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志工來自四面八方
◎撰文/凃心怡 攝影/顏霖沼
愛心酥從無到有


江蘇昆山,自古是魚米之鄉、富饒之地;位在中國最大城市上海以及有東
方威尼斯美稱的蘇州之間,這幾年來發展快速,吸引外商投資。

這堣]是崑曲的發源地。然而,除了火車站廣場上那座《牡丹亭》的浮雕
能讓我感受到些微崑曲氣息,其他都不如我想像;特別是從市區駛入工業
區,入目所及是寬敞筆直的產業大道、數不清的工廠,以及提著早餐趕著
上工的員工。

昆山是台商最多的城市之一。來此發展已有多年的黃媽易說:「幾乎十分
之一都是台灣人吧!去餐廳吃飯都可以聽到熟悉的台灣口音。」

被水利專家稱為「中國最難治理的河流」淮河,流域所經河南、安徽、江
蘇、山東四個省份,二○○三年七月因普降暴雨造成洪災,近五千萬人受
災。

大陸的慈濟志工們勘災後,籌募賑災資金為當務之急。一向秉著「自力更
生、就地取材」的精神,以當地募得的款項救助當地人;然,此次需要幫
助的人這麼多,如何籌足善款?

中秋將屆,志工因此決定義賣應景商品。避免干擾月餅市場的營銷,於是
以在中國大陸有「小月餅」之稱的鳳梨酥為主。

請了師傅傳授基本功夫,志工們還半借半買了生產工具,並找妥場地製作
。就這樣,一群平時呼風喚雨的公司老闆,成了現學現賣的烘焙師傅。那
一年共做出十萬顆鳳梨酥。

這場成功的義賣活動從此延續下來,作為台商志工在大陸濟貧、助學,以
及貧病個案醫療補助的費用。



美味不只在口感,更在愛心


來到愛心酥製作現場,志工已各自就定位,各生產線機器也全部啟動,聲
聲樂音和著金屬碰撞聲,劃破了工業區清晨的寧靜氛圍。

活動期間,幾乎每天都有三百多位志工在生產線上。蘇州科技大學社工系
朱愛華老師領著四十位學生參與,從蘇州坐火車再轉乘公交車,單程就要
花上三個半小時。

朱愛華表示,四十位學生有近三分之二剛入學,還沒進到大學殿堂上課,
就先到這兒來,「我想這會是很好的一課。」

連續兩年都帶學生參加愛心酥活動,這位年輕的教師很有自己的想法。「
念社工科系,不能只靠書本;唯有實際接觸、親眼見證才有感覺。」他說
,有些學生對未來感到茫然,參加慈善活動後,學習多了些熱情,也開辦
社團——社會工作者協會,以慈善活動凝聚更多愛心。朱愛華笑說:「這
都是跟慈濟學的。」

下半年度,他們還計畫推動資源回收。「身為社會工作者,我們不僅要關
懷人類,也要愛地球。」朱愛華說。

蘇州科技大學一年級學生張傑,因為車程輾轉而不適,略作休息後,我負
責帶他到生產線,並為他介紹各組工作內容。

「這堿O酥皮組。酥皮要不斷地翻弄至有彈性,動作要輕輕的,不能重壓
。別看包裝組好像很輕鬆,這貼紙要貼的正,鳳梨酥要精準放入紙袋,千
萬不能沾上油漬,這樣就不好看了……」

走到成品區,一盒盒包裝完成準備出貨的禮盒整齊地排列著。「一盒有十
二個鳳梨酥,義賣價一百五十元人民幣(約台幣六百二十元)……」聽到
這堙A張傑抬起眉直說:「這太貴了吧!真有那麼好吃嗎?」

我笑著告訴他,這鳳梨酥賣的不是口感,而是愛心。「一百五十元正是大
山堻h童們一年的學費,一盒愛心酥就可以幫助一個孩子,讓他們免受失
學之苦。」

張傑隨即從口袋堮野X他昨天剛買的MP4隨身聽,晶亮的黑外殼、極佳
的音質,還有彩色畫面。他垂下眼說:「我這一台,就可以幫助兩個不能
上學的孩子……」

我鼓勵他:「至少我們都來這媕隻ㄟ捸I正所謂有錢出錢,有力出力!」



親眼看過貧困,自然升起悲憫心


晚間六點,生產線收工。

昆山的秋風,吹得我打了個哆嗦。「你冷嗎?」回程路上,一位志工阿嬤
拍拍我的手問著。但她濃厚的口音我聽了三次才聽懂,原來她是雲南苗族
人賈學珍,大家都親切地喚她「賈大媽」。

我問賈大媽,雲南這麼遠,她是怎麼來的?

「坐火車來。」她說。

「車程幾個小時?」

她伸手比了個三。我天真的應答:「三小時啊,那很快呀!」

「是三天。」她的回答讓我驚訝不已。

賈大媽平日工作的月薪是六百元人民幣,若是從昆明搭飛機到昆山,來回
一趟要花去一個月薪資;所以她選擇坐火車,而且是普通的軟坐,而非較
舒適的臥鋪。

實在難以想像,連續三天都坐著是什麼樣的感覺!是什麼原因,讓她願意
花那麼多時間跟金錢來到這堙H

「我們家鄉也有很多貧窮的人;只要親眼看過,憐憫心自然就會出現。這
個活動很有意義,我雖然沒有錢,可是我有力氣。」賈大媽說。

回到住所,大家都趕著用餐,賈大媽卻遲遲不入座,她說下午已經吃了兩
個小蛋糕,飽了。可那蛋糕不過兩根手指粗,一口就能解決,怎麼可能吃
得飽?賈大媽說:「我今天做的事,吃這樣就夠了。」

原來,由於這天活動相當順利,提早結束,身為香積組一員的賈大媽因此
少煮一餐;她認為做多少吃多少,是做人的本分。

賈大媽的精神並不是現場的唯一,在生產線上,處處都可見賣力到不吃不
喝的志工們。在烘焙組的杜偉,不僅戴了袖套還加上手套,就怕被出爐的
烤盤給灼燙傷;口罩遮住他大半張臉,露出來的雙頰及額頭因熱氣而脹紅


烘焙組負責推送鳳梨酥進爐,期間還要取出翻面繼續烤,工作一點都不馬
虎。一整天下來,杜偉連水都沒喝上幾口。

不只杜偉,很多志工都是一到工作崗位就不會離開;中午時分,還得有人
大喊:「再不去用餐的人,明天就不准來囉!」這溫柔的「恐嚇」,才勉
強讓一些志工挪動身體,前往用餐。






圓潤的月兒升起,志工林宗明看著工廠鐵門拉下,顯得開心。他笑著說,
以往愛心酥都在蘇州製作販售,今年首度移來昆山這個閒置的工廠舉辦;
第一年製作愛心酥時,因電力不足而跳電,大家趕緊借來幾台發電機才得
以完成工作。「比起往年,今年至少可以不用擔心做到一半突然沒有電!


製作十幾萬個鳳梨酥,難免有些通不過嚴格品管的瑕疵品,經營繩子工廠
的黃媽易全部買下,他說:「只是外觀不好看而已,還是很好吃。我買來
送給員工,大家都是自家人,禮到情到,也不會造成浪費,一舉數得。」

麵粉、奶油、酥油和雞蛋,是鳳梨酥的主要原料,常沾得整件圍裙都是。
每天,一袋又一袋沾滿油污及麵粉的圍裙和頭巾,都由昆山地區的慈濟志
工帶回家洗,烘乾後再仔細摺好,隔天又是一件嶄新亮麗的圍裙。

不浪費一分一角錢,是志工們的堅持,因為無數個一分錢累積起來,就能
幫助更多的貧困學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