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腳
 •攝影筆記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上人的作品
◎撰文/袁瑤瑤 攝影/阮義忠


沒銷假也沒告假的隨師

山巒大地仍暗濛濛的,靜思精舍的大殿已一片光明。十一月五日是農曆月
半,早課誦《楞嚴咒》、繞佛。上人在儀式快圓滿時悄然出現,慈藹地祝
福二眾弟子;接下來的早齋卻沒和大家一起用。

志工早會分秒不差地開始,觀音殿堛瑪O光比平常暗了許多。上人端坐如
常,欣慰地告訴大家,正在慶祝十二周年的菲律賓分會,一路走來已辦過
八十多場義診、幫助超過十六萬人次的貧苦病患。上人的聲調緩慢悠揚,
直到有個數據看不清,才語帶歉意地表示,昨日眼睛動了小手術。這時,
滿堂弟子才驚覺上人是忍著極大的不適在陪伴大家。

上人於早會結束後進入書房,在常住師父與師兄師姊的力勸下,答應暫不
出來參加活動。也因為如此,於前晚回來、還來不及銷假的我和阮師兄,
離開時也沒機會告假。

細細回想,這一趟最靠近師父的片刻,就是早課結束恭送上人時。我站在
最後一排,上人從正前方飄然而過,距離只有半公尺;我右邊的師姊輕輕
喊了聲「上人好」,便哽咽了。來自美國南加州的她,直到目送上人遠去
,仍然淚中帶笑、啜泣不已。

早會時,觀音殿的光線不適合攝影,阮師兄便轉往知客室,拍下這幅頗具
象徵意味的景象——在「慈悲濟世」的匾額下,螢幕正同步播放著上人的
開示;弟子們恭謹聆聽、依教奉行,以佛心為己心,以師志為己志。



溫柔敦厚的人情

知客室人來人往,只見德師父抱著厚厚一大本講義,準備前往靜思堂,
看見我開心地說,昨天在「靜思茶道北區及東區種子老師研習班」一連講
了六個鐘頭,嗓子竟然沒啞。

師父除了編撰《衲履足跡》,還身兼「靜思茶道」指導師父,下了很多
功夫鑽研茶道的佛法精神。我一向不懂「品茶」,只知「灌茶」,可是一
師父講就覺得很有意思。

「茶道」蘊含上人要發揚的「純樸的美感」、「禮教之美」和「溫柔敦厚
的人情」;而「靜思茶道」成立的宗旨,即在希望達到「以茶水汲取法水
、以茶會祥和社會」的目標。

比如說,將行茶禮法結合「六度波羅蜜」,寓意「以茶入道,以道入茶」
之茶道合一境界:

展布茶席是「布施」——要專心、誠心、有歡喜心。

置茶入壺是「持戒」——茶葉和熱水要適量,才能泡出好茶;心念和行為
要控制,做人才能不偏不倚。

注水入壺是「忍辱」——茶葉經熱水沖泡而舒展,醇美的茶湯因而產生;
並且觀想水之「隨方就圓」的忍德,寓意做人要心胸開闊,才能發揮才華
、貢獻世間。

靜候茶湯是「精進」——茶葉和熱水混和後,急著倒出來或浸泡太久,都
不會好喝;猶如修行要靠時間累積道業,半途而廢或用力過猛,都非究竟


傾盡茶盅是「禪定」——禪定之心要一以貫之,手執茶壺將茶湯注入茶盅
,必須保持定力,手才能拿得很穩,才不會將茶湯溢到桌面上。

分茶入盞是「智慧」——每杯容量和濃淡都要一樣,正如同以慈悲心平等
待人,才能功德圓滿。

在研習會場,端莊嫻雅的學員們分組演練,師父和幹部們一一叮嚀、講
評。宣揚善法、教化眾生的法門,真是無邊無量啊!我細細品嘗手堥漪
熱呼呼的好茶,暖意直達肺腑。



慈濟是個很好的家庭

除了茶道研習,第四十二期「靜思生活營」也在靜思堂活動。中午到同心
圓餐廳用膳,看到陳琇琇師姊和闕清賢師兄,就想到他們在志工早會分享
的情形。琇琇師姊是生活營的隊輔,由她牽引入慈濟的闕師兄則和兒子們
嘉禾、嘉晉、永泰,一同在機動組服務。

今晨,琇琇師姊向所有學員介紹,闕家有八位慈濟委員、四位慈誠,還連
同七個小孩,全家個個是榮董。闕師兄則是靦腆地表示,參加第三十七期
「靜思生活營」後,他便請所有的兒子、媳婦報名第三十八期,「讓上人
教我的孩子」。

他來自汐止,雖然經營的工廠曾在水災時損失慘重,精進、布施的腳步卻
從未停歇。不但提供別墅供汐止慈濟人使用,還大力護持新會所的興建。
幾乎從來不生病的太太,兩年前罹患腹膜癌第四期,動手術後經過三次化
療,癌症指數就降到了個位數。心懷感恩的他,說著說著眼眶就紅起來:
「大家趕快進來,慈濟真的是一個很好的家庭!」

阮師兄找了一個好背景,幫闕家父子和琇琇拍了張合照;五個人看起來就
像是一家人。上人說,一個一個小家庭合起來,就成了慈濟大家庭;「小
圈圈、中圈圈、大圈圈;圈圈連結,就能結合成一個立體琉璃同心圓,以
純淨的善念,充分發揮愛的力量。」

揮手道別後,闕師兄快步走到我的身邊,神態慎重,卻藏不住笑意:「我
家師姊叫作林惠美,現在人胖起來了,爬山、走路比我還快!」



上人的作品

這一期「靜思生活營」的學員共計一百七十位,工作人員約八十位。大家
在常住師父的引領下,隨著佛號進入齋堂。第一排最左邊的黃華德師兄,
剛從大陸賑災回來,就投入生活營當領隊,真是「濟貧」、「教富」兩肩
擔。

記得上人早上提到,所謂「富貴學道難」,但在慈濟,富貴人家學道卻不
難。每當世上發生大災難,富愛心的企業家們不但立即捐輸物資,還與夫
人們捧著愛心箱在街頭勸募。捐獻令人感動,身體力行更令人震撼,啟發
和帶動的影響非常大。

而對許多受助者來說,也並非「貧窮布施難」。在全球好幾個國家,貧苦
百姓在接受補助時,也會在慈濟人的開導下,明白自己也有行善的能力。
即使只捐幾分錢,小小的一滴水也流入功德海,成為助人的力量。

這廂的台灣學員才用完膳,那廂的「新馬企業家生活營」又浩浩蕩蕩地抵
達,由劉濟雨、簡慈露夫妻領隊。「靜思生活營」的幹部孫若男師姊歡喜
相迎,三人好不熱絡地彼此問候、笑得燦爛極了!

看到他們,就想到幾年前有一回,上人和弟子們聊天,大家七嘴八舌地談
論誰的故事好感人,值得推薦給「大愛劇場」演出。我傻頭傻腦地說,上
人的故事才最該演。上人卻微微一笑:「這些都是我的故事,我的弟子就
是我的作品,他們每一位都是人間舞台的要角。」

這一趟來花蓮,雖然未能隨侍上人於左右,可是我總覺得無時無刻不在隨
師,因為無論到那堙A身邊都是「上人的作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