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書訊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俯拾即是的幸福
◎撰文/洪素貞(慈濟大學主任祕書、通識教育中心講師)
慈濟道侶叢書《簡優•減憂過生活》】


「一」是簡單的,太多的「一」就顯得繁複。
「一」可以不斷地往上增加,帶來無盡的追求與耗損;
「一」也可以不斷遞減,那怕最後只剩一個夢,
那麼生命就可以是一畝田,
希望就是那一顆種子。




一個夢、一畝田、一顆種子、一粒石頭……「一」是簡單的,太多的「一
」就顯得繁複。

證嚴上人說:「簡單即是大美。」在生活上清淡簡約、在生命上素樸清簡
,顯然一直是文明世界、太多物質環伺中,人們最大的渴望與夢想。

想要的很多,需要的很少,真正能屬於自己的踏實更少。





曾經夢想擁有一小塊地,渴望吃到自己親手種的有機蔬菜。一個朋友知道
了,很熱心地在居家附近,找了一個菜農,借給我窄窄的兩長條菜圃,我
的興奮在尚未看到成果時達到最高點,因為想像中的一切太完美了。

開始拿鋤頭鬆土,才知道好辛苦,播種時又不知得摻沙才能撒種,種子撒
播得不太均勻,而澆水更是一大考驗。菜在冒芽,雜草也在冒芽,而且成
長的速度比菜還快;每天一下班就是除草,永遠有除不完的草……但無論
如何,那段日子雖然辛苦卻很踏實。

為了不破壞土壤,並使蔬菜自然成長,我不灑農藥。有一天,看到隔鄰的
阿伯在噴農藥,心堣@著急,忍不住便喊:「你不要把農藥灑到我的菜圃
堙C」

阿伯說:「可以啊!那你也叫你菜圃堛甄峞A不要跑到我這邊來。」

我頓然懂了「生態一體」的概念,我只有兩小塊地,在專業且大量栽種的
土地中,要無毒有機地倖存,談何容易!

我的農夫夢只一季便破碎了!菜與雜草長得一樣高,收成不算很好,但有
了一次難得的經驗。最重要的是夢雖不成,卻與借我土地的菜農成了朋友
,每次去黃昏市場,總要繞過她的攤位去買幾樣菜;她會用手勢告訴我今
天的竹筍嫩不嫩、香菇鮮不鮮,那種感覺親切而美好,彷彿我與土地仍有
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從小,我有一項最差的科目,就是美術。看著別人左一筆、右一畫興高采
烈地塗鴉,而我卻愁眉苦臉不知從那兒落筆;怕老師說比例不對、用色不
調、構圖難看等等。畫畫成了心中的夢魘,也成為心中的另一個夢想。

來花蓮看到純樸的田園、嫵媚的山海,忍不住去買了一盒蠟筆,告訴自己
:「管別人怎麼想,又不用打分數,我要畫自己想畫的。」結果工作忙,
買了筆也只是擱著、擱著;不知為什麼一直不能動手去畫,怕一落筆就破
壞了畫紙的單純美感。

有一天回台北,看到讀幼稚園的侄子,捏陶、畫畫,渾然天成,不只充滿
創意,且充滿樂趣。突然了悟,原來那就是一種童心,沒有壓力與壓抑地
自然釋放。我突然領略了教育的重要性——當老師的雖不能培養天才,至
少也不能造成學生莫名的恐懼。

能夠任意揮灑畫布是一件多麼喜悅的事情,而我在懵懂中丟失了那興味。
樸實人生是一種藝術,而「樸實藝術」就昇華為一種自我信任的價值觀了






菜種不成,畫也畫不成,來花蓮之後,又有了另一個夢,就是在海邊溪畔
撿各種石頭。石頭埵酗j塊山水在流動、有涓涓溪水在清唱,而隨意躺在
石頭上看天空吹風,更是抒壓的絕佳方法。

我知道在教育的福田堙A學生是我的種子,雖作不成大地的園丁、拿不動
五彩的畫筆,至少我可以作人間的園丁;為學生除草、灌溉、施肥、播種
,把學生帶到更美善的境地,去領略人生各種美好的風光——只要有愛,
就能自在;只要有善,就會幸福。

「一」可以不斷地往上增加,帶來無盡的追求與耗損;「一」也可以不斷
遞減,那怕最後只剩一個夢、一粒石頭,那麼生命就可以是一畝田,希望
就是那一顆種子。

簡單優質的生活,就是減少憂愁的生活。在本書中,我看到平凡人俯拾即
是的幸福、看到毋需外求的喜樂、看到具體教導的作法,這教有夢的人距
離美好生活,又更跨近一步。書中寫的屋頂菜圃、隨手塗鴉、路邊花草、
過時衣物……樂在其中,其樂無窮,真的是簡單減壓的絕妙良方啊!


(本文為《簡優•減憂過生活》推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