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19期
2010-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莫拉克風災重建‧高雄杉林慈濟大愛園區
  天涯共此情‧海地世紀震災
  寰宇慈濟
  百川歸海
  證嚴法師衲履足跡(2010年1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河北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19期
  深入海地 播善種打造希望

◎撰文‧洪銘成  攝影‧劉子正

海地震災屆滿一個月,二月十二至十四日「國殤日」,
民眾帶著床單、塑膠布或椅子,聚集街頭唱歌、祈禱。
許多人在地震中失去親友,跪在地上默禱或呼喊,抒發心中傷慟。
祈禱結束,眾人起身手牽著手,慈濟志工上前牽住他們的手,
雖然種族、宗教、膚色不同,此刻彼此的心相連……

車行在顛簸搖晃的路上,窗外一群小孩在破損的水管旁洗澡,公園裏的帳棚區傳出裊裊炊煙。司機皮耶洛(Pierre)指著倒塌的房屋訴說著:「地震前,海地人的生活雖然窮,卻還算過得去。如今大部分人失去家人,沒有電、沒有水、沒有食物,什麼都沒有了。看到這些,我幾乎對自己的國家失去了希望。」

就在二十多天前∣∣一月十二日星期二下午四點五十三分,芮氏規模七點零的地震撼動天地,首都太子港彷彿遭受原子彈襲擊,整座城市瞬間陷入漫天塵霧裏,足足二十分鐘伸手不見五指。

黑暗中,漸漸傳出肝腸寸斷的哭號聲,從斷垣殘壁裏、從夾縫中、從深埋的瓦礫堆下,哀鴻遍野。然而,光明卻遲遲未肯到來。

「芭蕉花園斷層帶」,驚恐

大陸板塊銜接處總是地震活躍的區域。海地所在的伊斯帕尼奧拉島(Hispaniola,即西班牙島),位處加勒比亞板塊與北美板塊的交界處「恩里基洛∣∣芭蕉花園斷層帶」(Enriquillo-Plantain Garden fault zone)上,兩造板塊水平移動,讓地震活動相當活躍。

海地歷史上曾發生過幾次大地震,最近一次是在一九四六年,芮氏規模八的地震伴隨海嘯發生,造成一千七百九十人死亡。

六十四年後的這場大地震,強度雖不及以往,但由於震央距離太子港僅十六公里、震源離地表十公里,強大破壞力直接衝擊了海地人口最密集之地;估計死亡人數超過二十萬人、數十萬人受傷,還有兩百萬人房屋震毀、無家可歸;堪稱海地建國兩百年來最慘重的天災。

主震後,破壞之神仍未收手,接二連三又發生了五點九、五點五和五點一的餘震;海嘯蓄勢待發,甫承受家破人亡之痛的民眾,心靈更陷入極度的惶恐不安。

地震震垮了海地總統府、百年歷史的天主堂、學校、醫院、聯合國維和部隊總部和海地國際機場的塔台,太子港口的道路毀壞、吊桿扭曲變形,通訊全然斷絕……加上海地政府和大使館完全癱瘓,失去了統合與引導功能,國際救援物資和人員幾乎不得其門而入。

城市裏缺乏水、電、食物、通訊、燃料、醫療用品和挖掘工具等,遍地遺體運往郊區草草掩埋,腹瀉、破傷風、呼吸道疾病等疫情蓄勢待發;監獄倒塌,犯人四處竄逃,暴動、搶劫、販賣兒童等事件頻傳……使得災情雪上加霜。

由於缺乏照明,海地警察在晚間六點後實施宵禁,避免治安惡化。聯合國陸續將民眾遷出太子港,以防餘震再度造成傷亡。

「法國的珍珠」,蒙塵

跟隨慈濟勘災小組從多明尼加搭乘聯合國救災專機抵達海地上空時,從窗口俯瞰,只見山脈一片光禿,令人不禁懷疑是否剛經歷了一場森林大火?大地荒蕪死寂,寸草不生,有如一位重病的老人,嶙峋的骨脊曝曬在豔陽下,乾癟的皮囊了無生機。

然而,此情此景並非天然災害所致,而是人為之果。

海地約有一千萬人口,以克雷歐語(Créole)為主,其次是法語和西班牙語。三百多年前,法國殖民時期自西非引進大量黑奴開墾,生產甘蔗、玉米和咖啡等作物,產量高居法國殖民地之冠,博得「法國的珍珠」美譽。

十八世紀,黑奴們無法忍受殖民的剝削與統治,紛紛起義;經過數十年反抗,終於在一八○四年解開了殖民的鐐銬,成立美洲第一個主權獨立的黑人國家。

然而,海地人悲慘的命運並未因此結束,隨之而來的是政府的獨裁、貪污、軍事政變和國際干預等。占全國百分之零點五的菁英階級,控制著四成五的經濟收入;超過八成的人口住在簡陋的貧民區中,政治動盪、貧富差距,加深社會對立。二○○四年起,聯合國派遣維和部隊長期駐守,維持社會穩定。

獨立兩百年以來,「法國的珍珠」之名早已成了過去式。政治人物為了博取選民支持,將土地分割贈予,全國幾乎六到八成農民都擁有土地;然而零散的耕地和落後的農業技術,導致原本蓬勃的農業每下愈況,農產量銳減。

沒有土地的居民便往山裏開墾,砍伐殆盡的山區,失去了植被的保護,每到雨季或颶風來襲,大量土石從山上沖刷下來,染黃了大海。

據統計,海地每年約有一萬五千公頃的山坡地流失。水土不調的結果,乾旱與飢餓應運而生,讓海地人陷入貧窮的惡性循環。

巨災引起國際矚目,馳援

災後第三週,跟隨慈濟醫療團隊前往義診途中,感受到街道漸漸展露復甦景象。不少攤販叫賣著衣服、鞋子、飲料、鍋子、甘蔗和蔬菜等生活必需品;婦女頭頂購物籃,搖擺穿梭在市集裏,路邊彩繪鮮豔的公車(Gab Gab)擠著趕往下一站的乘客。

但看似生氣蓬勃的人群背後,卻是令人鼻酸的滄桑。道路上盡是污水和垃圾,房屋鋼筋裸露,像是斷了肢的傷患,匍匐於地;床罩圍成的帳棚櫛比鱗次。而人們的信仰中心天主教堂,也不再是提供平和的庇護所,而是不堪入目的殘破廢墟。

慈濟志工來到約旦野戰醫院義診,候診的民眾大排長龍。多是手腳骨折、無法進食、胸口悶痛、災後傷口感染及水質感染之腸胃炎暨皮膚病……每個病患忍著苦痛,默默地等待治療。

牙醫走進人群,用生動的方式教導兒童們如何正確刷牙;小孩子專注地看著,歡樂地學起刷牙的動作。西醫看診前特別複習克雷歐語,以更了解病患主述;中醫棚外,約旦維和部隊士兵們爭相接受針灸和推拿,對中醫師的技術讚不絕口,連指揮官也過來關心看診情況,躍躍欲試。

當義診結束,軍人轟然關上鐵門;不少孩子仍從門縫中伸出乞求的手,水、食物,什麼都好。看著這些災後餘生的雙手,不禁自忖:我們能夠為他們做些什麼呢?

海地此次強震,引起全球關注,各國紛紛派遣救難隊、醫療團,或提供物資、捐款。世界銀行(World Bank)、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nternational Monetary Fund,簡稱IMF)各撥出一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十二億)緊急援助,歐盟則提供四億七千四百萬美金作為海地緊急和長期救援;聯合國安理會也增派維和部隊前來維持秩序、協助救災。緊急時刻,災區約有二十七個救難團體搜尋生還者、五十個團體提供醫療服務。

鄰國多明尼加盡釋歷史的仇恨和對立,協助國際組織前往海地賑災,並提議建立太子港到多明尼加首都聖多明哥(Santo Domingo)人道走廊,由軍隊保護物資運送;以提升物資發放的速度。

身為邦交國的台灣,救援行動亦不落人後。消防署派出一支二十三人的搜救隊伍和兩隻搜救犬前往救災,亦運送十噸物資到多明尼加,再轉路運進入海地賑災;路竹會六十六名成員於第一時間趕至災區義診;慈濟更持續運送人員和物資,親自在災區進行一場又一場發放與義診迄今。

在緊急救援行動之後,各國更積極展開重建規畫。世界銀行宣布免除海地五年內需償還的貸款;美國則決定給予地震前的海地非法移民一年半的庇護身分,使他們能夠寄回在美工作的所得,幫助家鄉重建。

保障人員物資安全,鋪路

慈濟早於一九九九年便與海地結緣,致贈喬治颶風受災民眾四個貨櫃衣物;二○○四年珍妮颶風再度釀災,慈濟也致贈物資;二○○八年下半年連續四個颶風襲擊海地,慈濟除了前往賑災,並由美國慈濟總會策畫「海地人道援助及賑災計畫」專案,包括物資發放、醫療援助。然而就在此刻,海地強震帶來慘重災害。

此次賑災不同以往,當地政府及大使館皆無法發揮居中協助的功能,國際救災團體蜂擁而入,局勢紛亂繁雜。上人運用冷靜的智慧,指示慈濟人:「現在進去災區只會增加複雜,我們要集中力量在未來。當我們無法走在第一線時,就要強化後面的建設與安撫,為未來鋪路。」

花蓮本會、美國慈濟總會、多明尼加救災中心和海地,每日進行視訊會議掌控災區情況;零時差的應變、策畫與協調,開始為長期賑災鋪路。上人再三叮嚀前線志工:「食、衣、住、行、通訊、安全,六大方向都明確以後才行動。」

物資方面,不斷地趕製、採購、裝箱送往海地。除了慈濟賑災專用的沖泡即食香積飯,考慮到海地人的飲食習慣,增加沖泡式玉米粉;此外,還包括毛毯、塑膠布、醫療用品、照明燈、淨水片、環保碗、環保湯匙等。

上人也細心考量到當地炎熱的氣候,將原本沒有窗戶的帳棚改成有三面窗戶,可供空氣流動;而災區衛生環境極差,為避免爆發傳染病,上人指示添購流動廁所供帳棚區居民使用。

災後第三天,慈濟美國總會接到海地人史帝夫的電話,得知太子港災情以及所需物資,立即決定前往多明尼加成立救災中心,建立災區的前哨站。

二○○九年慈濟到海地賑災時,史帝夫一家人協助慈濟各項計畫,因此結下良緣。這次海地地震,在慈濟尚未踏上第一線時,史帝夫扮演了關鍵的角色,不僅為慈濟傳回災區情報,也代表慈濟前往國際組織開會;是慈濟﹁鋪路﹂過程中一大功臣。

另外,慈濟亦與海地台商海外工程公司(Overseas Engineering & Construction Co.,簡稱OECC)連結上。海外工程公司不只出借辦公室讓慈濟成立據點,且提供空間儲放物資。

人到了、物資到了,再來就是發放安全性問題。由於當地長期仰賴外援,極度窮困的民眾唯恐無法取得食物,不安的情緒迫使他們常在發放時,爭先恐後奪取物資。

所幸,在身為約旦哈山親王侍衛長的慈濟志工陳秋華懇請下,親王請約旦派駐海地的維和部隊,負責維護慈濟人發放安全。至此,人力、物資與安全「三合」到位,立即啟動發放。

親手謙恭致贈物資,尊重

在三梯次勘災行動及一次小型發放後,慈濟二月一日於「泰巴爾社區貧童關懷中心」,舉行首次大型發放。

一大早民眾即在門口排隊,殷切地期盼著。在慈濟志工引導下,眾人先唱起海地國歌,接著教唱慈濟功德會歌,社區領袖耐斯密(Nesmy Profete)用法文解釋歌詞意義;純真嘹亮的歌聲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發放過程相當平和順利,志工以和善的微笑,躬身雙手送上物資,嘉惠近八百戶。

曾參與去年元月海地發放的美國慈濟志工曾慈慧說:「海地人自尊心很強。當我們不是用施捨的態度,而是恭敬虔誠將食物交到他們手上時,你可以看到他們嚴肅的臉龐漸漸變得親切柔和。」

因為他們知道,慈濟給予的不單是食物,更是一種尊重。

五○年代起,國際非政府組織(NGO)即大量進入海地,實行許多建設計畫,諸如建路、蓋校,提供食物和醫療、防止土石流或開拓咖啡市場等。不過即使如此,海地的經濟仍未見起色;有些專家認為,追根究柢乃是非政府組織間各自為政,缺乏相互合作與協調,導致成效不彰。

慈濟緊急勘災和救災行動,打破藩籬,秉持著「幫助助人的團體」之理念,積極與聯合國、世界糧食計畫署、約旦維和部隊及世界衛生組織等國際團體合作,並加入聯合國的非政府組織會員暨参與每日各項會議及工作簡報,彼此交換資訊;甚至與當地牧師、神父結盟,希望能精準確實地建立起一個綿密的資源網絡,為重建之路奠定穩實的基礎。

穿上志工背心,愛鄉

去年凱莎娜颱風肆虐菲律賓,慈濟在重災區馬利僅那(Marikina)市三個地區推動「以工代賑」計畫,鼓勵鄉親動手清理自己的家園,成果斐然;災後不到一個月,街頭巷尾煥然一新,民眾也一掃受災陰霾。

「以工代賑」已成為整頓災區殘局最有效率的方式。聯合國在海地以一天五美元的工資,雇用民眾清理環境,預計在當地創造出二十二萬份工作。太子港「社區發展促進會」也推動以工代賑,對象約為六、七百人,每月給予美金一百二十元(約新台幣三千八百元)。

慈濟勘災團隊參考各個團體的做法,並實地走入災區訪視。發現災後物資缺乏、物價飆漲,民眾即使領取薪資,也不一定買得起一家人所需的食物。因此,上人認為可在當地採取「以工供糧」方式,讓受災民眾得到溫飽,也為家園復建盡一己之力。

二月八日慈濟在「神之恩典」(Impact for God)教堂前,實施第一次以工代賑,規模一百五十人。桑杜斯(Steve Saintus)牧師將居民們規畫得井然有序,慈濟人整齊列隊,雙手奉上志工服。

來自阿根廷的慈濟志工洪良岱向大家精神喊話:「現在開始,你們每一個人就是慈濟志工,你不是我們的職員,也不是為我們工作,你是為自己工作、為海地工作,你有你們的使命,要負責帶動其他人一同加入,重建自己的家園!」

慈濟志工帶領大家合唱法文版慈濟歌曲「愛和關懷」後,向每個小隊領導解說工具的分配與使用;在小隊長帶領組員開始分區清掃前,慈濟人和大家一同用克雷歐語大喊:「你真的很不錯,海地加油!加油!」

居民一天可獲得五美元收入,慈濟還會供給他們全家人一天份的香積飯和玉米粉。桑杜斯牧師感激表示:「目前海地有很多人沒工作,感謝你們給我們工作、給我們幫助。」

志工黃漢魁立即回應:「這不是施捨或同情,我們都是一家人,一起工作、一起重建、一起努力。不論是什麼語言、宗教、種族,我們都是平等的。」

萬人感動獲贈物資,恩典

二月十日清晨五點,月兒高掛。約旦維和部隊排成一列,跪在地板上膜拜,默念禱告詞,希望今天和明天慈濟的發放平和順利。

慈濟志工與約旦維和部隊一行人,在微微的藍光下趕往發放場地,沿路看到居民有些還在熟睡、有些婦女已經起身準備炊事。一到聖瑪莉教堂發放會場,志工們趕緊將物資卸下貨車,為民眾擦乾被雨淋濕的椅子。

待一切妥當就續,民眾開始魚貫而入。負責檢查發放單的志工向每個人彎腰鞠躬,不斷用法文說著「早安」、「謝謝」,自始至終不曾停歇。

等待發放時,慈濟志工教導民眾唱「愛和關懷」,輕柔緩慢的節奏,平撫憂傷與不安的情緒,民眾靜靜坐在位置上,跟著歌唱。

海地志工香特兒(Chantale Joseph)教唱法文版的「哈囉哈囉」,讓居民們笑開懷。教堂神父羅阿卡(Fr Dempsdy Loarca)也顯得特別開心,因為當天慈濟致贈的活動廁所,是他們最需要的物資之一。

發放過程中,志工們即使汗如雨下,但一想到受災民眾因此不用再挨餓、不用再無奈地乞求,手裏的桶子頓時變得無比輕盈。拿到食物的人,一桶頂在頭上、一桶拿在手邊,帶著微笑的眼角,不急不徐地離開。

看到如此恭敬謙和的場面,海地志工姬娜︵Gina︶說:「我從來沒見過如此和平的發放,我很欣賞慈濟的人文,要跟你們多學習。」

羅阿卡神父也讚歎這是一場有秩序的發放。「慈濟是個非常有經驗的組織,感謝你們真心關懷海地人民。」

隔日在「神之恩典」教堂,再舉行一場大型發放。兩天連續兩場大型發放,共致贈約兩千戶、一萬多人份的食物。

二月十二日海地震災屆滿一個月,政府訂定連續三天為「國殤日」,全國於上午舉行齋戒祈禱。幾乎每個巷道都封路,民眾帶著床單、塑膠布或椅子,聚集在街頭唱歌、祈禱。

許多人跪在地上,有人默禱,有人大聲呼喊。他們都在地震中失去家人或朋友,國殤日讓傷慟有了出口。雖然我們聽不懂他們的言語,但深深感受到聲音中的哀慟,也禁不住流淚。

慈濟志工也與海外工程公司的海地員工,在樹下圍成一圈唱聖歌。祈禱結束,海地人起身手牽著手,慈濟志工也走上前牽住他們的手。雖然種族、宗教、膚色不同,這時候彼此的心卻是相連的。

有人說,要攙扶起孱弱的海地相當不易。但慈濟人不畏艱難、不計得失,用智慧搬開一塊塊落石瓦礫。

司機畢耶洛在接送慈濟人之餘,也常幫忙翻譯,逐漸了解慈濟理念,常主動協助與當地民眾溝通。慈濟人為了感謝他的協助,雙手鞠躬送上志工服。

畢耶洛說:「慈濟人到來,提供我們食物、飲水和工作,還有尊重與關懷,讓身為海地人的我相當感動。我希望我也能為慈濟做些什麼。」語畢,他潸然淚下。

海地本土志工在慈濟援助行動中,扮演舉足輕重的角色,除了建立起與當地民眾溝通的橋梁,也讓海地人帶動自己人重建家園。

慈濟志工洪良岱說:「剛到海地時,感覺困難重重∣∣海地人多為天主教徒,且語言不通,幾乎不知從何著手。但是一位位海地志工的加入,讓我看見重建的希望。我相信,只要懷抱著感恩、尊重與愛,宗教和語言都不是問題。」

從無到有、從施予到平等、從伸手到自發、從陌生到尊重,道盡了慈濟在海地的援助道路,將步步踏實,從一而生無量。
(資料提供╱曾永莉)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