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愛無礙
 •和他手牽手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不是飄蕩塵埃 是珍貴的善種子
◎撰文/陳怡伶
先天中度智能障礙,
讓強強成為父母心底無以言喻的痛。
二十九年來,一家人耐心陪伴他接受特殊教育,
即使奇蹟遙不可及,
也將沉重的負擔轉為甜蜜的包袱。
如今,他以友善和笑容贏得好人緣,
以獨特的姿態走出自己的路;
正如媽媽所說──
強強不是飄蕩的塵埃,而是一顆善良的種子。




人人來做心胸就開闊,知足感恩加善解和包容,四神湯您我都要喝……

在熟悉的「愛拚才會贏」旋律中,強強熱情地在台上帶動眾人高唱媽媽改
編的新版「慧命愛拚才會贏」。這是強強最喜歡的一首歌,一曲歌畢,台
下爆出如雷掌聲。

在台北天母區的慈濟活動中,強強經常將熱烈的喝采回報給其他表演者,
「好耶!好耶!」適時地鼓掌叫好,讓許許多多燦爛的笑聲、掌聲跟著響
起。更常見他友善主動地趨前向人打招呼「師姑好、師伯好,祝您平安吉
祥……」溫暖的問候,讓他成了志工公認的公關高手。

二十九歲的強強,是個中度智能障礙的大孩子,可是他開口動舌皆好話,
腦海中充滿慈濟好話。有一次陪媽媽鍾玉英去收善款,媽媽要他走快一點
,他回答:「分秒不空過、步步踏實做。」鍾玉英不禁會心一笑,驚覺孩
子長智慧了。

「強強是大智若愚的大孩子。」說起強強,爸爸陳耀軒眼神中閃著喜悅。

這個讓父母坦然面對的甜蜜包袱,在二十歲前卻是無可言喻的痛。

「強強的出生帶給全家人喜悅。我卯足全力想當個好媽媽,無奈卻得面對
殘酷的宣判。」


民國六十七年,鍾玉英初為人母;經過兩天一夜的漫長陣痛與催生,寶寶
呱呱墜地,取名陳宗彥。

說也奇怪,寶寶白天不吃、晚上不睡。完全沒有經驗的夫妻倆,時常徹夜
輪流抱著他坐到天明,非常辛苦。鍾玉英的姨媽看不下去,接手幫忙帶,
不識字的姨媽為他取了暱稱,即是當時電視上很紅的布偶名——小強。

姨媽帶了幾個月,強強漸漸胖起來,就讓鍾玉英帶回家照顧。一般孩子的
成長過程「七坐八爬九發牙」,在強強身上都看不到,令鍾玉英十分納悶
。長輩安慰:「沒關係,『大隻雞慢啼』,卡好命啦!」

到了三歲,強強依然不會說話、走路,鍾玉英鼓起勇氣帶他就診,沒想到
檢查出智商只有六十!她不相信這是她得面對的命運,懷抱一絲希望,又
帶強強去醫學中心做染色體檢查。

報告出爐時,醫師告訴鍾玉英:「你兒子的染色體有一點異常。但請不要
傷心,如果用愛心與耐心教他,或許會有奇蹟出現的一天。」

從孩子出生以來,鍾玉英努力學習當好媽媽,聽專家演說、讀書報雜誌、
請教朋友,充實育兒知識……「我想給孩子最好的,沒想到這個孩子卻是
『發展遲緩』!」

青天霹靂的事實儘管難以接受,但那位醫師的話,還是鼓勵了鍾玉英,使
她深信只要用心,一定會有奇蹟出現。

每天,母子倆帶著便當,去上學齡前特教幼稚園。二十多年前,每個月五
千元的學費加上房屋貸款五千元,壓得夫妻倆喘不過氣來;而強強的進展
也不理想。但鍾玉英不認輸,仍咬緊牙關向前走。

小學階段,強強分發到附有啟智班的小學就讀。一次鍾玉英接強強下課,
老師說:「你的孩子很難教!教這麼久都還不會寫字。」刺耳的話語讓鍾
玉英內心隱隱作痛,很想頂撞老師,卻又忍住,深怕老師會對強強更另眼
對待。

「還是自己教吧!」鍾玉英抓著強強的手,一筆一畫地教他寫字。日復一
日,她逐漸失去耐心,拿起竹鞭敲打書桌,並大聲喝斥。強強哭、當媽媽
的她也一起哭。

家住在中山北路七段頭的她,回想起那段雷霆之怒的日子:「大概住在中
山北路六段底的人,都聽得到我的敲打、叫罵聲吧!」

「兒子雖然與眾不同,但我一定要先抬頭挺胸接受他,別人才不會瞧不起
他。」


家埵陷撒椌澈臚l,做媽媽的必須接受他;但面對親朋好友甚至是陌生人
異樣的眼光,鍾玉英的內心一直無法突破。

記得有一天親戚突然來訪,她情急之下把強強藏到房間反鎖起來,但是孩
子哭鬧的聲音還是傳出來,讓她恨不得鑽到地洞去。此後多年,家奡N完
全封鎖別人造訪了,強強像是隱形人。

然而,鍾玉英漸漸地察覺到,自卑感悄悄扣上了強強弟弟、妹妹的心頭,
他們也不敢讓同學知道自己的哥哥是智能障礙者。

「兒子雖然與眾不同,但我一定要先抬頭挺胸接受他,別人才不會瞧不起
他。」鍾玉英不希望在這個時代,還有人會恥笑弱者。於是,她邀約小朋
友到家中玩,把強強介紹給他們:「哥哥因為腦部受傷,比較無法表達。
你們都很有愛心,應該會愛他才對!」慢慢地,弟弟、妹妹較能坦然面對
同學。

至於先生,鍾玉英也費了很多心來協助他面對。

同事不時調侃陳耀軒「房子、車子、妻子及兒子」都具足了,但他總是故
意轉移話題;鍾玉英知道先生不願別人知道長子有智能障礙,覺得這是一
件丟臉的事情。

鍾玉英一向討厭先生流連牌桌,甚至曾為此鬧過自殺;但這回她瞞著先生
,主動邀請先生的牌友到家中,煮了一桌豐盛的菜餚招待大家,並刻意讓
強強在客廳玩耍。其中一位同事直盯著強強看,鍾玉英勇敢向前表明:「
強強的腦子發育得比較慢。」從那一天起,先生就不再那麼迴避談家人了


「我的內心吶喊:為什麼會是我?但我不願意向命運低頭,堅強去克服難
關。」


「啟智高中畢業後,強強該何去何從呢?」鍾玉英白天上班,不能留強強
一個人在家堙F為了這個長不大的兒子,她得想辦法面對。

就在強強高中畢業前一個月,「育成基金會」在石牌成立「裕民發展中心
」,是一處專為智能障礙孩子做職前訓練的機構;鍾玉英決定讓強強在此
學習,心頭如鉛錘般的憂心頓時放下。

唯一感到負擔的是,每天早上帶著強強坐計程車到中心,車資開銷可不少
;老師建議讓強強學習搭公車。

於是他們在暑假期間展開訓練。老師先帶強強到石牌站等車,鍾玉英悄悄
上車陪伴,注意他何時下車;女兒則在天母站站牌,等哥哥下車。母女辛
苦地分段進階,訓練強強搭公車的能力。

還好強強在發展中心的日子很快樂,老師更是細心耐心地教導他。原先手
眼不協調的他,如今已經學會踩電動裁縫車,為中心生產抹布出售。

「當年得知強強是弱智,心痛悲切的我老想:為什麼是我?」民國八十七
年,婚姻的瓶頸更考驗著鍾玉英,「為什麼又是我?」悲極無言的她,在
人生最痛苦的階段,認識了慈濟。

在德寧師父及幾位師姊的長期陪伴中,鍾玉英投身忙碌而有意義的志工活
動,努力尋找生命的價值感,逐漸忘卻埋怨;靜思語「甘願做、歡喜受」
,更使她願意嘗試「以感恩心去面對、以歡喜心去接受考驗」。

「如果早點聞佛法,或許我就不會自怨自艾,更能體諒老師的辛苦與外界
異樣的眼光。」


為了養成強強的生活能力,鍾玉英嚴格要求;每天起床第一件事情,就是
教強強如何摺棉被。平常在家隨時教他整理書桌、做資源回收、一起背誦
慈濟歌。

日常起居如刷牙、洗臉、洗澡,強強雖然可以自理,但一段時間仍是要鍾
玉英幫忙徹底清理。現在,最讓鍾玉英擔心的,是強強還學不會「等待」
,等著等著就焦慮起來……不過鍾玉英還是耐心藉著參加慈濟活動教導強
強,相信他能有更進步的一天。

這對母子如影隨形,做環保、助念、募款……都不錯過。在環保站,鍾玉
英一面為強強示範,一面問:「資源回收可以讓我們怎樣?」

「淨化大地!」強強總以強而有力的聲音回答。

鍾玉英教導:「別人的東西不能拿喔。」強強從此記住:「做人要誠正信
實。」

「每次從外頭回到家堙A他第一句話,一定打開嗓門大叫:『媽媽,我回
來囉!』『媽媽,您做的便當好好吃喔!』」

有一回母子倆要進門,強強發現彈簧門很緊,把門推出去後,身子緊貼著
門說:「媽媽,您先過去。」讓鍾玉英感覺好貼心、好欣慰。

只是,貼心的強強仍有令媽媽頭疼的時候。醫師警告,不可以讓強強超胖
;但強強活動量少又被動,加上愛吃零食,於是鍾玉英嚴格控制他的食量
。結果腹飢難耐的強強,利用半夜家人入睡時偷吃餅乾,還把食物塞到衣
櫃及書桌後面藏起來。

「還有一次他拿番茄醬、芥末醬和墨汁塗抹在臥房牆壁,當我發現時已經
乾了。我深吸了一口氣,告訴自己絕對不可以生氣,心中默念觀世音菩薩
;之後我放下手邊的事情,耐心坐在旁邊教他清理乾淨。」鍾玉英想到自
己已是慈濟委員,既然要修行,考驗來臨時一定要用智慧處理。

「如果早一點接觸慈濟,就能體會強強小學老師的辛苦;如果早一點接觸
慈濟,就會去善解一直盯著強強看的人,其實是在想我們怎麼這麼有勇氣
帶這個孩子出來?」

當初讓鍾玉英有勇氣帶強強來參與慈濟活動的動力,正是因為志工們真誠
的接納:「沒關係呀,你可以試試!萬一孩子吵了,再把他帶出去。」這
些鼓勵,讓鍾玉英勇於帶強強參加一次又一次的活動;每次強強如果有好
的表現,志工會大大稱讚他:「強強好棒!」「強強你愈來愈棒了!」

淚光閃閃的鍾玉英說:「就是師兄、師姊們這樣不斷不斷地祝福,強強果
真愈來愈棒!」






人生無常,深愛強強的鍾玉英說:「我無法預設是強強先離開人間,還是
我先走拋下他。所以我一直在做一件事,就是只要有一口氣在,在每一分
每一秒的當下,積極帶著強強突破種種困難,並且努力行善。」

「女性至弱,為母則強」,鍾玉英以堅定不屈的母愛,教導強強成為人見
人愛的大孩子,不放棄任何強強能夠助人的機會,引領他去捐血、捐款;
而曾經讓她傷心欲絕的先生,在愛的包容下,如今也同行慈濟路。

「曾經,強強的存在對我而言,是無法拋棄的沉重包袱;當他行為不當或
是讓我看不順眼,就是打罵一頓。」陳耀軒述說矛盾的心情。直到他接送
太太參加慈濟活動,對慈濟逐漸認識後,有了轉變。「恭讀上人的靜思語
,印證周遭的人、事、物,慢慢發現慈濟師兄師姊對強強愛的關懷,遠超
過我這個做父親的。」

陳耀軒愧言自己是做慈濟以後,才開始接受強強的;回首二十餘年來時路
,他形容:「備極辛酸,不堪回首。」

如今陳耀軒體會到:「還好有慈濟可做,讓我們全家大小學習無所求的付
出,也讓我們沉浸在慈濟大愛堙C」

「進了慈濟,先生已經漸漸學會怎麼當好先生和好爸爸。」鍾玉英淚眼
涵藏著幸福的滋味。

正如一路看著這家人成長的謝霜玉所言:「玉英的淚水,不再是負擔,而
是一種釋放。她已經走過苦,迎向甜蜜的包袱。」


................................................................................................................................


媽媽的話

祝福,讓他更棒

◎撰文/鍾玉英 攝影/顏霖沼



回首陪伴強強成長的過程,從沒想過「放棄」與「辛苦」這四個字。或許
跟天下的媽媽一樣吧,只想到孩子生下來,就有義務和責任把他拉拔大。

家埵陪茷臚l跟別人不一樣,大人要承受面對就已經很難,更何況是強強
的弟弟妹妹;我相信在他們的心靈,也有不同的負擔和壓力。他們手足間
很難玩在一起,但強強的弟弟曾說:「雖然哥哥什麼都不會,但有他在家
,就有一種安全感。」

這三個孩子,無論乖巧聰明與否,對我而言都是心底的一塊肉,也是支撐
我堅強活下去的最大動力。

從強強四歲開始到現在,我從未讓他脫離特殊教育,因為我覺得專業的刺
激和教法是我無法做到的。為了這個寶貝,我們咬緊牙關,忍受一而再、
再而三反覆教導他相同小細節的挫折與無奈。

有天看到電視報導不孕症專題,我哭了。有這麼多夫妻為了要一個孩子,
受盡折磨,還不一定成功;而我們竟然因為孩子吵而嫌煩。

我現在很感恩有強強跟我作伴,慈濟路不孤單。當我接受任務時,一定以
能兼顧強強為優先考量,每次出勤務也都要比別人多一分準備,注意他的
穿著、梳洗、用餐、如廁等;特別是他愛吃東西,但吃太胖對心臟負荷會
很大,一吃多也無法如常人一樣控制排泄。所以只要是對他好的行為或小
細節,我都會堅持把關。

只要有強強在的地方,就有歡笑聲。師兄師姊告訴我,強強進步很多,讓
我也學會讚歎他。

強強不是飄蕩的塵埃,而是一顆善良的種子。感恩慈濟人給強強的愛和祝
福;我也想跟強強說:媽媽以你為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