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線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十載山居情緣
伴沈爺爺走完最後一程
◎撰文/陳惠苓、章玲珠 攝影/黃銘村
「寧可跟狗住,也不跟人住!」
獨居深山四十多年,
沒水沒電、沒有鄰居,只養了幾條狗作伴;
即使年老了、背駝了,沈爺爺依舊堅持離群索居。

慈濟人的真情,打開老人家緊閉的心門,
從冷漠、排拒,到期盼志工來訪,
每次下山,總會殷殷叮嚀:
「再見!要走好喔!」
而今爺爺長眠山谷,
此情此景,只留在記憶中……




父親節這天,一群慈濟志工到台北縣汐止山上探訪沈受爺爺。

沿著水源路驅車入山,路愈來愈窄,到了半山腰,眾人必須下車徒步。

鑽入雜草叢生的林間,有人熟練地背起割草機走在前方開路,其餘的人拿
著鐮刀、扛著物資緊跟在後。忽而陡直、忽而傾斜的石子路、石階,領著
十多位志工往更深山前進。

颱風才剛過境,四處落葉溼滑,午後的陽光讓山林分外青翠明亮。志工壓
低身體,肩上扛著一座大水塔,左閃右躲才能避開橫躺在前的粗大樹枝。

大約三十分鐘,眾人微喘,好不容易才到達沈爺爺隱沒在山林中的小屋。
老人家裸著上身,蹲在土灶旁燒著柴火,鍋子堨蕩u著開水。

「你們再慢點來,我就餓死了!」聽沈爺爺這麼說,一位志工趕緊下山為
他張羅熱粥。

小屋堥S水沒電,漆黑不見五指,屋外田地種著蔬菜,還有個小水池與幾
個水桶,水池堛漱p水漥是許多蝌蚪賴以維生的生命之泉。除了這些,再
加上天與地,就是沈爺爺擁有的一切。

志工此行來,是為了要搭建水塔,讓爺爺方便用水。早年,爺爺從溪邊拉
來小水管引水,但因為管子很細容易阻塞,溪水總是有一滴沒一滴地來。
因此,經營水電材料行的志工李銅榮,決定幫老人家更換大水管,再搭建
一個水塔,就當作是送給沈爺爺的父親節禮物。



山上的父親節


大家分工合作,順著山勢鋪設管線、引水……當清泉湧進水塔,眾人歡喜
不已!沈爺爺飲著煮好的山泉水,直說:「這水多甘甜!」

兩個月後,志工再度「負重」上山——七袋碎石、一袋五十公斤水泥、大
帆布,還有米、罐頭、衣服等;這回打算為沈爺爺修護屋頂、強化上回埋
設的接水管功能,以及鋪平門前高低不平的土石地板。

李銅榮引領著幾位師兄往水源區走去,要為爺爺架設濾水器。這個小小工
程卻很不順利,經過不斷地琢磨、改進,終於看到山泉水汩汩流入水塔,
讓大家高興極了!

工程結束後,志工們再回到小屋,貼心地將大帆布鋪蓋在屋頂上,用鐵絲
固定綁牢,避免下雨天漏水;之後再翻沙拌泥,在屋前鋪出一塊平坦的小
斜坡,讓沈爺爺行得安全。

看到眾人忙得汗流浹背,一向少與人互動、不善表達心意的沈爺爺也不禁
綻開笑容:「你們人真好!住在這堙A要常麻煩你們來幫忙啊……」

這是二○○五年秋冬,慈濟志工和沈爺爺相聚的溫馨片段。



爺爺不見了!


今年四月下旬,志工李素梅、林雲霞兩人結伴上山探視爺爺,甚少下山的
爺爺竟然不在家。

五月五日上午,里長陳俊地和沈爺爺的友人莊先生上山仍舊撲了空,他們
看到屋外桌上有些腐壞的食物、爺爺養的狗也都瘦巴巴的,覺得不尋常,
緊急聯絡常來探望他的慈濟志工蘇美麗。

蘇美麗在沈爺爺家山腳下經營早餐店已經十年了,過去爺爺經常在附近餵
養流浪狗;蘇美麗也是愛狗人士,常將店內切下不用的吐司邊提供爺爺餵
狗,因此和爺爺漸漸熟稔。

「其實我年輕時就看過爺爺挑菜在汐止街上叫賣,那時他身強體壯,在山
中種菜、採藥,過著自給自足的優遊生活。」

後來爺爺年歲漸大、背又駝,難以再挑物下山販賣;幾位老友偶爾上山探
望,會帶些生活用品濟助;也有養老院願意免費提供吃住,但他眷戀山居
,不願意遷移。

蘇美麗和先生葉永富常上山探視爺爺,尤其颱風或連日大雨過後更是掛心
,天一放晴便趕緊上山關懷;每次上山總會準備許多食物和日常用品,還
有菜種子、肥料等。

蘇美麗走入慈濟後,沈爺爺便成為慈濟志工長期關懷的對象。志工每月最
少上山兩次,為老人家開路、除草、整理家居,還三不五時幫他劈劈柴、
綑綑草引子,讓他的山居生活多一點安全與便利。

得知爺爺不見了,蘇美麗趕緊聯繫慈誠隊陳隆一師兄。志工緊急研商後,
當天下午陳隆一陪同里長、轄區警員再度上山查看,仍未找到爺爺;當時
山上下著滂沱大雨,無法久留,眾人決定次日再上山搜尋。

六日上午,消防局通知慈濟北區急難救助隊隊長李銅榮,準備搜山尋找沈
爺爺。

當時他正要帶雙親出遊,父母得知後表示:「救人卡要緊,出遊,他日再
去。」因此李銅榮準備好急難救助裝備,聯絡了二十多位志工,一行人和
警義消在沈爺爺住處的山腳下會合。

慈濟急難救助隊每年三到十月都會展開水上救生、船艇、心肺復甦術、山
訓、通訊等訓練,這次搜山雖然擔任第二線配合,但因志工長期關懷沈爺
爺,對地形較為熟悉,李銅榮等便憑著記憶帶領警義消上山。



佛號聲迴盪山谷


湮沒樹叢中的小路難以辨認,僅容一人通過,李銅榮行前叮嚀大家,務必
結伴同行。

沿著陡峭難行的山路爬行十幾分鐘後,來到沈爺爺的小屋,大家順著山區
的一條大水溝開始尋找。眾人目光細查每個角落,包括陡直山頭、深溝谷
壑……一路呼叫著爺爺;然而,遍尋爺爺所有活動範圍都未果。

眾人憶起上山途中,有一陣異味,於是依循異味往回走找去。未久,便在
陡峭山壁間的一棵樹上,發現一隻垂下的腳。

「如果爺爺再往旁邊去,就會掉入山谷,要找就難了!」李銅榮感謝爺爺
在冥冥中指引。

雖然找到了爺爺,但那棵樹的高度接近兩層樓,山壁上又沒有著腳之處,
李銅榮和志工吳春榮爬上峭壁,協助警消人員將爺爺的遺體裝入屍袋;一
旁的慈濟志工則虔誠唱誦佛號,護送爺爺下山。

警方研判他可能死亡十幾天了,是怎麼失足墜下去的?沒有人知道。



回首十年情緣


「沈爺爺對蘇美麗特別好!」陳隆一師兄說。

深居山上數十年的沈爺爺,少與人接觸,過著近似與世隔絕的生活。慈濟
志工剛開始關懷他時,他總是冷漠以對,但蘇美麗始終不放棄,將沈爺爺
當作父親,舉凡各種民生用品,包括內衣褲、鞋子等,都會替他量身採購
。長年下來,爺爺對她特別信任。

十年的陪伴不算短,蘇美麗一時之間難以接受沈爺爺的驟逝,「想到過去
的點點滴滴就想哭!每次我們要下山時,他都會站在屋外的平台上,跟我
們說:『再見!要走好喔!』」

蘇美麗表示,爺爺將她當成女兒;想到將來少一個人可以關懷,她心堳
難過。

汐止白雲里里長陳俊地,與爺爺相識二十多年,也將爺爺當成自家長輩般
關懷。

當年陳俊地剛從板橋調任到汐止秀峰國中擔任庶務組長,搬到白雲里定居
,常看到沈爺爺挑著幾個水果、一些草藥或蔬菜兜售。閒聊之下,方知沈
爺爺獨居在水源山區堙A下山要走兩個多小時路。

其後遇到沈爺爺下山叫賣,陳俊地常全數買下。民國七十九年山上產業道
路開闢,汽機車可以通行,他便騎車上山了解老人的生活。

上山一看,沈爺爺所住的小屋,四面牆已倒了三面,屋頂用兩根竹子撐起
,上面鋪上候選人的宣傳旗幟,人狗就同睡在其下。當時,陳俊地震驚:
「台灣竟有如此的景況?」一下山,他立即發動好友為爺爺籌建一個牢固
的住屋。

十多年來,陳俊地一有時間便上山走走,逢年過節也會準備應景物品上山
探望爺爺。「只要看到老人家高興就好了。」陳俊地說。

他和蘇美麗也因爺爺而相識,並將這分情誼拉得更廣了。

面對爺爺的後事,陳里長不改初衷,全力處理,期盼讓爺爺的人生有個圓
滿的結束。

五月十五日上午,沈爺爺的告別式在基隆市立殯儀館舉行。除了爺爺生前
相識的慈濟志工、幾位好友外,平日甚少聯絡的侄子、侄媳及侄女三人亦
趕來參加。

典禮簡單隆重,也為慈濟人和爺爺這段山居情緣,畫下了句點。






十七歲時,父母親死於空襲;四十歲那年,唯一的弟弟病死後,沈受告別
家鄉雲林斗南,流浪台北,在友人介紹下來到汐止山區開墾,過著沒水沒
電的原始人生活。一晃眼四十多年過去,八十四歲的人生路就此走到了盡
頭。

蘇美麗想起,爺爺曾說:「無論如何,死也要死在山上。」如今果真成為
事實,爺爺長眠在他最愛的山林間。雖然世俗的情緣隨著生命結束而終止
,但祝福沈爺爺一路好走,期待他日在慈濟世界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