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手千眼》

當雪白的化肥撒向翠綠秧田
援助北朝鮮

◎撰文/李委煌

「kamsa humnida(謝謝您們)!」
發放甫結束,團員列隊脫帽向農民們鞠躬致謝;
這突來的舉動,令原已坐在一旁休息的農民,
也站了起來向團員們敬禮回道:
「kamsa humnida!」


初夏,北朝鮮晚間八點,夕陽殘暉仍映灑天際;大同江畔柳樹輕揚、河面
波光粼粼。首都平壤市街寬路潔,不時見到有人彎腰打掃,整個節奏是鬆
緩的,若以彩繪呈現,最恰當的恐是灰色。

由於電力吃緊,偶爾的供電暫止,每每讓平壤市主要交通工具電車原地休
憩。人們似乎早有體恤時艱的共識,不見有人跳腳怨懟,即使正值下班時
間,乘客依舊悠閒地靜坐電車補眠,或蹲坐在車外輕吹涼風……印象中都
會緊湊忙碌的律動,在這塈洬誚角F定格。

遠遠的薄霧,矗立著樓高一百零五層的柳京大樓,模糊的地標輪廓就像北
朝鮮給予世人的印象,神祕而不可知。

離開平壤市區後,沿途所見,盡是無際的翠綠農作;境內少高聳山巒,視
野所及,幾無障礙。待走近田間細看,才發覺在大地翠綠的外衣下,部分
秧苗枯黃、姿態略顯垂頹,原來是起因於土壤貧瘠所導致的「營養不良」
──就像我們在當地幼兒院堜狳ㄗ鴘熙\多孩童……

有了化肥,就可以生產更多的稻米

象徵純潔、堅韌的木蘭花,是北朝鮮的國花,也是百姓的自詡。然而,這
股純潔與堅韌之毅力,此刻正面臨了嚴厲的挑戰。

據聯合國糧農組織(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簡稱 FAO)與聯合
國世界糧食組織(World  Food  Program,簡稱 WFP)今年六月上旬在北朝
鮮境內的評估報告顯示:一九九四年天災來臨前,北朝鮮百姓的穀物配給
量是每人每天平均七百公克;但經年的水、旱災後,糧產急遽下降,到一
九九七年底,每人每天的分配量劇減至三百公克;到一九九八年三月,僅
剩一百公克……

聯合國與世界各國、各團體,自一九九五年來陸續提供北朝鮮物資、穀種
、燃料與農耕技術指導,期能紓解該國連年的天災與饑荒窘境。據聯合國
資料統計,自一九九六至一九九八年,北朝鮮每年接受外援糧食約七十萬
噸;然而,這只能暫緩該國糧食短缺情形,並無法恢復到災前的生產水平


復原能力為何不佳,應是有跡可循的。北朝鮮多山、坡度陡,全國可耕作
面積不到兩成,加上氣候嚴寒,農耕期短,年僅一穫,因此農業發展有限
;另外,目前該國窘迫的經濟情況,也限制了自行生產、或是從國外輸入
化肥與殺蟲劑的能力。

不僅如此,由於連年天災,農產量急遽下降,為了增加墾殖面積,過度開
發山坡地;為了賺取外匯,又大量砍伐林木,整個生態環境被破壞了,一
遇豪雨,難免又引起水患,於是惡性循環……

慈濟基金會志業中心高級專員謝景貴,在今年一月底前往勘察後表示,「
除了給孩童吃的奶粉和白米等糧食,北朝鮮更迫切需要的是化肥。」

「我們的農民很勤奮,只要有肥料,他們有能力自己耕作生產!」北朝鮮
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副委員長金正基說:「此時正是決定秧苗能否順利生
長的關鍵期,有了化肥,我們就可以生產出更多的稻米,糧食不足的問題
,才得以慢慢被解決。」

於是,慈濟決定以化肥為主要賑濟物資,從今年三月播種、育秧到六月後
的插秧期間,按施肥期分三批陸續提供共兩萬噸化肥。

破裂輪胎,繼續奔馳在顛簸的泥路

在金正基的安排下,六月九日我們來到增山郡一處規模較大的幼兒院參觀


目前正是北朝鮮每年收成前的「倉空期」,即使是像這所「郡」(相當於
縣)級的幼兒院孩童,也只有在十月收成後的兩、三個月可配給到白米。
因此我們在院堜玼酮搢鴘滿A除了發育不良的甘藷、馬鈴薯,以及用玉米
、小麥製成的粥、饅頭與麵條外,幾乎沒有任何額外的營養食品;即使廚
房也是空無一物,糖、奶粉、食用油等付之闕如。

我們一直以為院婼G小的幼童只有三、四歲,經一再詢問確認後,才了解
他們已有六、七歲了!

孩童,是北朝鮮的「未來王」,也是糧食配給系統的優先照顧者;眼見這
些孩子們的糧食都已如此匱乏,偏遠農村的孩子與一般百姓的缺糧情況,
更可想而知。

面對此一窘境,北朝鮮當然也有一套應對機制。缺乏燃料,農人們便以增
加人力或動物拖曳,來取代已荒廢不用或無力修復的農機器具;而政府也
鼓勵百姓以飼養如羊等反芻類動物,來取代較耗飼料如豬的單胃動物。

在發放現場,我們見到一輛吐著煙的貨車緩緩駛進,煙霧是來自車後立著
的一個鐵桶,由於燃料極度缺乏,農人克難地自行改裝機件,藉著燃燒木
炭以氣體傳動貨車,而這鐵桶,就是提供燒材燃料之處。據當地居民表示
,跑六十公里得燒上近百公斤的木材,最高車速可達七十公里。大家聽了
不禁嘖嘖稱奇,並對北朝鮮人民堅強的生命韌性深感敬佩。

另外,我們也發現所有可見的車胎,幾乎都已磨得平滑不堪;有的內胎從
破洞的外胎處暴露出來,而裂開的外胎則以橡膠、補釘修掩,繼續載著數
噸重的化肥,奔馳在顛簸崎嶇的泥路上。

愛的傳遞,是人類和諧的最大動力

「看到農民們將剛領到的化肥,由左腰向右上前方撒向秧苗時,我彷彿也
看到了來自慈濟的愛心,正撒播在每一寸的稻田中、撒播在辛勤耕作農夫
的心田堙K…」參與六月中旬第二梯發放的吳福川,道出此行令他深刻的
印象。在雙方密切溝通下,慈濟第二批化肥發放,順利由二十五位師兄代
表前往。為了帶動現場氣氛,團員們早在出發前,就已勤練了兩首手語歌
──「我願」和「謝謝您們」。

當我們來到文德郡龍林農場的發放點,由於該處位在集體住宅的中心點,
吸引了不少民眾和小朋友圍觀。團員們臨機一動,邀請農民們一起來跳「
阿爸牽水牛」,並現場翻譯成韓語,祝福農民今年能大豐收。

隨後,當農民開始搬運化肥時,團員們也沒閒著,即使穿著白褲,也不畏
髒污幫著扛運;看到我們白褲髒了、雙手黑了,農民們頻頻揮手作勢說,
他們自己搬運就可以了。

大概是使力不當或是少做粗活的緣故,不消來回幾包,我已腰痠背疼,很
想停下休息;但當我接觸到農人們粗糙黝黑的雙手,一股難以言喻的生命
力,使我遺忘了痠疼疲憊,反倒更賣力地搬運起來!

在陽光映射下,我瞥見與我合作的一年輕農人,搬得滿身盡是汗水;約莫
是看我搬得方式不對,他不作聲走來我身邊,以兩掌往化肥袋角邊插出兩
個凹洞,然後作勢要我這樣搬較輕鬆……一個貼心的小動作,超越了語言
的隔閡,剎那間交融了彼此的心靈。

「 kamsa  humnida (謝謝您們)!」增山郡成亭農場發放甫結束,所有團
員列隊脫帽向農民們鞠躬致謝,感恩他們辛苦前來領取化肥;這突來的舉
動,令原已坐在一旁休息的農民,也站了起來向團員們敬禮回道:「
kamsa humnida !」

當我們要離開最後的發放點──開川市龍浦農場時,有些農民眼眶噙著淚
水,依依不捨地跟在後面,揮手向我們道別;我想,即使語言不通、文化
背景不同,但誠心的感恩與尊重,是可以消弭有形、無形的隔閡,拉近原
本陌生、遙遠的心距。

負責與慈濟聯繫的北朝鮮貿促會副委員長金正基表示,今年四月來台向證
嚴上人致意時,已對慈濟醫院的心蓮病房、愛心志工以及醫學院的大體處
理方式留下深刻印象;連日來與慈濟團員相處後更發現,原來「尊重」才
是人與人相處的最好模式。他期待愛向部屬發脾氣的自己,能學到這種「
尊重待人」的精神。

這些互動的點點滴滴,也許微不足道,但卻是來自人類和諧的最大動力!
我也終於了解到,慈濟的直接發放原則,除了希望能確保物資送到災民手
中,更希望能將愛在彼此心中傳遞──無論是當地官員、人民或是慈濟團
員。


用溫暖包裹物資


◎撰文/李委煌

「哪有飛彈都打到你家門口了,你們還來幫助我們?」陳金發回憶起三年
前至大陸河北賑災,正值大陸試射導彈、台海兩岸局勢緊張時期;大陸水
患災區人民對來自台灣慈濟的援助,無法想像除了賑災外,沒有其他目的
;除了要把救濟物資交到災民手上外,沒有其他條件,直覺上只感到不可
思議!

慈濟人握著災民飽經滄桑的粗糙雙手,奉上物資的同時,說出的第一句話
是:「對不起,讓你們久等了!」正因為這分沒有目的、條件與動機的賑
災原則,使得一向保守的北朝鮮願意打破往例,讓慈濟二十五位發放團員
踏進該國災區,親手遍布施。

對許多人來說,印象中的北朝鮮,除了舉世皆知的核武、共產之外,恐怕
只是陌生。和台灣一樣擁有兩千兩百萬人口的北朝鮮,面積是台灣的三•
五倍大;它是目前全球僅存唯一沒有任何修正的共產國家。對外承認自己
的糧荒與援助需求,在自尊甚強的北朝鮮人民來說,已屬前所未有。

面對這樣一個保守而自尊的國家,也許有人不禁想問:「慈濟在國際賑災
中一向堅持的『直接』原則,是否適用在這塊共產土地上?」當然,這個
溝通過程是漫長的。

慈濟從一九九七年首度派員踏上北朝鮮了解缺糧情形,迄今年六月中旬,
已是第五度提供北朝鮮化肥、奶粉、冬衣等援助物資;而此次二十五位團
員獲准親赴該國發放,對北朝鮮來說實屬首度。

不同於其他國際救援組織僅在港口進行簡單的捐贈儀式,慈濟能夠繼續與
北朝鮮結這分緣,是因為一九九八年元月,那批打理得相當乾淨、整齊,
彷如全新般的十一貨櫃冬衣;慈濟捐贈的用心與尊重,令北朝鮮相當感動


負責與慈濟聯繫的北朝鮮國際貿易促進委員會副委員長金正基,在與花蓮
本會多次溝通並親訪慈濟後,深切了解了慈濟助人的本懷,回國後立即向
上級請報,並以最快速度促成了這一次的現場發放。

若說慈濟有任何目的──能夠讓北朝鮮的農田豐收、讓餓得頭頸都撐不直
的幼兒有飯可吃、有基本營養可攝取,就是我們的目的;若說慈濟有任何
條件──能夠讓代表團員以關懷的心,將兩萬噸化肥親手交給農民,親自
表達我們的感恩與祝福,就是我們的條件。

一分愛心蘊藏著啟動另一分善念的可能,若說慈濟在國際賑災中「堅持」
些什麼,約莫就是如斯吧!即使在不同的國情民族下,我們依舊是堅持這
分再單純不過的「直接」發放原則;因為我們相信,儘管語言、人種、人
文不相同,但當人心直接相遇時,它所激發出的感動是相同的。


走過北朝鮮


【克難】

☆當從澳門轉機、搭乘高麗航空直飛平壤的班機時,我們發現這架飛機外
殼老舊、油漆龜裂,進到機艙塈颽O令人大感驚奇:怎麼會有如此古董味
的飛機呢?飛得起來嗎?到得了平壤嗎?回程還要搭這台嗎?

但心念一轉,想起證嚴上人的叮嚀:「不要用自己的標準去看別人。」的
確,今天就是因為他們需要,我們才會來此幫忙,應該抱持著一分感恩心
來看待。

可能是為了節省能源吧!飛機在起飛前完全沒有空調,團員們滿身盡是汗
水;此時空服人員笑容可掬地分送每人一把紙扇,一幅乘客人人搖扇的畫
面相當有趣。

(陳進德•許榮隆)

☆行抵北朝鮮後,我們才知道已動員了上千壯丁打包慈濟送來的萬噸化肥


在攝氏三十幾度的船艙堙A天氣炎熱加上尿素味道,實在不好受,但農民
們為了家園,拚盡全力把原本只裝五十公斤的化肥袋子,超裝到六十幾公
斤!一切的辛苦,都只是為了今年能夠豐收。

在發放途中,我們看到了田埂兩邊,種滿了土豆或馬鈴薯;許多山坡地都
換種上小麥、大麥與玉米,僅剩少數幾顆蘋果樹和梨子樹。路的兩旁,只
要有土就種植農作,絕不放過;從沒見過一個國家的土地被如此使用。

(許榮隆)

☆北朝鮮人民是知足而勤勞的,在這插秧的季節堙A全國不分男女老少,
一塊兒到田堥顜U除草;甚至都市堛漲囥m,也都利用周末假日主動下鄉
去幫忙勞動。

路上少有車輛,多是「安步當車」,偶見卡車稍停,就有人趕忙跳上搭個
便車;市區交通便利,電車、地鐵等都只收低廉價錢──但得有隨時停電
的心理準備。

由於少工業污染,水溝、渠道、河川、湖泊等清可見底,就連平壤市區的
大同江也是如此,柳樹環繞,好不詩意。

(簡耀宗)

【勤樸】

☆出發前,從《經典》雜誌與《慈濟》月刊上閱讀了有關北朝鮮的報導,
印象中他們的困頓教人不忍。然而乍見當地一片片綠油油的稻田時,突然
有種強烈的衝突與掙扎──為何需要來幫他們呢?但仔細一瞧,才發覺秧
苗嚴重的「營養不良」──缺乏養分!

據農民表示,六月十五日左右正是施肥的好時機,若錯失此刻,對稻子未
來的成長影響很大。所以他們一領到化肥,便打算連續三天快速施肥。

原以為北朝鮮人民很冷漠,但在彼此互動中發現,其實他們充滿樂觀與熱
情,雖說在物質上他們較缺乏,但人人臉上顯現著純真與堅毅的神情。

(許學智)

☆出平壤市區,車行不久,映入眼簾的景象便不同。綠野平疇中,溝渠多
而不見水,地寬廣而土不肥,農舍雖固多破窗,百姓勤勞好整潔,出門遠
近靠雙腿,均貧樂天不知苦,精神依靠為民族。

為了入境隨俗,我們把握機會認真學習朝鮮語;不管一句或兩句,適時的
表達,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發放結束,喜見農人立即下田施肥,在落日餘暉中,看那農人懷著興奮的
心情,揚起剛勁有力的手臂,揮撒出粒粒的希望;而那粒粒閃亮結晶的化
肥,正是所有慈濟人的關懷與愛心。

(吳福川)

☆從平壤市到發放的農村,沿途所見都是灰色老舊的房舍,人民所穿的衣
服,幾乎都是棕灰色的制服,表情木訥害羞。

看到農民們三五成群在田堥窄啎u作,有的除草、有的翻耕,其中一幕最
是令我感觸──一位農人用牛犁土,後面跟著一大群人赤腳再將土踩碎。
數十年前的台灣農村社會,恍如在眼前。

(洪俊圭)

【以誠交會】

☆幾天發放工作下來,雖然手都磨破了皮,也不免有些小傷,但大家依舊
把握難得因緣搶著做事,甚至還得排隊才有機會與農民們一起搬運化肥。

走過這個國度的城市與鄉村,我看到處處呈現的是整齊與清潔;即使是幼
兒院的廚房與廁所,都整理得很乾淨。我想,貧窮與髒亂是不該畫上等號
的。

(張國東)

☆負責團康活動的我,一開始看到農民們列隊整齊、沒有笑容;帶動手語
後,依舊無人微笑……心想,也許是大家還不熟識,或是他們從未遇過像
慈濟這樣親手發放的團體吧!

第二天的手語帶動,漸有默契的團員熱情地手足舞蹈,並邀約農民們一塊
兒互動,令許多農民們也開懷鼓掌。這回應也鼓勵了大家,雙方互動一天
比一天更順暢熱鬧。

我想,只要以「誠」相待,結果總會圓滿的。

(劉登下)

◎慈濟援助北朝鮮物資一覽表

時間 援助物資 援助地區
1998.1 4,400箱禦寒衣服 平安南道、黃海北道
1999.1 700,000件禦寒衣服
93,600包兒童奶粉、
食品罐頭
平安南道平城市、黃海南道
平山郡、平安北道燕州郡
1999.3 5,600噸化學肥料
3,852噸兒童奶粉
化肥:平安南道大同郡、文
德郡、溫川郡、中山郡、安
洲市、開川市、宿川郡、成
川郡(總人口數541878)
奶粉:平安南道平城市和黃
海南道平山郡、平安北道燕
州郡的295家托兒所、152家
幼兒園的25903名孩子和六
家醫院
1999.6 10,000噸化學肥料 平安南道大同郡、文德郡、
增山郡、安洲市、開川市、
共101個農場
1999.7 4,400噸化學肥料


製表日期:1999.7.16
資料提供:慈濟志業中心國際事務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