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共此情
 •泰北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憧憬 從難民村飛向新世界
◎撰文╱何惠萍(大愛電視台節目企編)
打工、早婚生子、勉力升學,
是泰北難民村
孩子發展的三種典型。
少了一紙泰國公民證,
讓他們困居山中,
貧窮如影隨形,代代相傳。
鬱蓊山巒或許美麗,
他們更期待看見
湛藍無際的海洋,
承載他們到
大山以外的新世界……




夕陽西下,清邁市區出現了下班與放學的人潮,急促的腳步聲透露出人們
急於返家的心情;但對昌康路(Chang Klan Road)上的攤販而言,他們
的一天才要開始。

清邁市是泰國第二大城,位於曼谷北方七百公里、海拔三百公尺的山谷,
有「北方玫瑰」、泰國「香格里拉」之稱,這堻抯鷎x的地方大概就是昌
康路的夜市了。

近年來國際觀光客大批湧入,附近旅館一間間開設,攤販因此愈來愈多,
規模愈來愈大,販售各種木雕、漆器、銀器、古董、泰式傳統服飾,以及
令人垂涎三尺的熱帶水果與點心;每天日落之後到夜堣Q一點前引來的人
潮,總把道路擠得水洩不通。

人潮就是錢潮,對於長年生活貧困的人們而言,自是難以抵抗的大好機會
;明亮的街燈下總能見到帶著一絲稚氣的少男少女,泰語夾雜著英語,招
呼往來遊客。這些年輕人多來自山區的難民村,因為家貧而無法繼續就學
,為了生計,只好隻身到城市打零工,用青春換取微薄的薪水。

在這熱鬧的夜市堙A看到普開珍的身影。她今年十九歲,華裔,生於泰北
滿嘎拉村,家有年邁的父母、大哥、大姊,與今年十七歲的妹妹普開秀。
她的父親是泰北孤軍第二代,母親則是出生在泰國的難民,全家都沒有泰
國公民證。

普開珍的父親平時在村子附近打零工,收入不足以支付家用,加上大哥、
大姊已經結婚搬走,妹妹又想繼續升學,因此普開珍讀完小學,就離家到
清邁打工賺錢,除了掙生活費,還要為妹妹的學費打算。

普開珍給人相當早熟的感覺,纖瘦的身材,加上手腳指頭上黑色的指甲油
,外表明顯比村堥銗L女孩來得時髦,這些彷彿是她為了掩飾內心脆弱塑
造出來的表象。

「其實我也好希望可以在家婺簹邑一起。在外面打工很辛苦,別人要你
做什麼,你就得做什麼,是不是?」普開珍本來只是眼眶紅紅,但說到打
工的過程,例如洗碗、端盤子、賣衣服……其間有不足為外人道的辛酸時
,還是流下了不甘的眼淚。



青春,被環境迫使早熟


一九四九年國共戰爭,一批以雲南籍為主的國軍,從滇緬輾轉流亡到泰國
北部崇山峻嶺中。沒有任何經濟來源的他們,成了現今泰北地區難民的主
要成員。幾年之後,來自緬甸、寮國等地的難民不斷自邊境湧入,使得難
民村從早年的三十一處,增加為目前九十一處。

重山像是無形的牢獄,囚禁了走出貧窮的希望;數十年來,新生代被迫接
受生而不平等的宿命,貧窮就像沉重的枷鎖,箝制了追逐夢想的機會。

張新蕊是普開秀的童年玩伴,小學畢業後因為家媯L力供她繼續升學,人
生就此走向完全不同的道路。今年才十八歲,兒子已經八個月大了,丈夫
一年多前到曼谷打工,至今毫無音訊,她必須獨力扶養小孩。

或許類似的情況在泰北山區屢見不鮮,加上孩子就是最大的心靈支柱,張
新蕊並沒有太多的抱怨,只求自己爭氣,將來能供兒子到台灣接受高等教
育。

我們造訪的那天下午,張新蕊把孩子哄睡後,拿起麻袋往自家後方的山路
走去。她熟悉地踩過橫跨小溪上的木板,沿著路跡不明的羊腸小徑走著,
最終來到一整片草叢。停下腳步,她彎腰摘採野菜,迅速放進袋堙A短短
半小時,裝滿足夠的份量,於是轉身回家。回到居住的草屋,趁著打工的
父親回家之前,趕緊把所有家事做完。

難民村孩子,有的年紀輕輕就到光鮮亮麗的大都市打工,有的早在十幾歲
就結婚生子。相較之下,普開秀似乎幸運多了,在父母與姊姊普開珍的支
持下,可以堅持升學的心願。現在,只要等到高中畢業,她就可以取得申
請泰國公民證資格、走出大山。

只是目前難民的身分,限制他們無法自由離開泰北山區,更別說是去見識
熱鬧繁華的曼谷。但若雇主為她申請打工證,就能在打工地點活動。普開
秀說:「未來我想當導遊,把泰國很多美麗的風景介紹給觀光客,我也可
以到處闖一闖。現在我最希望能去中南部看看真正的海洋。」

打工、早婚生子或者勉力升學,是泰北難民村孩子發展的三種典型。鬱蓊
的山巒或許美麗,但他們更期待看見湛藍無際的海洋,甚至想像大海將承
載他們到大山以外的新世界。



教育,讓夢想靠得更近


山區封閉的交通,限制了難民的活動範疇,也阻礙村子的經濟發展。然而
他們展現不輕易向宿命低頭的韌性,讓台灣慈濟基金會深受感動。

一九九四年,慈濟志工進入泰北山區勘察,訪視村落難民,隔年起推動「
三年扶困計畫」——包括重建清萊的回賀、滿嘎拉,以及清邁的昌龍與密
撒拉四個難民村,負擔帕黨與熱水塘兩座老兵安養中心費用,持續農業輔
導和貧戶醫療濟助。

其中,將「教育」列入重點。由於難民村教育資源匱乏,學子難以取得泰
國政府認可的學籍,下一代為求生存鋌而走險的社會問題時有所聞。慈濟
於是透過發放獎助學金,幫助更多孩子就學;更從一時扶困到籌畫百年大
計,二○○五年清邁慈濟學校第一期工程完工,國小部首屆招生。

「ㄅ、ㄆ、ㄇ、ㄈ……」一年級的教室堙A傳來嘹亮的讀書聲,來自台灣
的張秀芬老師透過遊戲,吸引好動的孩子在課堂上的注意力。當她聽聞慈
濟在泰北需要有經驗的老師加入,即辦理了退休,參與最艱困的創校時期
。此外,大學畢業不久的詹怡苓,抱持著教學的熱情以及專業知識,成為
慈濟學校第二位台籍老師。而泰籍教師群也專程赴台,到花蓮慈濟大學華
語文中心加強中文教學能力。

校園堙A來自台灣與泰國兩地的教師彼此激勵,切磋出教學上更多的火花
。而所有人的共同目標,就是協助下一代追求更寬廣的未來與多元化發展
;尤其讓難民村的孩子,未來不再只是打零工或早婚生子,人生還有更多
精彩的選項。


................................................................................................................................


泰北的中文教育


當年,孤軍在泰北展開異鄉生活;安頓後,中文教育成為他們刻不容緩的
目標。一九六三年,有「復興中華」之意的興華學校正式成立。

不過,泰國早年對境內難民推動泰化政策,勒令停止中文教學,興華學校
首當其衝,校園被徵收,老師們只好借用民宅或空屋,利用學校課餘時間
傳授中文。

隨著泰國與中國大陸的經貿往來日益頻繁,「亞洲公路」重新開通,為因
應隨之而來的人才需求,一九九四年,教學禁令放寬,中文教育在泰國的
黑暗期宣告結束。

但是,難民村的中文教室設備簡陋、師資缺乏,僅能提供小學程度的課程
,學生輪流使用課本,老師流動率高,學習品質不容易維持。二○○二年
,泰國政府核准慈濟於清邁芳縣設校。慈濟學校為泰國教育體制內的普通
學校,招收難民村的學齡兒童,也吸引泰籍學生就讀。

在泰國政府規定的教學八大領域──泰文、數學、自然、社會、衛生教育
、藝術、科技與外國語文中,慈濟學校特別加強中文教學;維持優良的教
學品質之外,校方也期待透過人文課程如茶道、花道,潛移默化中華文化
精髓。

繼小學部去年首度招生後,目前積極規畫二期工程,預計兩年後申請中學
學程。


(撰文╱何惠萍、李瑞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