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7期
2008-04-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手」護大地系列報導
  人生練習題
  疾風勁草
  挑戰生命
  一句話的力量
  上布施
  喜樂證言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八年三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美國舊金山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7期
  【經‧驗‧分‧享】

「從二十到二」的神奇效果
◎撰文‧賴怡伶 攝影‧顏霖沼

工廠產生的垃圾,比家庭多上百倍、千倍,推動環保更顯重要。
職場規模大,帶動有難度;然一旦習慣養成,垃圾減量成效卓著。

廠房機器聲隆隆作響,圓桶捲軸慢慢滾動著光亮平滑的塑膠薄膜,工人在各自崗位上做著反覆的動作。位在馬六甲工業區的生力塑膠薄膜公司(San Miguel Plastic Films Sdn. Bhd.),生產廠房和其他公司沒有不同;但走到了垃圾收集區,卻看到令人驚訝的景況:兩台垃圾子母車,就收納了這間公司一百多人整個月所製造的垃圾。

「你能想像十個月前,每個月要拖運走二十台子母車的垃圾量嗎?這是全公司上下一同努力的成果!垃圾減少了,對地球的傷害也就小了一點。」職員陳淑萍說道。

前年參與慈濟一場環保講座,震撼了陳淑萍:「溫室效應原來這麼嚴重!我好像井底之蛙,什麼都不知道。」這強化她在辦公室擴大推動環保的決心;再加上總經理陳漢祿重視環保議題,於是去年公司成立抗暖化小組,由廠長蔡明彪召集陳淑萍及另一位主管籌畫。

「我們不用強迫手法,而是透過教育——舉辦六場講座,放映影片,讓員工了解正在發生的溫室效應和我們息息相關。之後推動垃圾分類時,他們就有意願自動自發參與。」陳淑萍說。

「回收桶設計大賽」更是做環保的誘因。各部門用包裝原料的紙板或生產線上的廢料剪塑成回收桶,上頭還標註著花花綠綠的分類圖示或環保警語。

評分項目包括設計成本、同仁參與度、比賽期間回收成果、是否符合部門需求等。「這比我們發桶子要員工執行分類還有趣、有成效!」陳淑萍一邊解釋,一邊笑著說。

避免回收工作繁複,影響正常工作進度,小組還設計了每個部門回收物到總回收站的「標準作業流程」。推動幾個月後,效果顯著,大幅減少垃圾量,最直接的就是節約公司經營成本。

「過去每個月的垃圾約是二十車上下,現在降到兩三車,每個月省了六百元(約新台幣六千元);加上變賣回收物每個月收入三、四千元,累積一年就很可觀,而且是每年都在省。」總經理陳漢祿說。

為了減少午餐所產生的免洗餐具垃圾,公司運用回收所得購買一百五十套環保餐具致贈員工。廠長蔡明彪說,藉此鼓勵員工在生活中落實環保。

感受到資源回收的「魅力」,陳漢祿說:「工廠生產的垃圾,比家庭要多上百倍、千倍,推動起來成效卓著。我希望不只是這間廠做環保,也能影響到我們的供應商、顧客。」他接著說:「也要感謝陳淑萍的投入,若每個工廠都有像她一樣積極推動的人,成效會更好。」

陳淑萍回想第一次辦講座時,「幾乎沒有人來。有人說生產線正忙;也有人潑冷水說,這種義務性的事情,不必每個人都來聽……」久而久之,當同仁們看到了減量的成果,並逐漸意識到環保的重要,也能改變心態配合。

陳淑萍指著一堆紙板說:「過去怕成品碰傷,每個月都用三萬件保麗龍包裝;現在改用紙板,雖然保護功能不是那麼好、成本也略高一些,但可以回收再利用。顧客和公司都支持環保,這是我最高興的事。」

陳淑萍還與慈濟志工一同舉辦員工環保家庭日。「推動環保要從自己做起;不要畏懼困難,愈投入就愈能看到成效。當員工在家裏也能做環保,影響才會更廣!」

 

我家就是環保站
◎攝影‧顏霖沼

無論在封閉的組屋、狹小的店面、偏遠的鄉下,
有心響應環保就沒有困難;
且看他們如何把「家」變成環保站,
時時刻刻身體力行垃圾減量、資源回收!


公寓裏六百戶人家——陳秋蓮走透透
◎撰文‧顏倩妮

【晨間運動】
晨曦初露,時針剛指向五,陳秋蓮嬌小的身影就已穿梭在客廳和廚房間,忙著打理家務、為家人張羅早點。「我一定要趕在八點之前回收公寓裏的資源;八點後,清潔工人清掃走廊,就會把垃圾直接丟掉。」陳秋蓮說。

在她住的吉隆坡白沙羅嶺公寓共有三棟樓,每棟樓高十八層,住有六百多戶人家。陳秋蓮每天做一小時,走不同樓層去撿回收物,一做就是五年。她說,做環保既能保護地球又能救人,是最好的運動。

「打從我住在這裏,每天早上都看到她做環保,很多人會主動把資源交給她。因為有她,公寓的環境變得比較好了!」不只鄰居支持她的環保行動,公寓保安人員巡邏時發現資源,也會通知她。

【福氣滿屋】
滿滿的回收物占據了大半個客廳,甚至移放到門外走廊。「先生說我做環保做到『走火入魔』!不過,我還是要感恩他……」眼角瞄向在旁幫忙「卸貨」的許大南,陳秋蓮笑吟吟地細說夫妻倆從前缺少共同話題而吵鬧不休,後來許大南每月第三個週日願意陪她到環保點做分類。

從反對到支持,這一切得來不易。「我們家很小,東西堆滿整個屋子。不過,她喜歡也沒辦法,而且我知道這是好事。」許大南是校車司機,看到車上有學生喝完的汽水罐、牛奶盒,甚至購物單據、收據等紙類,也會帶回家整理。

客廳裏鋪著橘色底小花桌巾的長型木桌、廚房內堅固的櫥櫃、擦得光亮的小鋼鍋、烹煮食物的煤氣爐……陳秋蓮撿回人家丟掉的「福氣」,用心整理,舊家具看來也有八成新。「現在的人真浪費,什麼都丟!」陳秋蓮用心讓物命再生,更希望以自己的恆心影響居民,把整個社區變成惜福的環保社區。
(資料提供╱羅秀娟)


摩托車行結合電器修理站——羅進興的副業
◎撰文‧賴怡伶、羅秀蓮

【開門做環保】
天濛濛亮,羅進興已經拉起鐵門開店;將店旁一方放置回收物的場地整理妥善,直到路上車行匆忙,才開始做生意。

當年還是小學生的他,覺得修理腳踏車比念書有趣多了,在摩托車店當十年學徒後,如願在吉隆坡沙登新村擁有自己的「興發摩多店」。

一成不變的家庭、事業生活,在九年前產生了改變——最初每月一次投入慈濟環保,之後更提供店旁的空地讓人放置回收物,天天從早到晚做分類。

去年四月,這個環保點躍升為吉隆坡第一個常態運作的慈濟環保站,讓有心人隨時可以來當志工。

常利用上班前來環保站幫忙的賴玉華說,參觀台灣的環保站時,深受站內溫馨的氣氛感動。「雖然吉隆坡難找到大型空間來存放回收物,但只要志工用心經營,小小空間也能發揮良能!」

【黑手變高手】
剛開始,羅進興只是分類物品;空閒時,就對著廢棄電器東看看、西摸摸,總覺得丟掉可惜,就嘗試修一修。「有些東西只有一點損壞,更換零件就能重新操作。」

從不斷地拆解、研究、組裝、摸索;一生、二熟、三變高手,羅進興一雙以勞力付出的「黑手」延長許多物命。如今,修理摩托車是工作,修理電器是興趣。

有人向他請教維修的功夫,他說:「其實很簡單,想通了就沒有什麼——就像待人處世一樣,不要把事情複雜化,單純就好!」


家庭理髮店有玄機——陳安妮、曾德興的手上功夫
◎撰文‧羅秀娟

一面鏡子、一張椅子,加上洗頭的可調整型躺椅及工具,是這間家庭式理髮店的全部家當;店裏左側堆滿瓶瓶罐罐、報紙、舊電器等環保物——這就是陳安妮的家、店面和環保點。

牆上及布告板上張貼著剪報、海報和傳單,靜靜地說法;客人上門,陳安妮閒話家常之餘,也說環保;當客人再次來理髮時,都會順手帶來回收物。

閒暇時,陳安妮蹲坐一角,拿起鉗子從廢電線裏取出銅絲。不忍妻子兩頭忙,先生曾德興把別人丟棄的攪拌器改裝為功能十足的銅線拆解器,一起幫忙做。

「開始做了,興趣就來。當看到銅絲被取出來的那一刻,很有成就感,有時做到半夜都不想休息。」問他一袋銅絲能賣多少錢?曾德興說不知道,「只要能幫助人就好!」


獨居長者不孤單——陳秀蘭開門歡迎婆婆媽媽
◎撰文‧羅秀娟

距離馬六甲三十多公里的野新小鎮,民風純樸,當地十八位環保志工全是上了年紀的婆婆媽媽,經常來到陳秀蘭家分類資源。

年近七十、獨居,人稱「阿姑」的陳秀蘭(左一),把屋旁一塊空地作為環保站。「我每天一早看大愛台,然後做家務,接著回收資源,下午分類;生活過得很充實。」她騎著車在村內穿梭撿拾回收物,鄰近的居民也會把資源整理好,等待她來收。

「姪女陳運香告訴我,不要一個人做,要帶動其他人一起做。」看著堆滿資源的回收站,她很有成就感,「以前無所事事,常胡思亂想;現在精神有寄託,很開心!」

這群婆婆媽媽更把甘文露、武吉加東兩個新村變成環保村,帶動超過八成居民做資源回收。

 

師、親、生共同課題
◎撰文‧賴怡伶 攝影‧顏霖沼

背書包上課,帶回收物;送孩子上學,帶回收物。
人手一袋資源,化成貧困學生助學金。

清晨七點的社區瀰漫寧靜氣息,在往學校的路上,已出現如織的車龍。馬六甲文化國小的小朋友聳著肩,還在調整書包的重量;一邊揉著惺忪雙眼,另一手拿著一袋回收物進校門。幾輛車停在門口,家長跟著孩子下車,打開後車廂提出好幾袋紙類、鐵鋁罐……

走向校門旁一塊搭棚空地,學生們將回收物依種類擺放後才進教室;也有學生一前一後抬著班上的回收箱來分類;家長放下滿滿的回收物,正與慈濟志工說話;還有小朋友拿著以環保集點卡換來的塑膠帶編金魚,正與同學炫耀著呢!

這是每週五早上的環保時間。在人潮來去中,校長抽空來看,並說明此活動由慈濟大愛媽媽推動,實施已一年有餘。「這個地點容易被看見,家長也會響應,所以很成功。為了讓事情更順利持續下去,學校也派兩位老師協助。」

大愛媽媽吳碧雲回憶第一次環保時間,「學生帶來的袋子內,回收物不多,幾乎都是垃圾!我們漸進地教導孩子,現在他們比較有概念,也學會分類了。」

原本有些家長持反對意見,認為孩子書包很重,還要帶回收物,不但加重負擔,也會把身體弄髒。

「但當他們看到我們分類的理念和過程後,不僅主動配合;還擔心學校放假期間,家裏堆積太多回收物。」吳碧雲說。

大愛媽媽也鼓勵孩子們參與分類。「我們給孩子集點卡,每次拿回收物來就蓋一個印章,集滿可以換小禮物。班級之間也有競賽,我們會頒獎鼓勵。」

在鼎華國小,大愛媽媽兩年來也培養出「環保小尖兵」。一位六年級的男孩勤快地搬運物資往返回收點和教室,他說:「我喜歡做環保,因為是好事,而且可以幫助同學。」

大愛媽媽林玉招表示,回收金額回饋給學校,補助清寒學生。「不只教導學生愛護環境,也啟發善念。學校變乾淨了,老師、家長與學生的認同,更是我們持續推動的助力。」


【馬來西亞卡】
‧人口:兩千三百五十萬人
‧每日垃圾量:兩萬公噸,每人每天製造約一點五公斤垃圾
‧二氧化碳人均排放量:六點四九公噸(二○○五年統計)
‧全國資源回收率:百分之二至五
‧資源回收分類:家居廢料36.5%、紙張27%、塑膠16.4%、鋼3.9%、玻璃3.7%、其他12.5%

 


下期預告
淨無留璃——中國大陸
◎撰文‧李委煌 攝影‧顏霖沼

相較於紙類、寶特瓶、鐵鋁罐等回收物,「廢玻璃」沉重且運輸困難,加上回收價格低、又有潛在危險性;因此很少人願意投入這項「吃力不討好」的資源回收工作。

在中國大陸福建省漳州市的南靖小縣城裏,有一群人卻專收廢玻璃——他們並非靠拾荒營生者,而是慈濟環保志工;回收所得雖然微薄,卻能補助當地貧困學子不致輟學。

志工們向養蘭業者、餐廳、診所宣導,並定期前來收取廢棄瓶罐;每月都有數噸的成績,但每噸僅能換取相當新台幣五百元。以付出的勞力與回收金額估算,這看起來像是傻瓜才會做的事,他們卻甘之如飴——不只可以行善助學,同時減輕大地負擔,更保護鄉親不致意外割傷。

中國大陸玻璃回收率約百分之十三,遠低於先進國家的八成;而南靖慈濟環保志工,正以每月數噸的回收量,拉提這個數據。

下期「『手』護大地」系列報導,將跟隨福建南靖、福鼎及大上海地區志工深入大街小巷、或走入工廠做環保,感受他們在經濟發展一日千里、環境壓力接踵而至的大環境中,如何洞察先機、以實際行動「手」護大地。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