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題報導
上一頁
下一頁
上一層
回首頁
一隻手或兩隻手的差別──曹雅慧
◎撰文/郭書宏 攝影╱顏霖沼
對於兩歲時發生的意外,曹雅慧印象不深;
但對她來說,一隻手或兩隻手並無太大區別──
她分擔家務,樂在桌球與游泳,被封為「單手泳將」,
還擁有紅十字會救生員資格,
她體悟求學不是用手而是用腦,她說:
「沒有所謂難的事,最難的是要踏出自己的腳步。」
「不要怕跌到谷底,因為谷底唯一的路是往上。」
從優秀學子到初為人師,她更用「心」去靠近學生……




看了看時鐘分針即將走到十的位置,再次確認課程表,「是我自己班上的
課。」曹雅慧把幾天前從網路上找到且列印下來的「我的野蠻女友」電影
劇照整理好,拿起一疊厚厚、寫著「教學用」的資料,快速走向七年五班


一邊走著確認等下上課流程,一邊還和隨行採訪的我們解說學校地理環境
,也許是走得太急,手上一張紙飛落在地,她迅速彎下腰撿起,萎縮的右
手似乎不造成絲毫影響。

「有點小不方便的部分。」曹雅慧這樣形容她的右手;若不是她自己提起
,大家通常被她開朗的笑容與樂觀的個性所吸引,而「忘記」了這個「部
分」。曹雅慧說,她一向習慣和大家玩在一起,常是活動或遊戲需要使用
到雙手時,朋友們才會猛然驚覺,然後玩笑似地說:「對喔,我們幾乎忘
了你是殘障人士哩!」


當別人笑我「歹手」,以前我會躲進棉被堶;現在不會了,只有在天氣
變化引起痠痛時,才會偶爾使我想起右手的不方便。



曹雅慧從小生活在彰化縣員林鎮,與一大家族同住。她說,每當回想起童
年往事,腦中浮現的畫面就是跟著一大群堂兄弟姊妹們玩在一塊兒。

「正由於家族人口眾多,加上家堭q事木材工廠生意,大人都很忙,小孩
幾乎沒什麼人管。」就在一次媽媽帶生病的二姊去看醫師,留下大姊照顧
才兩歲的她,「在小孩帶小孩的情形下,意外就這樣發生了。」

二姊曹靜宜說:「雅慧因為好奇,伸手去碰了鋸木機器,一不小心,機械
就傷到右手神經,萎縮至今。」最深刻的印象,就是妹妹出院後右手還裹
了好一陣子的紗布。

曹雅慧已經不太記得意外發生的經過,對她來說一隻手或兩隻手並無太大
的區別。「只有當天氣變化時,帶來的些許痠痛,會讓我偶爾記起右手的
不方便而已。」她又說,「雖然父母常會因為對我疏於照顧、造成殘缺而
自責,但是我不埋怨任何人;相反地,我喜歡父母這樣自由開放的管教方
式,也正因為如此,自己的生活起居向來是自己想辦法解決,從來不讓父
母操心。」

曹雅慧在家並沒有享有特殊待遇,家事分配一樣少不了她;她說,家人本
來猶豫讓她洗碗會不會太為難,沒想到她洗碗的速度比誰都快。

但是,有時難免得忍受些異樣眼光。尤其是小時候,許多調皮男同學「你
是歹手耶、你的手斷掉啦」的嘲笑,好強的她,常是劍拔弩張地回應,回
家後再躲進棉被堶上一場。但隨著年歲增長,她體悟到求學不是用手而
是用腦,才豁然開朗。

「她從小就很乖巧、懂事,似乎是與生俱來。讀國小時不但成績優異,且
一向擔任班長。」曹靜宜說,她記得大姊曾在週記上寫道:「家中大妹(
指曹靜宜)已上國中,整天似乎只會看電視與睡覺;反觀才念國小的小妹
(指曹雅慧)卻很乖巧,念書常是到晚上十一點才熄燈就寢。」

曹靜宜說,曹雅慧成長過程中沒有叛逆,她可以一個人靜靜地在書桌前看
完一套名人勵志叢書,然後下一刻馬上埋首準備學校考試。

從彰化靜修國小、員林國中、台中二中,曹雅慧都維持不錯的成績,書房
堨i見大大小小的獎盃、獎狀;讀慈濟大學時還曾榮獲「年度書卷獎」,
以及鄭豐喜文教基金會、東光文教等基金會的獎助學金。「曹雅慧拿獎」
這件事,在家人眼中似乎已是家常便飯、司空見慣了。

「沒有所謂難的事,最難的是要踏出自己的腳步。」曹雅慧認為,在課業
學習上,用的是眼睛和腦袋,成績維持水準以上,既不困難也不辛苦。

「只是後來上了高中,因為積極參與課外活動,成績才稍微退步一點。」
談到當年,她的眼睛顯得炯炯有神,「除了當女子桌球校隊隊長外,也參
加班際合唱比賽、話劇比賽,更加入許多上街頭愛心募款活動,讓我從成
堆的課本中走入人群,關心更多不幸的人。」


想游泳就去學,當別人封我為「單手泳將」時,我才知道原來我覺得簡單
的事,在別人眼中卻是很厲害的。



「一直覺得自己獨立的性格是拜家庭環境所賜。」曹雅慧說,從父母做生
意的過程中,學習如何與人應對、溝通,塑造出喜歡與人接觸的人格特質
。「尤其爸爸常會開貨車載著全家人旅行,或是到員林百果山中的游泳池
游泳,奠定了日後運動基礎,無形中也培養勇於嘗試的勇氣。」

這股對生命的熱情與活力,在曹雅慧考上慈濟大學,將它從中部帶到了東
部,不因中央山脈的阻隔而稍有退卻。在一次全校勵志短文徵文比賽中,
她以「不要怕跌到谷底,因為我知道谷底唯一的路是往上」這句話榮獲第
一名。

大學四年主修公共衛生學系,並且修習「中等學校教育學程」,曹雅慧徜
徉於汲取知識的喜悅外,更是勇於挑戰身體極限。

「何老師,像我右手這樣,可以來練游泳嗎?」

「那有什麼問題,來就對了!」

曹雅慧回憶當初到體育室找游泳隊教練何維華時,何老師一口答應她的請
求,讓她受寵若驚。

「其實自己原本的興趣是桌球,但因為那時學校還沒有桌球社,所以才加
入游泳隊。」曹雅慧說,第一次在水媯L師自通「狗爬式」的亂游,小學
六年級才學會換氣,一直等到上慈濟大學才矯正姿勢,學會何謂真正的游
泳。

何維華曾經指導過殘障選手,在他眼中,曹雅慧有決心、不服輸,主動學
習心強,也因此他以加倍的精力和時間,訓練需要加倍努力的「單手曹」


「像是針對她右手產生的阻力,以及腳容易下沉的缺點,要求她每天跑慈
濟大學周圍的鄉間小路,鍛鍊體力與肌耐力,指導矯正姿勢,以降低身體
的阻力,加快速度。」何維華說。

曹雅慧從民國八十八年開始代表學校參加比賽,不論是花蓮縣運會、中華
殘障運動總會、百公尺蛙式、五十公尺自由式……林林總總,不是第一就
是第二名。大學畢業前,因獲得體育優良成績獎,贏得「單手泳將」封號
,引來許多媒體記者採訪,這時她才發現:「原來,我以為很簡單的事情
,在別人眼中,卻是很厲害的!」

在老師鼓勵下,曹雅慧參加紅十字會救生員訓練。原本紅十字會不接受肢
體殘障者的考核申請,「因為一般人對肢障人士擔任救生員還是抱有疑慮
。」但是,她一如往常做事的決心與毅力,再度向紅十字會提出申請,「
請依照一般人的考核標準來審核我。」並順利取得證書。

「她之所以成功的關鍵,在於強烈的意志力與主動學習的態度。」何維華
說,「是一隻手還是兩隻手,對她而言,其實並沒有差別。」


即使有學生開我玩笑,但當他們說:「老師你手不方便,我來幫你!」我
感覺到他們的體貼和他們的真……



「老師心,菩薩心,燈傳燈,心連心。大慈悲為室,讓心充滿愛……」這
是每一位慈濟大學師資培育中心學生都會唱的一首歌,每每唱起,曹雅慧
就會想起證嚴上人的開示——如何給孩子們天真的生活?如何用最貼切的
方式教育、讓他們體會到你所教的道理?

「在修習教育學程期間,我常想,如何將歌詞中表達的精神落實為真實的
教學經驗;對我來說,是一大考驗。」

民國九十一年七月,曹雅慧回到母校員林國中實習。「帶著國一新生,對
雙方而言都是新鮮有趣的,與學生互動到底該鬆、是緊?我不斷地學、不
斷地問,將所有的教學經驗打包放在腦袋堙A成為我最寶貴的資產。」

她可以跟學生們稱兄弟、道姊妹,除了與學生們「午餐約會」外,放學後
也與他們在電腦網路即時通上交流生活、甚至是戀愛心得。「與學生之間
心靈上的『親密接觸』,就是這樣一點一滴拼湊出來的。」

曹雅慧總記得在學時,教授的叮嚀:尊重學生;這些年來,學生的貼心反
應,卻讓她先感受到被尊重。有一次她看到學生打掃車棚,老榕樹鬚根多
得像「鬼故事拍攝現場」,大家尤其害怕紛飛亂竄的蚊蟲;學了四年公共
衛生的她,無法忍受如此髒亂的環境,加上怕學生拿著刀剪會危險,於是
決定自己動手修剪。

就在伸出剪刀的剎那,學生用帶著家鄉口音的閩南語說:「老師你手不方
便,我來幫你!」在執教之前,她曾預先想過學生對她的「單手」可能會
有的反應,但這次的經驗卻在她的意料之外,「我曉得他很怕被蚊子叮,
現在卻勇敢接近牠們。沒有修飾的言語,是如此真實,讓我感動不已。」

曹雅慧說,雖然學生有點頑皮,有些人會當面開她「單手曹」的玩笑,甚
至時常有被他們「吃定」的感覺,但她不以為忤,每天期待去學校,「他
們總是能帶給我一天又一天的驚奇!」

「一路走來之所以充滿熱忱、積極投入,是因為自己還是學生時就遇到許
多好老師。」曹雅慧解釋,她心目中認定的好老師,不僅在於專業領域的
教導,更在於平時給予關心,尤其在失意、迷失方向時,總能拉自己一把
。「自己何等幸運能遇到好老師,更不斷提醒自己『有為者亦若是』。」

「老師,你下學期還會繼續帶我們嗎?」實習尾聲,同學們圍著曹雅慧依
依不捨地問。

「老師已經完成實習課程,暑假要回花蓮,很抱歉不能繼續陪你們……」

曹雅慧真切感受到這群孩子的真性情,「當孩子以哽咽地口吻問我:『老
師,你可不可以不要走!』我終於明白,為什麼要當老師了。」亦深信這
將會是她堅持教學工作的動力源。





下課鐘響,細細的汗珠布滿曹雅慧臉上,還來不及擦拭,學生們又圍了過
來,「老師,下一節的班會是不是要先考試?」「老師,考試時間多長?
」揚著眉,陪伴學生或是分享、或是大笑,一整天不見她的臉垮下來過。

員林國中的實習生涯結束,曹雅慧在彰化縣線西國中代課一年,之後甄試
進入台北三重明志國中任教。「當老師除了要認真,更要用心;認真是付
出蠻力,用心是靠智慧。」是曹雅慧教學工作的心得,也是自我期許。

「第一眼見到曹老師覺得她很活潑,不會像一般老師總是很嚴肅,她很重
視我們的意見,是班上公認最容易相處的老師。」學生謝宛玲說,而且曹
老師口風很緊,是傾訴心事的最佳人選。

「那有?我第一天來就被老師兇了!」

個子瘦瘦小小的學生林重佑此話一出,馬上被謝宛玲「嚴詞糾正」,「那
是因為你遲到,好嗎?」

林重佑才不好意思地抓頭說:「我隨後就發現老師很好啦!」而且他最期
待星期三,上午有曹老師的「健康教育」,下午自習課可以跟老師打桌球
,「尤其是當曹老師在打桌球時,我覺得她真的好強!」

課程中,曹雅慧與學生互動熱烈,不時拉著學生的手要他們上台發言;遇
到學生怯場,她則是相互擊掌給他們信心。曹雅慧說,她習慣以直接的肢
體動作告訴孩子你在乎他,「老師的使命感,就在與學生持續互動中漸漸
深化。」

「教學就像台灣股市,永遠無法預測;唯一能做的,就是把學生培養成『
績優股』。」曹雅慧說,當老師最快樂的是能改變一個孩子,而最苦的是
千方百計卻不能與他們交心。

曹雅慧認為,如果每一份工作都會產出屬於自己的作品,那她的作品就是
學生;「最特別的是,我的這些作品每一件都是獨一無二的、每天還會成
長變化!」

「看著孩子每天在成長,自己也要加緊腳步趕在前頭。」國內針對身心障
礙學生設計的課程尚不普遍,曹雅慧在成長過程中感受深切,因此計畫進
修「適應體育」課程,希望能更適才適性地教育身心障礙或體弱的學生。

「期待以後能有更多『單手曹』出現!」在接近一天教學工作尾聲的曹雅
慧,談到未來,雙眼透露疲憊卻仍晶晶亮亮。




認識我•你可以再靠近一點

。我是浪漫的雙魚座,最符合這個星座多愁善感、才華洋溢的特質;當然
,也有不像的地方,比方說優柔寡斷,我不是優柔寡斷的人!

。除了本名之外啊,我喜歡別人叫我「健康美少女」、「陽光美少女」、
「氣質美少女」。只要跟「美女」有關的,我都喜歡。

。我的偶像是櫻桃小丸子,她熱心、雞婆的特質最吸引我了。

。做過最糗的一件事:把書局賣的一瓶十元的膠水,借給桌球教練黏球拍
膠皮。因為球拍膠皮有專用膠水,此事件被球友嘲笑為最不專業的球員。

。最難忘的一件事,就是指導員林國中學生參加電腦網頁製作比賽,主題
是鄉土古蹟。雖然身為員林人,但高中、大學都在外地就讀,久違了七年
再回到故鄉,看到家鄉人事物美好的一面,讓我更愛家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