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在海岸線,燃起希望燭光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關懷印度洋海嘯】周年系列報導之二•斯里蘭卡


從可倫坡出發,沿著海岸線往南走,
海灘上重現遊客蹤影,還有重建工事進行著,
高築中的海堤,試圖延緩浪潮的衝擊──
一年前急速衝向陸地的猛浪,二十分鐘內奪走三萬人性命,
斯里蘭卡七成海岸線受創,農漁業備受打擊。
二○○四年跨過二○○五年那天,大街小巷掛滿了哀悼的白旗;
道路兩旁及寺廟堙A燃亮了祈福的蠟燭。

一年後的十二月二十六日,我第五度造訪這個千年佛國,
見白旗又沿街掛起,夜間街道兩旁燭光搖曳;
燃動的火苗帶動種種深沉卻具生命力的情緒,在天幕堶葩迭C
海嘯帶走了許多,也帶來了許多;
縱然經過大自然無情洗禮,
斯里蘭卡終將在各方如潮的援助下,重新站起。




二○○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耶誕節,正逢星期假日;斯里蘭卡首都可倫坡
機場,隨處可見紅中帶綠的耶誕飾物,裝點在過往行旅的通道上。一群麋
鹿攀拉著一輛偌大的耶誕老人座車,安分地停駐在行旅通道的中央。

機場內,光亮鮮明的潔淨地板,和嵌在全新天花板上的透亮燈火相互輝映
。著紅色沙麗的女性服務人員隨處往來,腳步的輕快有如肩上的披帶一樣
,飄飛著輕盈的柔美;臉上的笑容猶似改裝後的清新環境,燦爛地如向陽
的日葵。

和一年前還在整修、動線帶點紛亂、且要收納從各地趕來的援助團體之窘
境相比,剛落成的可倫坡機場,似乎要隨著嶄新的風貌啟動新頁;教一年
前的海嘯潮聲,也要淹沒在這忙碌的運轉之中。

斯里蘭卡,似乎已再站起。


信仰的力量

燭光下,深邃、靜穆的面容


我們由可倫坡出發,沿著海岸線往東南前行。在郊區一處公路邊,一座外
頭有耶誕飾物布置的教堂,讓我們體驗了佳節氣氛。

步入教堂大門,入眼是庭院堛孎峈漱j理石台,上頭許多蠟燭燃放著閃耀
的光芒。幾個家庭先後而來,父母帶著兒女點燃手上的兩三根細小蠟燭又
即刻吹熄,吹熄後再點燃,如此反覆三次,再把燃起的它們置於大理石台
上綻放光輝。

斯里蘭卡百分之七十人口篤信佛教,基督教徒僅佔百分之八;或許是受千
年佛國的深遠影響,這教堂中的祈福儀式,竟讓人有融入佛教精神的感覺


或許隔天是海嘯周年之故,耶誕時節沒有熱鬧的排場,卻顯肅穆而沉靜。
行踏於幽靜的教堂內,許多信徒散跪在長條椅上,或觸額低頭、或交叉握
掌仰望著前方,神情看似深遂幽遠,有如一年前海嘯災民的臉容。

教堂的執事說明,海嘯之後,約有五百位受災者至此避難,教堂提供食物
、飲水,直到他們找到安住的地方後離開,期間長達一個月。

今時已不見災難的蹤影,有的是人們禱告時的安詳。想這原本安適人心的
處所,災後充作庇護場地,對於驚恐的各方人們而言,更能收安撫之效。

相較於稀疏幾處的基督或天主教堂,沿途可見佛教寺廟林立,朝聖的信徒
來來往往,為同胞祈福著。

離可倫坡約五個小時車程的馬特拉城(Matara),在燈火通明的夜晚,我
們和十九歲的少女夏莉卡(A. G. Shalika)於一座寺廟相遇。

廣場的一隅,夏莉卡和朋友安靜坐定,沒有交談和嬉鬧,只讓靜穆的氛圍
將她們圍住。正值青春的她說是為友人祈福而來,只因他們在海嘯那天隨
海浪而去,自此天人永別;一年來教她想起仍要難過。夏莉卡說:「我們
讀同所學校、同個班級,一起遊戲,還上同個舞蹈課程……」

一年的光陰勢必難將多年的回憶沖滅,然受災的家鄉有著各方的援助,令
夏莉卡感到欣慰:「雖然現在仍有很多人住在帳棚堙A但很感謝來幫助的
人,不然災民連住的地方都沒有。」


外援的力量

今與昔,新貌掩蓋瘡痍記憶


一望無際的海岸線進入眼簾。和馬特拉同屬南邊城市的卡努特拉(
Kalutara)、高爾(Galle)和漢班托塔(Hambantota),均為海嘯重災
區。一年前沿岸道路嚴重被沖毀,使得救災行動困難重重;即使災後兩個
月勉強可通行,尚未鏟除的破磚殘瓦仍使得救援的人車擠得寸步難行。

今時再見,昔日椰林樹下紛亂雜沓的瓦礫和泥沙已不復見,取而代之的是
茵茵的綠色植被,蔓延在緩起的岸灘上。災後半年,布滿浮木、亂石的沙
灘上仍不見人跡;而今細白的浪花拍打著潔淨的沙地,夕陽餘暉染滿天際
與海線,錯落著幾處人影和翻湧的潮汐笑鬧嬉戲。

沿路可見有泥土或沙包建構的海堤工程,堤高約一公尺多,似乎為延緩海
嘯沖擊而造。靠近高爾的旅遊勝地,街道恢復熱鬧,四處可見穿著Τ恤、
短褲、涼鞋的外國人悠遊其中歡度假期。

來到離高爾十六公里遠的漁村帕拉利亞(Peraliya)。海嘯當時將一列行
駛中的火車沖得人仰車翻,造成一千五百人死亡;受創的車廂和斷殘的鐵
軌,曾引來觀光人潮。而今該列火車已由政府移往它處,各國援建的帳棚
也不見了,一棟棟有粉彩外牆的磚造新屋林立,和碧海綠樹相映成景。

當地有四百六十五戶受災,一位婦女熱切地告訴我們,目前有近兩百間重
建完成,包括距離高爾一百公里遠的瑞那普拉省(Ratnapura)援建一百
二十五間、紅十字會援建十九間及當地政府援建的五十間;另外,美國國
際開發署(USAID)、聯合國難民總署(UNHCR),也來進行「小型生
意訓練計畫(Micro Business Training Program)」。

再前行不遠,我們在幾頂帳棚旁的受損民家停駐。主人庫瑪莉(V.D.s.
Kumari)正祭拜著往生的十四位親人,見著我們,她說:「一年了,我仍
然很難去回想那個讓我家人罹難的日子。」

庫瑪莉和倖存的家人住在奧地利援助的帳棚堙A回想重建點滴,她娓娓道
來:「災後五個月,有很多國外團體援助衣服、白米等物資;還有澳洲、
英國、荷蘭、印度陸軍等單位整治災區,重建電力、水力及廁所。」

庫瑪莉說得一口流利英文:「還有提供漁船及電動引擎的,也有來蓋房子
的;房子很好,一些人已搬進去了。」她居住帳棚旁的一個水箱,也是援
助品,從上頭書寫的文字看來,連遙遠的瑞士也來付出一分心力。


重建的力量

永久屋,林立在受創土地上


我們此行的終站,是斯里蘭卡東南沿岸城市——漢班托塔。

陽光晴朗的午後,漢班托塔馬蹄形海灣堙A有幾許舟船湧動於泛藍的海波
上。風,吹拂著高聳的椰樹,將頗有重量的細長枝葉,拖曳出飛天般的身
姿。海潮依舊,卻不見昔日令人驚恐的怒吼;沿岸滿布的舟船和補網的漁
夫們,在亮麗的陽光下曝晒著悠閒的工作身影。

鎮區地標——鐘塔周圍、曾葬送數千條人命的「假日市集」上,攤商們已
再搭起簡易攤子,叫賣著蔬果、漁獲和生活所需。一間被沖刷過、計畫作
為海嘯紀念館的舊圖書館正在裝修;館前有歐美團體發放嶄新的漁舟,漁
民們紛紛用四輪鐵牛車,「陸上行舟」地歡喜載運回家。

「假日市集」是最嚴重的受災區,一座被沖得歪七扭八的電塔已經移走。
而有別於災後開挖時的沉重和四處亂竄的烏鴉,此時幾隻白鴿飛過鎮上唯
一的一家大型超級市場上空。

一年前的十二月二十六日,這家超級市場隆重開幕;可不到一個小時,它
即淹沒在迅雷不及掩耳的海潮堙C一年後,它重新開張了,紅底黃字的招
牌「在你回家的路上(On your way home!)」依然閃耀在陽光下。

漢班托塔雖然離國際門戶可倫坡有兩百四十多公里遠,然世界並沒有將它
遺忘,慈善組織持續進行各項物資援助及重建工作。

市區堙A曾有荷蘭工程師援建的臨時屋「Orange Houses(橘屋)」,以
及由科威特政府出資、斯國政府用石棉瓦搭建的臨時小屋。一九九九年即
在漢班托塔進行「旱地農業發展(DZADP, The Dry Zone Agriculture
Development Project)專案的國際關懷組織(CARE International),
二○○五年針對海嘯災民,建造臨時庇護所、廁所及水井,提供小額商業
貸款,並在實梨布普拉(Siribopura)的新市鎮上建造一百五十間永久住
屋。

「世界展望會」(World Vision)在漢班托塔興建四十五間含有兒童遊戲
區和公園的公寓式小型社區,計畫二○○六年元月其中八間可以先完工交
屋。

當地寺廟住持傳迪瑪法師(Rev. Chandima)與台灣法鼓山合作興建的三
百餘間房屋陸續落成,正等待政府供應水電,其中幾戶有居民入住的房舍
已出現活絡的生命力。而斯里蘭卡最大的佛教慈善團體——沙渥達亞慈善
組織(Sarvodaya Compagin society)除了致力重建,也陪伴和關懷心靈
受創的兒童。

曾轉贈淨水丸、食用罐頭及食用油給沙渥達亞慈善組織的慈濟基金會,災
後第四天即進駐漢班托塔,提供緊急醫療、物資發放、帳棚搭建、災民心
靈膚慰等;一年來關懷腳步仍在,六百四十七戶永久屋興建中,社區完整
規畫有學校、健康中心及集會所;此外也落實慈善工作,長期濟助貧戶及
醫療個案。


互助的力量

大愛村,孕育希望的所在


重返慈濟在漢班托塔的辦事處,一分親切感油然而生。

災後一個月,慈濟在清真寺附近及停機坪搭設完成兩處帳棚區,供三百戶
災民安身。日前由標註著「我們一起在這堙]We're in this together)
」的康慎梭瓦蘭卡(Concern-Sewalanka)組織執行的「ERRLR計畫(
Emergency Relief Rehabilitation and Livelihood Re-establishment
Project)」,改建成較為遮陽通風的木屋,接續提供災民穩健的臨時居
住環境。

走訪期間,我們被一頂尚未拆除的帳棚吸引了過去。它是慈濟編號第二百
四十一號的帳棚,油綠的南瓜藤從帳棚左牆攀爬上屋頂,和堅硬的木屋相
比,有著自然的鄉間野趣。

帳棚埵穔菑迨Q五歲的亞貝王夏(W.H.M. Abewansha)和家人。從事販鹽
生意的亞貝表示,親手栽種的南瓜能長成如此壯碩、美麗,他也很驚訝。
在所有帳棚均換成木屋後,他仍堅持不換,「因為慈濟的上人和志工很好
,提供我們白米、帳棚等,又建設永久屋給我們,我要讓這帳棚變成這區
最搶眼的形象。」

何止亞貝,幾乎大部分帳棚區住戶們,就算已轉換了木屋,仍沿用著慈濟
帳棚的門牌編號,且將原有的慈濟標誌貼在木屋大門上,等候著將來慈濟
大愛屋落成後,再舉家搬遷過去。

漢班托塔的市中心未來將轉移到新市鎮實梨布普拉,大愛村也座落在此,
二○○五年六月動工,至今已有一百多間陸續完工,在偌大土地上展現亮
眼的市鎮雛形。

大愛村西側的空地上,開闢有近兩英畝的植栽園地,提供村民豐盛苗種以
綠化未來美麗的家。苗圃堥|滿了波羅蜜、芒果樹、木瓜樹、印度假苦楝
、扶桑及黃葉金露等超過三十種、二十幾萬株樹苗,在陽光下閃動著青翠
的身影。

在海嘯周年的隔天我們造訪時,適逢兩組團體的志工在苗圃中揮汗工作。

從唐卡拉(Tangalle)來的十五位公職人員由卡魯那達沙(M.M.
Karunadasa)領隊除草中;日晒甚強,他們辛勤工作而不畏苦。距離一小
時三十分車程遠的唐卡拉,災後曾獲慈濟發放民生物資,卡魯那達沙基於
一分感恩心,呼籲眾人前來:「台灣慈濟那麼遠也來幫助我們,不只給物
資,也安慰心靈,現在仍然沒停下來。所以我們也要來幫忙。」

另一組在苗圃深處快樂耕耘的,是由音樂老師加亞西里(W.V. Jayasiri
)及舞蹈老師拉森達(J. R. Lasantha)帶領的學生們。這群七到十四歲
的孩子們,帶來兩百株波羅蜜樹苗植入。拉森達老師表示,他們常為海嘯
後心靈受創的孩子們做心理諮詢;而讓孩子為災民付出,有助於調整心情


難怪這群孩子們雖然種著樹苗,卻有如在唱歌、舞蹈般,臉上充盈著純真
的歡喜笑容。





二○○四年跨過二○○五年那天,斯里蘭卡大街小巷掛滿了哀悼的白旗;
道路兩旁及寺廟堙A居民點燃的蠟燭紛然,為受災的人們祈福。

一年後的十二月二十六日,我五度再訪漢班托塔,見哀悼的白旗又沿街掛
起,夜間街道兩旁點起追思的蠟燭,燃動的火苗帶動種種深沉卻具生命力
的情緒,在漢班托塔的天幕堶葩迭C

海嘯帶走了許多,也帶來了許多;縱然經過大自然的洗禮,斯里蘭卡終將
在各方如潮的援助下,隨著海嘯浪潮的退去,重新站穩腳步。



................................................................................................................................


預約未來美景

◎撰文/邱淑絹


斯里蘭卡人習慣獨門獨戶的住宅,並且有寬闊的庭院發展綠化;因此慈濟
大愛村每戶將有近三十坪的空地,供居民做庭園景觀。這需要龐大的花苗
、樹苗才能因應。

具建築、營建及園藝等各項專業的台灣慈濟志工,駐守斯里蘭卡監工期間
也兼任農夫,偕同當地志工到各地收集苗種、鬆土、育苗;從一片空曠的
叢林開始開墾苗床,逐漸成為綠油油的苗圃。

當居民得知這項景觀計畫,紛紛欣然主動剪枝貢獻,有些更會親送苗種到
慈濟辦事處來;日久,更會在假日時成群至苗圃幫忙栽種。

七十歲的台灣慈濟志工鄭邦完,二○○五年六月來斯里蘭卡協助大愛村動
工事宜後,即留駐當地近兩個月,規畫整地、鬆土及栽種工程。馬來西亞
長駐志工李文傑說:「園藝並非鄭邦完的專業,但他很懂規畫,也很認真
研讀資料,真的很用心。」

來接手的王宗雄是台灣園藝專家,迢迢到漢班托塔協助,理由只有一句:
「當地有需要、是慈濟人該做的事,就去做。」

只是,當地常缺水、停電,對育苗影響很大;而且到人生地不熟、語言又
不通的國家做園藝,王宗雄此生還屬頭一遭。「在台灣採購器材、工具都
很方便,這邊要什麼沒什麼,想法和執行上也有差異。」

英雄置於荒地,無論如何都要變出個花樣。不怕難的王宗雄說:「就找個
懂英文的當翻譯,去看他們有何苗木、種子可以種,數量有多少。」鄉下
找不到的器材,就往都市去找。王宗雄說:「頭幾天真的有困難,連要去
都市了解和採購,交通也很麻煩。」

台灣的王宗雄和馬來西亞的李文傑,在文化大不同的斯里蘭卡要採購園藝
器材,有如大地尋寶般,按著線索一步一步地走去。王宗雄說:「途中遇
到店家就進去問,沒有就再往下一家去。」李文傑打趣地說:「王師兄講
的我不一定懂;我翻譯的,店家也不一定百分之百了解。」

最終他們買到了器材,雖不是百分之百合用,但忠厚的王宗雄也由衷地表
示,不論是索苗、剪枝或採購的過程中,居民均以客人之道相待,讓夥伴
們都很感動。「我要回台灣時,看到一些幼苗的芽已發出來了,苗圃一片
青青的很美,也很高興。」

斯里蘭卡自然生態保育良好,苗圃旁有一個水池,常有水牛前來戲水、洗
澡;而由叢林開發出的大愛村工地,也時有大象出沒。志工們擔心水牛、
大象等來啃吃幼苗,還得想辦法將這些可愛的動物們隔開。而後,又擔心
剛栽種的脆弱花苗受強風吹襲,也巧思製作了圍籬擋風,過程辛苦且驚險


今時,見著這些綠意盎然的苗種,在穹蒼的陽光下,向上掙放著強勁的生
命——那是自二○○五年七月開始,接連五梯、近四十人次慈濟志工用心
的成果。

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雖然苗圃堛滬]種,還未能給新住戶一方乘涼的天
地,然它已給人們一個耕耘的機會,是慈濟志工結合當地志工長期開墾所
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