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難救助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相伴祝禱那已缺席的親人
◎撰文/葉文鶯
關懷台南梅嶺車禍受創者


一場台灣近二十年來傷亡最嚴重的公路車禍,
讓二十二人傷逝於台南梅嶺風景區。
相伴經歷人生風景的摯親,突然從生命中缺席,
教急急奔來的親友難以置信也無法承受。
救護車警笛召喚了慈濟志工的身影,
分頭趕往災變現場、醫院和殯儀館,隨機應變、隨時補位。
缺憾需要時間修補,讓大愛作為復原的後盾。





第一時間•第一現場

十二月三日傍晚近五點,家住台南縣楠西鄉的許吉彬、張靜玲夫婦在田
安裝水管以便灌溉,聽見救護車警笛聲呼嘯而過,一台接著一台。

「這一定不是小事。」身為慈濟委員的許吉彬夫婦立刻放下農事回家,由
兒子開車趕往一公里外的現場一探究竟。

位在楠西鄉灣丘村的梅嶺風景區,一如往常假日吐納著旅客的歡樂;然而
一輛搭載高雄巿鼎金國小師生、家長的大型遊覽車,在下午四點多的回程
路上翻落山谷,全車四十五名乘客幾乎死、傷各半。

同樣地,玉井志工張慶田、羅月美夫婦下午五點從田堣u作回家,住在四
線道大馬路旁的他們眼看救護車一輛接著一輛開過去。

「快,不知道那堨X事了!」夫妻換上藍天白雲制服,準備開車跟著救護
車而去,電話鈴響。

也是玉井的志工楊采菱來電,她已向玉井警分局查詢,確定梅嶺發生車禍
。等著楊采菱過來,三人上路。楊采菱出門前聯絡上楠西地區的委員,得
知車禍現場已有志工趕到;她在張慶田車上又撥出不下二十通電話通知動
員。

「我們是慈濟人,想要進去幫忙!」張慶田搖下車窗表達來意,管制交通
的員警立刻放行。

張慶田趕到現場,已有四、五名傷患從山谷被救上公路旁,六十歲的他看
著救難人員沿著梯子搶救傷患,擔心自己缺乏經驗,貿然下去山谷反而妨
礙救災,正好救難人員告訴他:「請幫助受傷的人上救護車!」

「我的眼睛看不到!下半身也沒有感覺了!」一名傷患驚惶呼喊,請志工
幫他看看腳還在不在?

「你的腳還在,放心,要有勇氣!救護車馬上來了!」張慶田、羅月美感
受著這名傷患緊抓住他們手臂的力道,希望他能堅持這股力量直到醫院。

有的傷患疼痛難耐,在地上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想站起來卻支撐不住癱
軟下來,許吉彬、張慶田等十多名志工在一旁安撫,加油打氣。

看著傷患身受重創、鮮血淋漓,張慶田著急了,為加速就醫,救災人員讓
能夠自行坐著的輕傷患者搭配一名重傷患,共乘一部救護車下山;每輛車
都有一名志工陪同照料,護送到院。而當場傷重不治的往生者,最後被決
定先送往成大醫院,一部救護車載送兩名罹難者,車上都有志工以相當於
家屬的心情,一路念佛陪伴。

這一晚,無論是聽見救護車不尋常的連續警笛聲,或志工彼此電話聯繫,
或從電視跑馬燈得知災難消息,台南縣巿五百名慈濟志工紛紛以最快速度
,到達最近的、可能需要幫忙的地點,包括事故現場、傷亡者所在的五家
醫院和台南巿立殯儀館。



將心比心
當成要緊的事情來承擔



在所有傷患皆送醫後,七十二歲的許吉彬和妻子回家換上藍天白雲制服,
重回現場加入助念,同時帶來麵條、自家栽種的蔬菜等,借用事故現場附
近人家的廚房,烹煮湯麵供應救災人員。

經歷兩、三小時的救災,晚間七、八點救難人員飢腸轆轆;除了奉上熱騰
騰的湯麵,玉井志工也準備了麵包和飲水。

張慶田身為精進組志工,平日參與助念、公祭,見多生死場面;倒是當他
護送往生者到成大醫院後返回梅嶺,志工鄭清發告訴他:「你家師姊大概
受到驚嚇,身體直發抖,先送她回家吧!」

鄭清發告訴羅月美一個「安心」之道——回到家,在上人法相前繼續為傷
亡者念佛。

「這個方法很好。」張慶田說,太太念佛不多久,心情平穩下來。雖然這
一夜,夫婦倆輾轉反側,腦海不斷映現往生者畫面,但是第二天一早,羅
月美不怕了!

張慶田回憶:「現場真的很令人怵目驚心!但是將心比心,如果他們是我
的親人,我把這當作很要緊的一件事;而且一念佛號,心就靜下來了。」

四日上午,罹難者家屬自高雄乘坐兩部遊覽車前往事故現場「招魂」,張
慶田夫婦再度來到現場協助。

「人生無常,要看開、保重身體,這樣往生者才能走得安心……」家屬在
山谷上方公路哭斷肝腸,志工一路攙扶,並在儀式完成後奉上一碗碗熱湯
麵,讓家屬補充體力。包括整夜守候現場持續做連線報導的記者,因為山
上沒得買東西吃,也接過志工端上的湯麵充飢。




師姊,請幫我找到家人!

「我們家的人呢?」醫院中,有如母雞般護衛家人的奶奶問起志工她的兒
子、媳婦一家。

「先不要擔心,媳婦沒事,她可以講話。」聽完志工這句話,奶奶還有疑
問,她想知道兒子平安嗎……

「師姊,幫我找人!」趕往各醫院的家屬慌亂地詢問家人下落,在急診室
白板看不到姓名公布或找不到人,趕緊請在場志工幫忙查詢。

「先不要緊張,你要找誰?還有那些家人?叫什麼名字?」志工逐一寫下
家屬提供的資料、註明關係,立刻以手機聯繫正在其他醫院關懷的志工查
詢。

「師姊,我媽媽一直吵著要去成大看媳婦和孫女,我們還不敢讓她知道孫
女已經走了!如果瞞不了……」家屬哽咽著請求志工說:「可不可以請師
姊到時候在旁邊幫忙安慰?」想到母親若是聽聞噩耗,不知該有多傷心。
他退到一旁,淚流滿面。

老人家在奇美醫院時,家人告訴她孫女在成大醫院;來到成大,又有家人
跟她說孫女在奇美,這下子善意謊言便拆穿了!「阿嬤一直哭,她哭倒在
地,無法接受!」志工周守一心疼老人家希望破滅、情緒崩潰。

老人家為了讓在成大醫院治療的媳婦安心休養,難為她也要收起哀傷,跟
著其他家人一起隱瞞。志工蔡玉露說,孫女的姑姑來到成大醫院太平間認
屍,不知道小女孩當天穿什麼顏色的衣服,於是蔡玉露陪著她在那一具具
蒙上蓋布的遺體中,從身材較小的找起。

掀開蓋布,小女孩臉部腫脹,姑姑無法確認,問志工:「她是不是穿牛仔
褲?」蔡玉露再往下看,果真穿著牛仔褲,姑姑繼續看她所穿的鞋,這一
看,那是她認得的一雙鞋,不禁痛哭失聲了……

在傷患送達的五家醫院,家屬不論親疏遠近,往往在不同時間抵達,志工
有組織地協調人力,盡可能提供確切資料,並且安排同一戶家屬至少兩名
志工專程陪伴,如此一來便可避免因為不熟悉情況而重複詢問家屬,造成
干擾或心理傷害。

陳奶奶在從高雄趕往醫院路上,情緒激動、血壓飆高,家人抵達醫院忙著
找尋受傷親人,志工林秀英等人摟著陳奶奶,為她塗抹一些薄荷油提神,
接著陪她到急診掛號。由於陳奶奶沒有攜帶健保卡,志工自掏腰包付清醫
藥費。

「要不要喝水?」「要吃晚餐嗎?」志工關照家屬的體力、精神狀況,隨
機應變、隨時補位、及時援助。



接力關懷
守候在有需要的所在



在傷患被送達的醫院中,成大醫院距離事故現場最遠,因此當天急診室僅
登記送來三名傷患,其餘十六名皆是到院前往生;白板上以數字編號註明
「無名男」、「無名女」的欄位,令人望之鼻酸。

家住成大醫院附近的周守一說,那天接到訪視志工鄭興陸電話通知災難消
息,她立刻去電成大醫院急診室,院方表示還沒有接到將有傷患送進急診
的消息。

根據在事故現場的志工陳滿妹回報現況,做事謹慎的周守一稍後再次向醫
院確認。

「聽說會有傷患送進來。」得到最新答覆,周守一先前往成大醫院待命。

六點二十分,急診室尚無動靜。周守一向警衛人員查詢,對方告訴她:「
等下會有五名傷患送進來。」她立刻以電話傳達最新消息,通知志工到成
大醫院會合。

面對如此重大災難,醫院社工部主任陳興星表示,院內社工、義工人力不
足,需要慈濟協助;當晚八十二位志工即前往關懷。

「要加油,你的家人在等你!」在一名男傷患推床旁,蔡玉露提醒傷患不
要放棄。

「我們總共有多少人怎麼樣了?」傷患傷勢相當嚴重,卻一再擔心地問起
傷亡人數,志工安慰他說,所有乘客均已送往各醫院搶救中。

當院方等單位為罹難者完成拍照存檔以便家屬辨認,便由志工護送至地下
室太平間,開始助念;家屬奔赴醫院得知噩耗,在從地面通往地下室太平
間的這條漫長而悽絕的路上,更少不了志工的攙扶與陪伴。




送行,長期陪伴的開端

十多名乘客當場傷重不治往生,晚間在台南巿立殯儀館門口昏暗的燈光下
,聚集了兩百名志工準備輪班助念;時過八點半,仍不見往生者被送來。

當晚在成大醫院有四名罹難者家屬完成認屍及筆錄,晚間十一點多,遺體
方陸續移往殯儀館;志工不計時間多晚,依然留在現場助念。在確定已有
教育單位協助安排家屬住宿,志工陸續在清晨兩、三點離去。

次日上午,志工又到殯儀館陪同家屬認屍,並且排班助念。

錢先生一家四口出遊,僅女兒倖存;妻子為越南籍,嫁到台灣十一年,不
但錢家老父親前來認屍時老淚縱橫、哭斷肝腸,與姊姊同樣成為台灣媳婦
的妹妹也傷痛欲絕昏坐在地,看著姊姊的遺體直呼喊:「姊姊,你醒過來
!姊姊,你醒過來!」

管媽媽的女婿、女兒雙逝,孫女則在加護病房;她渾身僵硬,壓抑不住內
心的悲慟,感覺胸口幾乎要炸開來!

長期在醫院安寧病房擔任志工的郭淑菁對她說:「您如果難過,就大聲哭
出來吧!」這一句話讓管媽媽情緒彷如決堤;但在痛哭過後,心情平復、
舒坦,也能恢復談話。

「累了,閉上眼睛休息一下吧!」捨不得內心折騰一夜的老人家頓時才得
到安靜、接受現實,郭淑菁張開臂膀讓老人家伏在她肩上。

「一定要多補充茶湯,後續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志工不忘叮嚀家屬。

在這場重大車禍發生之後,台南、高雄兩地志工愛心接力,於第一時間趕
抵事故現場協助,並且到各醫院膚慰傷患、在殯儀館為往生者助念。

隨著往生者移靈至高雄殯儀館,傷患病情穩定者逐漸轉院回高雄各醫院治
療,兩地志工仍持續家訪與院訪,了解是否有需要長期關懷的個案;迄十
二月十四日,台南、高雄兩地志工動員達一千六百人次。

志工於社區中聞聲救苦,透過平日建立起來的聯絡網快速救援,力求對往
生者的尊重、對傷者的膚慰以及對家屬的關懷;惟願這場不幸事故中,亡
者能夠靈安,生者也能心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