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497期
2008-04-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手」護大地系列報導
  人生練習題
  疾風勁草
  挑戰生命
  一句話的力量
  上布施
  喜樂證言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八年三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美國舊金山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497期
  週日清晨,都市化身環保大課堂

城市現場‧吉隆坡、馬六甲

◎撰文‧賴怡伶 攝影‧顏霖沼

路邊小空地、廣闊的綠地、或者某棵大樹下,
週日清晨拉起布條,
居民提來回收物聚攏,志工就地整理分類,
人來人往,成為最具體公開的環保大課堂。

無論繁華首都城吉隆坡或慢活老鄉鎮馬六甲,
不分城鄉差異,垃圾場都面臨飽和;
新建掩埋場或焚化爐,困難重重也非根本之道,
「垃圾減量」刻不容緩。
社區百餘個環保點如繁星般遍布,日日夜夜口說手做,
恆常閃爍提示著:切莫把資源當成垃圾丟……


在筆直的高速公路上速行,碧空之下雲景詭譎多變;平緩起伏地表上,油棕樹張著細長如絨羽般的枝葉,壓倒性的占據山谷丘陵。尚在油棕園的稠綠印象中怔然,行車滑入一個廣闊市鎮,憑著路標的指引,才知道來到了古城馬六甲(Melaka)。

紅屋舊街區有著往日輝煌,但今日就如馬國其他鄉鎮一般,在寬敞樸素的屋舍道路間保持其淳厚慵懶的鄉鎮氣息。

老市鎮有著新問題。七十餘萬人口、每日製造出超過九百噸垃圾,主要傾倒在高速公路旁的古魯蒙(Krubong)掩埋場,此地預計一年後飽和關閉。

再隨著高速公路的指標前行。籠罩大地的油棕、橡膠園逐漸遁跡,取而代之的是疊疊高架的道路,超高組屋與辦公樓櫛比鱗次,簇擁著夜晚一對銀光閃耀的國油雙峰塔(Petronas Twin Towers)——馬來西亞的地標,就在這個因挖錫礦興起的都會中,顯露了首都的優越。

吉隆坡(Kuala Lumpur),密集居住著一百八十萬人。區域內的柏靈京(Taman Beringin)垃圾場已於前年關閉,逐步改為休閒公園;每天七千噸的垃圾則改送往雪蘭莪州。但雪州與吉隆坡共同使用多年的阿依淡(Ayer Itam)垃圾場也面臨滿載;垃圾場因惡臭、大雨過後污水溢流等問題遭附近居民抗議,雪州政府也曾因垃圾場不勝負荷,拒絕接收吉隆坡的垃圾。

政府多次物色新掩埋場地受阻,直至今日共六處掩埋場消化百萬人口的垃圾;但是垃圾以每年百分之二速度增長,掩埋場年限只會逐年縮短。

是否興建焚化爐?正反意見都有。就在垃圾危機於廳堂上反覆爭論時,社區、夜市、學校……卻有著逐漸成形的整齊隊伍,口說手做,用行動表示對環境的愛。

一九九三年,馬六甲台商夫妻檔劉濟雨、簡慈露,以工廠的會議室及樣品間作為推動慈濟志業的場所,師習台灣以「慈善」立基;兩年後,環保志業也起步,簡慈露從公司的同仁帶動起,逐漸影響社區民眾,也擴及吉隆坡。

因地制宜——
重在宣導、教育、招募

當時以開計程車為業的李士能,來到馬六甲靜思堂看到雙溪毛糯麻瘋村老爺爺做環保的海報,深受感動而投入志工行列;每週五晚間放棄賺錢的機會,開著卡車到會眾家載運回收物。

他思索著如何在社區成立環保點,招募更多志工。「我請大家每月第三個週日早上,將回收物拿到定點;再逐步藉由定點做做看,宣導環保理念。」

然當時民眾普遍缺乏環保觀念,志工遭遇很多困難。諸如:做回收時,被人嘲笑、誤會;有人把紙類和吃剩的便當放在一起,導致發臭;吃完的罐頭沒洗,生出好多小蟲與黴菌;甚至民眾要搬家,打電話要求慈濟人幫忙清理回收……

「有時候會想,何苦要做這樣的工?」李士能說:「但只要想到不忍地球損傷嚴重、回收資源可以救貧病,就會打起精神堅持下去!」

在距離吉隆坡不遠的巴生市,環保志工洪金生、陳桂英夫妻利用廢棄小木屋作為回收點,請民眾將回收物送來。洪金生說:「雖然我們在屋裏按照回收種類分出區塊,但居民多未依照指示放置,在門口丟了就走,導致小木屋外塞滿了垃圾;不只鄰居抱怨,志工花很多時間分類,結果垃圾遠比資源多……加上回收紙類易燃,安全問題也浮現。」

他們向台灣資深環保志工討教,得出一個結論:各地因緣不同,要依情況來做。「以我們在小木屋做環保的情形來說,人力全用在分類上,無法與響應的居民互動、達成環保教育;使得施行結果與原本的理念脫節。」

有鑑於此,志工結束小木屋的環保點,專心經營每月一次的大型回收日,平日更加強「宣導、教育、招募」。

環保茶會——
影響一人是一人

涼爽夜晚,馬六甲社區裏一戶人家敞開大門,門口站著身穿藍天白雲制服的慈濟人,鼓掌歌唱地歡迎訪客。進到屋內,兩三人坐在沙發上,接過茶水點心,還不知道接下來是什麼。

志工羅繡甄等待了半小時,看到僅來了這幾人,依然清清喉嚨,滿面笑意說:「感謝大家來這裏。我們是慈濟,要來帶大家做好事,一起救我們的地球……」

而在野新社區的一家客廳裏,老少大小十多人圍著陳運香坐,盯著她手上的板子,正聽得出神:「便當兩三口就吃完了,但是否知道被丟掉的保麗龍餐盒,要多久才會腐爛?」

「十年!」「一百年!」小孩舉手搶答,卻都猜不對。「要一萬年啊!」宣布答案時,大家一陣驚呼,聽得又更入迷了。「所以為了保護地球,大家不要再用保麗龍了……」

來到吉隆坡的社區活動中心,七、八張圓桌團坐近百位居民,看著屏幕上的影片:冰山崩解,北極熊泅泳著找不到能歇腳的浮冰;海水上升,為沿海城鎮帶來危機……

莊為臣拿著麥克風,娓娓說著:「我們有幸生長在馬來西亞,風調雨順沒有大災害;但地球上許多地方因為氣候變遷而深受其害。我們能為這個地球做些什麼?」人們專注的眼神中,對於自己能付出的力量,還似懂非懂著。

無論在鄉間或都市,小客廳或大會堂,從少則兩三人到多至近百人;從口若懸河到投影片大音響輔助……都是「茶會」的各種面貌,更是推動環保的第一步驟。

「要開設環保點,茶會是不可或缺的。」馬來西亞各地慈濟志工,總是不約而同這麼說。

「平時我們隨機宣傳環保,人們接收的都是片段資訊;在茶會中,可以詳細介紹,還能進一步互動。」巴生的洪金生表示,開茶會是招募志工最有效的方式。

但,哪裏有場地?要去哪找人參與?種種問題的克服,背後都充滿了志工的用心與毅力。

社區公寓的廣場、活動中心、會員家中、公司會議室,都可以是茶會的場地;馬六甲志工甚至把握夜市的流動人口,擺起桌椅、搬來視聽器材,就地邀請有興趣的民眾看影片。

「地點不是問題,有人參與最重要。」李士能說:「我們辦茶會,挨家挨戶去邀請、發傳單,發了一兩百家,才吸引一、二十人來聽。多數都說下班後想休息、要陪伴家人……」頻繁拒絕的情況,屢屢讓志工感到挫折。

任教職的羅繡甄卻不這麼想。「我們不能輕忽每個人的力量!」她曾經遇過發了兩、三百張傳單,卻只來了三位的場面。「雖然只有三位,我還是很努力介紹環保;沒想到其中一位是老師,之後邀請我們到學校分享,影響更多學生!」

羅繡甄積極向慈濟社區親子班的家長介紹環保,一有機會就到對方家中開環保茶會,也為對方設想成立環保點的種種資源。在這樣勇猛的精神支持下,短短幾個月內開了十幾個環保點。

陳運香住的野新社區屬於郊區,資源短缺,但她自有因應之道。「很多人家裏沒有DVD機放映影片,我就蒐集資料做成檔案和海報搭配講解,讓大家更了解。」陳運香說:「沒有人、沒有器材、沒有經驗,我們就自己摸索!」

家族聚會——
每月環保日的溫馨盛況

每月第三個週日,是吉隆坡、馬六甲和巴生地區的環保日。超過百處的社區環保點,匯聚了高人氣。每次環保日現收、現分類整理、現賣,活動結束後場地迅速恢復原貌。

志工在社區內找好據點——路邊小空地、舒適的草地、某棵大樹下,早上八點拉起「慈濟環保回收」布條、擺上桌子、設出分類區塊,等著居民三兩拿回收物來;志工則分踞區塊,進一步細項分類。

吉隆坡的甲洞馬魯里社區,綠地樹蔭下打起遮陽大傘,傘下回收物聚聚散散。草坪上,從童稚孩子到髮蒼老人,飛快挪動雙手專注分類;路彎邊,車流陸續駛近環保點,車主載來滿滿一車回收物,青壯志工嘿唷一聲兩手抱起,將資源運往草坪分類區或回收商提供的貨櫃上,一身淋漓熱汗卻笑語不斷。

稍遠處,志工拉桌擺滿涼水甜品,勤快分送飲水解渴;還有人在路邊抱著傳單或出版品,微笑對著開車送資源的朋友親切問候、詳細解說。

帶動甲洞馬魯里社區環保的夫妻檔黃文興與葉婉萍是公司老闆,聽到志工鄧淑蓮提到做環保的好處便積極響應。為招募更多志工參與,兩人尋思環保日採野餐形式,吸引許多家庭前來,每次平均有四、五十人參與。

環保點剛發展時,志工擔心人力不足;但隨著規模擴大、響應者多,讓「人人有事做,事事有人做」則是種智慧。

鄧淑蓮說:「大的環保點通常具備五個角色:站長和副站長從頭負責到尾,大小問題都要想辦法解決;公關負責招呼與教育,把握機會跟大德結緣以接引更多人;香積供應點心茶水,讓志工辛勞後有滿滿的溫暖;交通負責回收物載運與變賣。志工若多,甚至安排人人都有負責管理分類的專區,才能做得開心又有踏實感。」

推動環保茶會的王國開表示:「環保工作很辛苦,環保定點的經營,事務繁雜到難以想像,必須諸多因緣具足,而加上勇於承擔的心,才能長長久久經營,否則會起煩惱心。」

夜間環保——
夜市流動人潮與家族力量

夜燈初上,熙來攘往的馬六甲甘榜拉班(Kampung Lapan)夜市傳來陣陣叫賣與人潮聲;在夜市入口的公寓前草地一角,志工面帶微笑發放著傳單;而在草地上,有說有笑的居民圍聚一圈分類,從老人家到小朋友,今天都是愛護環境的環保志工。

本於過去幾次夜市募款的輝煌成績,肯定人人愛心滿滿,志工劉木蘭和石汶樺決定在此發展夜間定點環保;從二○○六年四月進入夜市發傳單、舉辦茶會後,每週二在夜市旁一角做起回收,並「示範分類」,風雨無阻。這看來有點傻的方法,竟也帶動附近居民的投入。

「有定期的活動,就可以招募志工,讓人人有事做。」石汶樺說,當初因為缺乏環保人力,所以才勇敢走入人潮洶湧之處,宣導做好事的機會。

劉木蘭也肯定夜市環保奏效:「合作凝聚、做得歡喜,就是大家想要的感覺。」

她們也鼓勵慈濟照顧戶一起做好事。馬來裔的照顧戶奧斯曼(Osman)即帶著一家大小來響應,他愉快的說:「垃圾雖然很臭,但是人心如果不整理更臭!所以我們來這裏淨化我們的心!」

慈濟馬六甲分會會所是固定的資源回收站,志工隨時帶動資源回收及分類;每週二、五晚間則有夜間環保,卡車進出會所,四、五位志工跟車幫忙。

紀偉忠開著卡車沿著固定路線,載著爸爸紀復成、二姊紀麗雲與念小學一年級的女兒紀文馨幫忙堆疊回收物;這條路線已經跑了十二年,紀家七位成員,幾乎未曾缺席。

「很感恩家人每週願意挪出一兩個晚上來付出愛心。」紀麗雲說:「做環保也是一種修行。面對口氣不好的人,用體諒的心來看待;雖然做環保不輕鬆,但感恩身體很健康。無論響應的人多寡,我們還是會堅持做下去!」

從劉濟雨工廠成立的第一個環保點起步,十三年來大馬地區十三州共有六百三十個慈濟回收點、六千多位環保志工;這分力量的凝聚,讓環保腳印深入而踏實。

長期耕耘獲得馬來西亞政府及民間肯定,頒贈慈濟「環境最友善機構」、「紙類回收卓越貢獻獎」、「支持國家環保計畫榮譽獎」、「愛心社會再循環運動獎」……等殊榮;多個大馬地區的非營利團體,也邀請慈濟宣導示範。

馬來西亞政府推動環保八年來,資源回收率僅百分之三到五,期待在二○二○能達到百分之二十二。

這個目標不僅依賴慈濟志工推動,只要具備環保意識,人人都可以是愛護環境最重要的一分子。

 

客廳裏,聽我說個地球的故事
◎口述‧陳運香 整理‧賴怡伶 攝影‧顏霖沼

我這輩子跟垃圾很有緣。一九九三年,哥哥找我投資資源回收廠,於是我從美國回到馬六甲當老闆。

看到載著回收物的卡車進進出出,我拿計算機猛按算多少錢。雖然是賺錢,但每天見到、摸到的,都是垃圾,我做得很埋怨;可是都投資了,只好乖乖做,一做就是十年。

二○○三年,我放下事業想回美國,中間有半年空檔;知道慈濟到老人院服務,就主動送上門當志工。

師兄姊第一次邀我做環保時,我默不出聲,心裏想:「又是收垃圾!你再叫我做,我不敢參加你們的活動了!」沒想到之後還要辦茶會、走入民眾……好吧,為了慈濟,我就承擔起來,傻傻的做囉。

我們打電話找朋友參加茶會,結果不是說老公不給來,就是沒空。「不要緊!船到橋頭自然直!」我表面上為大家打氣,但心裏戰戰兢兢。

我們開著車,漫無目的地逛,遇到人就問:「請問有沒有空讓我們打擾一下?」效果並不顯著;後來愈來愈有經驗,從身邊的朋友或認同的會員開始找起。到目前為止每個月都辦茶會,不愁找不到人。

我們辦茶會也很簡單,十幾個人聚在客廳裏很輕鬆地聊;我用圖片為證,說訪視照顧戶的故事,很多人被感動;有次我一抬頭,一排人都在哭!老人家還忙著去拿老花眼鏡,來看清楚一點。

茶會的目標要讓大家感覺到地球生病了,但「溫室效應」如果說得很深,居民是聽不懂的。我請人畫圖,讓大家知道天氣會愈來愈熱,是因為地球外籠罩著一層厚厚的二氧化碳,讓地球烏煙瘴氣……因為這個比較複雜,我就在海報背後寫小抄,忘記時還可以偷瞄一下,哈哈!

很多人以為垃圾丟到垃圾桶之後,就會從地球上消失,我以前也這樣認為。所以用幾張海報說明垃圾的生命周期。當大家知道垃圾會造成地球負擔,丟垃圾或使用東西之前,就會多想一下。

愈來愈多人懂環保、響應回收,三天兩頭就打電話要志工去載。我們負責的區域很廣,若每個村都有多個點要收,「生意」太好,也會讓投入幫忙的志工起煩惱。因此,就想請村裏的人來負責當區的環保,以解決載送和分類的問題。

我的策略果然沒錯,我的好朋友陳安妮、姑姑陳秀蘭就是這樣承擔起任務。陳安妮住在馬來社區,幫人剪頭髮,生活很忙,但居民願意把回收物給她。獨居的秀蘭姑姑原本每天生活沒有目標,三天兩頭說自己生病了,期待子女打電話來;但現在在院子裏搭起小環保屋,還騎摩托車去社區回收,很有活力。

做環保,影響最大的是自己。剛開始,做得滿手髒、一身汗,我都滿心懊悔:為什麼不去購物吹冷氣過好日子呢?直到聽到上人說:「手骯髒、身體骯髒沒關係,但心不要骯髒。」我才深覺自己的膚淺,累的時候就想起這句話。

我以前也很寶貝我的車,把車洗得亮晶晶,好像寶一樣,更別提用它來載回收物了。也是聽到上人說:人生只有使用權、沒有所有權。我想車子也一樣,如果無常先到,我的車也不能跟我走,為什麼不開這輛車做好事呢?所以現在黏上泥巴或者被刮傷,都不在意了。

慈濟還有好多事情要做,不要想太多,做就是囉!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