育交流的因緣,參觀福鼎
市立醫院,發現這所擔負著閩東、浙南逾百萬人口醫療保健的醫院,建築
老舊,沒有電梯可以移動病人;簡陋的病房沒有空調,病床上只有一張蓆
子鋪著,沒有床墊。

醫院雖陳舊,病患卻不遠千里而來;醫護人員充滿愛心,曾發起募捐為貧
困病患籌措醫療費用,讓慈濟人印象深刻。

一九九九年開始,台灣慈濟人醫會和福鼎市醫院進行醫療文化交流;二○
○○年九月,雙方醫護人員共同為福鼎市貧困民眾舉辦聯合義診。

為解決百萬民眾就醫的問題,福鼎市醫院決定整建。台灣佛教慈濟基金會
號召香港、福建、廣東慈濟人發動募心募款,援建福鼎市醫院醫療大樓。

為感念慈濟援建,這棟醫療大樓命名為「慈濟大樓」,於二○○一年三月
十日奠基,二○○四年九月二十三日正式啟用。大樓建築面積約一萬八千
兩百平方公尺,地上十五層、地下一層,可容納五百三十五張病床;全院
採中央空調,病房採光佳,並裝配電梯,讓醫護人員及病患擁有理想的醫
療環境。

福鼎市立醫院不僅有著以「病患為中心」的創院宗旨,而今也發展出溫馨
的慈濟「醫療志工」文化。院方特別設立慈濟志工服務室,規畫成志工活
動中心及閱覽室,期待醫療志工以「人本醫療」的精神,依當地民情,協
助醫院作為和病患溝通的橋梁,關懷病患與家屬。

志工室與慈濟閱覽室也吸引許多當地有志服務人群者,來此了解慈濟、投
入醫院志工行列;他們到病房關懷病人及家屬,也隨醫護人員下鄉看診。
院方若遇特困病人,則提報慈濟,給予經濟補助與長期關懷。

志工王鳳十八年前先生往生時,女兒才十個月大,她生命失去依賴,天天
以淚洗面。待女兒大些,她開始到工廠上班掙錢,無奈身體一向不好的她
,做了半年即病倒住院。

參加慈濟後,無論在醫院當志工,或者隨著醫護人員下鄉關懷貧戶,一整
天的行程讓她回家後總是累癱了;但她體會到生老病死本是無常,能有健
康的身體服務眾生,才是最有福的人。

此外,也不乏有病患痊癒後基於回饋之心,決定投入慈濟志工,形成「愛
的循環」。二十四歲的夏雲言,原是個叛逆的年輕人,因車禍導致腦部受
傷、腿部骨折,在福鼎醫院住了一年;因對母親的言行令人側目,志工以
「靜思語」及《父母恩重難報經》與他分享,改變了這位年輕人。出院後
,他曾每天上午八點抵達醫院當志工,下午四點趕赴廚師工作,直到清晨
兩點才下班。

風災以來,他常騎著腳踏車往返住處與醫院並投入賑災,三十分鐘腳程不
言累,直說內心很歡喜。

十年來,這群福鼎慈濟志工投入賑災、冬令發放、義診、人文交流等,累
聚了善念與愛心循環,才得以在此次桑美風災後迅速動員,有效對災民鄉
親伸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