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師行記》

證嚴上人衲履足跡

1)(2)(3)(4)(5)(6)

▲五月二十八日《四月二十五(日)》

無私的奉獻


【靜思小語】

大體老師以大愛捨身,這種豁達、超越、解脫的心境,正意謂著對生死的
透徹了悟。



〈追思大體老師〉


慈濟醫學院這學期的「大體解剖課」結束,早上舉行大體火化儀式後,接
著舉辦感恩及追思典禮,十三位大體老師的家屬及五十二位同學,齊聚一
堂,緬懷捨身菩薩們的無私精神。

「阿伯生前是受敬重的父親,往生後更是好老師,允許我們用生澀的技術
,學習人體知識。課堂上,我用手拍著阿伯的手背,就好像孫子對待阿公
一樣;我們為著學校的大小考試,心情有時高興、有時難過,阿伯總是微
笑地給我們鼓勵。」

「往生被上寫著:『慈悲心,願再來。』阿伯無聲地來,又無聲地去,但
在我們心中的印象,卻是如此美好……」

同學們帶著無限的深情,追思大體老師的恩情,有的安慰白髮送黑髮的家
屬,關心地告訴大體老師的母親,莫再傷悲與不捨;有的則感於大體老師
大愛無私的精神,自許要努力用功完成醫學教育,直到披上白袍宣誓成為
好醫師,以不負大體老師的捨身;也有的感恩逝者的大愛,超越生與死,
成就今日大家相聚的因緣。

在同學們追思的同時,現場放映大體老師們的生前遺照,有家居生活情形
、出外旅行留影、或獨照或與親友一起,景物依舊,人事卻不復以往。家
屬代表致詞時,傷逝之情教他們泣淚,然述及因捐贈大體而與慈濟結緣,
又教人深深感受人間的溫情。

「父親捐贈大體,使我們對生命有了不同的領悟,透過父親,我們進入慈
濟世界,體會到人世間可貴的大愛精神,這是一堂很重要的生命課程。」

上人開示時,感恩大體老師教育天下英才的用心,那分捨身成就醫學教育
的菩薩精神,十分令人敬重與感動。

「對一般人來說,生離死別苦不堪言,因為執著生死,所以放不下;宗教
家所追求的生命哲理,是解脫生死,知道生命如何來去,面對死亡而心不
惶恐。大體老師以大愛捨身,這種豁達、超越、解脫的心境,正意謂著對
生死的透徹了悟。今生的病痛,已安然解脫,往生後又能造就良醫,無私
的奉獻真正是功德無量。期待乘願再來人間,歡迎他們再回到慈濟世界。




▲五月三十一日《四月二十八(三)》

不畏逆境折磨


【靜思小語】

遭逢逆境仍要心存感恩,記取教訓,方能得到處世的智慧。



〈人事中有真理〉


「世人雖知好事要做、惡事要改過,卻總是任時間蹉跎。『慢慢來』的心
態,變成凡事都在『拖』,結果無所作為,徒留遺憾。」

上人在志工早會上開示:「人與人之間相互對立,實乃苦不堪言。但多數
人都沒有深思,不明白這可能是過去生所結的惡緣使然。」

「『我過去生與他結惡緣,今生才為他所障礙,所有的不如意,就算是還
債吧!』能如此想,就是在消業;若不肯『認賬』、也不肯『還賬』,則
單是該償還的『利息』就愈積愈多了。」

「若能明知因果之理,就知別人的成功,是其有結好因好緣,不必羨慕別
人,只要自己往好的方向精進,不與人結惡緣,則不僅能『自覺』,還能
現身說法以『覺他』。」

「遭逢惡緣、逆境,其實也不必消沈,甚至還要心存『感恩』,若無人我
是非的折磨,怎能體會道理?就如走路踢到石頭,大多數人都會回頭看一
下,有的人覺得:『只是一粒小石頭,還好沒有跌倒,很感恩!』這樣的
人便能記取教訓,具有處世的智慧;有的人卻回頭再踢一下,本來尚不會
痛,又去踢一下,這真是多此一舉,何苦來哉?」

上人表示,若能多用心體會人生,就能在每個人、每件事上,看到真理!


〈探望甘老爹家屬〉


五月份上人行腳從今日起程,搭火車一路往北而去,抵台北後再轉乘二十
人座車南下。

途中,在苗栗一鄉村停下,大家隨上人走入迂迴的深巷,幾戶人家老幼倚
門守候,待見到上人,立即俯身一拜,上人連忙扶老人家起身。

上人此行專為探望甘老爹而來。八十一歲的甘老爹做慈濟已有多年,附近
七鄉鎮三百多戶人家都是他的慈濟會員。甘老爹長年累月為收會費,常著
一身輕便服裝、腳踏自行車,從晨朝至黃昏挨家挨戶拜訪。

甘老爹是當地方圓數十里人人皆知的大好人,更為三義、苗栗一帶慈濟人
所衷心愛戴。然而,天有不測風雲,母親節前夕,為兒孫將回家團聚而清
早出門買湯圓的甘老爹,於離家不遠的路上被一輛摩托車撞倒,因而與世
長辭。突來的惡耗,讓甘老爹一家哀傷不已,幸有慈濟人照拂,心緒才漸
漸平靜。

上人入其府上,廳堂門處置有一幀甘老爹相片,慈祥、和煦一如往昔。甘
阿嬤甫見上人,即哭訴道:「我很痛心啊!」上人偕阿嬤坐在長椅,輕聲
柔語相慰:「此刻他很超脫,並沒有痛苦,他是一心一意要跟師父做慈濟
啊!」

甘老爹與阿嬤向來感情甚篤,突遭如此變故,難怪阿嬤無法接受。上人勸
她:「有些人臨終纏綿病榻苦不堪言,甘老爹沒有太大痛苦,一下子就走
了,就如睡了一場覺,醒來後就是小菩薩了。」

「他的心願是要行菩薩道廣度眾生,所以當他還是小菩薩時,就會度父母
做慈濟,也會存撲滿給師公建醫院。他很快就會講話,一講話就會背靜思
語囉!」阿嬤聞言,遂破涕為笑,但仍掛心甘老爹善後完全依佛教儀式,
並無按習俗燒紙錢及置放三餐祭祀。

「他現在已經在吃奶了!」上人教示阿嬤要正信,人有色身才須穿衣、吃
飯,往生後靈魂脫體如何吃飯?何況如今已是投胎再來的小菩薩,已在母
親的懷抱埵Y奶,怎還需要三餐祭祀?

「但不知他現在在哪堙H」

「他修行是他所得,重要的是你自己也要修行。不要掛礙太多。他已經出
世,若前世親人仍舊記掛,他雖是小嬰兒也會吃不下奶。必須要祝福他、
讓他放心而去。」

阿嬤聽懂了,但仍然懷想起甘老爹生前:「以前我弄水果給他吃,他總難
得吃一下,總說吃水果太花時間,他要趕快去度化眾生。」甘老爹的行徑
感動在場眾人。阿嬤嘆言:「我以前就怕他先我而走,總希望是我先走一
步!」

「人生本就是來來去去,無法依自己的心意決定誰先誰後,除了多祝福他
,也要堅強地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上人此番話,終於讓阿嬤收住淚水。

辭出甘老爹宅邸,深巷人家老幼立在門戶邊,合十送別上人。