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現歡喜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錶帶的祝福
◎撰文/曾淑華(美國波特蘭)
炎熱的台北街頭,
有著銀灰華髮的鐘錶小攤老闆,正低頭吃便當。
不忍打擾他用餐,
我來回走了幾趟才折返光顧。
老闆感受到這分體貼心意,驚喜地問我……




每回返台探親,總會帶些想要修修補補的小東西,像鞋底磨損的舊皮鞋、
鬆脫的項鍊、需換新拉鏈的夾克……而這次的任務之一,是換一條新錶帶


這只暗紅色皮帶的手錶,是幾年前一位好朋友送的。她心疼我有老花眼,
特意挑選這只純白色的錶面,配上酒紅色的錶針,非常清晰明亮。從那一
刻起,這只錶即成了我的最愛,帶著一分溫馨窩心的友情,時刻陪伴著我


孩子說:「只不過是一條錶帶而已,在這奡契N可以了。」話是不錯,但
我非常懷念及享受那種回到台灣,在舊市集閒逛挖寶、與市井小民貼近互
動的親切感……所以儘管波特蘭已經可以買到許多東方食品與用品,我還
是喜歡回台灣買──

當我烹煮著香菇時,總會回味在迪化街一朵朵挑選時,與店家閒聊的喜悅
和情感;當我細細品嘗著淡水的「古早禮餅」時,浮上眼簾的是那迷人的
觀音山夕陽;當我捧著在後車站貨比三家的青瓷飯碗,真有種說不出的幸
福感!

即使每趟行李總要千里迢迢地轉機搬運,我不但甘之如飴,而且樂此不疲


抵台隔天便上街去換錶帶,沒想到可搭配得當的顏色不多,接著幾天都沒
找到合意的。

有一天,在重慶南路逛書店時,居然在騎樓間的小攤子上找到了。老闆開
價兩百元,且需等上一個鐘頭;因早已告知婆婆要回去吃晚飯,只好就此
作罷。

隔天,我重返小攤,遠遠望見老闆低著頭吃便當,銀灰色的頭髮,在攝氏
三十四度炎熱的台北街頭,讓我看了不忍。

我沒敢驚動他,越過街來回地走著,心媟t暗盤算著待他用完餐後再折返
回去。當我快走近時,看到他正從瓶中倒出茶來,於是我又多逛了十分鐘


當我笑著與老闆打招呼;「老闆,您吃飽了?」告訴他我已來回兩遍了,
只是不敢打擾他用餐。他瞪大了眼睛,提高嗓門興奮地問:「你是慈濟人
嗎?」

我也張大了眼睛說:「您怎麼知道?」

他親切地笑著說:「你替別人著想,這麼尊重別人,就像慈濟人。」

得知他是多年的慈濟會員,但因每天都得做生意,無法做志工,只好藉著
跟收善款的師姊聊天,以及閱讀《慈濟》月刊來了解慈濟志業。他過著儉
樸的生活,賣力做工就是想多存點錢捐給慈濟。

裝好新錶帶了,老闆說:「我被你的體諒心意感動,收你五十元就好了。


我雙手合十向他感恩,但仍付了兩百元,請他將餘額捐出;他也合掌說感
恩,開心地笑得好燦爛。剎那間,我彷彿看到了菩薩的身影!

欣喜的我哼著歌,幾乎是跳著回到家,因為我的新紅色錶帶又多了一分祝
福!真是溫暖又奇妙的因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