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時間,療癒了傷口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關懷印度洋海嘯】周年系列報導之二•斯里蘭卡


海嘯後第四天,隨著慈濟賑災團腳步,我來到漢班托塔。
海嘯一年後再次拜訪,因災難結識的人們有著舊時朋友的熟絡,
一位年輕人告訴我——一年來發生好多事情,有好的、有壞的;
好的是有這麼多人來協助我們,
壞的是許多朋友、鄰居在海嘯中不見了……
但至少壞的過去了,而好的已經開始。




賈巴誠心的等待

慈濟辦事處的海嘯周年追思會,即將開始。款款行來,是身著伊斯蘭長衫
、頭戴白帽的頓.賈巴.阿達漢(Tuan Jabbar Adahan)。

一年前,受災的他流落在一間破舊的小屋堙A面對著不知已失去家人的九
歲姪女,空泛著無言的淚水,而將一切託付於信奉的神。

今時再見,往昔盤據賈巴臉上的傷楚,已轉換成亮白的齒牙裝點在開懷的
笑容堙C就著追思的機緣,他拾起深烙於心的嘯災圖像,心平地說:「每
當我獨處時,想起失去的弟弟和他太太,仍會想哭;我們曾經共同生活,
一起長大,一起做好多事情……」

然回憶畢竟已成定格,太執著地牽繫,也只能握住滿腹的森冷,這點,內
歛的賈巴充分明白:「應該要忘記,因為那是無用的。」

賈巴目前住在慈濟帳棚區改建的第一百六十八號木屋,也在臨海的屋子做
起旅店生意;姪女尼絲拉(Risla Adahan)則住在第一百六十六號,由阿
嬤照顧。已經十歲的她依然是那般天真的面容,笑得比一年前燦爛,彷彿
世紀災難未曾在她心上留駐過。

留心於尼絲拉的心理層面,我們躊躇著話語。然賈巴坦然的神情告訴我們
無須再擔心,因他確認尼絲拉已知父母雙亡。

眼看尼絲拉和幾個村堛澈警ㄐA擠坐於追思會場中,笑容未曾斷過,內心
的無憂顯露無遺;這教我們釋然。

一些NGO建設的永久住房已供給居民陸續遷入;賈巴開心地說,他們已
抽到慈濟大愛村的屋子,正安心等候完工時搬進去。「我不像其他人會猶
豫要住那堙C慈濟人信守承諾陪伴我們,一步步給我們醫療、食物、帳棚
,並蓋屋子給我們住;我一定要等慈濟的房子!」

慈濟人三百多個日子的陪伴,教賈巴呢喃出心中的信任。他說話時的堅定
,彷彿已置身亮麗新房的庭前,耕耘著如實的夢想。



瓦吉爾夫婦的零錢罐

這家名為「法吉雜貨鋪(Farzy Storse)」的小店,在木屋區相當醒眼。
門前、窗口邊貼滿各式的海報,向外閃亮著醒眼的訊息;從窗口向屋堭
,各式各樣的零嘴、雜貨、日用品鋪陳在小小的空間堙A等著需要的人將
它們買回去。

三十八歲的瑪希拉(Mahira Wazeer)是這第六號屋子的屋主,她站立於
門前,一身的黝黑,滿臉的笑容。

海嘯奪走瑪希拉五歲女兒的生命,也讓當時外出補習的兒子從此失去蹤跡
。曾經,她擔心失蹤的兒子找不到回家的路,不願棄守受災的家;而今她
住在臨時木屋中、在重新經營的生意堙A找到新生契機。「日子總要過下
去。」是瑪希拉一掃哀傷後的生活態度。

瑪希拉說,開店的資金五萬盧比(約新台幣一萬五千元),其中三萬盧比
是孟加拉的BRAC International組織所援助,另外向朋友借了兩萬盧比,
她和先生瓦吉爾(T. Wazeer)於是有了這樣規模的小店。小店經營已有
六個月,客源是木屋區的住戶,每天約可賺進一千到一千五百盧比。

居住在援助而來的木屋、用著援助而來的資金開店做生意,又即將搬進慈
濟大愛屋,這對相依為命的夫妻而言,日子已算好過,是故他們想為貧苦
的人付出點心力。他們準備一個小罐,每天投入十元盧比(約台幣三元)
,遇見有窮人來,就從媕Y拿個五至十盧比布施,「若是病人,則會給十
五盧比。」瑪希拉說。

白色的小罐用辛哈拉語寫著:「這些錢是給窮人的,不是日常生活用的」
。那是夫妻倆用來提醒自己,無論生活如何,都不能動用罐堛瑪來支應
。「它還有另一個意義,」同行的當地志工告訴我們:「他們寫這些字,
是想若有小偷把罐子偷走了,看到這些字會良心發現把它送回來。」

「我不是看重金錢的人,」瓦吉爾說:「海嘯將我所有的財產沖走都沒關
係,我唯一難過的是失去了孩子們。」

海嘯將他們僅有的兩個孩子帶走了,一年來,夫妻倆心心念念的仍是自己
的骨肉。瓦吉爾說:「十二月二十六日是個黑暗的日子,我實在不想再看
到它。」因為不願面對,他們寧可相信兒子在海嘯後被人救走,正健康地
在可倫坡讀書,因此迄今仍不放棄尋找他。

只是在時光消融的日子堙A無法再生育的他們,也體認到天下孩子皆可親
,是故有了認養孩子的計畫。「我們曾到醫院請護士幫我們留意,若有孩
子可認養再通知我們。」瑪希拉說。

懷抱對「孩子」的希望與助人的善心,讓瓦吉爾夫婦強韌的生命力,歷經
海嘯的沖刷,愈見發亮。



桑娜佳的幸運星

一年前,當懷孕八個的月的桑娜佳(Thanoja Shiranthi Sellahewa)被
海嘯緊追而奔跑逃命時,緊急在叢林堬ㄓU男嬰;匆忙接生間,寶寶的肚
臍發生感染,被帶至慈濟醫療站看診,眾人暱稱為「海嘯寶寶」,一年來
持續受著慈濟人的關懷和照顧。

一年後,我們再度前往實梨布普拉,探視這位在特殊境遇下出生的男孩。
他開始要學走路,臉龐健康黝黑,眼神清亮。

在有圍籬圍繞的家堙A桑娜佳做起了零食小買賣,林林總總的小件商品,
攀掛在沒有上泥的磚牆和只見窗格的窗櫺上,閃動著誘人的身影。

寶寶的爸爸在可倫坡擔任建築工人,我們到訪時,桑娜佳剛巧帶著第三個
孩子從學校註冊回來。她說小生意的本錢,也是孟加拉 BRAC
International 組織所援助,總共有一萬盧比(約台幣三千元)。雖然一
天才賺進五十盧比(約台幣十五元),但她已感到滿足,「寶寶需要有人
照顧,我那兒也不能去。能在家媔}店,對我來說是最好不過了。」

寶寶因為海嘯而提前出生,災後的她無法好好坐月子,曾因為營養缺乏,
無法餵奶給寶寶;而今微胖的身軀有著健康的結實,清新開朗的笑容,見
不著當時的驚恐。

「我很難再想像海嘯那天的情況了……」看著懷抱中日漸強壯的嬰孩,桑
娜佳認為是寶寶保護了她,她才能安全跑到叢林堨芠ㄐG「他是我的幸運
星!」

海嘯,為她帶來了幸運的小寶寶;海嘯,也為這個家帶來慈濟人持續地關
懷。對此,桑娜佳顯得感恩。

搖動著健康而有點好動的寶寶,她說:「只要想到慈濟基金會、見著了慈
濟人,我就感到高興。」



................................................................................................................................


重建的最佳良友

◎撰文/邱淑絹 攝影/林炎煌


有別於一年前來時的霏霏細雨,二○○五年十二月二十六日的漢班托塔,
陽光普照著生生大地上的斯土斯民。

九點二十一分鐘聲才響,鄰近清真寺及佛寺的喇叭擴音,隨即和全國同步
的追思會啟動起來。兩分鐘的默哀,氣氛內歛凝重;慈濟辦事處舉辦的追
思會,展覽的災難照片將人們的心情定格在年前今日的沉重堙F而播放的
影像,則閃動出日夜接踵而來的援助流光,將漢班托塔的舊時今日,悄悄
地閃進了三百六十五個日子所織就的點滴回憶中。





海嘯周年,對斯里蘭卡人來說是個大日子;對慈濟人來說,則代表來到斯
里蘭卡已經整整一年,從緊急醫療、訪視關懷、物資發放、帳棚搭建到興
建中的大愛屋,留下的都是最真實的足跡。

這些足跡深刻烙印在居民心中,使他們視慈濟為最佳良友。「慈濟是第一
個到漢班托塔的賑災團體,給我帳棚住,還有發放食物,讓我得到很多。
」家距離慈濟辦事處甚遠的卡辛專程來參加,再見到慈濟人,回憶是如此
地真實接近。

另一位災民阿藍比,則感慰於家人的受助,「現在我弟弟家的一切,都來
自慈濟幫助,所以我們全家都來這堸悒[祈福會。」

和卡辛及阿藍比同坐於場中的居民,逾兩百人之多,多數為慈濟帳棚區及
領過慈濟物資的居民們。志工李文傑觀察到:「慈濟一年來心心念念為居
民設想,感動這些人一路跟隨,只要慈濟辦的活動都會來共襄盛舉。」

而從首都可倫坡遠道而來,當初大力協助慈濟在漢班托塔展開賑災的
Leader Day公司老闆阿尼爾,值此周年之際,欣慰地表示:「長期以來,
斯里蘭卡內戰衝突,加上海嘯的無情,似乎已習慣憂傷。我覺得慈濟的協
助,給斯里蘭卡人一個很好的典範,我們可以從慈濟學習到很多,人們可
以變得比過去更好。」

阿尼爾的生意夥伴、也是慈濟志工朱章麟,在追思會上抿嘴思索著:「路
還很長……」一年來,儘管大愛村逐漸成形,然當地貧民還多,要如何在
漢班托塔、可倫坡落實慈善濟助?朱章麟深感任重道遠:「海嘯只是個起
點。所謂『一大事因緣』,要如何把責任扛起來?得要很大的力量。」





聲聲祈禱中,慈濟志工帶領居民們點亮盞盞心燈;靜穆中,一路跟著慈濟
賑災腳步的青年烏迪達,望著眼前肅穆的一切,用微嘆的口氣表達出複雜
的心情:「一年來發生好多事情,有好的,有壞的。好的是有這麼多人來
協助我們,壞的是好多朋友、鄰居在海嘯中不見了……但至少壞的已經過
去,而好的已經開始。」

是啊!好的已要開始,正如形影不離的小女生沙君達及米露西,一年來跟
著慈濟人做志工幫助同胞一樣,認為活著總有希望:「因為我們還年輕,
還有能力幫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