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因為有你,病家心安
◎撰文/李委煌 插畫/羅方君
採訪後記


「看護能讓病人、家屬心安,
這個工作神聖而崇高,用心做就能造福人群。」
——台灣看護人力派遣公司業者劉娟妏

「不管我們再怎麼努力,
就算熟練地換過幾百次尿布,
都比不上家人們一個笑容;
只要有家人陪在身邊,
就算沒有為病人做任何事,他就很幸福了。」
——日本漫畫《看護工向前衝》




去年,臥床多年的父親因感染住院,五個多月來,家人每天的生活就是奔
波於工作場所與醫院,幸有看護阿姨盡心照料,讓一家人仍能勉力保持正
常作息。我觀察到,稱職的看護以平常心看待病與老,妥貼地讓病人或家
屬不至於對彼此心存愧疚,更能專注於身體的療治。

看護和病患之間,並非單純的「買賣關係」,應當是相互感恩——病人、
家屬感恩這個願意二十四小時全心照護摯親的陌生人;同樣地,看護感恩
病家在自己亟需收入時給予工作機會。



看護「現」象:
時薪低、接案不穩定


台灣在民國八十二年進入高齡化社會,老年人口增加,再加上許多因意外
或疾病導致生活失能者,亦需要長期看護服務;看護市場龐大,光台北縣
市即有高達三百家看護人力派遣公司。

然而近年來,不少家庭衡量經濟因素而申請外籍看護工,即使看護派遣公
司削價競爭,也難爭取到照顧機會。十七年前即擔任看護的林良子說,當
年公司多達五百位員工,但她甫結束一位病患的照顧,公司便立刻派遣她
去照護新病患,「即使想休息都沒有空。」

然而,現今接案不穩定,能照護一個月已是「長班」;甚至會失業一段時
日,焦急等待下個通告。

林良子表示,看護的生活作息、飲食都不正常、勞碌傷身,也無法兼顧家
庭,甚至逢年過節也無法回家團圓,選擇這個行業多是情非得已。

就她觀察,同事中不少人是迫於家計與債務壓力而投入的。

有二十年看護資歷的莊媽媽則說,不少同事從南部來到台北,連住的地方
也沒有,只好選擇當看護,以醫院為家,不僅省下住宿費,還可以領日薪
。然而,擔任全天看護,即使全月無休,所得扣除公司抽成、三餐伙食,
換算時薪不過七、八十元,和速食店打工相當。



小人物心聲:
做什麼都要有真心


自營看護中心的慈濟委員劉娟妏,經常鼓勵看護姊妹:「因為有了你們,
才讓病人、家屬得以心安。大家都是菩薩。」儘管身為老闆,她曾為了謀
合、派遣一位合適的看護,連續打了五十通電話溝通;她自認與看護們是
朋友或姊妹,因為大家都有心「想為病人做些事」。

根據二○○六年一項統計,台灣地區有六成看護是因家暴或先生不願分攤
家中經濟而投入,三成是因離婚且無一技之長,只有一成是希望增加收入
以貼補家用。

不少看護自認卑微且弱勢,缺乏保障,又不受社會尊重。

但在採訪中,我看到她們手腳俐落、照護流暢,展現了專業和耐力;看似
簡單的翻身與洗頭,家人若沒有技巧與經驗,一番折騰免不了讓雙方狼狽
不堪、事倍功半。

看護何劍影說:「畢竟,什麼事都要有人做,」她以為:「做什麼就要像
什麼,做什麼都要有真心。」

她們的心念與態度,提升了工作的價值。更教我感佩的,是這群身為慈濟
委員的看護們,即使擁有多舛的背景,還能從忙碌的照護經驗中體悟悲喜
、反思苦境,進而賦予工作更深刻的意義。

她們將職業與志工精神結合,令人讚歎和敬重。

藉由她們的分享,我再次省視老病之苦所示現給周遭人的意義;這些小人
物秉著愛心耐心,靜默地以志工心來做看護,更以真誠改寫了自己與他人
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