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19期
2010-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莫拉克風災重建‧高雄杉林慈濟大愛園區
  天涯共此情‧海地世紀震災
  寰宇慈濟
  百川歸海
  證嚴法師衲履足跡(2010年1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河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19期
  耆老呼喚:我們要回家了

◎ 撰文‧凃心怡  上圖攝影‧林炎煌  下圖攝影‧唐江湖

打開新家,看著琳瑯滿目的入住禮——家具、家電、生活用品一應俱全;
莫拉克災後六個月,失去家園、漂泊的心,這一刻終於安住了。

杉林大愛園區首期工程完工,鄉親為歡喜入住新居而獻唱——
耆老呼喚:所有部落鄉民要聚集了
我們要回家了 從山的那邊  我們要回家了 回到大愛永久屋
充滿著喜悅的心情 歡樂的歌聲 迎接新故鄉
我們從現在開始 充滿希望和喜樂 
我們要合心 我們要圍在一起 我們要歌頌讚美……


新年禮拜
◎撰文‧凃心怡  攝影‧蕭耀華

接下慈濟志工遞交的新家鑰匙,該是喜氣洋洋的氣氛與情緒,陳則東卻紅了眼眶。日夜期盼這一天,踏上自家門廊的那三個階梯時,他還是無法想像,自己會是那個被祝禱光芒照耀的幸運人。

停頓許久,在慈濟志工的鼓勵下,他緩緩以鑰匙開啟大門。

打開那一刻,看著琳瑯滿目的入住禮,包含家具、家電、生活用品等一應俱全,他又難掩感動,「這麼齊全的東西都是此刻所欠缺的,卻無償分享給我們。世界上還有幾個人會對我那麼好?」

陳則東的對巷鄰居、雕刻老師麥忠治,特地掛上趕工刻塑的陶板,圖畫中身著傳統服飾的原住民青年,頭上掛著從西邊昇起的旭日,「受災過後,即使是一間空房子送我們都已經很感謝了;但是不只房子,什麼都有了!這是太陽打從西邊出來的好事!」

雖然人住進來了,但是心還沒有住進來,就像陳則東的女兒陳玉涵所說的:「很不敢相信,這裏以後就是我的家了!只能說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驚喜。」

陳則東樓上樓下走了一圈,馬上回到客廳,將早上買的糖果倒入紅色盤子裏,拉開嗓門歡迎每位道賀的朋友嘗點甜甜、分享喜氣。

沿街巷弄,家家戶戶恭喜祝賀聲不斷,另一旁仍有工程持續進行;陳則東看著工人們累倒在旁打盹,趕緊分送糖果表達感激,「為了讓我們早點脫離漂泊生活,他們既勤勞又辛苦!」

占地近六十公頃的杉林慈濟大愛園區,農曆年前首批住房完工;來自那瑪夏鄉、桃源鄉、甲仙鄉及六龜鄉的鄉親,提著大包小包家當走入引頸期待的新家。

八月八日莫拉克風災後第一百天∣∣十一月十五日,大愛家園動工;歷時八十八天日夜興工,以及兩萬人次以工代賑鄉親和志工的投入,這片黃土地如今已成為新社區。

對受災鄉親來說,「八八」這個數字在過去代表著創傷,但從今而後的未來,則是象徵著重生的光明數字。

入住前,陳則東也曾「以工代賑」投入家園重建工程,和大批營建工人及志工沒日沒夜趕工,完成這個奇蹟似的進度。

搬家前,他看志工拿著抹布進到屋內彎腰擦拭,感動不已。「我就說我自己來。我邊擦邊哭……我想到,是全球慈濟人從心裏拿出來的錢,才能蓋這麼漂亮的房子。」

陳則東許下承諾:「這個家是大家用心用愛打造起來的,外人都那麼愛護,我是住在這裏的人,更要珍惜。」

營區安置,珍貴愛的記憶

杉林大愛園區第一期工程興建七百四十八戶,農曆年前,縣府核准入住五百一十戶,約有三百多戶遷入。第二期工程施作中,總計全部完工後,最多可容納一千四百五十戶入住。

持續進行的工程,使得志工打掃好的屋內再度布滿灰塵;因此居民搬進新家、放下行李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起水桶和抹布再細心擦拭一遍。

林春菊仔細把磁磚上的油漆刮起,連一點小細節都不放過。她說:「動手做家事的感覺很實際!之前在臨時安置的寺廟或營區,有阿兵哥維護環境衛生,三餐有中央廚房烹調,被照顧得好好的反而不實際。」

剛離開營區,林春菊笑說還有些害怕,「怕自己這幾個月來被寵壞了,什麼事情都不會做!」說笑歸說笑,她對於在營區接收到的愛與關懷,直說:「都滿出來了,我的心都裝不下了。」

莫拉克災後緊急時刻,全台高達兩萬四千多人從山鄉撤離;八月底,高雄數千鄉親從各個收容中心遷入四個營區安置。住了五個多月,林春菊在搬家前一天打包行李時,心情複雜∣∣終於盼到了自己的家,卻捨不得營區這個大家庭。

住宿營區期間,他們白天多外出工作,雖然村長請大家出門前倒垃圾,但還是有人晚間回來才倒,隔天一早地上布滿野狗咬爛的塑膠袋與食物殘渣。「看到阿兵哥蹲下來撿又髒又臭的垃圾,真的很不捨。」營區弟兄的照顧跟包容,讓鄉親的徬徨與不安,逐漸化為親人般的珍惜情感。

將行李放到門口,由軍人協助搬到大貨車上,林春菊把房間打掃乾淨,拿下配戴五個月的營區識別證,交回房間鑰匙,要真正離開了。

「五個月來,各界愛心湧入營區,讓我們不愁吃穿,等待家園重建。這是災難後所得到的珍貴回憶,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這分愛。」她也承諾,未來要把接收到滿滿的愛,給予需要的人。
 
入住新屋,有安心也有不捨

林春菊自小生活在山上,直言來到新家就像走入另一個世界,要適應的事情很多。

「山上大家住得很散,這裏的房子黏在一起,」坐在客廳,看看前後左右,林春菊笑出聲音來:「這樣夫妻吵架大家都知道了!」玩笑話說完,林春菊語重心長望向窗外,悠悠地說:「以前四周都是山,在這裏看不到了……」

中老年鄉親特別懷念家鄉,年輕一代則在這裏得到安心。林春菊的女兒鄧詩芸回憶當初決定申請入住永久家園,還特地來看環境,「我一看山跟溪都離我們這麼遠,心就安一半了。」

以往住在山上,崩塌的土石常擋住山路,父母入夜後若還沒回家,她就會提心吊膽,「現在他們多晚回來,我都不擔心了。」

林春菊雖然懷念山上的生活,仍決定搬遷,只是克制不住不捨的情緒。「在這裏的第一晚,一直睡睡醒醒,想到過世的爸爸媽媽還有兄姊,好像把他們拋棄在山上,我感覺很難過……」林春菊說著說著不禁紅了眼眶,「等過一陣子都安定下來,我還得回山上去看看他們。」

而住在同一個村落、也搬到大愛園區的林秋梅,也要再回山上一趟,「終於可以把先生的骨灰帶回去了。」

林秋梅的先生在風災中被無情的土石奪走生命,這段期間她忙著重建、忙著找尋生活軌道,無法好好定下心來處理後事。入住新家後,她還要繼續參與永久家園二期工程的以工代賑,生活跟生計都有了著落,終於可以慎重地送先生回山林。

「也想把他留在這裏,但他一定想回山上。」雖然有些不捨,但是她轉了個念頭,天真地說:「從山上到杉林的這條路我們都很熟,他一定找得到路來看我。」

族群融合,營造幸福家園

大愛園區的住民族群眾多,有布農、排灣、魯凱、鄒族還有漢民族。入住第一天,曾任布農藝術團副團長的邱師義,偕同族人搗麻糬,高唱搗米歌;而來自六龜鄉的高慶和,則與漢人搓湯圓。鄉親以各自方式慶祝入住新家。

邱師義感性說道,往後大家要不分彼此,共同營造幸福家園,「就像麻糬一樣,要愈搗愈黏愈團結!我們都是大愛家園裏的親人。」

當前大家的首要目標,即是規畫前瞻性的未來。邱師義認為,族人們遷下平地後,一方面為找到安全住所感到安心,另一方面也為能否傳繼文化而惶恐。

邱師義表示,將和族人商議規畫技藝課程、組織團體練習八部合音、舞蹈等。「一方面延續我們的文化,另一方面希望來到這裏的人,可以看到豐富多元的原住民特色。」

比起原住民豐富且深具色彩的文化特色,身為漢人的高慶和也有想法:「入住這裏的漢人,不乏陶藝老師、書法老師,還有國樂老師,也可以開班。」甚至他也想結合陶藝和農產品,創造屬於大愛園區的品牌,「我們可以自製小甕,裏頭裝著自己種的梅子或李子販售。」

這些都不是空想,目前漸漸成形。「入住前一個月我們成立那魯灣合唱團。雖然那魯灣是原住民族的統稱,我們也非常歡迎漢人一起來成就,彼此學習。」邱師義認為,發揚文化固然重要,但是齊心協力、共同合作,才會讓文化激發出更燦爛的火花。

在這個用心用愛打造的新家園,原住民與漢民族正要用自己的力量,和諧攜手創造一個世紀典範村。

慈濟基金會考量居民入住後的生計與經濟問題,在工程進行同時即展開職訓課程,包含雕刻、串珠與編織等,日後也將協助發展農耕。

大愛園區入口的巨石、希望廣場的漂流木景觀,以及公園步道上鋪的每顆石頭,都是從災區運送來的。「曾經破壞家園的無情兇手,現在成了美化新家園的功臣。」居民靼虎‧犮拉菲認為,凡事都有一體兩面的意義,沒有絕對好或是絕對壞,就看自己怎麼思考。

風災過後,他們失去家園,被迫撤離故鄉;從臨時收容的寺廟再移居軍營,漂泊半年,終於決定了落地生根的地方。遷入新居的同時,也面臨新生活的適應與挑戰。

「我們不怕,因為我們心中有愛。」那瑪夏鄉南沙魯村長老張義治充滿信心地說,半年來,他們體會到最珍貴的人間至情,那就是愛;他也親眼見證愛的力量成就許多不可能的任務∣∣這三個月內就成形的大愛園區,就是最美麗的見證。

大愛那魯灣合唱團在入住儀式演唱新曲:「我們要回家了,從山的那邊;我們回家了,從山的那邊回到大愛永久屋,充滿著喜悅的心情、歡樂的歌聲,迎接新故鄉。我從現在開始,充滿希望和喜樂,我們要合心,我們要圍在一起,我們要歌頌讚美。」

名為「遷徙新故鄉」的這首歌,表達居民們的心聲∣∣從今天開始,他們要牽手圍在一起,歌頌讚美未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