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




慈濟月刊第507期
2009-02-25
  靜思晨語
  社論
  心靈交流道
  無盡藏
  主題報導
  天涯共此情‧大陸河北
  天涯共此情‧大陸甘肅
  天涯共此情‧大陸福建
  天涯共此情‧海地
  喜樂證言‧美國
  期待你長大
  醫海慈航
  娑婆法音
  寰宇慈濟
  百川歸海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二○○九年一月)
  隨師行腳‧攝影筆記
  晶瑩童心‧馬來西亞



人文志業首頁 / 慈濟月刊 / 第507期
  重回家的懷抱

◎撰文‧葉文鶯 攝影‧林炎煌

一覺醒來,振昌發現自己睡在地板上,
不知道是何時掉下床的;
想起身,雙腳卻動彈不得。
這一栽倒,從此再也站不起來。
那年,他才三十二歲……


巷弄一棟透天厝,鏽紅鐵門內住著振昌和他的母親。自從癱瘓後,一張裝有護欄的病床占據客廳一角,兼作臥房。

三年前,在外地工作的振昌突發骨髓炎。「只是發燒,燒退應該就沒事了!」他在電話裏告訴媽媽。事實上,醫師語帶保留地表示,病程發展有待觀察,幸運的話沒事,但也可能導致脊椎神經壞死,重則癱瘓。

「運氣這麼差!」住院兩個月,振昌不再是那個能跑會跳、從小在家待不住的兒子。爸爸怨天尤人,媽媽無法接受事實。

「我不如趕快死掉吧!」一向樂觀的振昌只差不忍在父母親面前說出這句話。可惜,他的壞運氣還沒有結束。出院一個月,他被診斷出青光眼,手術後仍無法挽回視力;接著,家族性遺傳糖尿病找上他,腎臟功能也受損,必須施打胰島素、開始洗腎。

「每次住院回來,我身上的器官就壞掉一樣。」振昌哭笑不得。

「終於如您所願,我乖乖待在家了!」聽見振昌自我調侃,媽媽露出一絲苦笑。

振昌從小貪玩,放學後便溜到池塘抓魚、抓蝌蚪,和同伴玩到天黑。「趕上回家吃飯就好!」童年,是振昌最快樂的時光。

高年級加入學校網球隊,每天練球對振昌來說簡直是如魚得水。可是一上國中,他的功課跟不上,下課後索性流連電動玩具店。之後,高中進入一所私立職校就讀,結交一群喜好吃喝玩樂的同學。

「振昌放學很少直接回家,在家一接到電話就像一陣風,不見人影!」媽媽感嘆這個家留不住孩子。

職校畢業後,振昌到台北擔任業務員,剛去的那幾年還得仰賴媽媽寄去生活費;之後返回南部工作,下班後常與朋友相約喝得爛醉如泥,凌晨三、四點才進門,大吐一番便呼呼睡去,母子難得說上一句話。

「其實,酒一點也不好喝。」振昌坦承當年需要的是朋友。

生病前,他在當舖工作。為了賺取利息,當有客人以車輛抵押借款,他們讓對方原車使用,一旦還不出錢就不擇手段逼迫、恐嚇對方還債,「甚至害得人家家庭破碎。做的都是失德事!」

在工作中逞凶鬥狠,精神壓力大,振昌藉著酒精麻痹良知,無形中也侵蝕了健康。

生病之初,他自認倒楣。「後來聽了上人開示,才悟出『因緣果報』的道理。」懺悔自己賺取不義之財,才招致惡果,如今後悔不已。

損友遠離
益友登門撫憂傷

家人都在外地工作,照顧振昌的責任落在媽媽肩上。

「就當作是欠債還債吧!」這孩子從小到大總是令人操心,媽媽的痛苦寫在臉上。

幸有來自姊妹、鄰居和佛堂朋友的安慰與鼓勵,媽媽接受命運安排,開始尋找資源,以便協助兒子洗澡、到醫院復健。

慈濟志工前來探望時,發現這對母子彼此怨懟、互動不佳。

「一分善念就是一分祝福。只要打開電視,上人的聲音出現在哪裏,祝福就在哪裏。」志工周守一鼓勵他們多收看大愛電視節目,特別是上人開示。

「每當心煩,只要聽見上人開示的聲音,內心就感到平靜。」振昌說。

振昌臥病,慈濟人醫會醫師、護士、藥師和志工總在假日提著藥箱進屋,為他義診。

「洋基隊現在很旺,連贏八場呢!」家庭醫學科醫師高以信一進門的開場白,讓球迷振昌的耳朵豎了起來。

「如果沒有美國職棒大聯盟球賽,這個夏天我不知道該怎麼度過!」有人可以談棒球,振昌顯得很興奮。

一邊聊天,高醫師邊以藥膏塗抹振昌頭、背部的皮膚疔瘡;接著和護士替他做「美足護理」,不消幾分鐘,腳板的水腫消失了。

「高醫師不像醫師。」在振昌的印象中,醫師應該是高高在上、不容親近,高醫師卻平易近人,「利用休假日來看病卻從不拿錢,精神很偉大!」

由於罹患糖尿病和洗腎,振昌必須控制水分、糖分攝取。因血糖高的緣故,他常覺得口渴,總想多喝些飲料。洗腎初期,光為節制飲食一事,母子間常起衝突。

「限制振昌不能喝太多含糖飲料,他有時會對我生氣。」媽媽傾訴照顧上的難為之處,希望高醫師勸勸兒子。

高醫師提醒他:「你頭部的疔瘡漸漸好了,便祕也有改善,不妨多吃些綠花椰菜、番薯葉和綠茶。」

「綠茶——喔!」振昌提高聲調、拉長尾音,故意說給媽媽聽。

「是『不加糖』的綠茶!大家都有聽見。」媽媽順勢壓住兒子的「死穴」,露出勝利笑容。

「我的身體是被自己『吃』壞的!」振昌回想自小嗜喝含糖及碳酸飲料,特別是每次打完球便買清涼的重量杯飲料狂飲下肚;長大後,他習慣大吃大喝,飲食無度加上生活作息不正常,難怪賠掉健康。

為了振昌的健康,往診護士不時提供衛生教育,關照他的飲食控制、皮膚護理等。雖然振昌只能坐在床上,藥師林進財教他做轉腰運動,希望透過排汗促進體內循環,減輕洗腎所產生的不適。

高醫師深諳長期照顧者的辛勞,主動替振昌的母親按摩,推揉她僵硬的頸背部。這分貼心讓老人家既驚喜,又有幾分不好意思。

感受著一屋子的溫情,媽媽提起距離巷子不遠、開設理容店的林涓子師姊,每隔一段時間就來替振昌理髮。他頭上長瘡,理髮時要很小心,師姊總是幫他理得很漂亮,還不時送來水果補充營養。

「振昌以前交的『壞朋友』不見了!只剩下慈濟這一群『好朋友』。」媽媽語帶欣慰。

「以前的朋友來找我,講的都是一起做過的刺激事;可是現在,我的世界跟他們不同了!」振昌平靜地說:「他們若邀我跟他們去做那些事,我也無法去,他們來看我等於沒有幫助。」

心肝寶貝
病後深體慈母恩

「生病以來,我的脾氣改變很多。」振昌一改從前的任性,偶爾向媽媽撒嬌;只要媽媽開心,相處氣氛融洽,他在飲食方面的「討價還價」,就會出現彈性空間。

「媽媽的『面相』改變了!現在隨時都帶著笑容!」長期互動,周守一看到這對母子間的關係逐漸改善。

振昌雖然看不見,但能體會媽媽的辛勞。除了洗衣、煮飯、吃藥、抹藥等繁瑣的日常照料,洗腎時,若是他的血壓降得太低,護士叫道:「振昌,快拿出男子漢的氣慨,奮鬥下去啊!」這時,媽媽會站在床邊,不斷為他抬腳做運動,提升血壓。

「來啦,我幫您抓一抓。」幾次聽見振昌這麼說,媽媽不以為意。振昌料想她應該是不習慣,於是換個方式說:「您不是叫我要多動嗎?讓我幫您抓背,活動一下嘛!」媽媽這才靠著床沿坐下,享受兒子的按摩服務。

「以前,我只顧自己玩樂,沒有好好孝順媽媽,現在能做一點,就要珍惜、回饋。看看我——不能走不能跳、眼睛也失明了,媽媽還是把我當作心肝寶貝。」這一點最令振昌慚愧。

「師姑,我要戒菸,將買菸的錢捐出來做好事。」一回,振昌向周守一提起,媽媽擔憂抽菸對他的身體不好,可是又不忍剝奪他唯一的樂趣,因此每次幫他買菸,內心都充滿矛盾。振昌於是決定戒菸。

「做好事不一定要有錢,但一定要有心。」周守一提醒振昌,布施不在於金錢多寡,要量力而為。振昌因此加入慈濟會員,讓善心細水長流。

「生病後,要像以前那樣喝杯冷飲都不能隨心所欲。做不到的事就不要想了!」振昌期許自己減少雜念,不產生無謂的煩惱。

振昌從不奢求奇蹟出現,但如果有一天他可以選擇,他希望重見光明。「可以再看見周遭的人事物,比較有安全感。」

媽媽則希望他能走路,「至少可以自己走到浴室好好洗個澡、上廁所啊!」

寧靜小屋內,不時傳來母子的鬥嘴與談笑聲。看似遇到人生逆境的振昌,因失去健康而意外挽救了親情危機;看著他們不再悲苦與埋怨,最開心的莫過於長期陪伴的志工了。

Bookmark and Share
 



Copyright © 2014 Tzu Chi Culture and Communication Found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慈濟傳播人文志業基金會版權所有,感恩您尊重智慧財產權,請勿擅自轉貼節錄重製。 版權註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